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秘宝手札

更新时间:2021-10-13 22:51:47

秘宝手札 已完结

秘宝手札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北冥鬼叔分类:灵异主角:王和平,王军

很多朋友在搜一部叫做《秘宝手札》的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北冥鬼叔,主角是王和平王军,本文剧情十分的精彩,下面是《秘宝手札》内容的详细介绍:一段尘封已久的探险经历……二十年前,我父亲曾经在秦岭某地见到过地底贯穿数千里的青铜“地狱”,二十年后,继承祖业的我在自家的文物修复店遇到了一个疯狂的日本人,据他自称,在地心深处有一个青铜的世界,那是上一个纪元的远古遗迹,其中深藏着能够颠覆这个世界的秘密……请闭上眼,听鬼叔讲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甲午战争之后,中国基本上已经是一座敞开的大门了,那时候日本人的密探和间谍在中国的华北西北东北地区非常猖獗,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以朝鲜为跳板,可以随时随地进入东北腹地。

也是在那个时候,朝鲜的龙脉被日本人大肆破坏。

那时候,日本人为了破坏朝鲜的龙脉风水,在朝鲜的名山大川定下了许多打生桩,堵住朝鲜的龙脉。

许多朝鲜的学者和历史研究者都为之感到惋惜可悲愤,在许多文字作品里有过记述,就连苏联人都写过一些著述来讲述小日本当年的罪行。

而在八村斋所说的这个故事里,朝鲜的学者们认为,天启大爆炸标志着大明的华夏龙脉被破坏了。

而且,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破坏。

换言之,这是人为的。

我呆愣地听着他说完,他的眼神贼亮,说的时候绽放出熠熠光辉,我想,一个人在说话的时候有这种眼神,说明他内心有许多疯狂的想法。

他的确是个疯狂的人。

“王先生,难道您不觉得,那场大爆炸影响了大明的兴衰么?”

他说道,说的时候又举了下一个佐证,也就是在天启大爆炸的不久之前,陕西米脂的一处破山沟沟里,明末那个著名的农民起义军领袖,闯王李自成的祖父被埋在了一处风水先生堪舆后的吉穴里,这只小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不久之后刮起了一场超级大风,覆灭了大明王朝。

我咳嗽了一声:“可是,这些和你来这儿有关么?”

八村斋珍重地点了点头。

“是的,王先生,有关,而且关系重大,如果我的论证正确,你们王家世代相传的那本《青鼋宝笈》,就是当时从清代宫廷之中流传出来的皇室手抄本,专门记述清代各种神秘事件的,类似于古代的绝密文件。”

我心里咯噔一声。

我去,这个小鬼子这的话怎么和我不谋而合,我其实也是这样想的。

我研究我家祖传的这本书,其实已经很久很久了,大概是我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家和其他家庭不一样了,我爹那时候虽然已经流浪在外,但是他在家里留下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符号,许久许久以后,我才发现那是一些甲骨文。

我爹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并非是疯癫了,他只是超脱了凡俗的思维,沉迷在他收到刺激的那个时间节点,一次又一次的被那件事情折磨,一直到了现在,他都没有回到现实。

有些事情,就算你再怎么躲避,始终会被它攥住,一次一次的攥住,让你无数次在寂静的深夜里,在无声无息的梦乡中,静静的撕裂伤口。

“不过,你家的这本《青鼋宝笈》并不完整,和古代所有的密码本一样,一个密码想要被解开,它必须要有密码参照物,我猜测,当时这本书流传出来的时候,它的密码参照物被另外一支人带走了,可惜。”

八村斋轻轻叹息之后,站起身来对我鞠了一躬,将那陨铁茶壶放好。

“这个陨铁茶壶上的字,在你家的《青鼋宝笈》里出现过吧?”他直接问我。

我瞪眼盯着他。

他轻笑:“看到王先生您这个表情,我心里已经得到了答案,果真是这样啊!”

他很是遗憾地叹息,给我留下了一张名片之后,他站起身来,轻轻整理了一下衣服:“等王先生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联系我,方才和您一番交流,我发现您和我是一类人,我们都在寻找宿命中的那把钥匙,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合作?”

他笑罢不语,不等我有任何表示,就直接出门去了。

这,他大爷的,这小鬼子说话实在是让我很生气,偏生,我又找不出理由来发火。

他走之后,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在店里呆了好久,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他给我说的这些讯息,谁知道越想我心思越乱,最后我索性将店门给关了,出去找个地方先吃饭。

晚上我找了家烩面馆儿吃羊肉烩面,饭桌上,我一边剥蒜一边想这件事,这个叫做八村斋的日本人所掌握的讯息量非常大,大到足以让我神魂颠倒。

我也是个很喜欢钻研的人。

尤其是,和我家有关的这一切,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吃完饭,我差点忘了付钱,回到家中之后,我呆呆地坐在窗前看着我钱包中的那张老照片。

照片中是我爹,我娘,还有我。

我爹穿着一身素净的绿军装,站的笔挺端正,他眸子坚毅,定定地看着前方。

我娘则是抱着我,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娃,裹在襁褓里,傻呵呵地咬着自己的手指,一晃,已经二十多年了。

我想起了那些我家辉煌的往事……

该从哪里说起呢?

在我家还不叫“洛阳瘸子王”之前,我家祖上大概有六世都是大地主,这么说吧,当年我曾祖母的嫁妆,光是一件头面儿上的珍珠就用了二百多颗,她身上的金镯子足有六十六两,衣服上缀的脖子上盘的手指上戴的,听老辈子说摘下来的时候下人用托盘盛,足足放了十来个。

可惜后来家道中落。

这世上盛极必衰,有阴就有阳,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世事如此,做人如此,家族也是这样,于是就有很多家族里的遗老遗少开始做自谋出路,树倒猢狲散,纷纷各自飞,那时候我家还是很阔的,在洛阳还有自己的米店。

可是偌大的家产也禁不住人多,很快整个家族就废了,我们这一支大部分都有点手艺,比如说我曾祖父,能打算盘会算账,还会看古玩字画,后来我曾祖父就拖家带口,跑到了保定府去给人当朝奉。

不过,没干多久,大掌柜的就把我曾祖父派去了北京,在北京看当铺。

也是在那个时候,“洛阳瘸子王”这几个字儿开始打响了招牌。

我想,我爹必然有许多许多故事,关于我家以前的老故事,没有告诉我。

可是,我曾祖父已经不在世上了,唯一还知道那些光怪陆离故事的人,也只有我爹了。

哎!我在心中叹了口气,拿出了手机来,准备给我娘打个电话,问问我爹怎么样。

但是我的手机刚刚拿出来,一个号码却先打进了电话,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