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重生 > 再世为妃,舍我其谁

更新时间:2022-05-29 09:42:33

再世为妃,舍我其谁 已完结

再世为妃,舍我其谁

来源:奇热作者:橘猫酱分类:重生主角:燕洛璃,寒旭尧

《再世为妃,舍我其谁》是向各位朋友推荐的一部重生类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橘猫酱,主角是燕洛璃寒旭尧。小说故事充满创意,每一章节衔接的恰到好处,下面是《再世为妃,舍我其谁》内容详介:当浓烈的毒酒穿过喉咙,燕洛璃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深爱的太子殿下,终其一生,她为了他苦心经营,终于将他推上帝位,到头来,他过河拆桥,痛下杀手!重生而来,她发誓,要那欠她的人,血债血偿!谁知,重生第一天,就被冰块王爷给摁在了地上,第二天,赐婚的圣旨就到了面前,第五天,她成了靖王妃!以为是复仇的起点,她却发现了更大的阴谋……对她好的,她要守护,伤害她的,百倍奉还!她嫉恶如仇,运筹帷幄,手撕伪善面具,脚踩温柔白莲,重新走出一条属于她的辉煌之路。而在这条路上,还有一个人,一直牵着她的手,不舍得放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洛璃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想着事情,身体像是傀儡似的在喜娘的提醒下,机械的做着礼仪。

拜完天地,燕洛璃被送往洞房。

听到王府的丫鬟们在私下里嚼着舌根。

“我们王爷明明喜欢萧家的姑娘,但是这位王妃用下三滥的手段,逼得王爷没办法,才娶了她的。”

“不会吧,相府的小姐一向和太子关系交好,怎么会算计我们王爷?”

“谁知道啊,或许她要算计的是太子,结果阴差阳错。”

“可怜了王爷和萧家姑娘,一对璧人,却被硬生生的给拆散了。”

……

丫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讨论着,全然不顾走过的燕洛璃。

燕洛璃并未听全她们的对话,但是有一句她很是清晰,寒旭尧喜欢的是萧家小姐。

言下之意,就是她这个王妃,不仅以不正当的手段所为,还破坏了人家的姻缘。

盖头下,划过一丝无奈的笑。

这位姓萧的小姐,应该就是萧将军家的独女,萧婉茹了。

想到萧婉茹,那盖头下清冷的脸庞上,划过一丝寒彻骨髓的笑容。

进入洞房,独自坐了许久,燕洛璃静静地梳理了过去和未来,盖头之下,没有人看到她的神情。

“兰儿,几时了?”

时间有点久,燕洛璃觉得累了。

“再过一刻钟,就到子时了。”

这个时间寒旭尧还没来,因为萧婉茹吗?

看来今晚可以好好的休息了,但是一想到是因为萧婉茹,心底有那么几分不快。

“你们都出去吧,不用等了。”

原来他所说的不欠人情是这个意思,这样倒是也好,他要是来,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呢,毕竟今天是新婚之夜啊。

兰儿和小曼一怔,两人对视一眼,兰儿要说点什么,被小曼推着出了房间。

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去,燕洛璃直接揭下了自己的盖头,将沉沉的凤冠取了下来。

又将身上那件厚重的礼服褪下,拉过被子,盖过头顶,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王府的宾客终于散去,寒旭尧由贴身的侍卫寒七搀着,踉踉跄跄地往内院走。

走到僻静处,寒旭尧才收起自己醉醺醺的样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那件喜服。

“这些人,还真是不依不饶。”

“宾客都已经送走了,爷,今夜您宿在哪里?”

寒七看了一眼龙啸阁的方向,他深知自家主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耍心机的女孩子,只有萧将军家那位小姐,温婉动人,柔情似水,纯净的眼眸之中没有任何的杂质,那样的女子才是王爷的良配。

而这位王妃是靠着下三滥的手段上位,王爷一定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只是迫于舆论的压力,才会答应成婚的。

“龙啸阁。”

寒旭尧冰冷深邃的眼眸看向缀满星辰的夜空,眼底是令人费解的神情。

冷风吹过,寒七才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想要阻止,寒旭尧早已扔下他自己先走了。

无奈,他只好在龙啸阁外,独自守夜。

这王爷是吃错药了,还是着了魔了?

不对,应该是去找那王妃算账去了,一定是这样!

龙啸阁内。

龙凤蜡烛已经燃过了一半,那里没有等着新郎来的新娘,有的是随意丢在地上的喜袍,摆在床头柜上的凤冠,还有一位睡得天昏地暗的大胆女子。

寒旭尧站在床边,昏黄的烛光下,那双幽森的眼眸冷得吓人,两只手涅得骨节咔咔的响。

怒意自胸腔升起,他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直接拎起来,丢出去。

可见她眉头深锁仿佛困在一场梦魇之中,盛怒的心又软了下来,俯身,轻轻拨开她额前凌乱的发。

一碰她,她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讶,娇小的身躯一下蜷缩起来,身体瑟瑟发抖,豆大的汗珠不断的自额角渗出。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

梦里,也是那十里红妆,可是到了半路遇上黑衣人将她劫走。

黑暗的屋子里,站着一个欣长的男子,那背影,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心底升起的欣喜卡在喉咙,她还未叫出他的名字,便退缩了。

因为,那一抹背影透着森森的寒气,是那么的陌生和遥远。

当他转过身,那一张温润如玉的脸上,没有半分的疼惜和怜悯的时候,是那么的狰狞与恐怖。

他接过旁边侍卫递上来的毒酒,薄凉的唇微微扬起,笑得毫无温度。

一步一步走向燕洛璃,就像是死神,在给她的最后倒计时。

寒旭渊走到燕洛璃面前,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将手中的毒酒一滴不落的全部灌了进去。

她百毒不侵,但并不代表所有的毒药都对她没有作用,那是他蓄谋已久的。

“寒旭渊,为什么……为什么……”

弥留之际,她望着寒旭渊,毒药摧残着她的身躯,她痛不欲生,拼着最后的一口气,将自己的不甘和绝望混在一句一句的质问中。

然,他并未回答,只是不远处的门推开,进来一位身着红装的女子,她鄙夷的看了燕洛璃一眼,拥着寒旭渊,笑颜如花的离开。

萧婉茹……

因为她吗?

门外传来淡漠的声音。

“处理干净!”

那是她弥留之际,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寒旭尧坐在床畔,玄冰一般的脸上划过小小的震惊。

他可以感觉到,当她呢喃着寒旭渊名字时,带着深沉的恨意。

回想那天,两人摔在一块儿,当时寒旭渊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当他挥袖离去时,燕洛璃的眼底也弥漫着一层恨。

那不是一般的恨,是一种贯穿于全身,浸透于四肢百骸,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那种恨。

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她会如此?

寒旭尧狭长的眼眸眯起,眼底迸射出的寒芒似乎可以穿透一切。

啊!……

一声惊呼,打断了寒旭尧的思绪,定睛一看,燕洛璃自梦中忽然惊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