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妖闻录

更新时间:2021-10-09 23:54:15

妖闻录 已完结

妖闻录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歌怨分类:灵异主角:刘洁,江为止

朋友们最近在搜的一部主角是刘洁江为止的小说是《妖闻录》,该文的作者是歌怨,小说故事情节很出彩,作者的文笔也很棒,读起来朗朗上口,小说内容介绍:三代遗愿,百年疑案,一旦揭开真相的一角,就无法停下探寻的脚步。大庭之下,妖物横行,少女刘洁为完父愿,不得不游走于刀锋之上,清朝公主坟,西藏无人地,千年死人村,龙游石窟,水底之城,到底哪里才是终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葛爷的面色一僵,久久没能给出答复,这副样子,落进了李道裕的眼里,惹的他冷哼道:“我也就是随口一提,这都舍不得,还想我帮你?”

葛爷被李道裕这架势吓的忙摇了摇头,回说:“没有,没有,只是这事若要平息,真得要我的命不成?”

葛爷这么怕死倒也能理解,毕竟已经七十多岁了,年纪越大的人,剩下的时间越少,就越怕那一天到来。

李道裕见葛爷这反应,估摸着他也没多少诚意,转身就想走,吓的葛爷又是一个前扑,拽住了李道裕的脚裸,忙道:“高人,高人别走,若真到了要我命的地步,我给就是,但是一定要保证我那一双儿女安然无恙!”

听到这话,李道裕十分鄙夷的看了葛爷一眼,却还是停下了脚:“行,不过这忙也不能白帮,事成之后我要五百万,定金先给三百万。”

“这……”葛爷似乎没想到,李道裕竟然还有这附加条件,犹豫了两秒,瞧见李道裕又打算走,这才狠狠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待葛爷将那三百万,直接转进了李道裕手中那张陈旧的险些连数字都模糊不清的卡里后,李道裕这才从上衣口袋里,掏了张皱巴巴的过期彩票纸和一根水彩笔,在上面写了一些东西后,让葛爷在天黑之前,把这些东西凑到,酉时月亮出来之前,他会赶到那里。

这张纸上写的东西,足有八样之多,看似简单却也不是一个下午就能凑的出来的,除了八卦镜、红线、五帝钱、大蒜、虎牙这类只要给够钱,还是能够马上找到的之外,剩下的什么雷劈木、百年温玉、纯阳骨等玩意儿,大家连听都没有听过。

葛爷不免有些犯难,刚开口说这些东西,要他半天之内找齐,根本没有办法的时候,李道裕却眯起眼直接笑了,说找不到也没关系,这些东西反正也不是他用,而是给他那双儿女保命用的,要是找不着,他那双儿女死了,也不能怪他。

这话一出,吓的葛爷那叫一个面色大惊,忙问李道裕怎么办?

李道裕却给他出了个主意儿,把之前谈的价钱翻一倍,这些东西他来解决。

……

要不是之前稍微了解了下李道裕,知道他不是个骗子,别说葛爷了,就是刘洁都能把李道裕当成天桥底下算命的那种神棍了。

最后,不到半个小时的交谈,李道裕美滋滋的收了六百万的定金,提着扫把继续扫着他的人行道,葛爷拽着葛太和刘洁,直接去到了已经被夷平的地基上等待夜幕降临。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洁的错觉,在她被葛爷带走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盯的她后背都快穿个洞了,可她一回头,这目光却又消失不见,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她就是想找到这道目光的出处,都没个方向。

还是上车的时候,她从余光里,发现李道裕早已停下了扫地的动作,用一种特别奇怪,阴沉的目光,望着刘洁眼底满是深思。

刘洁没敢回过头对视上李道裕的目光,只觉着这人特别奇怪,现在无论从政的经商的,甚至平民老百姓许多都迷信的不行,他要真有那么大本事,为啥不混个风生水起,反倒隐匿与人群之中,扫起了大街?

要说是不缺钱,看淡世俗的话,为啥又狮子大开口的找葛爷一谈就是五百上千万?

