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玄幻 > 灵祖

更新时间:2021-12-06 21:46:03

灵祖 已完结

灵祖

来源:追书云作者:虫虫的小宝分类:玄幻主角:刘钰林,小夜

这是一部已完结的小说作品,《灵祖》是虫虫的小宝编写的玄幻题材的小说,小说的主人翁是刘钰林小夜。本文情节设定充满创意,看上去不俗套,实力推荐,以下是《灵祖》内容介绍:诸天万域,万族林立,漫天神佛,立位居之。可为何偏偏要将我卷入其中,害我昊天分崩,家破人亡,妻离子弥,尔等却如同看戏般推衍着我的道路,走向你们的心之所愿。既如此那就让我用你们的血来临刻一幅死亡的画卷,来偿还所欠之因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悬挂天际的明月,透过窗户洒入银白的月辉与莹白的淡淡光辉交相呼应,如同天女降世隐去了身形,只剩下了这圣洁的光辉,弥漫在小夜身上,越发显得神圣无比。

此时小夜正在甜蜜的梦乡中,在梦里去到了他最想去的地方,过着他最想要的生活,浑然不知此刻身上的变化。

那莹白的光辉正是小夜怀中的青铜坠所散发而出,当日就连刘钰林动用了修为之后,都未曾发觉青铜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持有怀疑的态度,让小夜将其收好,避免事端。

青铜坠此刻正发出淡淡的莹白光辉,按理来说上面布满了青铜锈迹,应该发出青色或者绿色的光芒才对,却不同寻常的发出了莹白的光辉。

所有的莹白光辉都是从一个点上发出的,青铜坠上掉了一小块青铜锈,露出了温润如羊脂玉般的颜色,这似乎才应该是它本来的色调,莹白光辉渐渐传入小夜体内,一丝丝温和的力量,让小夜受伤最重的腹部暖洋洋的,就像绚丽的日光照耀在身上一般,极其舒畅。

脸部的淤青红肿也消退了一些,小夜的毛孔自动舒张,一丝丝肉眼无法察觉的天地灵气,顺着周身无数的毛孔进入他的体内,沿着血肉经脉进入他的腹部循环,体内受伤的器官在明显的快速恢复。

随后青铜坠敛去光芒,恢复平静,依旧像以往只是触摸跟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而已,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清晨,天蒙蒙亮,小夜就自动醒了,感觉到肚子正在不停的咕噜咕噜的叫着,正要起身,却惊奇的发现浑身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就连脸部的淤青红肿都消散了很多,抬手摸着腹部,竟然只是隐隐有些疼痛,没有像昨天一样在疼痛难忍,让他感到万分不解。

转头一看,小虬猪正在熟睡,这个小家伙除了偶尔蹭蹭小夜就是睡觉,通常只有进食才会起来,小夜起身摸了摸身上,摸到了青铜坠,有些狐疑,难道是你在治疗我?

可是自从我有了记忆之后,便一直佩戴着你,也没有发现出奇之处啊,心下狐疑道:“难道是它?”随即又摇摇头道:“……这坠子……也没发现什么出奇之处啊?”

小夜摸吊坠的手一顿,随后提起来细细端详了一番……。

有些不对劲,以前被青铜锈包裹的很严实的地方,竟然有一小块地方掉落了青铜锈迹,露出羊脂玉般的乳白之色。

这下他有些不确定了,盯着那乳白处表情迷茫道:“真的是你吗?”

虽然有些不敢确定,但是一直平淡无奇的青铜坠,且包裹的很严实的青铜锈为何偏偏现在裸露出这一小块如羊脂玉般的颜色,难道这真的是一件蒙尘的异宝?

小夜,心里无法真正确定,还得留待以后验证,才能最终确定这一切只是个巧合还是真的有特别之处,可身上的伤却无法解释,腹部确确实实的好了许多,脸上的淤青都消散了很多,这无法解释。

难道上苍可怜我,悄悄的给予了我治疗?

这种想法有些荒诞,小夜摇头,相比而言还是青铜坠的疑点较多,把青铜坠收好之后,不愿在多想了,总归现在发生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起身赶忙赶往了杂役处,小夜可不想在迟到了,昨日的事历历在目,要谨防在触怒人家。

急急忙忙的赶到杂役管事处,总算没有来迟,大家还没有来齐,只有十几人站在那里,随后大家陆陆续续的都来了。

那马执事有些睡眼惺忪的慢慢悠悠走来,满脸红润之感,像是洋溢着回味感,还在瞎想中,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恩,今天还算整齐,也没人给我不守规矩,本执事今日心情好,你们都滚吧,去做各自的事情。”马执事张望了一下左右,看到小夜也在其中,明显的脸部还有些黑青,较为满意。

大家正欲散去的时候,远处急急忙忙跑来一个身着青袍的男子,跑到马执事身边,在其耳畔悄悄言语了几句,便离开了。“你们都滚,黄字六十三留下。”马执事在听到那青袍男子的话语后本来一脸的傲慢之色,硬生生的在嘴角挤出一抹笑容,正欲向小夜开口。

却看见远处另一名身着青色袍服的男子走来,依旧和上一个男子一样,在马执事耳边轻语了几句,唯一不同的就是那青袍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小夜,嘴角微翘,轻蔑之色在其眼中一闪而过,扬长而去了。

马执事眼神变换,似乎有些举棋不定,这群人到底想干什么呀?不就是一个杂役吗?怎么也有人这么针对他,两边都惹不得,这可如何是好?

