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奇秀天下

更新时间:2021-10-10 00:12:05

奇秀天下 已完结

奇秀天下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御风楼主人分类:历史主角:殷战,孙秀

很多朋友在搜索一部叫做《奇秀天下》的小说,这也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小说作者是御风楼主人,这是大家的老朋友了,故事主角是殷战孙秀,接下来便为大家介绍《奇秀天下》内容:大夏初平13年,皇帝殷战东游到孙秀的故乡阳武,忽然遇刺,随后大索天下十日。在溪畔读书的孙秀,偶遇刺杀失败的陈奇,慷慨赠马,帮助陈奇逃命。随后,一名叫做半山公的老者,突然出现在孙家村,意欲收孙秀为徒,传授毕生所学。不料,孙秀瞧不起半山公的阴谋之道,不愿意拜半山公为师,半山公略施小计,将孙秀逼入绝路,孙秀终于拜服,奉半山公为师,与陈奇结成生死之交,一面学艺,一面静待时机。数年之后,皇帝殷战昏庸残暴,地方百姓苦于朝廷的横征暴敛,四方思动。孙秀设计,迎娶了阳武城豪富章越之女章琼舒,得到万贯家财。孙秀感觉时机已到,便独身追随陈奇而去,在砀山中,设计令陈奇收伏九百流民,开始了其智计百出、跌宕起伏的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博见弟弟晕死了过去,连忙喊停,孙族长不许,叫道:“接着给我打!不够六十棍,我看谁敢停手!”

村民们也都叫道:“打!打死他!”

正闹哄哄之际,忽然有人挤了进来,叫道:“住手!”喊声中,那人上前一把抓住“族规”,用力一夺,拿棍的后生禁不住那大力,被那人夺了去,那人把棍子往外一丢,喝道:“不许再打了!”

村民们连带着孙族长和孙博、齐氏都吃了一惊,仔细去看那人,却见是个身量魁伟的陌生汉子,年纪不大,却生的豪迈,浑身英气逼人,叫人不敢小觑。他身后又跟着挤进来了两个人,也都是彪形大汉,护在他身边,抱着膀子,瞪着眼睛,与众村民对峙。

孙族长问道:“你是谁?”

“陈奇!”

“陈奇?哪里来的陈奇?为什么管我们孙家村族里的事情。”

来人正是之前被孙秀换衣赠马的陈奇。

他为什么来到这里暂且按下不说,却说他伸手指着不省人事的孙秀,说道:“他是我的生死兄弟,你们谁敢再打他一下,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说话间,眼神一瞥,身旁的两个大汉立刻上前,把孙秀给抬了起来,转身便往外走。

孙族长叫道:“干什么!?快拦住他们!”

村子里的几个后生慌忙去拦,被陈奇伸手轻轻一搡一推,全都放倒。

“呸!”陈奇啐了一口,抬脚又把“族规”给踹折了,随后扬长而去。

孙家村的人见他这样威猛,谁敢去拦?面面相觑之际,只得任由他们离去,那孙族长气得“哇哇”大叫:“真是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口处停着一辆马车,陈奇让那两个随从把孙秀抬了上去,驾车匆匆离去。

村民们纷纷议论开来:

“你们看看,这个孙秀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外面结交的这些流氓恶棍!”

“是啊,还跑到咱们村子里耍威风,真是欺人太甚!”

“族长,要不报官吧,去抓他们!”

“……”

马车上,陈奇把孙秀的裤子扒下来一看,见血肉模糊,不禁皱眉说道:“好好的屁股都给打烂了,细皮嫩肉果然不禁打!”又埋怨道:“半山公也太阴损了,弄出了个什么破计策,要是我晚来一会儿,人就死了!真是坑害我兄弟!”

陈奇每日熬打身子,勤练武艺,身上常备的有治跌打损伤的药,拿了出来,伸手给孙秀涂抹。

孙秀受疼,悠悠醒来,扭头一看,见是陈奇,恍惚了片刻,惊道:“陈公子?”

“别动,我给你上药呢。”

“啊?”孙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裤子被扒掉了,顿时大为羞惭,说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别说话了!”陈奇斥责他道:“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谁还没见过男人的屁股?扭扭捏捏的,你们读书人真是麻烦!”

孙秀便不好再做声了。

把药涂抹完,陈奇也不给孙秀拉上,说是晾着好得快,又说道:“你这一身肉倒是真白静,像是大姑娘家。”

孙秀脸色微红,忙问道:“我怎么会在陈公子的马车上?”

“别叫我陈公子!你几岁了?”

