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玄幻 >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更新时间:2021-09-14 17:56:23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连载中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来源:奇热作者:古沧墨分类:玄幻主角:谢言,孟老

很多朋友对《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很感兴趣,不得不说这部小说内容很新颖,故事充满创意,作者古沧墨的写作水平很高,将主角谢言孟老的形象刻画的非常成功,小说主要讲的是:重生异世,谢言一睁眼就被人捅破丹田打下山崖,堪称最惨穿越者,但因此获得了蒙天印。依靠蒙天印,谢言从成为守墓人开始,为诸天万界至强者们的残魂代言:险死归来的谢言,带着这些至强者们的残魂,破执念,战天道,为魔族拔除魔种,寻回善良本性;揭露真假美猴王惨案,让大圣真正齐天;被酒剑仙的深情感动,带他穿越时间长河,与亲人重逢;助无天佛祖征战三界,招兵买马,裁掉人头猪脑的属下……直到后来,谢言发现,蒙天远不是终点,蒙天之上,诸天万界,有至强者,为万界道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对谢言的质问,司徒明面不改色的说道:“耍花样?你也太过高看你自己了,和你决斗我需要耍花招吗?掌门一个月后会出关,到时候请他老人家为我们裁决。因为我怕你输了之后,有些人会不遵守规矩!”

司徒明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宁守恒一眼,他话中所指之人已经昭然若揭。

他这是在当众讽刺宁守恒之前对他出手的行为。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可是因为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所以都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宁守恒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可是谢言却忍不了这口气。

他冷声道:“司徒明,你这种阴险小人也配谈规矩?!我不管你想耍什么花样,一个月就一个月,希望到时候你别再找借口拖延时间!”

司徒明冷笑一声:“放心,我一定准时恭候!”

谢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牵起谢茗的手,走出了大殿。

事情告一段落,大殿内的人都陆陆续续回去了。

莫空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殿,对着司徒明说道:“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将那个废物给解决掉,还要拖到一个月之后?”

司徒明脸上浮现一抹怨毒,眼中杀意涌动:“我刚借助紫菱果突破到一品凝元境,还没来得及巩固境界,根基虚浮。刚才和谢言对了一拳,其实是我输了。但是我体内紫菱果的药力还没有完全吸收,只要给我时间,等我稳固了境界,再将剩下的药力吸收完,那时候,十个谢言也不是我的对手!”

莫空微微点头,有些动容的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那个废物居然还有如此实力。”

说完之后,莫空目光闪动,他看向大殿外正在远去的人群,突然眼睛一眯,朝着大殿外走了出去。

谢言牵着谢茗,和宁守恒并排走着。

宁守恒此时眉头紧皱,对着谢言说道:“谢言,你这次真的是太冲动了。为什么要和那司徒明决战生死台?你知不知道,你有可能会死的!”

相比于宁守恒的担忧,谢言却一脸的轻松:“师尊,你放心,我真的有信心打败那家伙。”

“你真是……唉!”

宁守恒摇头叹息,随后说道:“我之前掐住司徒明脖子的时候,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一次探查。发现他体内残余着一股灵力,那应该就是紫菱果留下的药力。也就是说,司徒明并没有将紫菱果吸收完,就成功突破到了一品。由此可见,这家伙的天赋还是很好的。

他把时间定在一个月后,就是为了有时间吸收剩余的药力。那些药力应该足够他突破到一品中期,如果运气好,甚至达到一品后期也不无可能。除非你也能在一个月内突破一品,否则你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听为师一句,趁着这个时间,带着谢茗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

谢言却坚定的摇摇头说道:“师尊,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杀身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杀了司徒明,我这一辈子都将生活在憋屈之中,这非我所愿。所以,此战必行!”

看着谢言坚定的目光,宁守恒再次叹息一声,不再去劝了。

因为他对自己这个爱徒实在是太了解了,他决定好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劝得动。

“我要是你,我就听你师尊的,偷偷摸摸的下山去,然后找个地方苟活一辈子,毕竟小命可比所谓的意气要重要的多。”

正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谢言和宁守恒转身看去,发现莫空正一脸冷笑的朝他们走来。

宁守恒眉头一皱,问道:“莫空,你来做什么?”

莫空笑着说道:“宁峰主此言差矣,这里是宿星峰,不是你的荡星峰,我想去哪里还不需要向你报备。不过我此来的确有事,我是来通知你们,谢言已经被逐出宗门,按照门规,不得在宿星门范围内逗留,否则杀无赦!”

谢茗听到哥哥被逐出宗门,立马一脸的担忧,差点就要哭出来。

谢言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对她投去一个安心的微笑。

宁守恒冷哼一声道:“不知我的弟子犯了那条门规,要将他逐出宗门?另外,我荡星峰的弟子,你莫空有什么资格将他逐出师门?!”

“宁峰主,虽然你贵为一峰之主,但是不要忘了,我执法堂总管整个宿星门的戒律,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我们做事连掌门都不过问,何况你一个峰主!”

莫空冷笑连连,他将目光看向谢言说道:“如果你非要留在宗门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给你支个招,你让你的妹妹嫁给我宿星门的人,这样一来你就是我宿星门的亲戚,那时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留下来了。

我看你这妹妹生的十分水灵,一定有很多人愿意娶她的。对了,我看伙房李大厨的傻儿子就挺合适的,你觉得呢?哈哈哈哈……”

“老狗,你找死!”