*

繁华的上海一旦入夜,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总是令人别不开眼,残缺的月光被乌云所遮,好似下一秒,就要照亮大地。

李道裕在月亮出来的前一刻,赶到了被夷平的地基之上,地基的四周被一道两米高的围栏围成了一圈,仅有一道三五米宽的大门,供人与车辆进出。

偌大的施工地上,仅剩下一二辆挖掘机停在一旁,中间出现了个挖了半米的大坑,早早等候再此的葛爷、葛太、刘洁三人,站在边上,瞧见李道裕从远处走来之时,全都惊在了原地,不敢上前相认。

不为别的,就一白天还穿着大红色环卫服,蓬头垢面一股乡土气息的老头,到了晚上,却穿了身灰黑色长衫,带着个小圆墨镜,梳了个大背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像是知识分子一样的气质,也没人敢认。

可这李道裕不是过来破风水局,救人的吗?按理说是个道士才对,不穿道袍,穿成这样,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奇怪的不行。

他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直接无视了大家的目光,将布袋一开,从中取了一大串大蒜,往葛爷的脖子上一卦,说是给他驱邪的,随后又将虎牙挂在了葛太的脖子上,五帝钱给了刘洁,让大家在一旁站着,以防一会儿阴气破土而出的时候,会冲了阳气。

葛爷一听,这些玩意儿都是驱邪的,忙指着刘洁脖子上的那卦五帝钱,问:“我能不能和她换换?”

“给你们挂的这些玩意儿,都是量身定做的,你要是想死的话,可以和她换。”

李道裕一边儿将手里的红线摊开,将这个大坑围了一圈,一边儿轻轻抬起眼,看似无心的对着葛爷答道,可他脸上那抹得逞的笑容,却没逃过刘洁的法眼,就是再傻她都能看得出来,李道裕这厮是完全是故意的。

毕竟,那串大蒜可不是普通的大蒜,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道裕浇过粪,乌漆嘛黑脏不拉几的,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和蒜的味道那么一搅,就连葛太都忍不住,朝着旁边挪了两步,想离葛爷远一些。

可这葛爷一听李道裕给出来的玩意儿,是对大家量身定做的,竟还感动了一番,夸出一句:“高人真是有心了,事成之后,必须在黄鹤楼里宴请一番。”

哪曾想,李道裕压根儿不领这情,“别了”一声后,说自己处理完他这事儿,还得回大街上扫地呢,没时间和葛爷纸醉金迷。

他这毫不留情的驳面,气的葛爷脸色瞬间铁青,刘洁一个没忍住,险些笑出了声,却又不得不将这笑意生生憋在胸口,憋的那叫一个幸苦。

待李道裕将红线绕好之后,示意大伙儿站在红线之外,将那八卦镜往脖子上一套,手持雷劈木,朝着最中间那么一插,整片大地,顿时发出一阵剧烈的震动,吓得刘洁腿脚一软,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葛爷更连拐杖都丢了,忙问:“高人……这是?”

“聒噪。”

李道裕一边儿跳出红线缠绕的圈儿,一边骂道,随后从一旁招来一把铲子,猛地就朝着雷劈木插着的那块地儿,挖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葛爷他们之前打过地基,挖过这儿,土质比较松软,即便是李道裕靠着自己的人力,却也挖的飞快,不一会儿,就挖了一个漏斗的形状出来,最深的地方,估摸着得有一两米,却迟迟没有出现,像葛爷说的那种挖出一堆蛇,地底下又渗了不少血的怪事。

直至李道裕的铲子底下,忽然发出“锵”的一声,像是铁铲碰到了什么东西,李道裕忙蹲下身子,撇开了上面的土,拿手电筒一照,面色一惊,忙问:“你们之前挖到这棺材过吗?”

棺材?

一听底下竟然还埋了这玩意儿,刘洁忙将头一瞄,对着这坑看了下去,葛爷和葛太却齐齐摇了摇头,说没有,之前只挖到了蛇和血。

李道裕疑狐的看了他俩一眼,也没多问,说道一句:“还好你们没挖到,这凤鸣山的事儿,我也就听我师父曾经说过一些,没亲眼见过,说是八九十年前,这儿曾经出了不少事儿,都快变成乱葬岗了,但凡死的凶的玩意儿,都被人葬到了这里,棺材不是用铁,就是用铜做的,为的就是镇住棺材里那些玩意儿,让他们不至于出来,再加上战火年代,吸收了那么多的怨气,是个少有极凶之地,你爸当年为了要这块地,不仅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儿,还惹怒了地底下这些个主子,要是你挖到这棺材,还给开了,那我们今儿个谁也走不了了。”

一边说着这话,李道裕一边继续撇清棺材边上的土,葛爷和葛太的面色,却随着李道裕的话音难看到了极点。

刘洁在旁边,看着他俩这反应,心里不免“咯噔”一声,正想说点什么,一道铁铲落地的声音,却在这时,在安静的夜空响起,下一秒李道裕的怒吼随之响起:“我操你妈的葛万三,这送命的活儿,你让老子来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