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重生 >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更新时间:2021-08-12 19:02:25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已完结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来源:奇热作者:东泽长宫主分类:重生主角:百里笙,夜展离

主人公叫做百里笙夜展离的小说是《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是作者东泽长宫主最新出的一部重生类的小说,主角情感真挚,文笔优美,是值得阅读的一部小说,以下为大家介绍《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主要的内容:百里笙一朝重生,却是在上辈子最讨厌的男人的榻上。毁婚约,虐渣男,不是仇敌是盟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靳王缓缓开口,“乐意效劳。”

重新送回扶苍?这岂不是又要去当人质吗?

宇文宸一惊,“百里笙,你疯了吗?”

当人质,多么屈辱,卑微的事情,他对这一段经历恨之入骨,所以,同样恨透了百里笙。

百里笙,“一报还一报,很公平。”

“来人。”靳王幽然吩咐,“把太子绑起来,送往扶苍王室。”

话音才落,立刻从两旁涌出十名暗卫,看上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宇文宸一看他带来的四人都被拦在了大殿之外,一颗心不由得悬了起来,连忙磕头道,“皇,皇叔,皇侄儿错了,皇侄儿愿意弥补,求您不要把皇侄儿送到扶苍,除此之外,你要怎么惩罚皇侄儿都可以。”

靳王冷冷看着他,“除了补偿损失一万两,拖下去,打五十个板子吧。”

宇文宸既然已经回来,自然不能再送回去,不然,岂不是让人看长凌的笑话,但他敢来惹他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五十个板子,宇文宸的屁股都要开花,他无精打采地垂下头,任由靳王的护卫拖了出去。

板子落下,宇文宸发出一声声痛苦的闷哼,百里笙就站在一旁欣赏。

“打轻了,再打重一点。”

“要不翻过来打吧,打废了正好。”

宇文宸顿时冒出了冷汗,“百里笙,你要玩死本宫才肯罢休吗?”

“不哦,你这么快就死了,以后我玩谁?你可要坚强一点。”

百里笙郑重道。

“你……”宇文宸开口就要骂,一板子重重落下来,又是一声嗷呜。

打废根子可是大事,可打得屁股皮开肉绽,他们还是做得到的。

门口,靳王坐在轮椅上,看着这一幕,唇角带着一抹淡笑。

一个人影仓促跑了进来,声音是掩不住的焦急,“你们在做什么,太子殿下也能轻易打吗?快住手。”

百里笙一看,是苏妍久。

苏妍久没什么身份,那些下属自然不会把她的话放在眼里,该落下的板子,一个也没有少。

“别打了,你们都别打了。”苏妍久作势要扑过去,原本以为她作为一个女子,那些人多少会有顾虑,可是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苏妍久也就生生地止住了,在一旁抬起袖子抹眼泪,“你们是要把殿下打死吗?你们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样吧。”百里笙开口,“为了减轻太子的痛苦,不如你替他承受剩下十个板子,如何?”

她抬手,那些手下便停住了。

苏妍久脸色一变,“我……”

宇文宸屁股上,已经是血花花一片,正无力地哼哼着。

百里笙盯着苏妍久,“你不是喜欢太子殿下吗?喜欢一个人,就会巴不得替他承受痛苦,原来,你对太子的感情,是假的啊。”

宇文宸看了苏妍久一眼,不满地哼了一声。

苏妍久微抖了一下,她这么多年来挖空心思,才有宇文宸对她的怜惜,如果这一次她弃宇文宸不顾,宇文宸对她说不定会冷淡下来,这样一来,她的心血不是白费了?

她将心一横,“殿下受苦,我自然是不忍心,不就是十个板子吗?我替殿下受着便是。”

宇文宸面容松了松,“久久,你真善良,有你是本宫这辈子的福分,不像某些人心如蛇蝎,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

百里笙道,“宇文宸,看好了,现在是你在受现实报,我再毒,也比不上你千万分之一。”

宇文宸被手下扶了起来,佝偻着背,龇牙咧嘴,“百里笙,你给本宫等着,这笔债本宫迟早会向你讨要回来。”

“你要讨什么债,向本王讨便是,是本王下令惩罚你,与公主无关。”

靳王凉凉开口。

宇文宸不敢再骂了,将怨气往肚子里吞,“皇侄儿不敢。”

不甘地看了百里笙一眼,百里笙仰首望天,脚尖一点一点,他感到一阵气血翻涌,差点没晕过去。

苏妍久稳了稳情绪,趴在刑架上,闭上了眼睛。

那些下人见是女子,求证地看向靳王。

靳王品着茶,并没有任何表示,然而,靳王没有表示,就是表示。

既然是替宇文宸承受,就要按照男子的规格来。

板子重重落在苏妍久的后腰上,苏妍久一声惨叫,脸皮翻了翻,紧接着,又是一板子,苏妍久浑身都痉挛了起来。

宇文宸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都要碎了,“你们打轻一点,没看到久久是女人吗?”

百里笙挑眉,“可是苏妍久是在替你受罪呀,堂堂太子殿下,一个大男人,却要一个女人来替自己承受刑罚,宇文宸,你的脸呢?噢,我忘了,你压根就没有脸。”

“你……”宇文宸顿时无地自容,他也知道,不应该让苏妍久替自己承受,可是他更不愿吃这样的苦头,每一个板子下去都快要把他的骨头打散了,他甚至担心会不会真的打废了自己。

“久久愿意你管得着吗?”终于憋出了一句看似有理有据的话。

“管不住,别人嘲笑太子,我更管不着。”

百里笙莞尔。

宇文宸的脸又是一阵赤橙黄绿青蓝紫。

苏妍久受了十个板子,虽然没有晕过去,可是她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已经是站不起来了,嘴唇咬出了血迹,脸上都是泪痕,一双眼怨毒地盯着百里笙,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

百里笙只是微笑,蹲了下来,“久久,为爱付出的滋味如何?是不是把自己也感动了?”

苏妍久挣扎了一下,“百里笙,你就这么恨我吗?我和太子彼此心意相通,有什么错?你要这样折磨我?”

百里笙拍拍她的脸,“那是你不知道,你可以恶毒到什么样的程度。”

若只是背地里私通,主要是男人的错,可在上辈子,宇文宸登上帝位,攻打扶苍,苏妍久利用父皇母后对她的信任,假传消息,害她的父皇母后误入宇文宸的陷阱,双双惨死,苏妍久将这消息告诉她,她身怀六甲,闻听之下小产流血,手无缚鸡之力地,被宇文宸扔到了乱葬岗。

怎么能不恨呢?

苏妍久不知道百里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从百里笙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丝令她毛骨悚然的意味,顿时寒流过体。

宇文宸见苏妍久被百里笙羞辱,拳头缓缓攥紧,碍于慕千烨在场,也只有隐忍了下来。

“把紫瑶公主扶回去。”

自己也在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胸口急促地起伏。

百里笙,百里笙,你等着!

“别忘了,一万两白银噢。”

百里笙冲着宇文宸的背影大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