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大明好女婿

更新时间:2021-10-11 18:20:17

大明好女婿 已完结

大明好女婿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风中有泪分类:历史主角:陆雨钦,李秋儿

在《大明好女婿》这部小说中,主角陆雨钦李秋儿的人气很高,而且在风中有泪的笔下,主角的形象和性格等方面很吸引人,非常值得阅读,下面是小说梗概:讲述主角陆雨钦穿越到大明后如何以赘婿的身份力缆狂澜,铲除阉党权臣,击退后金贼人,造福万民,立下不世之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后夜,大雨倾盆。

陆雨钦和阿福构思了许久未来后便昏昏睡去。没办法,阿福心疼银子,买的宅子太寒酸,只有一张床。两个人不得不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与此同时,七八名身穿蓑衣的人却出现在雨夜。他们带着头蓬,马蹄翻飞,一路上泥水飞溅。为首的男子是个刀疤脸,两只眼睛凶光毕露。

一行人骑马而行,呼啸在小镇内,最终停留在了陆雨钦简陋的宅子门口。低矮的围墙尽数被马蹄踩碎。

“杀人的好天气啊!”刀疤脸抬头看了看天,呲牙一笑,一道闪电划过,更显狰狞。

身后的随从轻声冲着刀疤脸说道:“李公子要活的是吧!”

“管他作甚,我们是替厂督做事,厂督又没说要活的。”刀疤脸男子说话很横,训斥这下属:“别因为李俊给点银子就分不清谁是主子了,至少他当上兵部尚书之前,都兴不起什么风浪。”

“百户大人教训是的。”随从哪敢犟嘴啊,连忙称是。

趁着雨声,七八个人全都冲向了低矮的宅子。

刀疤脸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无人后便摆了摆手冲着身后的随从侍卫掷地有声的喊道:“抓人。”

话音落,一行人如同野兽掠食一般争先恐后的冲了进去。

最先醒过来的不是陆雨钦,而是阿福。

“什么人?”阿福本能的抓起床头的匕首坐起身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还碰到了试药所造成的伤口,忍不住叫喊了一声。

“咣当。”

那扇破旧的木门直接被人从外面踹开。

陆雨钦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七八名杀气腾腾的汉子,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呆愣在原地。

刀疤脸嘴角挂着浓浓的笑容,漫步走到最前方,看了看陆雨钦又看了看阿福后嘴角一撇:“人没错,动手吧!”

话音刚落,七八人同时拔刀,扑向陆雨钦和阿福。

“绣春刀?锦衣卫,是阉党的人。”

陆雨钦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锦衣卫,但是电影是看过的,所以第一时间认出了眼前众人的身份,心中也更加确定了这是李俊勾结阉党派来灭自己口的人。

阿福十分悍勇,手持匕首丝毫不惧扑上来的锦衣卫,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死死的护住身后的陆雨钦。

“各位兄弟,我手里还有四百两银票,我愿意拿出来给几位兄弟讨酒,放我们一马吧,我们已经离开京城,离开李府了。!”陆雨钦不善打斗,此刻刀光剑影,他怕的不行,只能躲在阿福身后对着一行人锦衣卫规劝。

可锦衣卫怎么可能被这点银两买通,而且对他们来说,杀了陆雨钦他们一样可以带走银票,所以陆雨钦的话对他们毫无作用,只会让他们更加拼命。

“给我死吧!”刀疤脸汉子抽刀横扫,想要越过阿福直取陆雨钦性命。

刀疤脸的动作很快,可有人比他更快,那就是阿福。

绣春刀砍在阿福的肩膀处,血流如注。

阿福强忍这剧痛,一脚踹出,正中刀疤脸命根子,接着顺势抢过绣春刀,横臂护住陆雨钦,咬牙切齿的扫了一眼七八名锦衣卫:“想杀我家姑爷,就先杀了我阿福。”

谁也没想到,刀疤脸能在阿福的手底下吃亏,更不会有人想到阿福的动作如此之快。

“给我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刀疤脸捂着命根子在地上疼的打滚。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无比震惊,阿福如同一个绝世高手一般,左突右闪。所展现出来的功夫让陆雨钦叹为观止,简直比看电影还精彩一百倍。

