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重生 > 重生之医道女王

更新时间:2021-10-11 22:02:40

重生之医道女王 已完结

重生之医道女王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南方有鱼分类:重生主角:白芷若,厉景奕

这是一部充满作者南方有鱼个人特色的小说《重生之医道女王》,故事的主角叫做白芷若厉景奕,熟悉南方有鱼的朋友应该会很喜欢,作者花费大量的文字在主角形象描绘上,不会让我们失望,以下是小说的内容介绍:上一次因为醉心药理研究而导致家破人亡,被谎言与假象蒙蔽了心而辜负了爱自己的人,时间倒回,这一世,我要你们所有负我的人都付出代价!爱我者我,我必爱之,负我者,我必百倍还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宣茗听罢,脸上瞬间换上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心里暗想:“呵,搜我的书包又怎样,我可是亲手把手表塞进那女人的包里的.不过,怎么没搜出来呢,难不成掉了?”想到这,白宣茗满腹疑惑地望向白芷若。

却只见白芷若眸里含笑,双手插兜,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重头戏可算是来了。上一世你给我的,今天也让你尝尝好了。

白宣茗心里一慌,难不成白芷若发现她了?不可能啊。不过还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个书包不能搜。

朱玉玉注意到白宣茗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心领神会,冲着方落雨大声喊了一句:“窃贼怎么可能是我们宣茗,你不清楚我们宣茗的家世吗?是你这个穷人能比的吗。”

方落雨眸色一沉,上前抢过白宣茗放在桌子上的书包,底朝天把里面的东西倒了一地。朱玉玉吵着失窃的手表赫然在里面,除此之外,更令人臆想非非的是那条本该出现在白芷若包里的男士内裤。

班里同学注意到这一幕,顿时热闹了起来,交头接耳,讨论着这个令人惊讶的闹剧。

“表面上正正经经,包里居然塞这种东西。”

“该不会是别的男人穿过的吧,啊呀。”

“白宣茗可是白家的二小姐,不至于这样吧。”

“你不知道,她妈是小三上位,跟他爸根本没领结婚证,现在白家最受宠的还是白芷若。”

“小三还是小三,再怎么样也没正统名正言顺呢!”

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白宣茗手足无措的站在众人八卦的焦点上,本打算扣在白芷若头上的脏水却被扔了回来,这种变故论谁也是不能轻易接受的吧。

白芷若依然气定神闲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讥讽地看着白宣茗。幸好自己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陷害自己,不然今天站在这里的人只怕会是自己。

想想上一世的自己,单纯执着的信任自己这个“可爱”的妹妹,心里不由来一阵落寞。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英语老师夹着课本进了教室,同学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在白宣茗的身上打量着。富家女书包里被搜出闺蜜的手表,还有一条男士内裤,想想就觉得劲爆。

英语老师走近之后,面色瞬时变得冷峻:“白宣茗同学,这是什么?教室里怎么能把这种东西拿出来。”

白宣茗依旧在刚才的事情上魂不守舍,英语老师叫她都没听见,白宣茗羞耻地摇了摇头,她知道,身后又是一群人在看她的笑话。

“你身为贵族学院的学生,怎么能跟社会上不良风气同流合污!”英语老师失望的望着白宣茗,不理解的眼神让白宣茗十分无力。英语老师心底里早已把她和那些社会上的坏女孩联系在一起了。

“下课来我办公室!”英语老师丢下这么一句话,皱着眉头稳定局面。

方落雨凑到白芷若耳边小声地说:“这次你这妹妹是不是又想陷害你?”白之若心里悲凉,众人都看得清的事,自己为什么如此愚昧。

放学之后,白芷若和方落雨收拾好东西并排离开了教室,白宣茗追上来面色难看的质疑白芷若:“是你,一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之若眼睛眨了眨,一脸无辜的望着白宣茗:“妹妹你说什么呢,姐姐怎么会这么做呢,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跟爷爷说的。只是… …希望妹妹可以私生活干净一些,毕竟,我们白家可是大户人家,这门面,还是要看重的。”

语罢,白芷若甩下一脸愤怒却又无计可施的白宣茗,拉着方落雨的手毅然决然离开了。

方落雨满心疑惑的望着白芷若,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芷若,我感觉你变了,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你身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啦,别自己在心里闷着啊,告诉我也许能帮到你。”

白芷若心里一暖,紧紧地握住了这双温暖的手,眼睛坚定的对方落雨说:“放心,落雨,我只是明白了,一个人必须是坚强起来,明白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又是虚情假意,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白芷若心里暗暗地加了一句:“我也能更好的保护你们每一个人。”

白家,老爷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等着白宣茗这个败坏门风的不孝子回来,马如意也是一脸紧张的向门口张望着,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发展,白芷若没陷害成,反倒害了自家孩子。不知道老爷子这次要怎么惩罚宣茗呢,。

白宣茗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心里记恨着白芷若,却没有把柄让她抓住,只得得把这口气吞到肚子里。她只是担心,楚寒烟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因此讨厌她。

“宣茗,你终于回来了。”马如意急忙走向白宣茗,“你爷爷已经知道白天那件事了,他待会可能要责罚你啊,你可得小心点,毕竟咱们现在白家还立不住脚,那老爷子又不喜欢我们,这次事情一定会给他理由把我们赶出去的。”

白宣茗大惊,怎么这么快,白芷若不是说不会跟爷爷说的吗。

定了定心,白芷若低声对马如意说:“妈,事到如今,只能把这件事情推到白芷若身上了。”

马如意心里慌张,“你爷爷他能信吗,这个人可比谁都精,更何况他这么宠白芷若。到时候你可别说漏了嘴,能示弱就示弱,你毕竟是他的亲孙女,她不能拿你怎样。”

五月的天骄阳似火,白芷若握紧双手,咬着牙说:“妈,你放心。我会让他信的。”

屋内。老爷子坐在沙发上,不怒自威。白宣茗见状,手指绞着衣角紧张地站在沙发前,委屈地说:“爷爷,是姐姐,她,她故意把那东西放在我包里的。”说着眼角还挤出了几滴泪。

马如意也凑上前,语调假意心疼悲凉:“爸,我知道芷若不喜欢我这个后母,但是,我们母女真心待她,她却这么对待宣茗,宣茗这委屈哪个当妈的接受得了啊。”

刚从门口进来的白芷若刚好听到了白宣茗的这番话,不屑的笑了笑,真心?是真心巴不得我身败名裂吧。

白芷若乖乖地坐在老爷子身边,戏谑的眼神扫过这对母女,两人心中更是不安。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以捉摸。

老爷子怒哼一声,白宣茗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假装一脸委屈的样子。

“芷若是个好孩子,她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事。”老爷子根本不听母女俩的言辞,直接怒冲冲地斥责白宣茗,“倒是你,包里居然放这等东西,这么多人知道了,外面指不定传出什么丑闻,我们白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我,”白宣茗急于争辩,“爷爷,你先别动气,伤了身子就不好了。”白芷若抢了白宣茗的话,双臂抱着爷爷的胳膊,语调温软,“还是先听听妹妹说什么吧。”

“还是芷若懂事,你跟着你姐姐学着点,别总做一些下贱的事!”老爷子白眉怒立,训斥白宣茗。

“啊… …”白宣茗突然面色苍白,向旁边倒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