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浴火沉醉共修远

更新时间:2021-10-13 23:05:10

浴火沉醉共修远 已完结

浴火沉醉共修远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青玉流分类:言情主角:陆修远,姜沉醉

主角是陆修远姜沉醉的小说《浴火沉醉共修远》,作者是青玉流,这是一部言情风格小说。小说名非常的普通,但读下去会发现作者的整体构思是很可以的,下面是《浴火沉醉共修远》的主要内容:刚毅正直的陆修远队长和爱憎分明对工作生活充满热忱的姜沉醉一起经历森林寻人火场救援温暖人心的故事。故事展现了火场中最英勇逆行者的事迹,描述了森林消防人员,对生命的尊重,对森林救火的坚毅,面对危难时不放弃的精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陆修远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看不到,孟晓晓这才扯了扯姜沉醉的衣袖“沉醉,南嘉在外头。”

这时姜沉醉才反应过来,急切的奔出大楼寻找着沐南嘉的身影。在一旁的树荫下,沐南嘉卷着裤腿露出洁白的小腿,脚踝处红肿了一块,方子奕正拿着冰袋给沐南嘉敷着脚踝。沐南嘉轻轻皱着好看的柳叶眉。

“嘶。”沐南嘉一声抽气,方子奕放轻了动作,一边用冰袋敷着一边轻轻给沐南嘉的脚踝处吹气。

姜沉醉蹲下看着沐南嘉一脸的着急的神色: “南嘉,没事吧?”

沐南嘉还没回话,孟晓晓在一旁插话:“方副队亲自把南嘉背出来的,还给南嘉找了冰袋。”

沐南嘉的脸泛起莫名的红晕,偷偷看了方子奕一眼:“我没事,不小心崴了脚而已。”

“先送医务室处理一下,红肿还不消就送医院,批你半天假。”陆修远往蹲在地上的方子奕踢了一脚。

“行。晚上的晚会我就不去了。”

“嗯。”陆修远回应。

方子奕把冰袋递给姜沉醉,朝沐南嘉背过身蹲下,拍拍自己的肩膀。

“上来,我背你回去。”

沐南嘉也没在推辞,由孟晓晓扶着趴在方子奕的背上,方子奕毫不费劲的背起沐南嘉朝宿舍小楼走去。

姜沉醉手里还拿着给沐南嘉敷过的冰袋,看着陆修远要离开的背影作势就要把冰袋砸去,陆修远却仿佛背后长了眼睛,突然回过头:“晚会记得提前去后台报道,期待你的演出。”

姜沉醉被陆修远突然的回头吓得一个机灵,手里的冰袋没握住失了力道砸在自己的脚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陆修远转过身笑意蔓延开来,心情好得差点没哼起歌来。

晚会是在大礼堂举行的,地面全是软绵的地毯,灯光倾泻下来照着中间的大舞台,礼堂内的装潢低调却处处显示着大气。大堂里人声鼎沸,姜沉醉在后台摆弄着手里的吉他,这是跟隔壁班的小伙子那里借来的,姜沉醉懒懒的坐在角落里对着吉他校音。姜沉醉依次拨响吉他的每一根琴弦,侧耳细听音调,细细的调节弦钮。这是一把民谣吉他,挑花芯木做的琴体,中低频的音色非常出彩,琴音浑厚使人感觉温暖,看得出来吉他的主人对于吉他的重视,这把吉他保养得非常的好。

后台的另一边陆修远就这样看着姜沉醉,一时间竟有些出神。直至主持人已经开始进行开场白陆修远才回过神来,回到台前落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报幕和节目,陆修远看着有些心不在焉,指骨分明的手指在座位的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那个角落里抱着吉他的身影。舞台中间一束灯光倾泻下来,四周的已经尽数灭尽,在温暖的灯光里,有一个身影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舞台中央。

姜沉醉轻轻拨动着琴弦,一连串的音符从姜沉醉的指尖流淌出来,伴随着吉他的音律,姜沉醉开口吟唱。

“我想要带你去所有的地方

把所有幸福都藏在你身上

我想你能就这样靠在我身旁

把所有美好都撒在你脸上

我想把你的世界全部都照亮

填满在你最灿烂美好的时光”