横刀所向,天地同伤,一人战八方。

片刻后,七八名锦衣卫全部躺下了,半数已经变成了尸体,余下的也都受了极重的伤,如果不能及时医治,也难逃厄运。

“阿福,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厉害的功夫了?”陆雨钦搀扶这阿福战战兢兢的问道。

阿福没有搭话,只是笑笑推开陆雨钦对这余下的锦衣卫进行补刀,直至确认所有人都死翘翘。

“阿福你没事吧!”陆雨钦看阿福神色有些不对劲,紧张的追问了一句。

阿福喘着粗气,扭过头来看向陆雨钦,漏出无比纯真的憨笑。

“砰”

阿福身子一软,摔倒在地,陆雨钦贴近一看才发现,阿福除了肩膀处的刀伤外腹部也中了一刀,虽然刀口不算深,可如果不及时治疗也绝对足够致命了。

“阿福,你放心,我……我会救你的……我们还要一起回京城赚银子呢!”陆雨钦下意识的眼睛一湿,眼泪流出。

是的,哪怕陆雨钦不承认也好,经过这将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阿福所做的种种,都已经让陆雨钦认定了阿福是自己的兄弟。

阿福的各种无聊问题,以及口头禅,憨笑,哪怕是肉包子,都成了陆雨钦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他怕失去,怕极了。

“姑爷……”阿福虚弱的喊了陆雨钦一句,随即伸出手掌紧紧的抓住陆雨钦的肩膀处:“阿福有话一直想对你说。”

“好,你说,我听着。”陆雨钦一边给阿福包扎这伤口,做着止血,一边时不时的答应一句。

“我十岁就进了李府的院子,老人欺负我,新人看不上我,不过这些阿福都不在意,因为阿福在东厂内把世间最苦的苦都吃过了。”

“老爷对我其实挺好的,找师傅教我习武,给我饭吃,我心里是感激的,真的,啥时候我阿福都记着老爷的好,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一晚我不敢救姑爷你的原因,因为我一旦出手,那么老爷和大少爷之间的事就漏了,那是逼着老爷去杀他亲生儿子,那不仁义,阿福不能干这不仁义的事。”

说到这里时,阿福嘴角开始往外涌出淡淡的血丝,脸色白如纸一般,说话都跟蚊子声是的:“姑爷那一晚我没救你,内疚的不得了,你不会怪我吧!”

“怪,怎么能不怪,你见死不救太不仗义了,我还得跟你算账呢,最近你吃了我多少肉包子,我都记着呢,你得还给我,加倍偿还。”陆雨钦怕阿福昏死过去,故意摆出一副气不顺的样子。

这次阿福到没上当,而是呲牙一笑:“姑爷心眼好,不会记恨阿福的,我记得真真的,那年我十七岁,练完功后陪着马夫去喂马,那马夫见我岁数小便欺负我,让我去挑马粪,阿福不愿意跟他计较,可却有其他下人琢磨我,把马粪都扣在了我身上。”

说到这里时阿福好似回到狼狈的那一天,眼睛一眯,眉头紧锁这,可嘴角却挂这淡淡的笑意。

“我哭这回去想找管家告状,可管家却没管我,掐着鼻子让我滚远点,最后还是姑爷您帮我冲洗的身子,请我吃了肉包子,为此还挨了大少爷骂,说咱们两个吃了屎,才这么臭的。”

听到阿福这么说,陆雨钦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只是让陆雨钦吃惊的却是阿福处世,看起来憨傻的阿福,能考虑到这么多事,实在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见陆雨钦没有说话,阿福继续说道:“大小姐到没嫌弃咱俩,替咱俩赶走了大少爷,想想那时候大小姐也是极好的,还是赖您不争气,在赌坊输了那么老些银子,又整日醉酒,以后可不行那么做了,回了京城,跟大少爷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一家人,以后跟大小姐好好过日子吧!”

想起自己那个妻子,陆雨钦难免有些惆怅,看来李珊如此对自己,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好了,阿福。咱们今天不说了,来,我再帮你检查一下伤势。”陆雨钦红着眼睛嘶吼一声,情绪激动到了极点,是啊,那些过往也算是他的人生,虽然他没“真正”亲身经历,可那一幕幕也都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也都属于他人生的一部分。

如果阿福不说,他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起那些“小事”。

对,那些小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