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青春 > 我和高冷校草同居后,他每天背我上学

更新时间:2022-02-17 18:16:13

我和高冷校草同居后,他每天背我上学 连载中

我和高冷校草同居后,他每天背我上学

来源:奇热作者:拽姐要火分类:青春主角:沈微,顾晟禾

《我和高冷校草同居后,他每天背我上学》中的主角是沈微顾晟禾,在作者拽姐要火的笔下主角人设刻画的很成功,成功吸引到了不少粉丝,接下来是小说《我和高冷校草同居后,他每天背我上学》的内容介绍:我们以为的一辈子那么漫长,漫长得躲不过黑夜,躲不过寒冬,躲不过萧条。泛黄的回忆,久得像沧海桑田的迁移,像物是人非的覆变,像凤凰磐涅的重生,我们习惯把一切的变迁归因于时间的流淌,殊不知,时间只是在前行,改变的仅是我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算起来训练也不是什么难熬的时光,随便绕操场跑几圈,就算中途停停歇歇也没有人管,唯一派来监督的体育老师倒和几个相熟的学生聊起了天,沈微象征性的走了不到一圈就坐到操场旁的石凳上休息起来。

顾晟禾走过来的时候,沈微满脑子想着什么时候解放,因为置身黑暗,临着石凳的栏杆后面长着若干不知名的树,借着微弱的灯光投下些许不规则形状的阴影,加上偶尔传来一声两声窸窸窣窣,沈微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凉意。

自己又不想动,那些聚集的一堆两堆人,沈微又没兴致参加。

沈微自己胆小,其实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是谁说的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过是拿来“鼓励”别人的话,若别人真要加害你,哪还管你心善还是心歹,总会找出这样或那样的借口,自认为正当的给你一击。

我们都有些在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小特性,比如不爱吃胡萝卜,对花生过敏,亦或是疑神疑鬼轻易就能被激起的恐惧感。

意识到顾晟禾坐过来的时候,沈微心里倒稍稍平静了点,毕竟有个人陪总比自己一个人好,哪怕这个“陪”字用得多么名不符其实。

时间久了,建立起来的平静感慢慢消失,堆积起一种压迫感。一旦意识到这种不适,就越发强烈起来,沈微只好一直低着头,不知道现在的顾晟禾什么表情,更别说那些藏在最深处让人难以捉摸的想法。

沈微突然很想逃,逃去哪里不知道,仿佛这世界只剩下这一处地方明亮,要么选择黑暗,要么承受这种不适。

这世间从来没有平白无故的好处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报应。一切皆有因有果。

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微希望整个世界忘了她的存在,一个人就那么活着,会呼吸,会食睡,但千万不要动感情,不要同世间任何一个人搭上牵连,可是无论下多大的决心,还是会不自觉的感动,不自觉的欺盼。

我就是那样,给一点温暖就会忘掉整个冬天的人;我就是那样,给一点烛火就会点亮整个世界的人;我就是那样,给一点好处就会为你舍身卖命的人;我就是那样,屡次受伤却执迷不悟不知悔改的人。

沈微想了想还是决定起身离开,顾晟禾的声音突然传来,突兀的熟悉感,他说,“沈微,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等到可以离开操场,随着临近教室灯光越来越亮,心里的恐惧压迫感,慢慢散去的时候,沈微才开始想,顾晟禾的那句话。

那么有没有人帮我回答,告诉你,现在的我是为何是这副模样。问我为什么我变成那样,我也很想很想知道,当初那个你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可是过去的总归会是记忆里一粒尘埃,哪天心血来潮拿出来感叹感叹,要是不乐意,它就将永不见天日。若不是什么美好的事,就当没发生般,任时光磨去它们存在的印迹。待到那天尘埃落定,曾经相熟的人再见面,别问候,就当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你知道的,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轻易原谅,都能笑着若无其事与你执手寒暄。我也很想大方点,可是你知不知道那段被背叛被欺骗被伤害的岁月,是真的真的很艰难。

到家的时候,赵秋萍在打扫,穿着寻常的家居服,是符合那个年纪的颜色,沈微才想到,她是真的已经老去了。

原来以为她永远不会老,自己可以永远坐在她的怀里撒娇,说自己看上了什么,然后央求买下,然后她会爽快的答应,自己会开心地给她一个吻,说,我最爱妈妈了。

那个时候她也会喊她妈妈,会笑着撒娇,会孩子气,会任性,会爱打扮,会爱着一个人死不放手。赵秋萍跪着在擦着桌角的那块地。

房子是赵秋萍以前的老家,沈微对这里的印象倒是不大,记得很小的时候有次过节回来,要是真要说出外公外婆的相貌,是完全没有印象了,外公外婆抓了一大把糖,赵秋萍在旁边伸出手阻止,说“不要给她吃太多的糖”之类的话。

两个老人家很尴尬的模样,把糖硬塞到了沈微袋子里。当天晚上赵秋萍就带她回家了,糖半路上被赵秋萍拿出来扔掉。最后再见两个老人家的时候,竟是葬礼。

说是煤气中毒,死在家里两三天才被发现。

沈微没见到赵秋萍哭过。那时候就知道赵秋萍同他们的关系很不好。现在想想反而要依仗他们的庇护来,人生何不是一再妥协的过程,把你那些坚持硬生生夺走,越反抗越被打压,最后只得泄气,仍旧一脸高傲,告诉自己和旁人,我不稀罕。

是真的不稀罕,还只是掩饰自己的软弱不堪。那时候的赵秋萍,不也是化一脸精致的妆容,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装扮,雍容华贵,高高在上。所有的事只要交代一声自然有人办得妥妥帖帖。

赵秋萍转头见着沈微的时候,一脸诧异,沈微只好讲了事情的原委。

赵秋萍转身继续擦起地来,而沈微转身回到房间。待到晚饭时光,赵秋萍叫沈微的时候,沈微因着心情不好吃不下去,告诉赵秋萍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不想吃了。

等到走出房的时候去洗漱的时候,看到赵秋萍在往饭碗里夹菜,想来应该是为沈微留饭的。不知道为什么沈微心里莫名燃起一股怒气,冲过去打掉赵秋萍手里的碗,沈微觉得自己有那么多理由这么做,那么多被辜负的理由,那么多被背叛的理由,那么多委屈的理由。

可是冲回房的时候,倚着门,还是哭了,眼泪禁不住一直一直往下流。

如果伤害了一个人,又何必转过来对他好,说悔恨赎罪也好说装模作样也好,能不能就此打住,就留着被伤害的回忆,彻彻底底地去恨去厌恶,别时好时坏,别留着空间,让我去猜什么时候会被你再次伤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