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离婚前,我失忆了

更新时间:2021-10-13 22:57:32

离婚前,我失忆了 连载中

离婚前,我失忆了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梅飘香分类:言情主角:程修瑾,苏浅妍

不少网友喜欢一部主角是程修瑾苏浅妍的小说,该小说是梅飘香所写的《离婚前,我失忆了》。本文故事内容精彩,全部是看点,一点不落俗,《离婚前,我失忆了》所讲的是:传闻,程修瑾清冷骄矜,不近女色。苏浅妍却叫苦不迭,她一定是遇到了一个假的程修瑾!可那个天天对她上下其手、床咚壁咚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是谁散布的谣言,说你不行?”苏浅妍揉着腰,怒斥道。“哦?你还有力气反抗,看来我为夫我还不够卖力。”程修瑾似笑非笑,一步步逼近苏浅妍。“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叶辞远自知在感情上从来算不得翩翩君子,可就算是他再如何对苏浅妍念念不忘,也绝不会做出这种破坏人家夫妻感情的事情。

只是眼下看着她一双哭肿的眼睛,叶辞远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跟修瑾……”

昨夜他正在赶一个通告,在休息的间隙突然接到了程修瑾的电话,说他回来了想聚一聚,于是他们便约好今晚见面,可谁知他竟然碰见了苏浅妍。

“修瑾……”一提起那个人,苏浅妍就是满眼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她颤抖着声音把近几日来的遭遇告诉了叶辞远。

“怎么会这样!”听她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叶辞远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程修瑾当真是几年前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吗?宁肯相信俞景辰兄妹,也不愿相信一直深爱他的浅妍?

“你别担心!我会去找修瑾告诉他真相,现在……我送你回酒店如何?”心疼的看着失了魂儿的苏浅妍,叶辞远满脸痛惜。

自己这位东家千金曾几何时也是锦城排的上名号的淑女名媛,偏偏是遇见了他程修瑾,让明珠蒙尘!

他这般想着,越发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不必了。”苏浅妍摇了摇头:“我暂时借住在一位朋友家,就不劳烦你了,只是……”

“我现在就去市医院,那你就在此处等你的朋友,如果有任何事情打这个号码找我。”说完,他掏出随身带着的纸笔写下自己的私人号码递给苏浅妍。

“辞远……谢谢你。”苏浅妍深深的低下头,语气真诚:“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

傻瓜!看着面前女子如瀑的长发,叶辞远很想伸手轻抚一下,只是……他没那个机会了。

在苏浅妍看不到的角落,他有些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而后说道:“照顾好你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

将人安置到车上,待她跟那位朋友打过电话,确认不一会儿就能回家后,叶辞远才能放心的离开。

而医院那头,因为苏浅妍的缘故,俞初晴好巧不巧被医生带走去做复查,程修瑾来时,病房里只剩下空落落的一张病床。

自作聪明说要给两人留下足够空间相处的俞景辰也早跑路,压根不知道叶辞远竟然会找了过来。

“阿远?”看着往日里的兄弟出现在俞初晴的病房里,程修瑾的眼里也染上了几分惊讶,不过转念想起自己与他的约定,又笑道:“怎么?你这是迫不及待想跟我聚一聚吗?”

叶辞远没有接话,只是木讷的合上了病房门,将墨镜跟口罩丢到一边,目光如炬的直勾勾看着他。

“怎么了?”程修瑾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的看着他。

“你到底是真失忆了,还是傻掉了?”叶辞远压抑了一路的怒火,在看到程修瑾一脸安好无虞的站在病房里就忍不住爆发了。

“你什么意思?”程修瑾皱了皱眉,却没有生气。

尽管对他这突然的口出恶言觉得莫名其妙,但听俞景辰说来,他们兄弟多年,叶辞远的性格也并非这么火爆。

“你为什么宁愿相信俞景辰这个王八蛋,也不愿意相信浅妍?”看着他空落落的无名指,叶辞远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突然的松了口气从何而来。

“事情有些复杂,我跟你解释不清楚。”程修瑾不愿意多言,说完就打算离开去找俞初晴。

可摆明了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叶辞远怎么会甘心?

“你站住!”他伸手先对方一步锁上了病房门;“今天你必须要给我解释清楚!”

“解释?”程修瑾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一般,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向他:“你找我给苏浅妍讨解释?那谁给我一个解释?”

“我……”“如果她没有做过那些事,又何必瞒着我?又为何苦心孤诣待我远走凉城,还精心伪造了假身份?”

多年情谊,叶辞远从来没有见到过程修瑾真正发怒的样子,可他不得不承认,哪怕失忆,这个男人与生俱来的威压,的确在这一刻让他觉得胆寒。

“四年了!叶辞远,她就算再有诸多苦衷,也有千百个机会向我解释,她为何不说?是真将我当傻子一般玩弄于鼓掌之间吗?”

