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天朝豪侠传

更新时间:2021-11-23 18:49:37

天朝豪侠传 已完结

天朝豪侠传

来源:掌中云作者:郑东方分类:历史主角:刘志钢,刘志明

这是郑东方创作出的男频小说作品,名字是《天朝豪侠传》,故事主角是刘志钢刘志明。故事由刘志钢刘志明的经历开始,在郑东方的笔下主角的个性很吸引人,下面是《天朝豪侠传》内容:大唐天朝,六帝唐明皇李隆基在位的开元年间,御史中丞刘幽求之子汝南王刘天印遭到了当朝太师吴明的奸计迫害,满门抄斩;他的四个儿子“飞毛腿”刘志钢,“金钱豹”刘志明,“神扇书生”刘超,“金锤小将”刘云阴差阳错,逃离虎口;后又结识了王清和李近等人,落草为寇,寻机报仇;他们侠肝义胆,行走江湖,历尽艰辛,儿女情长,最后终于功德圆满,为国除奸!书中情节传统而又匪夷所思,奇妙而又合乎情理,人物鲜明,性格各异,英雄气短,情海波澜,错综复杂,引人入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毛仲勃然大怒,强词争辩道:“皇上,微臣诛韦武、除太平、立下了汗马功劳,别人都加爵,唯有微臣却在御马厩,终日喂养战马,官小职微,受人欺辱……”

“啪!”唐明皇拍案而起:“不要说了!王毛仲,朕待你不薄,你倒却埋怨起朕来了;朕意已决,贺知章为兵部尚书,决不更改!退朝!”

这时,善于察颜观色的高力士,很快就发现了唐明皇对王毛仲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心中暗暗高兴。

六月四日,霍国公王毛仲府内一片欢腾,悬灯结彩,原来是夫人田氏又生下一个男婴……

王毛仲喜不自禁,手舞足蹈,抱着襁袍,看了又看,乐的仰天大笑:“我王家子孙兴旺,祖坟生烟,喜煞我也!”

消息传到皇宫,唐明皇命高力士带着金帛、酒馔和圣旨,前去国公府赏封……

高力士带了十个太监,捧着圣旨,抬了赏赐,来到国公府……

当时,王毛钟夫妇,就在大厅跪迎圣旨……

高力士搌旨高颂:“皇上圣旨下,霍国公王毛仲夫妇接旨!奉天承云皇帝召曰:朕现闻王爱卿喜得贵子,鸿喜可贺,故派力士代为赏赐,并加封男婴为五品侯爵!钦此,谢恩!”

“谢主龙恩!”王毛仲夫妇双双拜谢接旨。

高力士回宫复命!

唐明皇笑问“力士,王毛仲一定高兴万分,感激不尽了吧,哈哈……”

哪知,高力士一脸委屈,扑通下跪:“皇上差矣!”

“啊,力士,怎么了?”

高力士跪行几步,叩头道:“王毛仲不但不喜,反而大为不满,连声埋怨!”

“当真如此?”

“皇上,奴才怎敢胡说;奴才奉旨赏赐,王毛仲却说:‘难道我的贵子只值这一点点东西吗?来人,把这些御赐东西都扔到后院马厩,让马驹使用了吧。’!”高力士略微一顿,眼睛一转,机警地看了一眼唐明皇。

唐明皇紧咬双齿,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高力士加油添醋,继续说道:“当奴才读完圣旨,王毛仲却不屑一顾,不高兴地抱着男婴说:“难道我的贵子只配做个五品官,而不能任三品官吗?来呀,把圣旨扔入厨房,作烧火之用!”

唐明皇怒火冲天,大发雷霆:“王毛仲,如此狂傲,目无君王,这还了得!”

高力士见机成熟,又趁热打铁道:“皇上,北门众将,官高权重,狼狈为奸,若不早除之,必生大患!”

唐明皇面色铁青,闭口未言。

七月十一日,太原尹严挺之回朝觐见……

太极殿上,严挺之撩袍跪奏:“太原尹严挺之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唐明皇摆手问道:“严爱卿不在太原,入朝见驾,所为何故?”

严挺之低声奏道:“皇上,臣有一事,急需奏明皇上,请万岁定夺;霍国公王毛仲,几天前曾派人向原军器监索取兵仗,只因微臣官小职微,得罪不起,又因事关重大,不敢擅自作主,故入朝奏禀,请皇上发落!”

唐明皇大惊失色道:“好大胆的王毛仲,你居功自傲,不可一世,难道真想造反叛乱吗?严爱卿,王毛仲居心叵侧,千万不可借其兵仗,以及一切军用之物!”

“臣遵旨!”……

事后,唐明皇一连几日,闷闷不乐,落落寡欢。

七月二十日,唐明皇于太极殿升朝……

当时,唐明皇面沉似水,一拍龙案:“霍国公王毛仲、大将军葛福顺、李守德、唐地文何在?”