权衡之后,马执事决定,明暗分执,于是便开口道“黄字六十三,昨日的事情,有些对不住,我只是杂役处六名执事中的一个,惹不起那管事韩师兄,如若不作出点什么,恐怕会遭记恨,望你多多谅解,但以后你要勤恳做事,不要惹出事端才好。”

小夜看着马执事心里也有些明白了,他不会好端端的放下他的身段,如此跟自己说话,刚才的来的两人中一定有一人是刘师兄派来的,但另一人也许就是跟刘师兄对立的,也就是最后一人,明显没有什么善意,马执事肯定想着两边都不得罪,才说了这么委婉的话语。

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加小心了“马执事,不用这样,主要是错在我迟到了,韩师兄才会迁怒于我,我不会怨恨马执事”小夜拱手向其一拜,告知其无妨。

“如此最好,去做你的事情吧”马执事依旧笑脸相迎。

“是,马执事”小夜转身离去。

“来人。”小夜刚刚离去,马执事的脸就冷了下来,微咪着双眼似乎在思付着什么计策。

一名身着二十余岁的青年来到马执事身边,“你去安排,过段时间寻找个机会,把他支下山,我会知会你具体时间,然后做了他,要弄成意外,不留痕迹。”马执事开口,眼神阴翳。

“是,小的这就去安排。”那青年向马执事一拱手,转身快速离去。

“还真是新鲜,什么时候上面的人开始惦记这种小人物了,难道是?”马执事低声喃喃道,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想到了这两日收到的消息,明白了一些事情,笑而不语,转身离开向着山上的弟子居所而去。

小夜来到了后山,挑起了扁担,去往了山下挑水,在半路碰到了小楚,小楚知道最后马执事留下了小夜,便问小夜那马执事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夜也没有隐瞒,将马执事说的话告诉了小楚,但没有全部说出,并未提及第二个青袍男子到来的事情,留了一线。

并没有全部说出来是因为,刚刚来到此地,虽然小楚昨天待自己不错,但难免他无意间说出不该说的话,惹来麻烦,再说了,知道的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他会这么好心?不过肯定与那来的青袍弟子有关,想必是上面有人照会了一声,知道你昨日受伤了。”小楚想起了那青袍弟子,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身在杂役处,这两日又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知道小夜是由山上一位地位较高的弟子带来的,也许就是那位在照抚他。

“你说的没错,我是刘师兄带来的,不过却资质不好,被送来了杂役处。”小夜也知道当日由数名弟子带领进山,其中一个当着他的面就觉得的他不堪入目,消息肯定是由那些人嘴中传出的。

宝寒宗,等级分明,那些正式的弟子又自视清高,一般不会接触杂役处这些低等的人。

“哎,真好啊,有上面的照顾就是不一样,可怜我就不认识,总是受他们的欺压。”说道此处小楚叹了一口气,脸色有些不好,如果自己也能认识一个上面的弟子就好了,可惜的是,并没有。

“没关系,以后我们勤快一点,互相帮衬,尽量不惹麻烦就好了,你看我,昨天挨了那么重的打,不照样也挺过来了吗?”小夜走到小楚身旁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恩,好,以后咱们互相帮衬,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小楚看着小夜,觉得心里暖暖的,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还有个原因是觉得小夜人不错值得交为朋友。

“好些了,还撑得住。”小夜面露微笑。

“哎,对了,我这有一株疗伤用的草药是今早在后山发现的,知道你肯定需要顺手摘来了,不说了,得赶紧走了,要不然一会又要挨骂了。”小楚从怀里掏出一株草药,塞给了小夜,就急匆匆走了,怕回去晚了挨骂。

小夜认识这种草药,确实是治疗外伤的,看着手里的草药和远去的身影,这看似顺手的事情,若不是特意留心,怎会变成顺手,又有几人能做到?

其他人顶多一句同情的话都算很大的情分了,大多都会冷眼旁观,毕竟在这里就算说错一句话都可能招来打骂,没有人愿意惹祸上身。

由衷的感谢小楚,将草药放入了怀中,挑着扁担去往了山下。

晚间,小夜忙碌了一天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中,小虬猪见他回来,眼巴巴的看着他,应该是饿了,昨日就没有进食,今日又是一整天,小夜从怀中拿出了吃饭时偷偷藏下的食物,喂给了小虬猪,它蹭了蹭小夜,欢快的哼哼了两声,咀嚼着食物,没心没肺的摇着短小的尾巴。

小夜并未休息,闭眼嘴里默念着口诀,尝试能否引动灵气入体,慢慢的放松身体,毛孔舒张,发现跟前天不一样,有些变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