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奋斗在明末

更新时间:2021-10-13 20:11:12

奋斗在明末 已完结

奋斗在明末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笔下春秋分类:历史主角:陈北征,方婉儿

《奋斗在明末》是作者笔下春秋所著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小说作品,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故事,本文的主角是陈北征方婉儿,下面是《奋斗在明末》内容详细介绍:生命中,总有一个年代,承载着我们的青春.与此时阳光下安详而多彩的街市不同,那个年代是灰色的街头是刀剑和权谋的舞台。我无法忘记陈北征和他的朋友们,他们用血性对抗不公,用智慧对抗暴力,用鲜血去涂抹青春。陈北征誓要在群星璀璨的大明末期,龙飞凤舞的写下一段岁月的峥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过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李阔驾着马车终于赶到了凤鸣镇关口。

此时关口内外已经增加了不少士兵,而且大门也已经紧锁上了,城楼下两排士兵来回走动这。

晚风轻轻吹过,整个凤鸣镇莫名的多了一丝丝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赵晟仰着头,宛如将军巡视一般的挺着腰板走了过来,宛如野猪成精一般的大腰板一拍马车吓的坐在里面的方婉儿一惊。

“赵公子还是要讲礼数的吧,这般粗鲁怎么成?”林万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硬着头皮插了一句话,伸手了一把。

赵晟仰着头冷哼一句:“本公子的事,要你管,李阔,高林磊你们二人怎么办的事,去了这么久,不知道本公子在这里等吗?”

话音刚落,李阔和高林磊两人一左一右架起了林万宗不让其阻止,而赵晟则是直接掀开了帐帘,行为非常粗鲁,毫无礼数可言。

帐帘内的方婉儿也没想到堂堂赵家大公子会这么失礼,可现在方家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属于是寄人篱下,也只能强忍。

“婉儿见过赵公子了。”方婉儿微微一皱眉,语气较轻的打了一声招呼。

赵晟盯着方婉儿的凝视的几秒,随即一撇嘴:“模样是不错,还算配得上我。”

“赵公子说笑了。”方婉儿眉头愈发紧皱。

赵晟一见方婉儿这么娇羞,越发的过分了起来,半个身子进了马车,借着微弱的月光想要近距离看一看方婉儿。

这已经不是无理的问题了,而是调戏。

就在林万宗要出手之时,一阵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引来了众人的瞩目。

只见陈万合穿盔戴甲,手握长毛,身披战袍,骑着高头大马位于军队最前方,而他身旁而是跟这刚刚挨了揍又痛失爱人的陈北征。

一股杀意席卷而来,街角贩卖的小商小贩都赶紧躲了起来,躲不开的也连忙下跪,不敢抬头。

“公子,公子,不要闹了,快出来看看,好像是陈家的人来了。”马夫战战兢兢的敲打这马车窗户提醒这赵晟。

而与此同时,陈万合已经骑马走了过来,长毛所指,杀气纵横。

“何人伤了犬子?”陈万合一声质问,身后五百将士自主的对赵晟一伙人形成了包围之时,长矛出手,异口同声的齐声怒吼:“何人伤我家少爷?”

连续两声怒吼差点给李阔吓的跪在地上,虽然目前没跪,不过腿已经软了,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狗奴才,让你家主子来同我讲话。”陈万合眉头一皱,长毛直接顶在了马夫的下颚处。

赵晟在京城作威作福惯了,从未来来过辽东,对这边彪悍的民风压根不清楚,更加没见过这等场面,求助般的看向李阔还有高林磊。

高林磊环视了一圈赵晟还有李阔,见两人都没动静,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陈督战吧,我是赵金大人家的护院,这次来凤鸣镇是接我家少夫人,方小姐回京的,若是有了惊扰还请见谅,那个,这位就是我们家赵公子。”

赵晟舔了下嘴唇强装这镇定,微微低下头冲着陈万合行了一礼:“见过陈督战,有礼了。”

陈万合不屑的一咧嘴,扭头冲着陈北征问道:“儿子,伤你的是何人?”

“是他!”陈北征怒气腾腾的指向李阔,咬牙切齿的补充道:“我就是想和婉儿说几句话而已,他就拳脚相加,言语间还十分瞧不起咱家,说爹你比不上赵金,总之说的都不是好话!”

