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田园小妻狠旺夫

更新时间:2021-10-17 20:36:27

田园小妻狠旺夫 连载中

田园小妻狠旺夫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云九九分类:言情主角:陈玉容,秦笙

《田园小妻狠旺夫》是作者云九九成名作,这是一部言情类的小说,里面的主要角色是陈玉容秦笙。文章中关于陈玉容秦笙之间的情感描述有很多,非常的细腻,情感饱满,下面是《田园小妻狠旺夫》的内容:陈玉容意外穿越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婆婆太凶狠,小姑子太恶毒,没关系,还有便宜相公护着她!婆婆苛待吃不饱饭,没关系,一身医术,发家致富!只是这个便宜相公,口口声声说要报恩,怎么报着报着还把她抱到床上去了?陈玉容:不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个杀千刀的小蹄子!害死了我儿我要你偿命!”

说罢,林寡妇扬手就要打陈玉容,癫狂的模样哪还有往日的风情?陈玉容瞥眉正要躲,背后却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扯了过去,随手把林寡妇给推开。

秦笙扶着陈玉容站好,冷着眼眸看林寡妇,“做什么?”

林寡妇一看到秦笙,身子顿时软了半边,也不哭也不闹了,还顺手拢了拢头发,眼中含波带光,又是往日那个风情万种的林寡妇。

“你媳妇害了我儿子性命,你还要偏袒她不成?可怜我孤儿寡母的,若是儿子也没了,往后可怎么办才好?”

说着就要往秦笙身上靠。

还没靠上来,秦王氏就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把推开了林寡妇,掐着腰啐了一口到林寡妇的脸上。

“你个不要脸的腌臜婆子往哪靠呢?你是瘸了腿还是断了脚?身上八百斤站不住了是不是?我呸!我们家猪圈里的猪都比你干净些!”

“噗嗤。”

有人忍不住憋笑。

陈玉容仔细观察着林寡妇,根本看不出她有担心儿子的样子,心里多少已经明白了。

她恐怕是来讹人的。

“你儿子死了没?”陈玉容直言问出口,林寡妇一听,怔了怔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秦秀丽跑了出来。

她圆胖的脸上写满惆怅,已经泫然欲泣。

“这,到底怎么了?”秦秀丽咬着唇,碍于面子不能直问,只好拿眼去看陈玉容。

陈玉容一看秦秀丽这个模样,叹了口气,决定再去林家看看林家小子的伤势。

毕竟林家小子万一真死了,秦秀丽肚子里的娃就没‘爹’了。

“走吧,我随你回家看看去。”陈玉容作势要回屋,林寡妇却突然扯住她手腕,咬牙道:“我儿子都要被你治死了,谁还敢信你?!”

陈玉容闻言,觉得好笑至极。

这人要不要这么明显:“你到底是想要你儿子好,还是想要你儿子死?”

林寡妇一怔,红着脸,看了眼闷不做声的秦笙,吞吐应道:“你……我是怕你治坏了我儿子!”

“你不是说人都要死了?那还怕什么。”她掰开秦寡妇手,回屋拿了东西,不由分说向林寡妇家走去,林寡妇跺跺脚只能跟了上去。

秦秀丽终究是不放心,找了个借口也跟着去了。

林家——

前脚刚踏进屋,陈玉容就听见男子一阵胡言乱语的声音。

像是梦呓。

她蹙眉,也不顾男女之防,去探林家小子的额头,果不其然,烫的都能煮熟鸡蛋了。

这显然是伤口感染过后引起的高烧。

“他这样情况持续多久了?”林寡妇跟随其后,一见儿子这幅模样,又一阵抹眼泪:“从下半夜开始,一直这样。”

陈玉容嫌弃地撇嘴,冷笑:“你别忙着抹泪了,急着抹黑我的时候就没想想他会这样吗。”

“你什么意思?!”林寡妇尖叫。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用了我的药断不会是这个样子,你到底照着给他喝了没有?”

