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大秦最强太子

更新时间:2022-11-23 17:58:03

大秦最强太子 连载中

大秦最强太子

来源:万读作者:海东青分类:历史主角:李辰,赵蕊

在军事历史小说中《大秦最强太子》是很出彩的一部小说了,海东青运用自己的文笔将主角李辰赵蕊和配角描述的非常形象,内容精彩,非常的吸引人,《大秦最强太子》讲述的是:穿越大秦太子,这一世,不再当996的社畜,我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杀奸臣、灭敌国、出海征东瀛,大秦天威浩荡四海宇内。独掌大权,朕命,即是天命。不墨迹,不虐主,没有狗屁阴谋算计,只有爽爽爽,主角爆杀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什么?”

怀中的赵蕊仿佛受了惊的小兔,明眸皓齿写满了惊慌和失措。

赵蕊并不知道,她越是害怕想逃,糅杂进了她骨子里的天然妩媚与之相映成辉,就越是对李辰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搂着赵蕊柔若无骨的腰肢,李辰在她耳边坏笑道:“是不要什么都不做,还是不要停下来?”

赵蕊羞愤欲绝。

李辰给出的两个答案,哪一个都不是她真正想说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只短短一日的功夫,一直都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太子殿下会发生这么巨大的变化。

今日之前,她压根不需要过多的动作,只是一颦一笑,就能让太子对自己言听计从。

可现在,这个太子仿佛变成了恶魔,不断地贪婪索取着,压根不管自己是否愿意。

“殿下,求你,求你不要如此作践臣妾。”赵蕊带着哽咽的语气糯声哀求道。

李辰把玩着赵蕊,她浑身肌肤瓷白,还透着一股子如同熟透蜜 桃一般的嫣红,这等的绝世风情,却唯他才能独享。

“好,既然美人儿心急了。”

李辰说着,拦腰将赵蕊一把给公主抱抱了起来。

在赵蕊的惊呼声中,李辰大步走到了床榻边,将她丢到床上,轻笑道:“本宫就满足你。”

赵蕊羞怒极了,她想说自己并不是那个意思,更没有心急,但李辰哪给她多说的机会,整个人已经饿狼一般扑了上来。

寝殿宫门外的空地上。

砰砰砰。

杖罚的击打声伴随着陈智-越来越虚弱的惨叫有节奏地响起。

两名行刑的侍卫显然是个中好手,力道拿捏得十分精准,每一杖下去,必然让陈智痛到骨子里,因为只有彻骨的痛才能刺激他不昏死过去。

下半身已经血肉模糊一片的陈智,双手指甲死死地抠进了地面,他仰起满是血污的头,除了痛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其他感觉的他,死死地盯着那紧闭的殿门。

李辰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陈智仿佛能听到那粗重的喘息声和自己梦寐以求的赵蕊的婉转低吟。

这种幻觉让陈智几乎发狂。

隔着一扇门,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在被仇人糟蹋,而他,却只能趴在空地上被毒打致死。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外面来自陈智凄厉的惨叫,让赵蕊身体惊颤。

“殿下,陈智他...”

“怎么,你心疼了?”李辰问道。

赵蕊下意识地摇头,解释说:“臣妾,臣妾只是怕他扰了殿下清静。”

“无妨。”

李辰俯身紧贴赵蕊雪腻温润的肌肤,轻声细语地说道:“本宫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本宫的下场,比死还惨。”

听着李辰的话,赵蕊心惊胆战,偏偏李辰的侵略一刻都不肯停,她咬着牙关承受着一次一次的冲击,只觉得心里的恐惧和身上的异样感觉,两者交织在一起无比复杂。

她知道,李辰这话,多半是说给自己听的。

一时间兔死狐悲的感觉,让她心中分不清对李辰的恐惧更甚,还是恨意更多。

与此同时,后宫,皇后的寝宫内,一名宫女匆匆来到赵清澜面前。

“回禀皇后娘娘,侍卫首领陈智大人的行踪已经找到了。”

一名宫女小心翼翼地说:“他,他偷偷跑去了东宫,被太子抓住,杖责一百。”

赵清澜面色一冷。

“那便是死了。”

杖责一百,是个人都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脑海中浮现起李辰那张让她又恨又羞的脸,赵清澜微微咬牙,说道:“罢了,已经死了一个陈怀志,多他一个陈智,又能如何,父亲说过,今晚天变,不宜妄动,你下去吧。”

宫女下去之后,赵清澜看向在偏殿认真读书的九皇子,淡淡道:“九皇子,功课可温习好了?”

九皇子乖巧地走过来,跪在地上说道:“回禀母后,都已经温习好了。”

赵清澜母仪天下的气度越发强盛,高贵如九天凤凰的她淡淡地说道:“那就早一些去休息吧,今夜你父皇虽然让太子监国,但大秦帝国只要一日不换新君,那么你就还有机会,不要气馁,知道么?”

九皇子重重地给赵清澜磕了一个头,他知道,亲生母亲出身并不好的自己,唯一的依仗便是皇后娘娘。

“母后,儿臣知道,儿臣一切都听母后的。”

......

次日,赵蕊从睡梦中醒来。

昨晚她不知道自己被李辰折腾到什么时候才精疲力尽地睡着,今天眼睛睁开,首先看到的却又是李辰那灿若星辰的双眼。

“殿...殿下。”

二十多年来,这还是赵蕊第一次在自己床榻上睁开眼看见第二个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夺走了她所有第一次的李辰,所以赵蕊很不习惯。

“醒了。”

李辰把玩着赵蕊的秀发,说道。

赵蕊似乎想起了什么,咬牙撑着身子起来,说道:“臣妾为殿下更衣。”

赵蕊这么一起来,被子滑落,无限美好的风光就这么暴露在了李辰眼前。

清晨还有些微凉的空气刺激下,赵蕊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但这却完全不影响她奶白如羊脂一般的肌肤。

“很美。”李辰由衷地说道。

赵蕊大羞。

即便是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部都发生了,可赵蕊还是无法让自己就这么‘不知羞耻’地暴露在李辰面前。

她抓起被子想要遮挡自己,可李辰却使坏,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当赵蕊意识到李辰要做什么时候,她惊慌失措地用手抵着李辰的胸膛,道:“殿下,昨晚折腾得那么晚,现在就饶了臣妾吧...”

“昨夜说自己魂也要飞掉的是你,现在求饶的还是你,本宫可不惯着你这口是心非。”李辰坏笑道。

话说完,李辰将被子一拉,便将两人笼罩在了被窝中。

清晨的天色还未完全放亮,被浪翻滚,那刚停歇并没有几个时辰的动静,又从不断摇晃的床榻上传了出来。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李辰神清气爽地起身。

看了再次疲惫地睡去的赵蕊一眼,李辰唤来宫女伺候自己沐浴更衣完毕,走出寝殿。

来到寝殿外,李辰看到外面的空地上,地砖上几个宫女正在清理地上的一滩血迹。

昨夜负责行刑的东厂锦衣卫走过来,恭敬地说道:“启禀太子殿下,陈智已经行刑完毕,打足了一百杖,到最后一杖才断的气。”

“做的不错,去库房领赏钱。”李辰点头满意地说道。

上位者用人,奖惩严明是首要。

办坏了事情肯定要罚,让他们不敢糊弄自己的命令。

办好了,也该赏,下次再办事,他们才会更加用心。

两名东厂锦衣卫面色一喜,谢恩之后恭敬地离开了。

殿内床榻上。

李辰前脚离开,后面,赵蕊便突然睁开了眼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