谢言爆喝一声,他此时一脸狰狞之色,双目之中怒火熊熊燃烧,杀意更是控制不住的溢出。

这老狗居然当着他的面羞辱他妹妹,谢言只觉得一股怒意直冲脑门,顿时双目变得血红。

只见他狠狠一踏地面,地面上的青石板被他这一踏,直接成了粉碎。

谢言的身体像一只离弦的箭,朝着莫空爆射而去。

他右拳紧握,对着莫空的脑袋一拳轰去。

眨眼的功夫,谢言的拳头就来到了莫空的眼前,强烈的拳风吹在他的脸上,如刀割。

莫空眼皮一跳,谢言这一拳表现出的战力让他惊讶。

不过双方之间实力上的差距摆在那里,所以也仅仅是惊讶。

莫空抬起自己的拳头,迎向谢言的拳头。

嘭!

双拳相击,两道人影同时被震退。

谢言后退五丈,莫空后退五步。

谢言低头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右臂,以及麻木的拳头,双眼微眯,目中杀意丝毫没有减少。

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此时,莫空的心里也是十分震惊的。

谢言刚才那一拳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已经丝毫不弱于一般的一品凝元境初期。

可是他现在还仅仅只是锻体境三重啊,如果让他晋升一品,那他在一品之内恐怕罕有敌手。

莫空想到了司徒明,目中闪过一抹担忧,他看向谢言的目光变得更加阴沉。

随后,莫空目中杀意一闪,他顿时化作一道残影,朝着谢言冲了过去。

他打算直接斩杀谢言,以绝后患,否则真要让他在一个月内达到一品,那司徒明绝对危矣!

以莫空的速度,刹那间就来到了谢言的面前。

谢言顿时瞳孔一缩,正准备应战。突然眼前一花,闪过一道人影。

接着只听到一声惨叫传来,定睛看去,发现莫空被宁守恒一掌拍飞。

此时正躺在十丈外的地面上,口喷鲜血。

宁守恒缓缓收回手掌,冰冷的看了一眼莫空:“居然想当着我的面要杀我的弟子,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自信。这次我不杀你,留待生死台之战后,我们再慢慢算账!”

说完,宁守恒头也不回的走了。

谢言在临走前,回头看了莫空一眼,还朝他咧嘴笑了笑。

只不过那笑容有些渗人,透露着残忍的意味。

宁守恒一行人走后,莫空挣扎着坐了起来,一脸的痛苦之色。

显然,宁守恒刚才那一掌虽然没要了他的命,但是却将他伤的不轻。

莫空怨毒的看了一眼荡星峰的方向,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只化作一声冷哼。

他这次这么刻意的来找茬,是因为听司徒明说了谢言的实力之后,特意前来试探的。

他本来就没觉得能将谢言赶出宗门,出言侮辱只是为了逼谢言出手。

可是没想到被谢言的实力震惊之后,心中慌乱,忘了宁守恒还在旁边。

挨了这一掌,他恐怕半年都无法痊愈了。

谢言和谢茗跟着宁守恒回道了荡星峰,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谢言心里感慨万千。

宿星门虽然只是一个小宗门,但是在灵风州这种小地方,也算是一方霸主。

宿星门有三座主峰,分别是宿星峰、荡星峰和玉星峰。

其余还有一些小的山头,安置外门弟子。

宿星峰是掌门一脉掌控,是整个宿星门权力的核心。

荡星峰和玉星峰则是除掌门一脉之外,最强大的两支。

两座主峰的峰主,实力和掌门是一个级别的,都达到了三品聚灵境。

而整个宿星门,三品高手屈指可数。

由此可见,峰主在宗门内的地位是十分超然的。

宁守恒一直都不参与宗门内的争斗,要不是这次事情牵扯到谢言,他估计会一直闭关下去。

也正是因为宁守恒这么多年来的低调,导致了荡星峰的存在感很低。

想当年,宁守恒在灵风州何等的威名。

可是二十年前,却不知因为何故,消沉了下来,变得不问世事,一心闭关。

所以导致这些年来,荡星峰在宿星门的地位一落千丈,已经被其他两峰稳稳压住一头。

这也导致了谢言这位荡星峰主真传大弟子,比其他两峰的真传弟子地位要差了许多,更是在他被针对之后,很多人都敢来踩一脚。

谢言正在怔怔的出神,突然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回头便看到了宁守恒那张温和的脸。

“谢言,这段时间你就呆在荡星峰,那莫空是不敢来这里找你麻烦的。另外,决斗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考虑了,你的仇为师会替你报的。你就好好陪陪谢茗,过段时间我送你们离开灵风州。”

宁守恒一直都觉得谢言和司徒明决战实在是太草率了,他也不认为谢言会赢。

所以这次,他的语气有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没想到谢言依旧是摇了摇头,他知道宁守恒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危。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透露一些事情让自己的师尊知道,好让他放心一些。

“师尊,弟子明白你的好意,但是我不会走的,也不要您替我报仇。其实我已经找到了修复丹田的方法,而且我现在的修为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所以您就不用操心了。一个月后,我一定会亲手手刃仇人!”

谢言一脸诚恳的看着宁守恒,希望他能相信自己。

可是宁守恒听完之后,却叹息着摇摇头。

修复丹田是何等的匪夷所思,以他的见识自然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你……我怎么感觉你这次回来之后,比以前固执了许多?以前你虽然执著,却也有所进退。可是现在的你,完全放弃了妥协,甚至有些为达目的,不计后果的莽撞!你要知道,司徒明他们肯定会不择手段的要你的命,甚至还会威胁到谢茗的安危!”

谢言笑了笑,说道:“师尊说的对,是我欠考虑了。”

宁守恒闻言,心中一喜,以为说动了他,这时候谢言却把谢茗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中。

“所以,请师尊送茗儿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宁守恒一愣,随即无奈的摇摇头。

谢茗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神色大变,她带着哭腔喊道:“我不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