“刚刚弱冠。”

“就是二十岁吧,我二十二,长你两岁。咱们生死之交,不必客套,你叫我哥哥,我叫你兄弟!”

“唔。”

“是半山公要我来救你的,说你即将有难,我要是不来,你怕是活不成,我就来了,果然看见你被打的半死,这才强行从他们的棍子地下把你给揪出来的。”

“半山公?他怎么知道我即将有难?”

“他知道的事情多了去。”

“可我是冤枉的,都是我那恶毒的嫂子,唉……”孙秀一时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陈奇安慰他道:“别说了,等见了半山公再作打算。”

“去哪儿?襄邑?”

“我和半山公现在都来到阳武县了,已经安了住处,打算长留此地。”

“是么?”孙秀大喜道:“那可太好了。”又说:“之前的事情……”

“风声都过去了,官府捕风捉影,鸡毛都没捞着,早就不追究了。”陈奇笑了几声,说:“你先睡会儿养养精神,很快就到。”

“嗯。”

孙秀觉得伤口上凉丝丝的,又麻麻的,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只困得慌,随着马车的颠簸,便悠悠睡去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孙秀一睁眼,发现自己趴在一张床上。

“醒了?”

听见旁边有人说话,孙秀扭头去看,只见床侧站着两人,一个是陈奇,另一个正是半山公。

半山公笑吟吟道:“没想到一别之后,竟如此与你相见啊。”

孙秀面色发红,说道:“半山公不必耻笑晚生。晚生是平白受冤枉的!”

半山公问道:“你信奉的阳谋呢?”

“与阳谋有什么关系?”

“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盗嫂之名,那可是臭的很啊!你不得想方设法洗刷清楚?”半山公笑了笑,说道:“以你之前所说,凡事当用阳谋,那你就该去乡正那里告你嫂嫂,说她陷害你,让乡正给你洗刷冤屈。”

“这事情,有理说不清了。”孙秀苦涩的说道:“村人都受我嫂嫂的蒙骗,没个见证,乡正怎么可能会相信我?”

“呵呵呵……”半山公哂笑了几声,说道:“若是老朽能帮你洗清这不白之冤呢?”

孙秀心中一动,恍若濒死之人看到了一线生机,忙问道:“老丈有什么办法帮我洗刷冤屈?”

半山公说:“用你最看不上的阴谋!”

孙秀不禁愕然。

半山公“嗤”的一笑,又说:“那个齐氏诬陷你,不也是用阴谋吗?你之前对老朽侃侃而谈,说看不上阴谋,怎么,当阴谋加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便无计可施,只剩下死路一条了?你的阳谋呢?”

孙秀竟无言以对。

陈奇在旁边忍不住说道:“阿公,你就别说废话了,怎么帮我这倒霉的兄弟,快出主意啊!”

“唉……”半山公叹息了一声,对孙秀说道:“枉费你饱读诗书,诸子典籍倒背如流,却忘了老子的话,上善若水啊!就如你村中的那条溪,能灌溉庄家养育人,又能冲毁田园淹死人!正如阴谋能害人,也能活人!其关键,在于如何引流,将水用在何处,亦如阴谋,在于你如何用谋,将其用在何处!太阳光明正大,却晒不化石头,流水阴润无声,却能将石头磨成细沙,难道就因为水性至阴,火性至阳,你便只取暖,不饮水么?”

这一番话,好似劈破旁门见日月,孙秀陡然间豁然开朗,挣扎着要起来,却被陈奇按住了,说道:“别动,有什么话直接说!”

孙秀说:“老师,弟子愚钝,如今知错了,还望老师搭救!”

半山公捋着长须问道:“现在你又认老朽为师了?”

孙秀恭声说道:“弟子今日奉您为师,终生敬您如父!”

“好!”半山公笑道:“你既然是我的弟子,那我便不能见死不救。我有一计,保你能洗刷冤屈!你且听我说……”

半山公对着孙秀耳语了一番,最后道:“只需如此如此,此事便可大白于天下!”

陈奇没听见半山公说的是什么,急道:“用什么法子啊?要不要我帮忙?当着我的面,有没有外人,你们还说什么贴耳的话?”

半山公说:“不用你帮忙,你去过孙家村,要是再露面,会让人起疑。这件事情简单,老朽和孙秀去办就足够了。”

孙秀惊疑不定,问道:“老师,子不语怪力乱神,此计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半山公道:“孔子救不了你!只有我能救你,你只管去做就是了!”

孙秀想了想,点头道:“好,弟子听老师的话!”

半山公说:“你先休息两天,等能下床了,再说不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