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穿越 > 鬼面将军的小傻妻

更新时间:2022-11-11 19:43:33

鬼面将军的小傻妻 已完结

鬼面将军的小傻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请你喝橙汁儿分类:穿越主角:许瑾璇,高君安

《鬼面将军的小傻妻》是非常低调的一部穿越架空类的小说作品,很容易让人错过。看过之后不得不说,作者请你喝橙汁儿的文笔和构思能力真的很强,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主角许瑾璇高君安的形象也很完美,以下是小说内容介绍:许瑾璇刚穿过来就发现自己是个傻子,还马上就要嫁给让人闻风丧胆的鬼面将军。好嘛,看在你温柔的面子上,嫁就嫁吧。可是身为朝廷命官,你怎么能穷成这个鬼样子啊?!算了,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什么?夫君当街殴打文官?忍了忍了,他脾气急。什么?夫君把白天对自己笑的美男毁容了?忍了忍了,他爱吃醋。什么?夫君进勾栏院!忍不了了,今天谁也别拦着我揍他!“夫人饶命,这里都是大男人。”“你还有这癖好?今天非得给你掰直不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妈妈跟着木棉木樨到了将军府,皇上赏赐的宅院田庄,多数是从一些罪臣那里罚没来的,将军府也不例外。

乔管家还在忙,木棉木樨就带着朱妈妈到处逛一逛。

将军府里修缮得不错,高将军清贫,朱妈妈原就没想过这府上能有多华丽,能修成这样已经是超过预想了。

“将军这里有多少有身契的仆役?”

木棉道:“有身契的六个丫鬟六个小厮,都是皇上连宅子一同赏下的。”

将军是正六品骁勇将军,只能用十二人。如今将军府已经满员了,榆柳桑槐怎么办?

木棉看朱妈妈皱眉,问道:“朱妈妈,可是有何不妥吗?”

“我家姑娘有两个陪嫁丫鬟,你们大概需要想想办法。”

话音刚落,乔晚笙迈步进来:“是多了两个丫鬟吗?”

见他来了,木棉木樨就退了下去。只一下午,要送走两个丫鬟的消息就在府里传开来。

傍晚,木棉木樨两姐妹找到乔晚笙。“乔管家,听说,府里要送走两个丫鬟,是真的吗?”

乔晚笙看着姐妹俩的神情,猜到了她们的来意:“你们想走?”

二人没说话,乔晚笙笑着解释:“是这样,你们要是愿意的话,我把身契还给你们,去衙门把奴籍除了,再拨给你们一些银两。如果你们没什么营生的话,将军有几个田庄,我可以安排你们先去庄子上,不过庄子上就不比府上吃穿不愁,应该会很辛苦。”

“我们不怕苦!”木樨答道:“只要能除了奴籍……”

皇上赏人的官奴什么身份的人都有,有些人原本就是家奴,也有些是罪臣的妻妾子女。

木棉木樨姐妹原是小官家娇养长大的姑娘,只恨父亲做错了事,连累她们充了官奴,如今有机会脱了奴籍,两人哪里有不愿意的。

从乔晚笙那里欢天喜地的回了房,同一间房的木槿正在对镜自赏,看见她们俩嘴角勾起嘲讽的笑。

“看你俩这模样,是成了?”

“你俩倒是会讨巧,人家都怕被送走,偏你俩上赶着去。现在是高兴,你们想过以后没有。你们没有什么手艺,只会伺候主子,出了这个将军府,你们要靠什么活下去?”

木棉不愿理她,同夏虫不可语冰。

她们和木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木樨却满是不服气:“那也比做个任人打骂的贱骨头,一辈子挺不直脊梁骨强。”

“谁说做奴才就一辈子贱命,那是他们不会争取。”木槿又把眉描了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满意。

“像你这样争取?天天往主子跟前凑?你看人家理你吗?”

