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穿越 > 我养的傻白甜太子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2-11-11 19:39:14

我养的傻白甜太子黑化了 已完结

我养的傻白甜太子黑化了

来源:微小宝作者:我爱喝奶茶分类:穿越主角:云朝夕,褚墨

《我养的傻白甜太子黑化了》是一部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作品,这部作品由我爱喝奶茶完成,主要讲述的是发生在云朝夕褚墨身上的故事,全文内容精彩,故事新颖,推荐给大家阅读,下面是小说《我养的傻白甜太子黑化了》的主要内容:云朝夕养了一个傻白甜太子,承诺会为他排忧解难,助他继承皇位,却不想刚教会他生存技能,她自己倒先被人暗害了。重生后,她决定要另辟蹊径,混进敌人阵营,抱上大反派的粗大腿,结果有人先一步获得了大反派的信任,而且这个人竟然也会一些现代技能。正所谓一山不容两个穿越者!试探过后发现对方是自己挖不动的大反派死忠粉后,云朝夕决定先解决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下手的机会,只见他撕掉了面具露出了太子那张俊脸,朝她微微一笑:“不装了,不然有人要谋杀亲夫了。”云朝夕:“……”#双向掉马甲,大反派家的底都被重生二人组卧穿了。#太子是黑芝麻馅汤圆,又白又软又甜,但心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朝夕给自己催眠了许久才入睡成功,但太子这边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睡了?”云朝夕试探地问了一句。

一丝光线进入视野,太子掀开了眼帘,半眯着扫了眼屋里,很小声地回答:“按照老师的指导装晕后,父皇果然将我接出了祠堂。”

“那你继续装晕听我说。”云朝夕这个外挂模式并不能感应太子的心念,只能听到他所听到的声音,见到他所见到的事物,太子和她交流都得靠说话。

之后云朝夕碎碎叨叨说了很多话,比如朝中谁谁谁可以去拉拢,谁谁谁要警惕之类的,她也不管太子有没有记住,先给他填鸭了一遍。

翌日,清晨。

云朝夕就被春竹唤醒,说是要去给老夫人请安。

“我的贴身丫鬟没有跟其他下人一道回府吗?”在梳妆时,云朝夕若不经意地说道。

春竹一边给她缠发髻一边回道:“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回头帮您去打听打听。”

云朝夕没有再问什么,毕竟春竹是老夫人指派来的,在春竹面前还是得谨言慎行。

老夫人院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往常没有特殊情况时,大清早来请安的人不会这么多,大家都会有意识地错开来,但今日来的人格外多。

很显然,他们是来凑热闹的。

云朝夕踏入院子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院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她长得和六哥好像诶!”一个小姑娘脆嫩的嗓音打破了院子里的沉默。

“这位想必就是三房的五姑娘吧。”

“真是可怜,刚回来就遇上了这档子事。”

“听说是遇到了枭王殿下才得以平安回来,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云朝夕垂眸而立,不去管那些碎言碎语,努力营造一个柔弱内向的小白花人设。

人都有逆反心理,越带刺的越想去采摘,反倒是无害不起眼的小白花最安全,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去碾压小白花。

“老夫人起了,各位夫人小姐可以入内请安。”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掀起门帘,对院里的诸位柔声说道。

因为今日来的人多,丫鬟们都被留在了院里等候,只有各位主子进屋。

老夫人正坐在主座上喝茶,屋里座位并不多,几个夫人入座,小姐们则站在各自主母身后,唯有父母具在西南边城的云朝夕落了单。

大家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往云朝夕身上瞟。

云朝夕眼观鼻鼻观心,心里默念:我是人畜无害、胆小怕事、内向自闭、柔弱不能自理……的小白花。

“小五,过来。”老夫人的声音传来。

云朝夕抬头,见老夫人正朝她招手,她顶着众人的注视,犹犹豫豫地走过去,低声喊道:“祖母。”

