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悬疑 > 青春迷雾之泪琥珀

更新时间:2021-10-05 16:04:14

青春迷雾之泪琥珀 连载中

青春迷雾之泪琥珀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沈小绵分类:悬疑主角:郑洋,夏清舞

每临文学网为大家力荐主角是郑洋夏清舞的悬疑类型小说,是作者沈小绵实力编写的一部连载中的高质量小说,剧情虽给力但小编建议不要熬夜阅读哦,主要剧情梗概:迷洲市发生一起以祭奠青春为名义的连环杀人案,疑云重重之际,专案组长的养女在明星演唱会后失踪,一起15年前的旧案浮出水面成为不能说的破案线索,同时牵涉出长达20多年的爱恨纠葛。20多年间,高楼突现惊天大火,中学教师莫名坠楼,善良少年含冤而死,美女尸体离奇失踪,富家女孩夜半行凶……而所有的一切,竟与23年前的一场意外环环相扣!23年前的冬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洋自嘲的摇了摇头,目光瞥见被他随意放在茶几上的快递。

拆开文件袋,里面是一个牛皮纸信封,打开之后一张纸片轻轻滑落,上面用苍劲的字体写着一段话:

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但是,有些罪恶并未得到惩罚---那就让我来吧!

郑洋的手因为用力而微微颤动。

很明显,这封信是犯罪嫌疑人写的,表明杀人动机是法外制裁。

可为什么他会收到这样的信,还是在郑梓潼失踪之后?难道……

不,不不! 他的潼潼只是一个初中女生,心思单纯,涉世未深,怎么可能和社会上的人结怨!而他郑洋是堂堂正正的警察,行得正,坐得端,他何罪之有,轮到嫌疑人来制裁他?

疑惑之际,郑洋突然想到,既然绑架的是郑梓潼,难道……是冲着她亲生父亲来的?

郑梓潼的亲生父亲名叫郑振,是郑洋大伯的儿子。十几年前也曾是一名豪气干云的警察,郑洋是受了表哥的影响才报考的警校,表哥却在工作两年后突然辞职,改行经商。

郑洋不理解,表哥告诉他,当警察太累,挣的也不多,都说女儿要富养,为了给女儿提供优裕的生活条件,他决定去做生意,让钱袋子鼓起来。

郑洋知道,那并不是表哥的真心所想,有一次他们一起路过表哥工作过的地方,表哥停在门口,怔怔的望着警徽出神,半天挪不动脚步。

郑洋深感疑惑,既然心中不舍,又没人逼他,为什么要辞职?后来,表哥在生意遇挫时拎着一瓶酒来找他,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酒过三巡,表哥醉意朦胧的告诉他,他是因为一个案子交的辞职报告。

那一晚过去没多久,表哥和表嫂一起去外省讨债,路上发生了意外,双双殒命。

郑洋和妻子商量之后,领养了表哥的女儿郑梓潼。

由于都是一个姓氏,长相也有几分相似,有人以为郑梓潼是郑洋亲生的,郑洋也不解释,反正都是一家子,他会一直把潼潼当亲生女儿来疼。

想到这里,郑洋不免怀疑嫌疑人针对郑梓潼的报复会不会和表哥说的案子有关。

他记得,表哥当时跟他提起过,那是一起性侵案,因为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郑振生前住过的老房子里,郑洋翻箱倒柜忙活了一阵子,找出一本郑振当年用过的硬壳笔记本。

看到日记里关于案件的记载,郑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他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郑梓潼的失踪,很可能和那件事有关系!

第二天,郑洋站在骄然高中新校区门前,在充沛的阳光中微微眯起眼睛。

骄然高中是H省首批示范性高中,也是迷洲市唯一一所具有向重点高校推荐保送生资格的定点学校,这里每年都培养出一大批考上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还曾多次走出高考状元。

2016年高考中,全省理科全十名中第二名、第五名、第十名都出自该校,文科前十名也占了两个名额,可谓成绩喜人、硕果累累,被某著名高校授予“人才培育摇篮”的称号。

看到表哥日记里提到那个女该就读于骄然高中,郑洋还有些疑惑,骄然高中新校区2005年建成,老校区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而案发地羊明西路距离市中心较远,在迷羊区改造前是一条偏僻老旧的路段,她怎么会在放学后往那里跑?

郑洋打听了下才知道,那一年骄然高中利用迷羊区一所停止办学的中专校舍设立了分校,把所有高三的学生都转移到分校封闭起来,一心一意专攻高考。

如果日记本上的时间记录没错的话,当年读高三的那个18岁女孩应该是2000年入的学,调出那一届学生的档案,就不信找不到她!

档案室里,工作人员按照郑洋的要求调出了2000年的入学招生资料。那一年骄然高中招收了九个班级,共计五百多名学生。

郑洋轻轻婆娑着泛黄的纸张,从高一(一)班的名单开始看起,目光精准的锁定夏这个姓氏。

在高一(五)班的名册上看到夏清舞这个名字时,他果断的说:“我要看这个学生的档案!”

工作人员面露难色,“这都过去十几年了,档案早就不在了……”

“想想办法。”郑洋恳切的看着她,“这关系到我市重大刑事案件的告破,请校方给予配合!”

另一个档案柜被打开,那里保存的是三年前的资料,她挨个看过档案索引,面露无奈,“确实没有2000年的学生档案。”

郑洋问:“你在这儿工作多少年了?”

“五年,我一毕业就应聘到了这所学校。”

“你知不知道哪些老师在这里教书长达十四年以上的?我敢肯定,那些人中一定有人知道她!”

“这……可以去教务处问问。”

教务处的李副主任接待了郑洋。

两人正聊着,一位中年女教师走进来,忽闪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微笑着和李副主任打招呼。

李副主任马上对郑洋说:“这位兰老师在我校教了十几年书了,你问问她,说不定你要调查的人还是她教过的学生呢!”

他将头转向兰馨,“兰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2000年来的吧?”

郑洋喜出望外,快步走到兰馨身边,“兰老师,您教过的学生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夏清舞的女生?”

兰馨脱口而出: “你是说2003年毕业的夏清舞?”

郑洋不由佩服起人民教师的记忆力,十几年前教过的学生,好像昨天才从这里走出去似的。

“我最近加了他们班的微信群,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儿。”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你在调查夏清舞?她怎么了?”

“微信群里有夏清舞吗?”

郑洋心里没底,如果夏姓女孩真的和杀人案有关,极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所以才有“祭奠”一说。

“没有。”兰馨摇摇头,“她不在群里,这也是我感到十分遗憾的地方---她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但毕业之后就杳无音信。我问过群里的同学,没人知道她在哪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