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狼谍

更新时间:2021-09-14 18:45:20

狼谍 连载中

狼谍

来源:腾文作者:蛇心野良分类:历史主角:赵显徽,上官苑

蛇心野良所写的《狼谍》是一部很有诚意的小说,全程干货不注水,主角赵显徽上官苑的人设不错,故事情节充满故事性,蛇心野良把每一处都处理的很好,以下是小说主要内容:一封书信,经由千万里;一句言语,颠覆盛世王朝。既是信使送去千封信,行遍天下三万里,看万世千秋,终是我步逍遥江湖,莫去理会庙堂烦心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我只想报仇,对武榜不感兴趣。”

一句话,就让老酒头如赵显徽一般,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老酒头行走江湖送信几十年,可从没吃过这种瘪,当下只觉口干得麻麻的,便是喝了口酒也不尽兴。

倒是赵显徽低声嘀咕了一句:“供你吃喝,费心思保护你,还想着杀我,记打不记好的丫头。”

......

又是三天一轮回的第一天,当朝天子赵德高坐龙椅,文武百官尚在殿外。没有皇帝点头,一旁的大太监李进忠可万万不敢开口。

作为开国皇帝,赵德的勤政程度可谓丧心病狂,每日一小朝,三天一大朝,不论大小事务,一律亲自处理。更是日日批改奏章至三更,当真是应了左丞相张古通那句“百官寝而陛下未寝,百官未起而陛下已起。”

赵德每日三更才睡,五更便起,往往在龙椅上要坐到六更。这其中自然有其劳累过度借机稍作休适的缘故,殊不知赵德是在看那支撑起偌大安神殿的大红柱子,和这销金无数的琉璃穹顶。

偌大的安神殿,便是靠九十二根大红柱子支撑而起,每根柱子上都要盘绕一条鎏金大龙,栩栩如生好似要活过来般。身处殿中,便会觉得无时无刻被九十二金龙注视。

九千三百殿,殿殿金龙柱,金龙所视皆为正中的金銮殿,好似万龙汇聚朝圣堂,当真是气运凝聚,盛世景象。

每每看到这些番景象,赵德便会想起当年太原起兵,那时候便是为军中儿郎弄来一口粮食都得绞尽脑汁,如何想到会有如今的恢宏气象?

世人总说物是人非,殊不知人尚在时的物是,令天下多少英雄竞折腰!

看到皇帝终于点头示意,李进忠赶忙扯开嗓子高喊上朝,那候在殿外的文武百官这才鱼贯而入。一个安神殿自然容不下所有官员,有资格入殿的不过百余人,其余官员一律在殿外。

虽然分了殿内殿外,可那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却是一致响起,以至于千人之声,震耳欲聋!

临到这个时候,赵德总要先看朝中俩人,这俩人分居左右,各自领衔文武百官。左边第一位乃当朝左丞相张古通,世人皆知的王朝缝补匠。大奉王朝经历了多年战事,百废待兴,若是没有张古通,恐怕这乱世想要如今日般安定,少说还需二十余年。

右边第一位乃当朝唯一一位获封上柱国的武将,刘继麟。这位可是前朝最富盛名的将领,即便如今身居大奉的庙堂,远离沙场数年,哪怕此时只是闭目站定,仍是无时无刻散发着枭雄之气,百将敬畏,位极人臣。

确认俩人都在后,赵德这才点头示意,李进忠便高喊:“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这一天发生了轰动朝野的俩件事,先是张古通在统一货币之后,又一次提出度量衡。这一举动可不简简单单是修改度量的问题。要知道,一匹布,一旦米,都是要有一个度量的,各地度量不同,物价自然也就不同。

统一度量衡,这可是要牵扯到整个王朝经济命脉的,若是没真本事,才立国十数年的王朝很有可能就此倾覆。

更惊人的是,张古通提出这事后,皇帝陛下只是略作思量便一口答应,并且全权交给张古通处理。这位左丞相的地位一举水涨船高,便是再愚笨的人也能看出,国公头衔与文正谥号,非他莫属。

在张古通提出统一度量衡之后,刘继麟进言要离京去往辽州,以制蛮族侵扰。

太平盛世十数年,边境确实常年有蛮族侵扰,可西有赵武的秦王府领二十万秦王军,东有名将徐楠,便是那徐楠拦不住,辽州之后也还有李京师的沧州军,何至于需要杨业原带领杨家众将出京?

皇帝陛下又一次震惊百官,不仅允许了刘继麟携刘家军出京,更允许建立亲军十五万!

两辽本就有边军十万,虽都被徐楠握在手中,可只要刘继麟到了俩辽,岂有不交出兵权的道理?十万常年经历战事的边军,若是在加上十五万亲军,那便是二十万之众。数量犹在赵武的秦王军之上!

这是养出个秦军不够,还要再次养虎为患?

约莫是有这样俩件震惊朝野的大事,其他官员的上奏就显得平平无奇了,以至于退朝后文武百官众口一致的谈论此事。

退朝之后,赵德却不急着离去,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偷得半日闲。而当文武百官尽数散去后,竟有一人缓缓上朝。

此人虽在朝中,却无需上朝,虽不上朝,却言谈千旦重。此人便是钦天监监正南勋卿。

赵德微睁眼看到这无需禀报便可上朝面见帝王之人,轻声道:“敦伯有话便说吧。”

字敦伯的南勋卿并不行臣子礼,直言道:“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

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劳累过度的皇帝瞪大双眼,险些从龙椅上跳起,终是按耐住。这位勤恳到丧心病狂的皇帝在听到张古通说要统一度量衡时只是略微思索,听到刘继麟说要出京去辽时更是豪气干云,挥袖许下十五万亲军,如今却因为南监正一句话如此失态。

帝王赵德躺在龙椅上,缓缓闭目,良久后才挥手示意南监正退下,又对一旁的大太监李进忠道:“取朕的白凤眠来。”

李进忠大惊,一向勤恳的皇帝陛下莫不是要因为一句话意志消沉,一醉方休?

心中虽然震惊,李进忠还是去取来了那由赵德亲手埋下,取名白凤眠的醇酒。这酒在乡间还有另一个名字:女儿红。

......

溱水县一座小小的茶楼中,走入了三个风尘仆仆的茶客。为首男子很是年轻,约莫还不到二十的年纪,很是朝气蓬勃,才走入茶楼就四处张望,很不客气的选了一块适合喝茶听书的风水宝地。

年轻人身后跟着个古稀老人,枯瘦如柴的样子,直叫人害怕一吹就倒。更叫人害怕的是,老人还拿着个酒壶,时不时喝一口酒。店小二看到这么个客人别提多担惊受怕了,要是醉死在茶楼,找谁说理去?

真正能让俩人入座茶楼的,是走在最后面的女子。那女子虽然穿着普通,可身段极好,就是年纪太小。隐约中能感受到一些大家闺秀的婉约气态,却又有点经常嬉戏打闹的顽孩活泼气。这种气态落在茶楼中的茶客们眼中,如人间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