陈万合长矛一转,从马夫下颚转移到了李阔胸前,带着玩弄的语气反问道:“轮官职我确实稍逊了赵金一筹,可其他方面,我自认是不差赵金赵大人的。”

“我陈家世代效忠大明,镇守辽东九镇,保境安民。”陈万合语气逐渐提高:“辽东属于大明边关,我接过家父官印之时,家父跟我说过,咱们陈家不要参合到那些官场争斗之中,就好做自己的事,护好周边百姓就算功德圆满了,我陈万合今天要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那又如何护住这九镇百姓?你说是不是?”

“小人也是一时冲动,还请陈督战谅解。”李阔脸色惨白的向前站了一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陈万合面目一冷,长毛直接送出:“跪直了死!”

李阔连挣扎都没来得急挣扎,直接一翻眼,应声倒地了。

“李阔。”

“李护院。”

赵晟还有高林磊本能的想要过去搀扶起李阔,可这一动作则让周围的士兵误认为他们要反击。

最靠里一层的士兵们同时跨步把包围圈再次锁紧了,七八条长毛就顶在赵晟还有高林磊两人的胸口处,稍微不对劲,那就是一个对穿。

“在辽东九镇惹了我陈家,我让你连收尸都收不了。”陈万合歪着脖子看着赵晟讽刺的回道:“有一些地方我确实不如你家父赵家,他喜欢做些溜须拍马,左右奉承的事,这个我却一窍不通,有机会还真要跟赵金赵大人学一学。”

“你……你这简直是目无王法,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草菅人命,公报私仇。”赵晟学识还是有一些的,说起话来到是出口成章。

陈北征没想过自己亲爹这么牛,本以为也就是在打会李阔一顿出出气而已,没想到直接给弄死了,而且在言语之间,陈北征发现自己的老爹好像并不怕那个所谓的赵金赵大人。

“爹,我一直在军中任职属于官差了,婉儿姑娘也是被他们硬抢走的,咱这根本不是草菅人命,公报私仇。”陈北征下马走到方婉儿的马车前仰头看着赵晟继续补充道:“而是他们目无王法,先打伤官差,随后又强抢民女,此罪自当论斩啊,爹你处理的没什么过错。”

陈万合笑着摆了摆手:“无妨,他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儿子接上方姑娘我们回家吧。”

“得嘞。”陈北征咧嘴一笑,牙花子都要漏出来了,开心的不行,恨不得蹦上马亲自己老爹两口,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这怎么行……我们可不是强抢民女,方姑娘跟我家少爷早就有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是来接亲的。”高林磊此时尴尬的不行,想拦又不敢拦,只能站在原地摊手冲着陈万合解释。

陈万合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架势,长毛再次出手顶在高林磊的胸前处:“父母之命?谁能证明?方大人如今不在,你说什么都行,后生我劝你做人聪明一些,惹了别人你家主子能护住你,惹了我你问问赵金敢问我的罪吗?”

“陈伯父……我……”方婉儿出了马车后第一时间羞愧的看向陈万合,是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实在是太愧对陈家这一对父子了。

陈万合笑着点了点头:“天大地大大不过我儿子喜欢,这赵家小子宛如野猪一般,样貌实在丑陋无比,他那爹赵金也是个无耻小人,你这丫头要是嫁过去可有苦头吃了,先跟我回家,你的事情我帮你想一想,并非这一条路走。”

“陈万合你多次侮辱家父是何用意,回京后我一定让家父参一本,到时候你看你这九镇总督战的位置还能不能坐。”赵晟眼看到手的鸭子飞了,也不管身旁的利器了,恼羞成怒的冲着陈万合大吼了一句。

话音刚落,陈北征闪电般的出手,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抽在赵晟的侧脸上。

“跟我爹说话小点声,没大没小的,比我还不懂礼数。”陈北征掐这赵晟的大肥脸蛋子仰头又威胁道:“还看我,不服气是不是,还找打。”

“啪!”

“啪!”

“啪!”

“…………”

连续七八个耳光后,赵晟也不耍脾气了,彻底服气了,头都不敢抬了,龟缩在马车一旁捂着脸,浑身发抖。

陈万合笑着冲着陈北征摆了摆手:“走吧儿子,不要理会这群人,打他们都脏了自己的手,咱们回家。”

“驾驾驾!”陈万合高举长矛指天厉声吼道:“收兵,回营!”

陈北征冲着赵晟吐了口口水后又补了两脚,随即连马都没有再骑,牵着方婉儿的手大摇大摆的奔着陈家方向走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