“你离开云府已近十年,和大家都生疏了,来,祖母带你认认人。”老夫人拉住了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谢谢祖母。”云朝夕露出了羞怯的笑容。

单独坐在左边的华服妇人昨天就见过,她在云朝夕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一抹很淡的笑容,说道:“昨天便见过了,倒是没来得及介绍,我是你四叔的妻子。”

云朝夕膝盖曲了曲,“四婶好。”

“你四婶出身平西王府,是皇家认定的郡主,礼数最是周到,平时你多去向你四婶请教,你娘毕竟出身市井,无法传授你高门大户生存之道。”老夫人看似好意地说道。

云朝夕垂眸,下压的睫羽敛去了眼里的异样。

老夫人看了眼一脸逆来顺受的云朝夕,嘴角牵起一丝满意的笑,指向右边第一个位置上的妇人介绍:“这是你二伯母薛氏,出身永定侯府,未来你若是入了永定侯府,你们倒是亲上加亲了。”

“二伯母好。”云朝夕跟着转过去,打招呼。

“以后里里外外可都是一家人了。”薛氏笑意盈盈地说道。

站在薛氏身后的少女却是撅起了嘴,看云朝夕的目光敌意满满。

老夫人抬手指了下坐在薛氏下手边的妇人,“这是尤氏,你大伯母。”

“大伯母好。”云朝夕打量了眼看起来有些憔悴的尤氏。

尤氏刚张口要回应,老夫人的声音就响起:“剩下的姐姐妹妹,自己跟小五认认。”

“五妹,我是你四姐。”薛氏身后的一个少女大方地说道。

“五姐,我是小八。”

……

落到最后的是一个小萝卜头女童,她脆生生地说道:“五姐姐,我是小十七。”

云朝夕心里只剩下惊叹,国公府第三代真是不少人,这屋里头站着的还不是全部,昨天她见到的小七就不在,还有第三代男丁也都不在。

“小四,你带妹妹们去花园里玩。”老夫人发话。

“好的,祖母。”云四姑娘朝老夫人行了一礼。

其她姑娘纷纷行礼。

云朝夕也跟着行礼,同其她人一起往外走,走出门的时候隐隐听到屋里老夫人的声音。

“薛氏,你今日且回娘家看看,薛世子不明不白就跑去那种污秽之地找人还闹得人尽皆知,你们永定侯府总得给我们云国公府一个交代。”

“我那侄儿从小没了亲娘,行事是荒唐了些……”行得远了,薛氏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云朝夕若有所思,这辈子似乎从她敲翻两个歹徒开始就不太一样了,上辈子可没有人去追究永定侯世子为什么会大张旗鼓去醉仙楼找人的原因,大家只在意她陷入沼泽的结果,云国公府上下更是一副被蒙羞的姿态。

“五妹,能跟我们说说,你被枭王殿下救下的经过吗?”云四姑娘突然停下来,看着云朝夕说道。

妹妹们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云朝夕,叽叽喳喳地谈论了起来。

“听说枭王殿下杀人如麻,连北境的蛮子都很怕他。”

“五姐,你可是见到了枭王殿下?”

“他是不是长得很吓人?”

“五姐五姐……”

云朝夕感觉头皮都要裂开了,正所谓祸从口出,她才不想回答这些容易踩雷的问题。

她用余光瞄了眼身侧,确定了春竹的站位,下一瞬她两眼一翻,往春竹身上倒去,再次使出了她的装晕技巧。

“五妹!”“五姐!!”惊呼声乱成一团。

突然一只纤细的手掐上了她的腰,指甲隔着衣物抠进肉里,刺痛感瞬间席卷至大脑,云朝夕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岂有此理,竟然敢趁她晕掐她!

老娘不装了!

她忽然抬手捏住了这只掐她的手,用上了一点寸劲。

“哎呀呀,痛痛痛!”一个凄厉的呼叫声炸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