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职场 > 平民市长笔记

更新时间:2023-01-13 23:25:04

平民市长笔记 已完结

平民市长笔记

来源:万读作者:燕子楼分类:职场主角:武常思,姜雨薇

在《平民市长笔记》这部小说中,主角武常思姜雨薇的人气很高,而且在燕子楼的笔下,主角的形象和性格等方面很吸引人,非常值得阅读,下面是小说梗概:一个基层小卒成长为一市之长?武常思被分配到经济落后的偏远地区做副乡长,却遭遇地头蛇的算计,同事的陷害和上司的打压,原本胸怀大志的他此时心灰意冷。就在这时大学时的班花出手相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上醒来之后不久,组织部的领导就来了,先是简单对我进行了例行的人事考核,又分别从校领导那里听取了平常的表现,之后就让我填写了一些任职的必要文件和表格,这样我就正式成为了坎杖子乡的副乡长。

坎杖子乡不仅很偏僻,而且很穷,因为地处山地丘陵地带,人均耕地面积不足一亩,在当时人均年纯收入不足一百五十元,属于国家级贫困村。

我上任的第二天,乡党委书记姚援朝就召开了乡党政领导班子会议,并研究确定了我的工作分工,我主管坎杖子乡的农业、林业、水利以及安全生产。

而我的第一项工作任务,就是实地检查乡内企业的安全生产情况,并与检查合格的企业签订安全生产责任书。

安全生产责任书与合同书的样式差不多,上面罗列了企业安全生产的各项要求和规章制度,左下角是乡政府分管副乡长,也就是我的签字,而右下角则是企业单位及领导的签字,一旦双方签字完成并加盖公章,这份安全生产责任书就产生了法律效力,如果出了什么安全生产事故,我就是第一责任人。

不过坎杖子的企业并不多,只有四户,三户和矿产资源有关,两个煤矿,一个金矿,还有一个鸭禽养殖的企业。

带着我去企业检查的是安监站站长赵连友,四十出头,体形偏胖,和我一样,因为常年干农活肤色黝黑,骑车去检查的路上,赵连友告诉我,这几户企业都是乡财政的纳税大户,只要大体上没有问题,有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最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太苛刻,这也是姚书记的意思,怕我新来的不知道,提醒我一下。我点点头,表示了解,我虽然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这点变通还是懂的。

骑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一个矿场,门口挂着一块简陋的牌匾,上面写着“宝安金矿”四个大字,停好自行车,我却发现这个矿场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繁忙,只有零星的几个工人在忙碌,赵连友领着我进了矿场,来到一栋简易的小木屋前,开门的是一个体态肥硕的胖子,戴着一顶安全帽,一身格子西装,脖子上挎着一条大金链子,左右手两根食指各戴着两个金闪闪的大戒指。

他的打扮与坎杖子这个贫瘠的地方以及那些忙碌的工人格格不入。

赵连友给我介绍了一下,原来这人就是宝安金矿的老板,叫杜宝安,也是坎杖子乡本地人,还有一个哥哥叫杜宝平,这个金矿就是两兄弟合着开的。

杜宝安在听说我就是新来的副乡长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连夸我年少有为,对此我倒是不置可否,敷衍客气了几句,我就说明了来意,杜宝安连忙拍着胸、脯保证支持工作,说有什么做的不好不完善的地方,尽管提,他一定整改落实。

之后他回屋给我和赵连友各拿了一个有探灯安全帽,我俩戴在头上跟着他走了矿洞,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个金矿其实比较简易,并不是很深,基本属于土作坊的性质,洞口摆着一些机器设备,照明设施还算齐全,电线也没有发现老化,杜宝安告诉我,说这些都是新换的。我点点头,发现洞里面有几个小分洞,每个大约都二十米左右的样子,头顶的探灯一下就能照到头,我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个似乎有些问题,赵连友看我表情有异,问我怎么了。

“这个洞是新打的?”我指着一个洞口,转过头问杜宝安。

“你怎么知道?”杜宝安大吃一惊,就连赵连友都惊讶的看着我。

我搓了搓洞壁上的泥土告诉他们,和其他几个洞相比,这个洞壁表面就比较粗糙,而且泥土还有点湿,只有新开凿的才会这样。

“到底是农校毕业的高材生,就是有文化。”

赵连友竖起了大拇指,我微微一笑,其实这里面我也有一点卖弄自己的成分,因为可是能是太年轻的原因,从之前他们的表现中我多少都看出对我有些不服气,我这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我又看了看这个新打的矿洞,里面并没有联通任何照明设施,甚至连一点开采设备都没有,似乎是不打算用的意思,于是我就问杜宝安开这个洞是准备干嘛的。

杜宝安尴尬的笑了笑,说他们开矿有个术语,叫“摸线”,意思就是说矿脉这个东西是分布不均的,有它的走向,所以都是先请专人“摸线”之后才打洞开采,只不过这回“摸线”的人看走了眼,这个洞算是白开了。

杜宝安的解释合情合理,加上我对这方面也只是略懂皮毛,就没有再深究。

之后我们又到杜宝安的小屋里看了看采矿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和消防器材,也都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就和杜宝安在安全生产责任书上签了名盖了章,然后就离开了。