四人纷纷跪倒,叩头见驾。

“朕对你等恩重如山,问心无愧,尔等却居功自傲,目无君王,暗中勾结,策划叛乱,真乃罪大恶极,天理难容,朕念在你们是有功之臣,当年也曾极力拥立寡人即位,现将尔等一一贬出京师。”

高力士高声宣读道:“王毛仲消去全职,责令贬往幽州为幽州刺史、葛福顺为潼关守将,李守德为定州太守,唐地文为北庭都护府参将,即日起携家带眷,走马上任!不得有误!”

四人有苦难诉,有口难辩,纷纷认罪接旨……

最后,这件事情受株连者多达十余人。

七月二十四日,唐明皇依然心跳不安,耿耿于怀,遂将太师吴明暗诏入大明宫,密密吩咐道:“太师,朕虽贬放了北门诸将,但隐患未除,心中始终忐忑不安……”

太师吴明眼珠一转:“皇上,你的意思是……”

“斩草除根!”

“全部杀掉!”

“对!”

“臣遵旨!”吴明辞驾回宫,带了一帮煞手,分别追杀四人……

就在河南洛阳城北,吴明会同吴亮、邓洪、邓亮好不容易,这才追上了王毛仲一家,经过一场刀光剑影,生死搏抖之后,血流成河,尸横狼藉;

王毛仲也中剑而亡,惨不忍睹……

田氏夫人让邓洪一剑劈为两半,怀中男婴也被邓亮一脚踩死……

王毛仲的四个儿子:王天虎、王天豹、王天祥、王天龙,各挥兵刃,拼死一搏;无奈,敌人人多势众,最后,终因寡不抵众,腹背中刀,双臂中剑,一个个也都倒入血泊之中……

太师吴明手持利剑,直奔一辆盖有车围的大马车,挥剑砍倒车把式,一脚蹬倒马匹,伸手挑起了车帘……

花容月貌的王毛仲之女王晓倩,小脸苍白,惊惶失措地看着吴明,连连求饶:“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太师吴明见王晓倩正值妙龄,姿色迷人,不由顿生歹意,一阵奸笑:“小美人儿,本太师饶你不死,不过你得让本太师心中高兴……”说着,淫笑不止,伸手调戏。

王晓倩吓得蜷成一团,迭声说道:“不!不要,你好大胆子,我爹娘刚死,你不能欺负我!”突然,姑娘抓起一把剪刀对准自己咽喉,“你若再要无礼,俺就死给你看!”

太师吴明没想到这又是个三贞九烈之女,为之一惊,唯恐美人一死,令人惋惜,于是收起宝剑,满面堆笑道:“别!别!别!千万别死,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就跟老夫回府当个丫头怎么样?”

王晓倩这才放下剪刀,含泪下了车辕,一下扑到王毛仲和田氏夫人的身上,放声大哭,痛不欲生:“爹爹!母亲,你们死得好惨呀……”

王晓倩一回头又看见血泊之中的四位哥哥和刚生不久的小弟,于是扑上前去,又一阵恸哭,跟泪人相似。

忽然,王晓倩拾起地上一把宝剑,猛然回身:“贼人,俺与你们拼了!”话出人至,直扑太师。

太师吴明一闪身,躲开宝剑,出手如电,“啪!”已经点了姑娘的穴道,厉叱一声:“邓洪、邓亮,把她带回府去,给老夫做个小妾!”

王晓倩被抢入府,吴明再三强迫,姑娘死活不从,最后,含恨坠楼而死……

事后,太师吴明带人继续追赶李守德……

大将军李守德取妻张氏,乃丞相张九龄之女,秀外慧中,温柔贤淑,为他生下一子,取名李近。

小李近自幼就爱动不爱静,嗜武厌恶文,性格粗猛而有谋略;

李守德见这孩子有出息,一高兴,便将自己的平生所学,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了儿子,什么七十一路少林棍、八十四招绝命棍,一百三十二套梅花棍,九十八式无影棍,敲山棍、震虎棍、天煞棍、地阴棍,招招式式棍中棍!……

小李近聪颖过人,又虚心好学,李守德也严格要求,精心相授;因此,父子俩终日在家里舞枪弄棍,耍刀练剑,不到三年的功夫,李近便成了一位棍中强手,一条亮银大根,遐迩闻名,威摄武林,江湖上人送绰号“银棍王”!

同时,又因刘天印与李守德乃刎颈之交,感情莫逆,李、刘两家来往如鲫,亲如一家。

平日里,李守德常常带着小李近到汝南王府议事,刘天印也不断领四兄弟去李府作客,一来二去,四兄弟初识李近时还略显腼腆,时间一久,五人便渐渐熟识了起来……

因受王毛仲诛连,李守德回府后,不敢怠慢,命人收拾东西,钱财和衣物,查点人数,于七月二十二日便离开了长安,向河北定州(今河北保定市)上任而去。

直到出了潼关东门,李守德才深深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终于逃离了虎口龙潭……

七月二十五日酉时,夜幕降临,明月东悬。

李守德一行人已经穿过了漳河,进入了河北境内,前方不远处,就来到了磁州(磁州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北磁县)城西门外……

这时,二十多条黑影从队后追了上来,捷健地穿过了车队,拦住了去路。

李守德大惊失色,一勒马缰:“吁——!”摆手阻止了后面车队,闪目观瞧,高声问道:“什么人?竟敢拦截李某家眷!”

