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武侠 > 寻剑

更新时间:2021-08-17 18:34:11

寻剑 连载中

寻剑

来源:奇热作者:神郡小生分类:武侠主角:莫振宗,江无桀

作者神郡小生是大家很喜欢的一位小说作者,他的所有小说都很受欢迎,其中最为有特点的当属《寻剑》,故事的主角是莫振宗江无桀,情节设定耐人寻味,以下是全文的主要内容概括:一道血契引来无限杀劫,前朝十大剑宗之一,残剑宗因此覆灭。几十年后,绝剑现世,江湖再次风起云涌。身负血契的莫振宗,肩负着残剑宗的血仇,在山中古洞意外获得,李镇天留下的《玄阳霸体诀》。从此,为解开身上的谜团,与师弟江无桀(大江朝九皇子),一起踏上江湖之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栈内,那女店家和白褂汉子,似乎根本没把莫振宗放在眼里,径直走向倒在地上的江无桀,脸上露出贪婪之色。

“喂,当我不存在吗?”

莫振宗拿起一根木筷,抬手掷出。

木筷从那女店家的发丝间穿过,击碎玉芊,接着稳稳地插入客栈的梁柱之上。

“这毛小子.……我竟看走眼了。”

那白褂汉子神色一震,停住脚步,将目光看向莫振宗,脸上露出一丝阴沉之色。

莫振宗穿着一套粗褐麻衣,露出胳膊与小腿,一头精短寸发,黑麦色的肌肤,一副山野之人的相貌。

“交出解药。”莫振宗目视着这名白褂汉子,沉声说道。

“毛小子,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识破我们的,但我们夫妻联手,收拾你绰绰有余。”白褂汉子从衣服中摸出两把短刃,一脸凶狠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不肯放过我和师弟?”

莫振宗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一手解下背上的剑鞘,从中缓缓拔出那一柄略带锈迹的断剑。

那女店家与白褂汉子一看莫振宗手里生锈的断剑,顿时神色一愣,接着发出一阵嘲讽的笑声。

“毛小子,你这剑怕是哪条山沟里捡的吧!”女店家的紧张脸上露出一丝放松的神态,媚态笑道。

“.……”

莫振宗不再多言,一手握住剑柄,撤步而立,双眸紧盯着两人。

这是他第一次与他人真正对战,而且是生死之战,与以往和莫老头的战斗可不同。

白褂汉子一步骤起,手持双刃,朝着莫振宗杀来。

莫振宗扎稳下盘,双眸紧盯着那白褂汉子的出招轨迹,紧接着,一剑格挡。

下一刻,莫振宗侧身移步,一手反握断剑,滑过双刃,接着,断刃刀锋从那白褂汉子的脖颈划过。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到莫振宗完成动作之后,那白褂汉子还未反应过来,便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这不可能!”

那女店家看见倒在地上的白褂汉子,惊得失声尖叫,神情看着莫振宗,像是见鬼一般,充满震惊。

他丈夫虽然不是后天境界中的强者,但勉强也算一名三流高手,比起不入流的武夫,要强得多。

可现在,却被一名毛小子一剑秒杀,而且对方还是使用的一柄断剑.……

“说,解药在哪儿?”莫振宗再次开口,一脸阴沉。

“给你!”

那女店家神色惊恐,双眸盯着莫振宗,突然一手甩出一个白色小药瓶,接着越窗而出,冒着夜雨,向远处逃去。

莫振宗一手接住药瓶,从中倒出一粒小药丸,接着喂给江无桀一粒。

“无桀,感觉怎么样?”莫振宗把江无桀扶起,问道。

“没事。”江无桀用手揉了揉额头,轻声说道。

闻言,莫振宗轻舒一口气,将断剑重新收回剑鞘,又转身给那刀客留下三粒,接着便扶着江无桀上楼了。

待到安顿好江无桀之后,莫振宗又走向那女店家的卧房,在里面一阵翻箱倒柜,最终翻出三百多两银票和两包药末以及一瓶解药。

莫振宗将东西收好后,心情不由得有几分愉悦。

比起之前在山上的时候,现在,他也算是身怀巨款了。……

第二日,天明。

雨已停,空气带着湿润的青草味,路面还有些积水。

莫振宗与江无桀起床洗漱,然后去厨房弄了些早饭吃,接着走出这家店,准备离去,突然被那锦衣女子叫住。

“两位公子,小女房雨,昨夜救命之恩,感激不尽!”那锦衣女子微微欠身,礼貌道。

“姑娘不必多礼。”江无桀看了莫振宗一眼,接着说道。

“此地为白水郡与汉中郡的交界,交通不便,两位公子没有车马,若是不介意,可以与我们同行,前往汉中。”那锦衣女子双眸盯着江无桀,温和道。

“自然不介意。”

一旁,未开口的莫振宗还未等江无桀回话,便立即答应下来。

江无桀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莫振宗那表情,便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下,跟着莫振宗上车了。

马车内很宽大,后面堆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那锦衣女子和侍女坐下后,还有空余的地方,

“两位公子,小女名为房雨,乃是汉中房家人,此次从白水郡探亲归来。”

那锦衣女子双眸紧盯着江无桀,嘴角含着娇羞的浅笑,细声说道。

见此情形,莫振宗神色一愣。

虽然这锦衣女子看似同时对他俩说话,但一双眼眸从上车开始,就没从江无桀身上离开过。

这分明就是想和无桀说话,和他没什么关系。

而江无桀似乎明知这一点,却依旧是面无表情,默然不语。

莫振宗撇头瞟了一眼江无桀,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那就是,江无桀比他长得俊俏一点,那眼神中不自然流露出的书生意气,让人如沐春风。

“无桀,这里有点闷,我去外面透透气。”莫振宗说了一句,便起身朝外面走去。

他可不想杵在这儿,干瞪着……

一旁,那侍女也跟着莫振宗,悄声离去,留下江无桀与锦衣女子二人独处。

那锦衣女子头戴步摇,正襟危坐,一对弯弯的睫毛下,是一双水灵的眼眸,正含情脉脉地盯着江无桀。

“公子,初次相逢,便一见倾心,身无长物,唯有此步摇相赠,以表心意。”

那锦衣女子微微垂着脑袋,取下步摇,酝酿许久,才细如蚊声的说出口。

“多谢姑娘抬爱,无桀心不在此。”江无桀轻叹一声,说完便起身从车厢内走出。

留下那锦衣女子静坐在车厢内,神情凝滞,久久出神。

车外前室,附耳偷听的莫振宗,也跟着低叹一声,一副慨然的神情,好似被拒的是他。

真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我们要下车。”

莫振宗正想唠叨两句时,却见江无桀突然来了一句。

那刀客拉住马缰,看着莫振宗,敬道:“多谢小兄弟昨夜仗义相救。”

莫振宗朝那刀客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接着一脸不舍地下了车,而后看着那马车缓缓从视线消失。

许久,莫振宗才怅然一叹,愣道:“好歹到汉中再下车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