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大明暴君

更新时间:2023-01-13 19:35:49

大明暴君 连载中

大明暴君

来源:绪风书城作者:造孽牌大刀分类:历史主角:朱寿,秦飞燕

单纯的看《大明暴君》这部小说的名字就很有趣,它的作者是造孽牌大刀,里面的主角是朱寿秦飞燕,内容精彩,人物也很有特点,下面是《大明暴君》内容介绍:穿越大明,权臣当道国库空虚,异族虎视眈眈。朱寿只好举起屠刀,杀奸臣、灭帝国、征扶桑。匹夫之怒,血溅三尺;太子一怒,伏尸百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古无情帝王家。

皇位面前,没有任何亲情可讲。

活了两辈子的朱寿,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处境。

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皇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不管是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任何人想阻拦,那就彻底抹杀。

朱祁镇捂着脸,看着朱寿眼里闪烁凶狠毒辣的目光,顿时身体一抖。

以前,皇后召见,或许朱祁镇会领先一个身位,但现在他不敢了。

他也不傻,能看得出来,朱寿就是故意的,就是在立威。

立政殿。

皇后秦合德坐在大殿内。

头戴五凤朝阳挂珠钗,云髻峨峨;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金黄色绣着凤凰的云烟衫,逶迤拖的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

一股高贵至极母仪天下的气质仪态万千,让人不敢有亵渎之心,更多的是心生敬畏。

然而,朱寿是个意外。

上下打量秦合德,也就三十岁上下,是秦惠之的小女儿。

她嫁进宫中三年,老皇帝就病了三年,据说,一直没老皇帝宠幸,也不知道真假。

“都是自家兄弟,有事儿说事儿,没必要动手吧?”

秦合德扫了一眼朱寿,“太子你身为长兄,理应维护好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这件事错在你!”

朱寿扫了一眼秦合德,很明显这是偏袒。

“我本想杀了他的。”朱寿淡然。

“你……”秦合德脸色一沉,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不见吗?”朱寿扫了一眼可怜兮兮的朱祁镇,“是你救了他!”

秦合德当即气急,胸口剧烈起伏,显然已经动了肝火。

“朱寿,你别以为你是太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后宫不得干政,你不懂吗?”

朱寿冷眼看着秦合德,“文华殿是议政的地方,现在我是监国太子,没有我的口谕,私自进入文华殿,还翻阅朝廷奏疏,我杀他有毛病吗?”

秦合德牙齿咬得吱嘎作响,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废了太子。

但朱寿有理有据,她又无可奈何,错就错在朱祁镇被朱寿抓到了要命的把柄。

深吸了一口气,秦合德看了看朱祁镇,“你先去国子监读书吧,本宫有话要和太子说。”

“是,母后!”

朱祁镇虽然委屈,但也只能忍着。

他,不敢触碰皇后的威严。

跪地行礼之后,转身离开了立政殿。

“太子,国家公务颇多,你刚刚监国很多事情都不熟悉。”

“是本宫让老三去文华殿,看看能不能帮你分担一点儿。”

老三朱祁镇,就是秦惠之党羽要培植的傀儡。

这种话朱寿怎么可能相信?

味儿的看着秦合德,“我要说我不信,是不是就打你脸了?”

“你……”朱寿傲慢嚣张的态度,又一次激怒了秦合德。

然而,不等秦合德再开口,朱寿却抢先一步,扫了一眼周围的婢女、太监。

“你们全都退下。”

话音刚落,婢女、太监们全都看向秦合德。

秦合德不明所以,但他断定朱寿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况且这次,朱祁镇确实不占理,被朱寿拿捏的死死的。

“太子的话,就是本宫的话,还不退下?”

场面话,必须要说。

不能让朱寿认为,后宫的所有人只听命于她一人。

众人退下,整个立政殿内只剩下秦合德、朱寿二人。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秦合德一抖牡丹薄雾纱,仪态万千风姿绰约。

一抖倾城,再抖倾国。

朱寿走近秦合德,轻声一笑:

“父皇年迈,没办法处理国事。”

“这才立你为皇后,侄女秦飞燕为太子妃。”

“这只是一场纯粹的政治交易而已。”

“皇后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对吗?”

秦合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朱寿。

这个逆子,怎么出口成脏,如此污言秽语?

抬起手,就要抽朱寿一个耳光。

朱寿伸手,抓住了秦合德手腕。

冷冷的看着秦合德,“皇后如此恼怒,是我说对了吗?”

肌肤之亲,让秦合德一阵羞怒,厉声斥责,“你疯了?怎么会说出如此虎狼之词?你就不怕掉脑袋吗?”

“我已经砍了赵无赢,活活打死了赵浪,也不在乎弄死后宫的虾兵蟹将。”

说完,朱寿用力一拉,把秦合德搂入怀里。

一股浓烈的阳刚气息,让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的秦合德吓得手足无措。

往往,在她几米的距离内,都是真空地带。

身为皇后,哪有什么人敢靠近她?

可偏偏这个朱寿,如此胆大妄为的轻薄。

“想叫你就叫吧。”

“不怕被人说咱俩淫乱后宫,你就大声的叫出来。”

朱寿伏在秦合德的耳边,大口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秦合德听闻,奋力地挣扎,可她越是挣扎,朱寿就搂得越紧。

“你们秦家打了一手如意算盘,秦惠之把持朝政,是最大的外戚。”

“只要我父皇一驾鹤,你们立刻就会废了我,扶植一个傀儡。”

“可如果这个时候传出来惑乱后宫的事情,后果你应该知道吧?”

朱寿邪魅一笑,秦合德一时间忘记了挣扎。

眼里闪烁一抹惶恐,不得不说她也被朱寿拿捏的死死的。

这句话等于是抓住了他们秦家的命脉。

秦合德怎么也没想到,朱寿会如此多智。

想要大声的叱责,却怕惊动了外面的人。

咬着牙,秦合德压低声音,“朱寿,你快放开我。”

然而,朱寿不但不松开,反而得寸进尺。

用手托起秦合德的下巴,“皇后如此貌美,儿臣怎么舍得放开?”

“你,太放肆了……”

秦合德失声尖叫,却被朱寿捂住嘴。

“外面人很多,你想让他们看到咱俩现在的姿势吗?”

一句话,把秦合德拿捏的死死的。

秦合德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是抗拒的,可内心的意识却告诉自己不能反抗。

不然父亲精心谋划十几年的局面,必将毁于一旦。

立政殿内,也变得安静起来,只有秦合德和朱寿粗重的喘息。

朱寿见秦合德眼神闪烁,似乎内心剧烈挣扎,顿感刺激。

把秦合德压下身下,手已经很侵略性的放在秦合德的胸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