清冷的眼眸看向林寡妇,林寡妇顿时颤了颤手。

陈玉蓉也不急,“你只管撒谎,再晚些你儿子就真的要归西了。”

“你……”林寡妇噎了噎,再看看自己儿子的样子,哪还有主心骨,再不敢迟疑一五一十把事情交代了。

原来给林家小子先敷药的就是伏牛村里一个村民,远村近邻有个头疼脑热都是他看,昨天知道了这件事又听了陈玉蓉说的‘荒唐’,心里慌了,唯恐这事以后断了财路,就给了林寡妇一笔钱,又再三承诺事后一定治好林家小子,于是有了这回事。

“愚不可及,他若能治好你昨日何必找我?不过是看着你儿子已经快好了,又想着赚一笔。”

毫不客气揭开林寡妇的‘遮羞布’。

“去,找些紫金龙来。”

林寡妇不敢迟疑,连忙去了。

站在门口的秦秀丽听了,捂着鼻子双眼通红地盯着床上的‘情郎’目不转睛。

陈玉容回头扫了她一眼,“放心,死不了。”

“你真有办法治好他?”秦秀丽咬着唇,对陈玉容的医术半信半疑,毕竟以往她从未显露过!

“嗯。”陈玉容抿着唇,仔细查看林家小子小腿处的伤口。

伤口红肿还化了脓,带着丝丝臭味。

肉已经腐烂了!

“你去打一盆冷水过来,再兑了白酒进去,打湿毛巾给我。”陈玉容头也不回地吩咐:“快些,晚了人就烧坏脑子了。”

一听这话,秦秀丽不敢逗留,忙去拿盆打水,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支走旁人,陈玉容刻不容缓地打开了药物空间,凭意念取出了麻药和消炎药以及退烧药、纱布等等。

林家小子的伤是上山时不小心被野猪夹弄到的。

伤口腐烂得把烂肉取出来先,重新消炎才行。

陈玉容手脚麻利地撒上麻药,再用手术刀将烂肉挖出,然后再用消毒水消毒,完了用纱布严实包扎好。

等她做好一切,秦秀丽就端来了一盆凉水。

秦秀丽打湿毛巾就递给了陈玉容,陈玉容将湿毛巾敷上林家小子额头,淡道:“我已经给他服了药,晚些他会发热出汗,要及时换衣物。”

原先秦秀丽还有些扭捏,但转头一想到,两人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好。”秦秀丽小心翼翼的点头,心里对陈玉容的印象好了许多。

“等会儿我会跟林寡妇说你两的亲事,今天你留在这儿照看他吧,晚些我再来看看,或是有什么情况你找我!”

陈玉容快言快语,秦秀丽顿时臊红了一张脸。

陈玉容以让林家小子娶秦秀丽为医治条件,让林寡妇择日上门求亲,林寡妇本不太中意秦秀丽,可无奈儿子危在旦夕,她又有求于陈玉容,只好应承了下来。

林寡妇同意了后陈玉容心满意足地离开。殊不知林寡妇答应归答应,心里还是有一门心思。

申时——

林家小子的高烧终于退了下来,人也逐渐清醒,不再胡言乱语。

林寡妇热泪盈眶,对着天对着地,再三叩拜,感谢各路神仙保佑,唯独忘记施救的陈玉容。

林家小子一清醒,秦秀丽就兴奋地回家告诉陈玉容。

等秦秀丽一走,林寡妇端着大碗肉粥,走进屋内。

“儿啊,你终于醒了,快些把粥喝了吧。”

“嗯,娘,儿子让你担心了,咳咳。”林家小子身子弱,说没两句话就一阵咳嗽。林寡妇心疼儿子,忙往儿子后背垫高枕头:“你别急,歇着吧,大病一场,身子骨弱。”

林寡妇叹了口气,斟酌了半天把陈玉蓉的要求说了出来:“……让你上门提亲,娶秦秀丽。”

林寡妇犹豫了会儿,缓道:“咱家这条件要娶媳妇不容易,秦家那老太婆也不见得会乐意。”

半响,林小子才用蚊子声道:“会乐意的。”

林寡妇疑惑地看向他,林小子才接着道:“秀丽和我早就生米煮成熟饭——”

“你说什么?你要了秦秀丽的身子?!”林寡妇激动的一跃而起,兴奋的尖叫:“怪不得啊!怪不得!哼哼,还想算计我,看我这次不把他们整个秦家搬过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