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重生 > 重生毒妃狠嚣张

更新时间:2021-09-11 17:30:13

重生毒妃狠嚣张 已完结

重生毒妃狠嚣张

来源:奇热作者:毒药苦口分类:重生主角:苏苓,炎夜麟

《重生毒妃狠嚣张》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说,这是毒药苦口的得力之作,推荐给大家阅读。作者文笔优美,主角苏苓炎夜麟的故事线很有看点,《重生毒妃狠嚣张》讲述的主要是:前世太子戏、嫡姐欺,死而复生无奈嫁残废。一朝穿越,惩后母、整后宫,妖孽狂妃惊艳震山河。嫁个残废又如何,辱我夫者,我必除之!意外的是,残废不废,腹黑霸道独爱王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昨夜在城外一个朋友家喝多了,现在正要回府呢,你呢?”炎夜麟笑得极是温雅,若不是他跛了一条腿,那就真是一个龙姿凤章的翩翩公子。

苏苓在心里微叹可惜,嘴上答道,“我也正要回府呢。”

“那坐我的车回去吧,现在天色还未大亮,你一个姑娘家,实在不安全。”炎夜麟热心道。

“好,好吧。”苏苓无奈只好答应,不过对于炎夜麟没有过问她到底是从哪里回来这一点,她很有好感,她觉得炎夜麟真是一个非常懂得体贴的人,唯一的缺陷就是身有残疾。

苏苓上了炎夜麟的马车,两人同乘一车,居然一路无话,车内的空气里弥漫着越来越浓的尴尬。

好不容易熬到丞相府了,苏苓向炎夜麟道了声谢,几乎是逃一般地下了马车,她觉得车里的气氛实在是够压抑的,简直比她前世在墓园里埋伏时的感觉还压抑。

她才刚刚走到丞相府的后门,刚刚进去,就看见苏丞相和吴明珠脸色难看地站在院子里等她。

“你昨晚去了哪里?”苏丞相劈头就问。

“没去哪里,就是散了散步而已。”苏苓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

“你知不知道京兆尹昨夜到了我们家来了!”苏丞相脸色铁青,“林总管和赵一白死了!”

“他们死了,又关我什么事?”苏苓挑高眉。

“苏苓,昨天守门的婆子说看见你跟赵一白私奔发,这可是抗旨大罪!我担心家丑外扬,特意让林总管去追你回来,却想不到你这么狠心,居然杀了林总管,未了掩盖事实居然连赵一白也杀了!”吴明珠手指都快戳到苏苓的脸上了,她痛失恋人,心几乎要滴血,恨不得将苏苓千刀万剐。

苏苓轻笑一声,看着苏丞相道,“爹爹总不会也以为我一个弱女子,有本事杀了他们二人吧?”

“这——”苏丞相看着苏苓顿时有些犹豫,说实话苏苓从小就养在深闺里,鸡都不敢杀,何况是杀人,而且还是两个大男人,随便一个一只手就能掐死她,真要说苏苓有本事杀了他们,他还真不敢相信。

“你一定有同党!”吴明珠气极败坏地说。

“同党,是指我么?”

后门突然又进来一个,苏丞相和吴明珠一看,居然是炎夜麟!

“三殿下,你怎么在这里?”苏丞相大惊,心道还好炎夜麟耳背,不然刚刚苏苓跟赵一白私奔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他们一家可就犯了欺君大罪了。

“哦,苏三小姐昨夜在我府里与我畅谈了一整夜,我刚刚送她回来的,结果发现她的一支珠花落在我的马车上了。”

说完,炎夜麟就上前将手里的那支珠花轻轻插进苏苓的发间。

苏苓不明白为什么炎夜麟要帮自己说谎,这只珠花也并非她所有,但是现下情况,有炎夜麟的力证自然是最好了。

“你胡说,赵一白明明跟我说他要带着苏苓私奔!还有林管家身上的两千两也不见——”吴明珠情急之下顿时口不择言,话刚出口,她就发现不对,只见苏丞相一脸铁青地看着她。

“母亲,既然赵一白跟你说过要带我私奔,你为什么不提前阻止?”苏苓冷笑着看着吴明珠,“还有林管家身上为什么会有两千两,你又如何知道的?”

吴明珠嚅嚅地回答不出,苏苓身着吴明珠走近一步,“还是你有意让赵一白引我逃婚,再给林总管银两让他杀我?结果他们两人拐我不成,携银两潜逃,反被路匪所害?”

苏苓步步紧急,吴明珠心神已乱,一句也答不上来,只能步步后退。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苏丞相何等精明,虽然一切只不过是苏苓的空口白话,但是光看吴明珠的神情,他就知道事实多半如此了,他真没想到吴明珠如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差点酿出欺君大祸!