“嘭——”“够了!”眼见他越说越离谱,情绪越来越失控,叶辞远终于是忍不住狠狠一拳将他砸醒。

“咚咚咚——”还没等叶辞远开口同他争论一二,病房的门就被人敲响,接着就是小护士温糯的声音:“程先生,程先生,俞小姐那边出了点事情,能麻烦您现在过去看看吗?”

为了不让病房里的叶辞远被发现,引起不必要的喧闹。

在离开病房的时候程修瑾特意让小护士带路,哪知道还没走几步,就见到俞景辰迎面走来。

“修瑾,看到你就好了,快跟我来,初晴她……”俞景辰满脸的焦急。

程修瑾只觉得额角突然一跳,心下浮起不详的预感,下意识的问道:“初晴她怎么了?”

俞景辰把他的反应尽收眼底,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嘴角,才继续佯装焦急的说道:“初晴她自杀了!”

“什么!”程修瑾一愣,旋即就跟着俞景辰往三楼主治医生办公室匆匆走去。

还没走到走廊尽头办公室,老远就看见一群医生护士,甚至还有特地上来看热闹的病人围堵在门口。

待走进一听,物什砸落的声音夹杂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狠狠砸在程修瑾心头。

许是因俞景辰的缘故,一见着他来周围的人便自觉地让开一条路。

只是人多的地方自然也有是非,连医院也不能例外。

“啧啧,这就是那个疯女人的哥哥?”

“真可怜,被自己的妹妹给拖累了!”

“是呀!听说要不是她这哥哥,这疯子早就被送进精神病院等死了呢!”

“也不知道这么拖着不安乐死,到底是福气还是受罪?”

感觉到与自己并肩而立的身子一震,程修瑾狠狠的瞪向那多嘴的人,直看得对方讪讪离开。

“景辰……”程修瑾刚想开口安慰对方两句。

“我没事。”没等他把话说完。

俞景辰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年,这样的话还听得少吗?你快去看看初晴吧!”

看着他双眼微微泛着红,程修瑾不忍心反驳,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推门进了办公室。

看着自家妹妹像是被点穴一般止住了所有疯狂的动作,俞景辰露出一脸欣慰的笑容。

激动的把脸埋进手掌心,在无人可见的角落,露出阴险而得意的笑容。

眼前不由得浮起几日前两人谋划的画面。

“等把程修瑾骗到医院来以后,哥哥你要帮我演一出好戏!”俞初晴的脸上挂着恶意十足的微笑。

“什么戏?”他有些呆呆的看向对着自顾自梳妆自己的俞初晴。

既然已经把人骗来了,不是应该好好陪陪他吗?为什么还要在医院待着?

琢磨不透她心思的俞景辰小声问道:“你就不怕……”

“啪——”手镜被俞初晴重重拍在床桌上。

“我当然怕!”她被毁容的脸上散发着浓浓的怨气,看起来就像是索命的冤魂一样可怖:“所以我才要演这出苦肉计,我要程修瑾恨死苏浅妍!”

想起她雄心勃勃要通过程修瑾掌控整个程氏的计划,俞景辰不由得有点担心:“你就不怕对程修瑾动情吗?”

“俞初晴一愣,突然不可遏制的大笑起来:“只要掌握了程氏,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是我俞初晴得不到的?”

她嫌恶的拍了拍肩头,眼神里不无鄙夷:“情又算的了什么?”

阳光投进了病房,俞景辰只觉得刺眼的微微合了下眼睛。

耳边不由自主的浮起了父亲曾经说过的话:“如果初晴是男孩的话,她将会比你更适合继承我的家业。”

想他当年年少气盛,觉得父亲不过是在开玩笑。

如今看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妹妹,天生是个猜测人心玩弄权术的各中高手。

他这厢还没得意完,蓦地,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俞先生,你说我们替你演戏的钱……”

他收起外泄的情绪,一脸亲善的笑道:“这里不是个好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出去边吃边说。”

那二人本就是为钱而来,这天上掉馅饼,又怎么会错过?

三人便勾肩搭背,一路称兄道弟的离开了办公室门口。

病房这头

俞初晴怔怔的看着合上房门的男人:“修……修瑾。”

她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却又像是害怕惊扰了这美梦一般又飞快缩回了手。

初晴……记忆里那个明眸皓齿的女子,此刻披散着长发,纤细的身子上布满着大大小小,或新或旧的伤口。

程修瑾只觉得喉咙喑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果然……是我在做梦。”得不到他的回应,床上的女子弯唇一笑。

只是语调里好不凄凉:“修瑾怎么会来看我呢?看来是在做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