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悬疑 > 破罪者

更新时间:2021-10-17 20:00:23

破罪者 已完结

破罪者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清凌冷分类:悬疑主角:陈东,木卫二

在《破罪者》中我们可以看到人性的善恶,身为故事的主角陈东木卫二身上便有这些特质,小说的作者是清凌冷,通过阅读全文不得不称赞下清凌冷大大的写作能力,以下是小说内容:帮警方破获了密码杀手案子的木卫二名噪一时,然而真正的破案者是他头脑里的另一个意识体。这一次,木卫二被迫接受委托,寻找失踪的程序员,查案过程中他和头脑里的意识体发现这一切与区块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被栽赃为犯罪悬疑人的他,必须在七天内完结案件,最终两人携手斩断区块链犯罪链条,完成委托任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傍晚时分,街道上行人如织,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奔走,木卫二站在人流里,有一瞬间的失神。

很快地,他调整好心态,步入人群里,在脑海里开始计划接下来要做的事。

首先给自己做一份热量充足的晚餐,考虑到当下的状态,他把计划调整为定外卖,当他拿着几份宣传单犹豫不决的时候,发现自家门外的栏杆处坐着一个女人。

听见他的脚步声,背对着他的女人立即站起来,睁着一双小鹿一样怯生生的眼睛。

尽管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木卫二还是觉得被冒犯了,她坐在栏杆上意味着不经过他的允许推开了他违规搭建的高度约30公分的木头门,跟计划晚餐一样,他曾经计划过在女人坐过的地方搭一个小小的简易秋千,给他和前女友的孩子,当然,那时候并没有现在的孩子……

想到这一点,他心里的情绪就不仅仅是被冒犯这么简单了。

木卫二直接越过女人走到门前,无视她打招呼的话语,侧过身在密码锁上输入前女友的生日,他总想着要换密码,也总是忘记,以至于每次开门时心里都都难免经过一番辛酸苦楚。

他可以忽略女人搭讪的话,也可以忘记她的不礼貌,但是他不能接陌生人对自己动手动脚,尤其在未经过允许的情况下。

他指着被女人抓住的胳膊:“听着,我不管你是在夜店还是酒吧遇见的我,也不管这张脸对你说过什么承诺,但是你应该清楚,那都是成年人的游戏,请放开手,离开这里,谢谢配合。”

木卫二在心里断定他当下经历的一切都是那个混球惹下的风流债。

“老哥,不是我,我不认识她。”木卫二口中忽然念念有词

看着女人惊讶的眼神,咬着嘴唇的木卫二抽回手臂,在他闪身进屋的一刻,一只白嫩瘦小的手掌抵住大门。

没等他说话,女人抢先出声:“我们不是在夜店也不是在酒吧认识的,实际上我们没见过。”因为激动不自觉放大了声音,引来周围邻居的侧目,木卫二不愿跟女人这样对峙,但是相比之下,他更不愿意把她放进家门。

“女士,我不管你为什么而来,你现在的行为都很不理智,”木卫二拿出手机说,“如果你再进一步,我会告你私闯民宅……”

下一秒,女人一脚踩进他的房间取下木卫二手里的手机,不顾他的错愕,调出相机界面对着自己失礼的脚“咔咔”拍了两张照片,把手机还给他的时候理直气壮地说:“以防万一,拍照留证。”

木卫二握着失而复得的手机,咬着嘴唇说不出话,心里有个戏谑的声音响起:“老兄,放她进来,你玩不过她的。”

木卫二双手抱胸,做出防御性姿势来,居高临下俯视女人:“你为何而来?”

“我想请你帮忙。”女人打开钱包,抽出里面的双人照递过去,照片上她旁边是一个长相同她迥异的女人,都很美,只是美的方式不同,木卫二不会认错,照片上另一个女人正是早些时候在警局外一路追踪他到酒吧的女人。

“我是她妹妹……”

木卫二不再犹豫,直接把女人推出门外。

“我不是来烦你的,”女人向前冲了一步,在门缝只有一指宽的时候顶住门,“我是来帮你摆脱纠缠的。”

*

“我叫郑安妮。”不速之客坐在他的餐桌上,木卫二假装没看见对方因焦虑纠缠在一起的手指。

“茶还是咖啡?”