“算了?”苏苓看着苏丞相冷笑,“父亲,撺掇诱拐皇子妃是何罪,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苓儿!”苏丞相看了一旁一直懵懵懂懂,仿佛没听明白他们的话的炎夜麟一眼,赶紧把苏苓拉到一边,“这次是你母亲错了,你就放过她这一次,否则你爹我也要跟着一起倒霉。”

“要我算了也可以。”苏苓抿嘴一笑,“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事关他的仕途,反正炎夜麟听不清,无论如何他都要堵住苏苓这张嘴。

“我要城南那二十间铺子。”苏苓眼波婉转,“如何?”

“好!”苏丞相看着眼前一脸无所谓地玩着发辫的苏苓,咬咬牙答应下来。

“那就请爹爹一会儿派人将那二十间铺子的房契和账本送来给我了。”虽然没弄死吴明珠,但是讹了苏丞相二十间铺子,苏苓还是相当开心的。她转过身对炎夜麟说,“我送殿下出去吧。”

“好。”炎夜麟还是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跟着苏苓从后门出去了。

“老爷。”吴明珠眸中含泪看着苏丞相。

苏丞相却是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一甩袖子,直接去了书房。

得知苏苓不仅平安无事,还白得了二十间收益极佳的铺子做嫁妆,苏珍差点被气死。那二十间铺子本是吴明珠答应留给她做嫁妆了,如今却便宜了苏苓。她跑到吴明珠院子里又哭又闹了一场,当天吴明珠就病了。

苏丞相倒是很守信,才过晌午就将那二十间铺子的房契和账目都送了过来。苏苓心情大好,赏了小桃一副好首饰,又想起今天早上炎夜麟为她解围,她决定要好好酬谢炎夜麟一番。

她先派人送了帖子,与炎夜麟第二天约在京城翠古楼吃饭,当日,她乔装成一个年轻公子早早就坐在翠古楼二楼的包间里等着。炎夜麟倒也没让她久等,很快就到了。

只是两人除了开始互相打了招呼之外,几乎是一整顿饭都无话可说,苏苓又一次感受到昨天在马车里那种压抑沉闷的气氛,终于把一顿饭熬完,她已忍受不了,正要开口道别,炎夜麟却抢先笑道,“你请我吃了这样一顿盛宴,我也自当礼尚往来。”

“不用,不用,我这纯粹是谢谢你昨天帮我的忙。”苏苓巴不得赶紧打发了炎夜麟,她实在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了。

“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无趣?”炎夜麟忽然脸露黯然道。

“不,怎么会。”一看炎夜麟这副受伤的表情,苏苓哪里还能挪得动屁股走,她对待过来人向来是心狠手辣,可是对待帮助过自己的好人,她可就狠不下心来。

更何况炎夜麟还帮了她三次,就连他们的婚事,说到底也是炎夜麟受她连累所致。

“那太好了。”炎夜麟的笑容如春风化雨透着一股暖意,“我们就快成亲了,我还没送过东西给你,对面就是珍宝坊,你去选一样喜欢的东西,我送给你,可好。”

“好。”苏苓哪里还好意思拒绝,她从善如流地站起身,跟着炎夜麟出了翠古楼,到了珍宝坊。

才一进珍宝坊,迎面就听见一声嗤笑,“哟,三哥,还真是巧,你也来这里为父皇选寿礼么?”

说话的人是六皇子炎洛殊,苏苓这才想起来,不日就是皇上的寿辰,看来炎洛殊是来为皇上的寿诞选寿礼了。

“哟,这不是苏丞相家拉着自家二姐跳湖的苏三小姐么?”炎洛殊看见炎夜麟身边的苏苓,顿时讥笑道,“你们二位一个废一个傻也来买古玩么?你们有这个眼力么?小心可别被忽悠了,哈哈哈哈哈……”

看着炎洛殊猖狂得意的笑脸,而炎夜麟却一脸懵然不觉被羞辱的样子,苏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站到炎夜麟身边,带着几分挑衅地看炎洛殊,“六殿下就这么确定你的眼力比我更好?”

“本殿下的眼力要是还比不过你这个东胜国有名的傻子,本殿下就自己跳进平月湖里去!”对于苏苓的挑衅,炎洛殊颇感恼怒,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傻子看不起,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好啊!”苏苓忖掌一笑,“那么我们来比一场如何?赌注嘛,那就是谁输了,谁就在皇上寿宴那天跳进御花园的平月湖!”

“好!”炎洛殊怒极反笑,立刻应道,“怎么赌?”

“我听说大相国寺的法文主持可是古董大家,我们现在一起去西市口那堆古玩摊上各挑一样东西,再到大相国寺请法文主持品鉴如何?”苏苓笑道。

“行!现在就走!”炎洛殊是个急性子,说走便要出珍宝坊。

“慢!”炎夜麟却出声阻止。

“怎么三哥怕输么?”炎洛殊讥笑道。

“不,只是苓儿是代表我跟你赌,如果输了,赌注由我还偿还。”炎夜麟看着苏苓笑得温和如水。

苏苓愣了一下,就听炎洛殊讥讽道,“好啊,我还不知道原来三哥还是个怜香惜玉之辈,你喜欢跳平月湖,那我就让你跳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