木槿对镜子里的木樨翻了个白眼,木樨也别过头不看她。

要不是乔管家说现在府里人不够,叫她们等未来夫人过了门再走,她是怎么都不想再和这个人待在一间屋里相看两生厌的。

……

许瑾璇一觉醒来,感觉身体又轻盈了些。自从发现天泉水的神奇效果,许瑾璇现在是每天早晚各一杯,争取早日改善好这虚弱的体质,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两个丫鬟今天给许瑾璇打扮得格外隆重,因为今天高将军要送聘礼过来。

“咱们姑娘果然是最好看的,全京城谁都比不上!”桑槐给许瑾璇戴上一个小巧精致的发冠,称得她肤色越发白皙,吹弹可破,两旁流苏垂下,脸看着也小了不少。

这发冠还是老夫人送给她的,纯金的底座上镶嵌着许多珍珠和红玛瑙,又好看又喜庆,最适合这种场合佩戴。

老太太看见她也是笑得合不拢嘴:“我的阿璇今天可真漂亮。”

许瑾璇照例扑进她怀里撒娇,老太太对她无微不至,让她联想到自己外婆,对老太太不免也多了几分依赖。

不大一会儿,魏氏带着众人也来请安了,随行的还有许府的大管家。

“母亲之前吩咐儿媳把姐姐的嫁妆从公中清理出来,这几日儿媳细细去问过,却是发现一件事,必须告知老太太。”魏氏面上恭敬,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得意。

“姐姐掌家之时,已自愿把自己的嫁妆都充进公中补贴,管家这里都有记录。现在这些东西大多赏出去或者补贴家用了,这需要动中公的事情,还需要老爷定夺。”

魏氏冲管家一招手,管家立刻奉上一本老旧的账簿,上面有记录。

“是吗?”

老夫人并没有看账簿,她早料到魏氏不会乖乖听话,只是没想到会把许林也拉扯进来。

毕竟在高门大户里,一个男人用妻子的嫁妆来养家,是极端无能,为人不齿的行为。

也不知道是她没有意识到,还是选择牺牲掉她夫君的面子。

“母亲,儿媳也不是小气的人,若实在要给璇儿添妆,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合该出一份儿。不过儿媳向来是公平的,给璇儿添多少,就给珊儿添多少,不会厚此薄彼,叫旁人看她们姐妹俩的笑话,家和才能万事兴,母亲您说对吗?”魏氏能掌控许家这么多年,自然不会是什么小角色。

这话既影射老太太偏心许瑾璇,又威胁老太太,要是不给许瑾珊留些嫁妆,许瑾璇母亲那些,就别想拿回来了。

老太太只是冷眼瞧着这个愚蠢的女人。她以为这些话能威胁谁?

且不说许瑾璇母亲的嫁妆和老太太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老太太根本没放在眼里,让她还嫁妆也只是想给阿璇出一口气罢了。

不管是老太太偏心许瑾璇,还是嫁妆充入公中一事,传到外人耳中,会被人笑话的也只有许林许瑾珊父女俩,左右影响不了老太太和阿璇。

老太太还没说话,许瑾璇突然弱弱道:“夫人才不公平,夫人从来都只打我,不打二姑娘,每次都打得我好疼。”说完又立刻躲进老太太怀里,一副柔弱又害怕的样子。

魏氏一时竟哑然了,老太太冷冷的目光刺过去,魏氏侧过头去。

许瑾珊看着母亲被小傻子一句话就堵了回来,心里的怒火已然压抑不住了。

“祖母就这般偏心于她吗?我与她同是嫡女,祖母却全然不管我的死活。她嫁的不过是个靠蛮力杀回来的莽夫,低得不能再低了,而我如今满京城的青年才俊随便挑,不知祖母可曾想过,今日您偏心她,他日我得嫁高门,是否也会如您一般偏心。”

“哟,二姑娘这话说得好有力气,是要公然忤逆老太太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