歌声清脆而温暖,像暖风吹化了三月的薄冰,仿佛从幽谷深处潺潺流淌的溪水,清澈而宁静。陆修远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舞台上的姜沉醉,此时灯光下的姜沉醉没了平日里的桀骜飞扬,眼眸里有着温柔而沉静的光,礼堂里只剩下吉他流淌的乐曲和姜沉醉还在继续的歌声

“我想你能就这样靠在我身旁

看着那太阳东起西落天又亮”

直至一曲终了,台下静得只剩下每个人的呼吸,也不知是谁最先反应过来,开始鼓掌,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和口哨声淹没了整个礼堂。直到姜沉醉已经抱着吉他离开了舞台,场下的掌声依旧如雷鸣般不绝于耳。

姜沉醉从来没有想过,以前跟同学们闹着玩去学的吉他竟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很久没有碰过吉他的姜沉醉在上场时还有些忐忑,没想到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好。

晚会结束的时候姜沉醉独自走出礼堂,今晚孟晓晓和沐南嘉没有来参加,沐南嘉的腿伤未愈,孟晓晓自告奋勇的留在宿舍里照看沐南嘉。四月的N市,白天的温度虽然已经是接近炎炎夏日,但到了夜晚,风带来春末夏初的气息,还是有着丝丝的凉意,姜沉醉抱着手臂缩了缩脖子。

礼堂外早就候着的几个男同胞看到姜沉醉出来眼睛齐刷刷的发亮,尴尬得姜沉醉后退了好几步,大有想逃跑的冲动。

靠前面的那个突然就朝着姜沉醉一路小跑过来,带着腼腆的笑意,有些怯生生在姜沉醉面前站定,不太自然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那个,我是隔壁队伍的。你刚才唱得可真好,可不可以交个朋友?”

姜沉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正思考着该怎么回绝,面前的小伙子就一个立正对着姜沉醉敬了个礼。

“陆队长!”

姜沉醉回过头去,不知何时陆修远已经站在她身后。

陆修远“嗯”了一声当做是应答,也不离开就这么看着姜沉醉面前的小伙子。

“就快熄灯了还杵着干嘛,还不赶紧回去。”陆修远的话里带的严厉让人无法反驳。

小伙子有些不甘心的看看姜沉醉,又偷偷瞄了下陆修远,陆队长的脸色冷得好似那终年积雪不化的珠穆朗玛。

小伙子终究是不情不愿的回答了声“是。”一路小跑领着阶梯下的战友离开了。

陆修远朝着姜沉醉把手中的外套丢了过去,姜沉醉下意识的接过外套。陆修远迈开步子率先朝前走去,姜沉醉还没从手上的外套中反应过来,等到回神,姜沉醉小跑跟上陆修远把衣服倔强的递还回去。

“我不冷。”

陆修远没有停下脚步。“不想穿就扔了吧,提醒你一句私扔队服可是要坐牢的。”

姜沉醉跟陆修远落了两步的距离,看不到走在前面的陆修远的表情,拿捏不准他说的是真是假,又是一阵风吹来,姜沉醉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前方的陆修远带着微微不耐的语气“穿起来。”

姜沉醉这才有些嫌弃的把外套搭在肩上。

外套上没有姜沉醉预想汗臭味,却带着陆修远独有的味道,有着一股淡淡的雪松的气息,刚毅而沉稳,有着奇妙的让人安心的魔力。

陆修远的腿修长正步走习惯了迈的步子也干净利落,姜沉醉偶尔还得一阵小跑才能跟上节奏,前面的陆修远似乎感觉到了姜沉醉,特地放慢了脚步迎合姜沉醉的速度,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道上。

姜沉醉跟着陆修远的步调走着,灯光把陆修远的身影拉的修长,姜沉醉跟在他背后趁他不注意有一下没一下的踩他的影子。陆修远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专注着踩影子的姜沉醉一个没刹住车头撞上了陆修远的胸膛。

“嘶。”疼得姜沉醉一阵吸气,揉着自己的额头小声嘟囔。

“停下来也不说一声,胸是钢板做的吗撞得我这么疼。”

听到姜沉醉的抱怨,陆修远没有生气反而带着他自己都没发觉的笑意看正在揉着自己额头的姜沉醉,他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就好似天上最明亮的星辰。

“到了。”

姜沉醉抬起头来,才发现已经回到了宿舍小楼。赶紧把肩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陆修远,一溜烟的跑进小楼。

陆修远拿着手上的外套,外套上还残留着姜沉醉的体温和属于她的木兰花淡淡的香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