郑安妮楞了一下:“水就好。”

下一秒钟,木卫二陷入自己制造的难题中,橱柜里只有两只杯子,一直属于他,一只属于曾经的她。

他实在不愿意别人染指姜妍的杯子,取出自己的那只,倒上水放在客人一侧,自己则倚在琉璃台旁边,假装整理东西。

“谢谢。”

“你姐姐……”

“郑依琳,”郑安妮看着水杯说,“她的名字叫郑依琳。”

“她怎么样了?”木卫二盯着她左眼角下的泪痣说。

“本来是拘留的,如果对方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话更糟糕,”郑安妮说,“不过那人很大度,了解我姐姐的情况后表示不再追究了,对酒吧的赔偿和后续事宜律师在处理。”

木卫二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不甚明晰的短发身影。

事情就是这么不公平,木卫四不仅能够来去自由甚至对他的生活了如指掌,而自己对他的了解可能比夜里坐在他腿上喝酒的小妞还少。

“那你姐姐现在……”

“在警局指定的医院接受检查,他们说出一份报告可能对我姐比较有利。”

“时间有点晚,我还没吃晚饭,”木卫二直白地说,“不介意的话说说你的来意。”

“我姐姐是很执着的人,相信你已经见识过了,”郑安妮摇着头,“从小到大只要她想做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

“那她可以自己去找前男友。”

“她找不到,三年,到上个月就满三年了,”郑安妮说,“也是在上个月,她婚礼当天,发现前男友的邮箱有邮件回复,不知道为什么她确定那是他本人,警方不予立案,她在电视上看见你协助警方破获密码杀手案的新闻,确定你能帮她。”

“你看到的是木卫四。”木卫二心里想着,没有说出口。

“她的婚礼呢?”

郑安妮惨笑着:“没有婚礼,她从礼堂里跑出去,穿着婚纱坐在警局请他们帮忙找人。”

“请帮我转告你姐姐,她最需要的是完成那场半途而废的婚礼,”木卫二说,“很遗憾,其他的我帮不上忙。”

“我知道,但是请相信我姐姐是很执着的人,可不可以请你假装帮忙调查,然后告诉她找不到人就好?”

“当然……”木卫二一巴掌把木卫四的回答拍了回去。

“抱歉,我真的爱莫能助。”

“为什么不帮忙,你没看到这姐妹俩多可怜多无助……多漂亮。”

木卫二企图无视脑海里的声音,心说:“拜托 ,我只是一个老师,做不了这些事。”

“我可以啊。”

“用你自己的身体。”

“别这样,助人为快乐之本。”

“我有我的快乐。”

“不,你不快乐,”木卫四像念咒语一般念叨着,“你心爱的女人抛弃了你,嫁给了一个人渣,还给他生了孩子,宁愿被家暴也不愿回到你身边,你准备的戒指,准备的婚房准备的这一切都完了,你的人生完了,所以你不快乐。”

“我不在乎我的人生快不快乐,给我闭上你的嘴!”木卫二大吼出声,不意外对上郑安妮惊恐的眼睛。

没等他为刚刚的自言自语找到合适的借口,屋内传出一声巨响,木卫二赶去查看的功夫,郑安妮手指伸进杯子里反撑住杯口,确定自己的指纹不会沾到杯子上,迅速跑去门口将杯子丢给一闪而过的人影儿。

木卫二回来的时候,似乎一切如常。

“请你帮帮我姐姐吧。”郑安妮双手交握放在桌上。

木卫二盯着她不安地手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不管你问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我要准备晚饭了,不送。”

“我姐姐说,如果你不肯帮忙,就把这些给你看。”郑安妮绕过桌子把早就准备好的照片递过去,照片里只是平常的家居,木卫二的眼色却变了。

“你什么意思?”

“我……”郑安妮一时语塞,“姐姐说看过照片你就会帮她的,她还让我问你手上的伤还疼吗?”

木卫二猛然想起酒吧里郑依琳最后的疯狂,指着照片角落上的点点猩红色:“你姐姐想陷害我,但是没用的,我的血和碎玻璃可以通过监控和化验证明,这个房间里除了一点沾血的玻璃渣其余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啊!”郑安妮捂住嘴,吓得说不出话来,木卫二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餐桌,上面空空如也。

“姐姐让我把你的东西偷一件出去,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是这么用的,我发誓。”

此时,郑安妮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她看了看号码点开公放。

“木卫二先生你好,”那个神经质又有点乖张的声音响起来,“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我准备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你的血迹和指纹,可是你大概不知道,那里面还有我的DNA。”

“你到底想怎样?”