跟赵连友回乡政府食堂简单吃了个午饭,下午我又和他去剩下的两个煤矿和鸭禽养殖企业看了看,也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无关紧要的小瑕疵倒是有一些,我都叮嘱两句,也和他们签了安全生产责任书。

总之而言,正式上任第一天的工作我觉得还算挺顺利,吃完晚饭,我正在办公室里看关于坎杖子地理位置、人口、矿产资源以及财政收入等基本情况的材料,突然就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巨响,吓了一大跳,等我和同事们走到外面,一眼就看见远处火光冲天,夜空中也能隐约看到大量的黑烟,我看了一眼方向,心里一惊,这不是宝安金矿的位置么?

这时候赵连友也出来了,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说坏了,准是金矿出事了。

“老赵,走!去看看!”

我招呼上赵连友,骑上自行车就火急火燎的赶往金矿,还没等进矿区,就看到里面烧着熊熊大火,工人们的嘈杂声和泼水声响成一片。

我跟赵连友好不容易找到正在指挥灭火的杜宝安,嘶声问道:“杜老哥,这是咋回事?!”

“唉!别说了,原本想明天再开个洞,怕下雨就把炸药放矿洞里了,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炸药就炸了!”

杜宝安重重一跺脚,一脸的懊悔。

“先别说了,救火要紧!”

我冲进杜宝安的房子,抄起一把灭火器就去扑火,赵连友见状也加入了进去,大约半个多小时,大火终于被扑灭了,这个时候姚书记也领着几个乡干部赶了过来,见到这个场景也是脸色一变,连忙问怎么了。

杜宝安哆嗦着脸把事情又说了一遍,姚书记也吓得够呛,赶紧吩咐我们说先看看损失怎么样,有没有人员伤亡。

结果这一查不要紧,不但杜宝安新买的设备烧了个精光,还炸塌了里面的一个矿洞,杜宝安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脸色极为难看的告诉我们说,少了三个人,弄不好可能就在那个塌方的矿洞里。

“那还等什么,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矿洞被挖开了,从里面发现了三具被烧焦的尸体。

“完了……这回完了……”

走出矿洞后,杜宝安就一屁股瘫软在地,姚书记和几个乡干部的脸上也不好看。

矿难这个东西经济损失其实不算什么大事,但凡开矿的老板都不缺钱,可一旦闹出了人命就不一样了,那就是大事件,不但矿老板要被抓进监狱,就连相关的领导干部都是要追究责任的,弄不好政治生涯就算毁了。

我的心情也是一脸沉重,一方面是因为死了人,另一方面,我是主管坎杖子安全生产的领导,如今出了事,虽说我是刚刚上任,但事情毕竟出现在了我检查完工作之后,论起责任,我难辞其咎,虽然按照实际情况我很有可能是从轻处分,但再轻的处分也是会记入干部个人档案,对以后的提拔任用都有影响。

“老杜,善后的事你先处理着,我们回去开个会商量一下这个事怎么办。”

姚书记阴沉着脸,丢下这句话后就带着我们回到了乡政府大院,一进会议室,他就劈头盖脸的冲我吼道:“武常思,你是怎么搞的?!不是让你去检查安全生产工作,你怎么还捅了这么大个篓子!”

我顿时一愣,因为按我原来想的,这金矿毕竟在我来之前都是由乡里监管,我才第一天来,就算有责任也不会太大,顶多就是个连带责任,但他这话的意思明显是把这次矿难事故的责任全推给了我,我脸色一沉,问道:“姚书记,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检查的时候确实没有问题,这一点赵站长跟我一块去的,他可以作证,我才刚来,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你不是想让我担责任吧?”

“武乡长,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已经开会明确了你的工作分工,其中就包含咱们乡的安全生产,而且这次事故也是在你检查完后才发生的,你怎么能说你没责任呢?”

说话的不是姚书记,而是刘文才,坎杖子乡的一把乡长。他一手拿着搪瓷杯子,另一只手不停的用食指点着桌子,眯起眼睛,用一种谆谆教诲的语气批评道:“党和政府培养你,让你成为人民的干部,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乡长,就是让你勇于担当,啊?一出了事就逃避责任,这怎么能行?”

被刘乡长阴阳怪气的这么一指责,我更加来气,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坎杖子乡的党政一把手是铁了心想把责任往我身上推,那时候我还年轻气盛,受不了这份窝囊气,于是就跟刘乡长怼了起来。

“你这是上纲上线!”

我盯着他,冷声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刚才抢救矿工的时候,是谁挖了几分钟就喊累,然后出了矿洞还有闲心抽烟,你与其在这厚颜无耻的指责我,还不如想想这事怎么善后解决来的实在吧!”

“好你个武常思,你就是这么跟领导说话的?”

刘乡长霍然站起身来,对我怒目而视。

“好了,都别说了。”

姚书记打断了刘乡长,把一张安全生产责任书推到我面前,冷笑道:“武常思,白纸黑字签着你的大名,这个责任你是担也得担,不担……也得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