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穿越 > 娘亲有喜:鬼医狂妻不下嫁

更新时间:2020-05-23 16:41:21

娘亲有喜:鬼医狂妻不下嫁 连载中

娘亲有喜:鬼医狂妻不下嫁

来源:微小宝作者:一醉琉月分类:穿越主角:白清灵,容烨

看过很多穿越架空小说,但是不得不说一醉琉月大大写的《娘亲有喜:鬼医狂妻不下嫁》真的是让人爱不释手的一部,想不到白清灵容烨身上还有反转魅力,小说主要讲的是:军医白清灵穿越成端王妃,就遇上丈夫虐妻夺子,姐姐顶替她功劳的厄运,还意图乱棍打死她腹中另一个胎儿,要她成鬼!她誓言——我若回归便是你们的死期!五年后,她以鬼医身份携女宝回归,却不料,荣王五岁的儿子伤重,她入府救治;太后病危,她把太后从鬼门关拉回;贵妃难产,她刨腹取子;从此一战成名,将渣渣们踩在脚下。然而,在她从宫门出来时,五岁男宝抱着她大腿:“娘亲。”白清灵惊愕:“我不是你娘亲。”男宝:“父王说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正午。

定北侯派出的人马到达了朝京西效大门。

然……

却被守门的侍卫拦下来了。

紫依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道:“姑娘,西门被设了门禁,通往的老百姓和外商都被拦下来例行检查了,不知京城又出了什么大事!”

若朝京没什么事,是不会设下这道门禁,搜身检查。

小笙儿太久没见人气,赶紧趴到窗口瞧了瞧。

而青依则撩开了另一边的窗帘,刚好白清灵可以观浏外面的景象。

“西门的侍卫增派了一批,黑鹰战服是荣王麾下的黑鹰卫,如今是荣王在掌管大理寺,既然派出黑鹰卫,却必然与重案犯有关。”

白清灵目光犀利的扫过那一群身穿着黑色战服的侍卫。

他们手里拿着弯刀,头上戴着铁甲,浑身散发着令人敬畏颤栗的神秘感。

几名黑鹰卫突然朝她这边走来。

定北侯府的家卫白郭兆赶紧拿着通行文碟下马。

“几位大人,我们是定北侯府的,侯爷派我们去雁南接人。”

“接什么人,帘子打开。”黑鹰卫头声线冷硬的命令。

绿依与青依回头看了一眼白清灵。

“把帘子打开。”白清灵微微点头道。

两个丫鬟立刻掀开了帘子。

两名黑鹰卫快速的走前,往车厢内查看一番。

而白清灵易过容,在黑鹰卫寻查车厢的时候,倒是淡定的取下了自己的面纱。

黑鹰卫在她身上多看了几眼,倒也没刁难,便转身接过了白郭兆手上的通行碟,盘问几声就放行了。

青依赶紧把马车帘子放下,然后抱过了小笙儿道:“荣王的黑鹰卫果然神威。”

“宁可得罪阎王,也不要得罪荣王,这个传言可不是虚的,荣王手里审讯的犯人,没有撬不开的嘴。”白清灵缓缓系上面纱。

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待在仙莱谷,但是却掌握外界许多消息。

比如,荣王未婚生子。

为了抚养儿子,直接把兵权丢回给皇上。

放弃权势争夺,做一个合格的奶爸。

让天下人哭笑不得……

能够做到他这般洒脱恣意,怕是前无古人!

帘子放下后,马车正准备前行,外头却突然传来几个女子的呼唤声:“小世子,小世子。”

“你们别跟着我,烦死了。”

“可是,这里并不是回王府的路,小世子,求求你了,跟奴婢们回去吧。”

刚要前行的马车再一次停下来了。

白郭兆的声音也紧随响起:“参见景世子。”

“免礼。”帘子外头,蓦然响起了一声奶音。

小笙儿好奇的眨了眨眼,身子突然往前一扑。

与此同时,外面也飞扑而来一道小身影。

导致两个小东西狠狠的撞在了一块。

白清灵脸色一变,倏然从坐榻上起身,张开双臂将两个小肉团接过。

然后,“砰”一声,在接过两个小东西时,白清灵也被重重的撞回到了坐椅上。

绿依心惊大呼:“姑娘,小心。”

白清灵微微蹙眉,第一时间便坐直身子,检查怀里的孩子。

可刚低下头,就对上了一双狭长漂亮的双眼。

她怀里不止抱着她的笙儿,还有一个长的粉团粉团的小男娃,年纪与她的笙儿差不多大。

此刻,这个孩子正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像是刚哭过一场。

“唉呀,你干嘛压着我的腿呀。”小笙儿在白清灵怀里挣扎了几下。

让白清灵从男孩儿的眼神里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白憧笙的腿。

的确被男孩压在了腿下。

男孩赶紧挪开腿,揉了揉眼睛,声音带着哭腔:“我不是故意的。”

小笙儿坐直了身子,盯着景临的双手,顿时蹙眉道:“你抱着的是我的娘亲,你为什么会在马车里,你不要坐在娘亲的腿上,祖父说男女授受不亲。”

容景临脸色微白,身子僵了僵,随之泛白的脸庞多了一抹绯红,赶紧从白清灵身上跳落。

这时,追来的婢女掀开帘子。

“小世子,王爷说过不可随意上他人的马车,不可到城外玩耍。”

容景临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丫鬟,随后又看了看面前的白清灵,咬了咬唇瓣道:“你们可不可以……带我去找我娘亲,我可以给你们路费,或者,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应允。”

说着,他便将腰上的黑玉佩饰扯下来,递给白清灵。

青依、绿依、紫依三人互相对视。

既然外头的婢女唤他一声世子,那他定是某位王爷的孩子。

定北侯府哪里敢惹这样的权贵。

白清灵扫了一眼容景临手上的黑玉,上面赫然雕刻着一个“鹰”字。

她曾在定北侯手里见过这块玉牌,说它是佩饰,不如说……它是调遣黑鹰卫的兵符。

这个孩子手持着黑鹰卫兵符,那便是……荣王之子。

白清灵明明该拒绝这个孩子,然后将他赶下马车。

可是从刚才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她这具身体就散发着一道她没法控制的悲痛与不舍!

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你娘亲在何处?”白清灵微倾身子,声音柔和。

容景临攥紧黑玉,正要开口,外头再次传来丫鬟的惊呼声:“荣王殿下,是荣王殿下回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