“帮我找前男友,只有找到他我才会再出现,否则我就报警,房间里的证据即便不够给你定罪,也足够取消你的保释吧。”

“你这个疯子!”不等他抢下电话,话筒里传来盲音,再回拨即是无法接通。

“对不起对不起,”郑安妮双手合十不停地搓着,“我真的不知道姐姐要这样做,我真的不知道……”

“我们现在就去警局,”木卫二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衣,“你是知道前因后果的,我们去跟警察说清楚好吧。”

郑安妮不住地往后缩着,摇着头:“不,不行。”

“我啊,”木卫二双手按在胸口,“我在保释期间,因为一些事情绝对不忍跟任何案件扯上关系,请你也为我着想一下,帮帮我吧。”

“可是,”眼泪流下来,郑安妮哽咽着说,“可是,她是我姐姐啊,我知道是我姐姐不对,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帮帮她吧。”

因为自己保释犯的身份,木卫二有一瞬间的动摇,即便是去了警局有郑安妮的证词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脱身,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七天后小媛儿的生日,那是他挽回前女友最后的希望。

他正犹豫着,不知为何下意识地走到哭泣的郑安妮跟前,一把把她推出房间:“听着,不是我不怜香惜玉,但我绝不受任何人的胁迫!”

说着他关上门,对自己说:“木卫二,你就是太软弱了!”

*

月挂中天,木卫二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月亮,蓝白色的小药丸缺了一粒,起码今晚,他想独享这份月光。他有好久没经历过晚上了,从一个月前木卫四和他融为一体开始,他便只拥有忙碌、杂乱的白天,或者从更久以前,从姜妍离开自己开始,他就惧怕独自面对孤独的黑夜。

床前挂着的阴天风铃,是两个人最后一次旅游的纪念品,现在看来,哭丧的脸还挺有预见性的。

和风吹出细碎的鸣响,扰乱了寂静的夜,也扰乱了他的心绪。

他翻身下床,抹黑走到厨房,捡回被丢进垃圾桶里的照片,那是郑安妮留下的照片,背面有她的电话。

木卫二拿起厨房的分机,借着月光拨出号码:“喂,是郑安妮吗?”

“谢天谢地。”他在心里想,因为回应的声音似乎并没有困意。

“是你好,你是……木卫二先生?”

“希望我没有吵醒你。”木卫二很讨厌自己这点,时刻不忘礼节,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最大的缺陷,太过客气容易让对方感觉生疏,这也许能解释他没什么朋友的原因。

“哦不,实际上,实际上我在等你的电话,”郑安妮说,“我以为,你不会打给我。”

“嗯,我想问你,你在我家厨房的提议还有效吗,”木卫二问,“就是那个,我负责调查,你负责用结果说服你姐姐。”

“当然,当然,你肯帮忙实在太好了,你是个好人,我姐姐这么做真的很不应该,我代她向你道歉,也为我在你厨房的失礼道歉,虽然这并不能弥补你什么,真的很对不起。”

“找到你姐姐了吗?”

电话那头有稍许的停顿:“没有,我知道这听起来像借口,但是我说的是真的,自从下午通完电话,她的手机就是关机状态,我一直打不通,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她的号码给你……”

“不用,我相信你,”木卫二把电话换了只手,拿起纸笔:“关于你姐姐的前男友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记得我姐姐说把资料都存进u盘里交给你了。”

“u盘有点小事故,你姐姐前男友叫什么?”

“廖辉。”

“做什么的?”

“好像是在一家叫广源的科技公司做程序员,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好的,这就够了,”木卫二看着纸上寥寥几笔,“记得我们的约定吧,我来调查,你来说服你姐姐。”

“当然,再次谢谢你。”

放下电话的一瞬间,木卫二脑子里凭空出现一个想法,他要是木卫四就好了,没错,他羡慕那个任何时候脸上都挂着戏谑笑容的人生。

他还是决定调查,用他看侦探小说总结出的经验,不像木卫四那么锐利,他的性格中庸,做事更加瞻前顾后,他不能拿七天后的自己开玩笑,他不能允许自己在这期间有任何闪失,他要参加小媛儿的生日会,抓住孩子的心,然后抓住她妈妈的心。

短暂的一生他只爱过这一个女人,并且不准备中途退场,他也十分确定姜妍是爱自己的,只是被现实困住了。

他确定终有一天她会回到自己身边,可是这种确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磨。

他开始动摇了,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他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却也只能长久地坐在那里,望着卧室窗户上的飘荡的风铃,问自己的心:“你会帮我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