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乱隋唐

更新时间:2021-09-14 19:57:20

乱隋唐 已完结

乱隋唐

来源:腾文作者:未济分类:历史主角:秦蒙,谢蕴

《乱隋唐》是未济所编写的一部历史类的小说,故事的主角叫做秦蒙谢蕴,这部小说名字平淡无奇,但是内容却很精彩,下面为大家介绍小说主要内容:穿越到了隋唐时代的秦蒙,从普通的小兵,在战火中成长成威震塞北的将军,受义父靠山王的提携,再到庙堂之上,成为忧江湖之远的朝臣。璀璨如流星般的大隋,强盛如日中天的大唐,都在秦蒙叱咤疆场和治世之能的的故事中一一见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突厥重骑限于密集编队队形,只能有一骑,缓缓向秦蒙压过来。

但这缓缓的移动,就像磨盘一样,山一样的厚重感,让秦蒙有种被碾压一样的无力感。

“来啊,像个男人一样把刀举起来,看准了啊,老子的头在这儿,来,砍下来。”秦蒙点指着那期近的突厥重骑,比划着自己的脑袋,像个街头痞子一样笑着说道。

那突厥重骑虽听不懂秦蒙说什么,但看到他如此表现,不觉怔了一下。

秦蒙哼了一声,索性向前凑凑,依旧是屌里屌气刺激那突厥重骑。

面对着已无战力的秦蒙,那突厥重骑竟然有畏缩的意思,毕竟,秦蒙可是飞降到这里,而且斩杀两骑。

若不是身左身右都是自己重骑伙伴,他估计都得避让一下。

“快动手啊,你们这帮天杀的杀胚,犯我中原,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你们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凶猛哪儿去了?怎么面对一个大隋小卒,连杀人的勇气都没有了?来啊!”

那突厥重骑真的有些怯了,不过,秦蒙一步步上来,他竟然像是被逼到无路可退了。

嗷的一声,那突厥重骑吼了一下,似乎给自己壮胆,然后一提缰绳,他胯下战马唏律律叫着扬蹄跃起前身,然后重重落下。

那突厥重骑借着马身落地的力量,抡圆了手里的弯刀,直奔秦蒙面门砍来。

秦蒙嘴角带笑,眼看着落下的弯刀,如苍松一般挺立,站着战死,这应该是一个战士最好的归宿了。

咻——一声急速的破空声响起,一柄长刀飞了过来,正好击中了那突厥重骑落下的弯刀。

“休伤我家长官,谢蕴来也!”

谢蕴被周庭赞扔过来,在距离秦蒙三丈余远的地方。他稳住身形,想要杀过去跟秦蒙汇合。却不想正好看到秦蒙危险的处境,想也不想,就把自己的兵器给扔出去了。

突兀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怔住了。

砍杀秦蒙的突厥重骑,被谢蕴飞刀击中弯刀,不觉刀劈方向改变,顺着秦蒙的肩膀处滑过。

这一下,他可是铆足了劲要斩杀对手,不想一下子偏了,无了受力处,他一头栽下马来。

秦蒙本已力竭,准备引颈就戮,可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不觉战力重燃。

眼看栽下马的突厥重骑挣扎起身,秦蒙上去,一刀斩掉了那人头颅。

“谢蕴,接刀!”

战场上的思维,不能用寻常心理解答。

秦蒙被谢蕴解了必死之危,看到谢蕴浑身只有一兜裆布,赤手空拳,全然不顾自己的处境,将断霓刀扔向了谢蕴。

“长官,别……”谢蕴大急,他知道秦蒙战力,没了断霓刀,就等于毫无护身之能了,想要阻止秦蒙扔刀,那断霓刀却已然到了眼前。

谢蕴一把接住断霓刀,将那刀舞得如雪花一般,冲向了秦蒙。

“小心!”秦蒙心思,全不在自己身上,眼见谢蕴冲得凶猛,堪堪到自己面前,有一重骑拨马想要用马身撞击谢蕴,便飞身过去,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撞击那战马。

砰地一声,秦蒙被狠狠弹开,四仰八叉被撞倒,他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一瞬间,竟然像瘫痪一样,感觉不到身体的任何部位。

“长官!”谢蕴双目几欲滴血,若非秦蒙这一下,被撞击到的,肯定是他了。

周围突厥重骑密密麻麻,秦蒙在地面挣扎扭曲,要是被马蹄子踩上一下,肯定是玩完了啊。

谢蕴冲到秦蒙身边,以秦蒙为中心,绕着他的身体,疾风一样四下砍杀。

断霓刀在谢蕴手里,威力与在秦蒙手里,不可同日而语。

刀锋所过之处,必是血光四溅。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谢蕴就已经放倒了五余骑,他顾念秦蒙,不敢恋战,发力将这些重骑的死尸拖到秦蒙身边。

