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水浒之梁山太子

更新时间:2021-10-13 21:53:32

水浒之梁山太子 连载中

水浒之梁山太子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挑灯看剑分类:历史主角:晁云,宋公明

《水浒之梁山太子》是一部充满灵魂的历史军事风格小说,本文作者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挑灯看剑大大。通过阅读发现作者不走寻常路,故事精彩纷呈,下面是小说主要内容:特种兵晁云穿越到了水浒世界,附身在晁盖傻儿子身上,刚清醒过来才发现老爹已经前往曾头市送死了,千钧一发!偏偏二叔宋公明不鸟自己,咋办?盘他!赵宋朝廷欺负人,咋办?盘他!靖康之耻,女真入侵,咋办?还是两个字——盘他!两个字,揍他!水泊是我的,梁山是我的,整个大宋都是我的!谁跟我过不去,那就盘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晁云心头大喜,有鲁智深与武松相助,即便是无法击败曾头市,帮助晁盖全身而退是绝对没有问题了,只要晁盖平安归来,自己就可以借势将宋江给收拾掉,招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老子还想当皇帝呢,让你受了招安,老子连个全尸都未必能够混的上!

晁云跟着鲁智深与武松走出了聚义厅,径直来到了步兵大寨,聚集了兵马,径直下山,赶往曾头市。

“小子!”

鲁智深斜睨了晁云一眼,冷笑道:“前天你小子还浑浑噩噩呢,今天就可以舌战宋公明吴用,干净利索的击败了李逵,打死我都不相信,还有你打败李逵的那一招,分明就是武松兄弟的玉环步,鸳鸯腿,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洒家抽身就走,才不管你去不去曾头市呢!”

晁云脸色一黑,自己刚才跟李逵交手,仓促之间就施展了出来鸳鸯腿,不过,这是不是武松的绝技,老天爷才知道啊……

“这个,也许是巧合吧……”

晁云嘿嘿笑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用的是武都头的绝艺,只是情急之下施展了出来。不过,大和尚,你今日看出一些端倪没有?”

鲁智深愕然道:“什么端倪?”

晁云冷笑道:“宋公明不像出兵,真的就是怕朝廷出兵围剿梁山吗?”

鲁智深微微沉吟道:“我们刚刚攻破了青州,二龙山、桃花山、清风山,再加上少华山的人马,尽数归了梁山,兵力陡然增加上万人,周边府县,谁有这么强的实力敢进攻梁山?至于朝廷,想要派出大军征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集结兵力,到出征梁山,没有两个月时间,难以准备停当,宋公明这个借口可不算高明……”

武松皱眉头道:“大哥,你在琢磨什么呢?难道还怀疑公明哥哥有异心?怎么可能?及时雨的名声可不是一两年喊出来的,那是十几年时间里传开的,大江南北谁不知道宋公明情义无双?”

晁云冷笑道:“武都头,您想的太简单了,所谓人各有志?如今朝廷昏暗,民不聊生,咱们想的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梁山之上有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还想着何时能够回归朝廷,继续做自己的荣华富贵的公候美梦呢!这两个方向水火不容,早晚都要争个高低的……”

武松悚然一惊,他与宋江义结金兰,自然知道宋江的脾气秉性,招安的字样,也经常从宋江的口中说出来,至于晁天王,却是从来都没有这样说过,晁天王就是要自立为王,想的是掀翻大宋王朝,还百姓一个清白世界!

平日里,自己从来没有琢磨过这些,今日被晁云一语点醒,未来一旦将这个问题放在明面上,梁山,还能像现在这样众志成城吗?

鲁智深冷哼道:“招安?想得美,如果要继续归顺朝廷,当初洒家离开西军做什么?做我的提辖官不好吗?凭我的本事,异日成为团练使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想要投靠朝廷,先问过我鲁智深的铁拳再说!”

武松点头道:“大哥说的是,我们都是亡命之人,屡屡遭人欺压陷害,再度归顺朝廷?犯贱吗?”

晁云笑道:“既然两位叔父都没有这个意思,那就简单了,此次出征,无论如何也要保证我父亲的安全,他才是一心一意要跟朝廷斗到底的人,有他在,招安派就翻不了天,可是一旦他除了变故,可想而知……”

“小子!”

鲁智深深深看了晁云一眼,冷笑道:“你特么的也没有安着什么好心眼,不就是想要让我们跟晁天王站在一条战线上吗?告诉你,在洒家眼里,只有正邪对错,没有什么远近亲疏,天王乃是山寨之主,洒家自然要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可是你小子想要从中挑拨离间,让梁山散了架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晁云心头一跳,干笑道:“鲁提辖说的哪里话?梁山再怎么说也是晁家的梁山吧?我能够让梁山散了架子,那岂不是自己傻到家了吗?”

“行了,赶路吧,此事日后再说!”

武松心头有些烦躁,闷声说道。

两千兵马一路急行,一直赶到曾头市,已经是第十天的晚上了。

到了梁山的大营,林冲将三人接入了大帐。

“林教头,徐头领,我父亲呢?”

晁云看到晁盖不在心头一惊,急声问道。

林冲叹口气,低声道:“就在天黑之时,曾头市来了两名僧人,托词要引大军夜袭曾头市,我苦劝不听,天王径自命我守住大寨,亲自带着两三千人马突袭曾头市去了!我与诸家兄弟正自忧心呢……”

我去!还是晚了一步!

晁云登时就跳了起来,急声道:“林教头,这是曾头市的诱敌之计啊,曾头市敌情不明,我们地形不熟,若是曾头市在寨中设伏,我父亲以及两三千人马如何能够出的来?那可是死路一条啊!”

林冲犹豫了一下,答道:“贤侄莫慌,虽然两个僧人来历不明,却也不会无故加害我等,而且我已经派出了哨探,一旦中伏,我会亲自率领兵力接应天王出来……”

晁云无语道:“林教头,您未免托大了啊,您与父亲仅仅带来了五千兵力,我父亲带走大半,一旦失利,仅仅凭借你手上的两千人马如何能够翻盘?那个史文恭厉害无比,手中的方天画戟神出鬼没,绝非一人能敌啊!至于那两个和尚诱敌,人家本来就是曾头市的人,为朝廷效力,各为其主,还管你什么有无仇怨?我父亲此去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鲁智深毕竟是西军出来的,久经沙场,经验丰富,沉声道:“兄弟,此事确实有些不妥,一旦中伏,我们必败无疑!”

林冲心头一惊,连忙问道:“那、那可如何是好,要不然,我们立即出兵,遇到伏兵,一阵冲杀,先将天王接应出来再说!”

“不!”

晁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曾头市部署周密,一旦中伏,我们绝难扭转局势吗,想要转败为胜,唯有另辟蹊径!”

林冲问道:“如何另辟蹊径?”

晁云冷声道:“围魏救赵,曾头市设伏,必然将主要兵力集中在北寨,其他方向防务空虚,我与林教头、孙提辖向北驰援天王;鲁提辖,您与武都头三阮兄弟率领二龙山人马强攻曾头市的正面,无论如何都要攻入曾头市的前寨,逼迫曾头市回师!只有史文恭回援,我们才有可能破掉曾头市的伏击!事不宜迟,立即出兵!”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