“哈哈……不认识老夫了吗?”太师吴明说着持剑上前,一阵冷笑……

李守德吃惊非小:“啊,怎么是你,太师吴明?你不在京师,到此何为?”

“嘿嘿!……奉了皇上命,斩杀叛逆臣!上!”邓洪、邓亮、吴亮等人各挥兵刃,杀向车队。

吴明先发制人,未等李守德醒悟,出手如电,长剑早已插入了李守德的胸膛……

“啊!”李守德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吴明飞起一脚,拔出宝剑,把李守德踢落马下,之后又欺身上前,“噗噗噗!”连补数剑……

这时,李府的家将护院也纷纷挥动兵器,上前迎战,经过了一场血刃肉搏,死伤大半……

“嘿!着打!”李守德之子如恶虎出笼,发怒凶狮一般,挥舞大棍,保护着母亲张氏,杀向了邓氏弟兄。

小李近一脚将一个恶奴踢出一丈多远……

这个恶奴手刨脚蹬,一阵翻滚,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着打!”“唔——!”李近又一棍,“横扫千军”“啪!”把一个恶奴打起一丈多高,骨断筋拆,当场毙命,尸体落地,荡起了弥天黄尘……

“近儿,快救为娘!”张氏夫人见一恶奴向自己扑来,惊恐之下,迭声叫喊。

李近回头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心中大急:“小子!休伤我母!”“唔唔唔!”情急之下,施出了“无影神棍”“啪!”“啊呀!”“啪啪啪!”“哎呀、妈呀,快躲开!”直把恶奴们打得抱头鼠蹿,东倒西歪。

就这样,李近背起了母亲,回身再次杀向恶奴……

就在这时,邓洪、邓亮、吴亮三人将李近围在核心,频频进攻……

李近见父亲惨死,家眷们也一个个惨遭杀害,倒于血泊之中,不由暴跳如雷,如疯如狂,大吼一声:“小子们,都闪开!”声入云霄,一下施出了七十二路少林棍和八十四套绝命棍,连环兼施,神出鬼没!

三人招架不住,纷纷后退。

李近力战群凶,杀出重围,正待逃走……

张氏夫人突见一个恶奴暗中用箭对准了李近的后心,一时之间不由魂飞魄散,大惊失色,眼看着弓张满月,箭走流星,射向了儿子,情急之下,刻不容缓,就听老夫人叫声“近儿小心!”已然推开了李近,“噗!”的一声,以胸挡住了来箭……

“娘!——”李近目眦欲裂,声撕力竭地大叫一声,就要和恶奴们拼命。

“近儿快逃!”张氏一头撞向射箭恶奴,这人站立不稳,踉跄后退,正好有一尸体,胸插宝剑,剑尖冲上,这人扑通一下,就被尸首拌倒,正中血剑,一命呜呼。

可叹,张氏因用力过猛,就像串糖葫芦似的,也压在了那个恶奴身上,当场毙命,魂飘九泉。

“娘!”李近一跺脚,只得掠身成啸,疾步逃命;

就这样,李近举目无亲,走投无路,四处流浪,这一日便来到了山西吕梁境内……

一日,李近在一次打抱不平时,义救了杨彪……

李近见杨彪忠厚老实,诚挚可交,于是,二人冲北结拜,义结金兰,经过物色,哥俩便选择了盘龙山。

从此以后,盘龙山上头,就飘起了“替天行道”“惩恶扬善”的大旗……

听完了李近叙述,刘志明已是泪流满面了,众人一片怆然,同病相怜;

刘志钢叹气说道:“大哥,可惜我们得信太晚了,当时也没帮上大忙,惭愧惭愧呀!”

李近强忍悲恸,硬禁泪流,端起一碗酒来,勉强一笑:“咱们哥们没啥可说,来来来,咱们不提哪些伤心之事了,干杯!”说完,碗底朝天,一饮而尽。

四兄弟和王清五人也纷纷举杯而饮,众人一片愁怅……

李近放下酒碗,哈哈一笑:“各位,过去的事咱不再提它了,今日我们能够久别重逢,欢聚一堂,实乃喜事,谈些别的高兴一下才是!”

看了一下众人,李近故意一转话题:“你们只管安心留在山上,好好休养个一年半载的;至于报仇之事,大哥自会安排;明日我先派人到京城,打探一下长安的情况,然后再派几个能说会道,眼灵心巧的弟兄扮成商人,在长安设下暗岗隐哨,待到时机成熟,我们也好报仇雪恨,再打太师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