有了这些死尸的阻挡,重骑因为装甲太厚重,不好跳跃,也就近不了秦蒙的身,暂时是对秦蒙没有太大的威胁了。

“长官,长官!”谢蕴拼了命摇晃着秦蒙喊道。

“别,别……晃了……”秦蒙经过了一阵调息,慢慢恢复了感觉,想要说几句话,却不想刚说出几个字,一口血喷了出来。

被重骑撞那一下着实不轻,身体表面虽无伤痕,但内腑,肯定是伤了。

“长官,您……醒来就好。”谢蕴大大松口气,秦蒙眼见是没有性命之虞了。

秦蒙真的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哪怕是死,也别耽误他。

可王辅周庭赞那边带人冲锋,已经跟突厥重骑突前一部交上了手,那撕心裂肺的喊杀声,让秦蒙不得不打起精神。

“去,把……那个重骑……指挥官……杀了。”秦蒙想要霸气一点发号施令,但他喘气都有些困难,只能断断续续命令。

“这……长官,您身边……”谢蕴有些为难,秦蒙看样子就剩下半条命了,扔在这里,简直就是让其自生自灭啊。

“别……管我,杀了那人……重骑必乱,如此……方可有……一线生机。”秦蒙努力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好!长官,我们一起去。”谢蕴说着,就要将秦蒙背起,看样子,他是要背负着秦蒙一起完成任务!

“别管我!”秦蒙奋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谢蕴推开:“战场上生死一线,哪容得半刻耽搁?弟兄们舍生忘死,偏我就死不得?去,给老子杀了他!”

秦蒙这是提着一口气,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

说完话气一泄,嘴角鲜血汩汩流出,他脸上的冷汗,就如泉涌一般渗出,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落下。

秦蒙的手,打摆子一样颤抖。

但这只手,还是指向了突厥重骑的指挥官。

谢蕴如此傲骨,也不觉热泪滚滚。

“长官且坚持片刻,待谢蕴杀了那人,再来与长官汇合。”谢蕴咚咚咚给秦蒙磕了几个头,奋身一跃,跳将起来,发出了仿佛非人类一样的嘶吼,直奔那突厥重骑指挥官而去。

突厥人怯懦了,尽管他们被厚厚的玄甲覆盖全身,尽管他们手里有碎石断金的利刃,但是,对忘身死战的谢蕴,却是有种莫名的恐惧。

他们知道应该战斗,但反应,却是慢了半拍。

断霓刀无坚不摧,如死亡镰刀一样收割划过之处。

谢蕴无比凶悍杀到了重骑指挥官那里,猫腰高高跃起,双手抡刀,从半空里,兜头砍了下来!

咔嚓,那突厥重骑指挥官,斜肩带背,被谢蕴生生劈成了两段!

轰,随着指挥官如此惨烈被斩首,突厥重骑,不可避免发生了混乱。

“长官,长官,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坚持住!”谢蕴想要杀回到秦蒙身边,却发现,突厥重骑慌乱中自相冲撞,虽然他能斩杀重骑,但想要杀到秦蒙身边,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整个突厥重骑编队,全部乱了。

前方王辅敏锐发现了这一点,喝道:“周庭赞,你且指挥弟兄们,我去寻长官!”

说罢,王辅迅速摆脱他的对手,在冲撞不休的重骑中,找寻秦蒙。

王辅看到了,秦蒙在一堆尸体构成的环形简易防御中,背靠着尸体斜躺着。

“长官,王辅来也!”

就在王辅快要接触到秦蒙的时候,一个突厥重骑,被自家人马冲撞,忽的一下倒向了秦蒙那里。

“长官!”王辅大吼一声,飞扑过去,趴在了秦蒙身上。

啪的一声,覆盖着玄甲的战马头部,撞击到王辅头上,他的头颅,就像是被重锤狠狠击中一样,瞬间脑浆迸射,死于非命。

“王辅!”秦蒙脸上满是王辅的脑浆和鲜血,但他没有顾及这些,如果不是王辅这一扑,估计脑浆迸裂的,就是他了。

秦蒙又悲又急,想要推开王辅,起身战斗。却不想,王辅没被推开,他自己却是晕了过去。

良久,秦蒙醒了过来,发现身边是谢蕴关切的脸。

“长官,您醒了,太好了。”谢蕴已经挂上盔甲,身上虽不知是什么情况,但脸上,却是有不少的擦伤。

秦蒙想要动一下,却发现浑身酸疼得要命,脸止不住抽搐了一下。

“长官莫要动,突厥重骑,已经全玩完了。他们自相踩踏死伤不少,兄弟们虽然手无兵器,但抱住了突厥人的头,生生把他们闷死了不少。当然,我们,也损失……惨重。”

秦蒙听得心痛,想起了王辅的惨状,忍不住流下眼泪。

忽然,秦蒙挣扎着起身。

“长官,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动了。”

“王辅那里……”秦蒙喘着粗气说道。

“已经就地掩埋了。长官,我知道您心里挂记他,但是,行军打仗,谁都难保不会死啊。”

秦蒙默然,半晌道:“其他兄弟们的尸体呢?”

谢蕴叹道:“我们只剩下五百余众了,要想掩埋那么多兄弟的尸首,只怕,只怕不现实。”

是啊,大敌当前,谢蕴的话,也是很无奈的。

“有会说突厥话的兄弟么?”秦蒙问道。

“当然有了,我们兄弟当中,甚至有胡人。”

“找一个这样的兄弟,让他去跟突厥人说,我们要掩埋自己兄弟的尸体,让他们别过来打搅我们。我们掩埋完兄弟的尸体之后,就在这里等突厥人一天,我们所有活着的兄弟的命,都在这里,突厥人要是有本事,就过来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