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武侠 > 压寨小郎君

更新时间:2021-09-19 18:03:37

压寨小郎君 连载中

压寨小郎君

来源:奇热作者:乌冬滑溜溜分类:武侠主角:叶贤,萧月凝

主角是叶贤萧月凝的小说叫做《压寨小郎君》,这是作者乌冬滑溜溜最新编写的一部武侠风格的小说作品,文章剧情设定很有创意,比较吸引人,下面是《压寨小郎君》内容介绍:穿越至昏君当道、奸臣横行的古代,成为县城首富之子。然而还来不及享受一天好日子,就被漂亮女山匪掳上贼窝,沦为阶下囚。绝美又凶恶的女贼首,更是逼着叶贤以身相许……为了活下去,叶贤无所不用其极。身为人质,却号令山匪。身为小地主,却自己造自己的反。劫亲爹的富,济天下之贫,更是基本操作。叶贤很苦恼:“我就是想当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为什么都逼我称帝?!要不,让我老婆上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每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是个武夫,却非要摆出一副文人姿态的刘天虎,不伦不类地咧着大嘴,满脸谄笑:“月凝妹妹,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圣父的恶疾发作,除了疾医外,任何闲杂人等不得进入,若耽误了病情诊治,就算你是圣父亲侄,恐怕也难辞其咎吧?”

萧月凝好不掩饰眼神中的厌恶:“其一,我带来此人正是疾医。其二,我带来的人,就算是只牲口,也轮不到你来动手。”

早已躲到萧月凝身后的叶贤,心里阵阵犯嘀咕。

什么狗屁风云山庄,分明就是个贼窝子。

自己命也太苦了,眼前的母老虎还没应付明白,又冒出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而且瞧这架势,二人积怨已久,否则也不会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

似乎是忌惮于萧月凝“圣王侄女”这层身份,纵使刘天虎眼神尽是不爽,却也没有和萧月凝硬碰硬。

刘天虎眼神一瞥,落在叶贤身上,似笑非笑的声音透着浓浓威胁之意:“小混蛋,来时可曾经过石灰路?冒充疾医,耽误了圣王病情,到时候把你埋进地里,可别怪老子没提醒你。”

呵呵,我真谢谢宁十八辈祖宗了……叶贤心里怒骂,但不用想也知道,这刘天虎必然是来头不小,若想活命,就得夹起尾巴做人。

苟住,别浪,这波能活!

叶贤整个身子都蜷缩在萧月凝身后,只露出脑袋,满脸堆笑:“当家的,您教训的是,小的谨记于心。”

说着话,叶贤抬头看向冷若冰霜的萧月凝,试探性问道:“大当家,您也看到了,真不是我不想治……没什么事的话,我原路返回,就不用护送了。您作为家属,多陪陪圣王他老人家。”

刘天虎眼睛一亮,见过识相的,没见过这么识相的,人才呀!

当即压着嗓子,忍俊不禁地嗤笑起来:“哈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知道自己学艺不精,还不赶紧滚蛋?月凝,你这是从哪找来的庸医?就不怕把圣王治出个好歹?”

萧月凝脸上寒霜密布,恨不得将叶贤一掌拍死!

当初也怪她自己魔怔,怎么就稀里糊涂听信了这个庸医的鬼话!

奈何萧月凝已经骑虎难下,治得了得治,治不了也得治,大不了完事儿一刀砍了!

若现在退怯,那么雇庸医谋害圣王的罪名可就坐实了,这个责任,她萧月凝可担不起。

见叶贤要脚底抹油,萧月凝顺手一把揪住后脖领给提溜了回来:“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治不了?”

叶贤点头如捣蒜,心想这不是治得了,治不了的问题。

而是有没有命活着离开的问题。

相比于圣王的“万金之躯”,叶贤更在意自己的这条小命。

萧月凝眼神闪过一抹杀意:“既然真是庸医,那也不必留着你了,就地正法便是!”

说着话,萧月凝已经自腰间抽出佩剑。

我尼玛!

看着那寒气逼人的利剑,叶贤肝儿都在颤抖,心中哀嚎,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为了活命,也不顾上那么多,直接扑倒在地,一把抱住萧月凝的大腿,声情并茂地解释起来:“大当家,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救,是人家不让我救,我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能不能救,也得先看看病人症状吧?若是空口下诊断,那我就真是庸医了。”

听到这话,萧月凝脸色这才好看些,一脚将叶贤踢开,薅着衣领拽起来,直接往屋里一推:“那你就去给我看,好好的看!我看谁敢拦你!”

见萧月凝动真格的了,刘天虎也只是悻悻一笑,没有阻拦。

叶贤被萧月凝这么一推,再加上门槛一绊,整个人直接摔进居室中央,等他一脸不爽地爬起身,拍打掉膝盖上的灰尘,正要在心里问候萧月凝的列祖列宗时,心头却一闷。

居室里站满了人,四面八方将叶贤团团包围。

有满脸刀疤的莽汉,有带着眼罩的独眼龙,还有脸上涂抹着惨白脂粉的妖女,正用一种诧异有阴狠的目光注视着叶贤。

这尼玛,到底是贼窝子,还是鬼窝子?!

叶贤差点当场吓尿,忍不住怪叫一声:“沃日!”

下意识扭头就跑,结果却和萧月凝撞个满怀。

还不等叶贤回味柔软的触感,屁股上就狠狠挨了一脚,紧接着耳朵被一把揪住。

“疼疼疼!”

萧月凝脸色黑得吓人,用力揪住叶贤的耳朵,咬牙切齿:“你给我消停点,姑奶奶真是倒了血霉,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货?再闹腾,打扰了圣王静养,我把你耳朵割了。”

叶贤忍着耳朵上传来的疼痛,以及心中的畏惧,不敢再发出半点动静。

为了防止叶贤这小子再闹腾,萧月凝索性不松手,就这么一直揪着叶贤耳朵,将他控制在身边。

坐在床榻旁边的女人,缓缓起身,脸色不悦地走了过来:“月凝,你这是做什么?一屋子人这么安静,怎么你一来就吵闹不堪?”

说着话,女人瞥了叶贤一眼,不善道:“再发出动静,把你扔进蛇窟里!”

叶贤心里很无辜,却也不敢申辩,只好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妈的,还真是贼窝子,整屋子就没几个看着正常的……

眼前的女人,身穿修长红衣,脸上涂抹着惨白脂粉,高高盘起的发髻上还插着一支龙头步摇。

乍一看像唱戏的,再仔细一看,跟女鬼似的!

萧月凝虽心有不甘,却还是冲女人低了下头:“叔母教训的是,我也只是为叔父看病心切……”

圣后轻哼一声,没有过分苛责,而是上下打量了叶贤一眼,阴阳怪气道:“这是你带来的疾医?”

萧月凝揪着叶贤耳朵,往前一推:“这疾医确实有些手段,我身患的私病,便是他缓解的。”

所谓私病,自然是闺中秘谈之病,不便向外人道之。

圣后倒是知道萧月凝的老毛病,但眼前的叶贤,却令圣后颇为厌恶,当即驳斥:“凡行医,便是经验之道。哪个疾医,不是日积月累沉淀下来的医术?此人年纪轻轻,也配称之为疾医?笑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