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总裁 > 农家小厨娘

更新时间:2020-11-24 22:38:26

农家小厨娘 已完结

农家小厨娘

来源:微小宝作者:沈款款分类:总裁主角:梅景,宋良宸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农家小厨娘》,这是一部总裁豪门类的小说,作者是沈款款,内容真实,情节不落俗,非常值得阅读,下面是《农家小厨娘》的主要内容介绍:顶级厨师梅景睁开眼发现自己穿越了。再仔细一看,好家伙!亲奶逼她嫁老头、包子爹还躲在一旁偷笑?佛口蛇心的亲奶奶、蔫坏阴损的堂亲手足、还有道貌岸然的大伯一家、以及处处占便宜的叔叔婶婶!面对一贫如洗还被群狼环伺的破茅屋,梅景望天,扛起吃饭家伙,摆地摊、做大厨、开酒楼、酿美酒!滚滚金银满地撒、极品亲戚麻烦事儿却也纷至沓来。梅景撸起袖子,斗牛鬼蛇神、怼极品亲戚,带着亲娘走上人生巅峰。熟料一朝风云变,媒婆踩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长的一句话,成功将愤怒之中的梅老二和管氏唤回了神,他们仔细看着梅景,脑子里突然咣当咣当的作响,好像他们是猴子一样,被人耍了!

梅景……不疯了?

管氏只觉嘴里泛起一股猫屎的恶臭味儿。

难道说,在柴房的时候这小娼妇就故意整她?

“啊——我杀了你!”管氏忍不住了,抓耳挠腮的又要往上冲。

村长忍无可忍,直接一耳光拍过去,“管氏,别以为老子不敢揍你,你和梅老二做的事,丢的可不仅仅是你们梅家的脸,而是整个梅根村的脸!”

“呜呜呜,你敢打我,赔医药费!你这个短命鬼快点赔医药费……”管氏吃痛捂着脸发神经,攀在村长身上,不给钱她就不肯撒手。

村长是什么人?会让管氏威胁吗?

他直接一脚就把管氏踹了出去,“男人说话有你这个女人什么事!来人啊,给我把管氏抓住,她脑子有病给我看紧点!”

而当事人梅景则抹着眼泪说道,“村长,我原本是个疯傻的,但现在已经不傻了,是我奶把我逼死的,我死过去的时候见到不知道是神仙还是阎王爷了,他说的命苦,就把我的疯病治好了。”

“那就好,也算是熬得苦尽甘来了,孩子别怕,我是村长我会为你做主的。”村长细声安慰,认为梅景受了委屈。

而梅景也乐得这样,脸上的表情更加委屈,直接拉开袖子,露出上头青一片紫一片的伤口,一副孩子口吻,“村长爷爷你看看,呜呜呜,阿奶打我的时候好疼,我娘也被打了,但她不方便给你看,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呜呜呜,如果村长爷爷您不给我们母女俩做主的话,那、那我们也只好一头撞死了啊,这日子太苦了。”

梅景的话让村长都老泪纵横,长得那么可爱的丫头,管氏咋就能狠下心去呢?尤其是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浑身伤痕,他对梅老二和管氏就更气了。

荣氏坐在一旁哭,等哭够了,她也就冷静下来了。想着刻薄恶毒的婆母,再想到这个托付终身却愚孝无比的丈夫。她的女儿才十五岁啊,以后还有大好的日子要走,怎么可以嫁给林癞子那六十岁的老头呢?荣氏咬咬牙,心下做了一个决定,直接跪在村长面前,狠狠的磕了两个响头,吓得村长赶紧挪开几个步子,不明所以的看着荣氏。

“你这是做什么,要我老头子折寿吗?”

荣氏也是忍够了,直接磕头道:“村长,请您做个主,让我跟梅老二和离!”

“和、和离?”村长显然没想到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

旁边隐忍不发的梅老二怒了,“娼妇,你休想和离!我告诉你,休书我已经写给你了,你现在就是个被休的下堂妇,想和离?下辈子吧!”

梅景适时递上被自个儿撕成碎片的休书,奶声奶气说,“村长爷爷,这就是休书,不过刚刚我气到了,就、就给撕了,村长爷爷,我是不是做错事情了?”

巨大的信息量涌入村长的脑袋里,让他有些无从适应。

“休书?什么休书?”

“就是阿奶和爹爹要把娘休了的一张纸,阿景不认字,所以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梅景如此说道,还煞是认真的开始在地上拼凑碎片,勉勉强强弄出了半份休书。

村长一看顿时大怒,抓过那些碎片甩到梅老二脸上,吼道,“你给老子闭嘴,丢死人了!丢光了整个梅根村的脸!荣氏,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不要冲动,动不动就说和离,影响不好!”

“和离的事情,我也是经过了考虑才决定的,村长,请您做主!我为人妻子受些委屈也无妨,可阿景只是一个孩子啊,奶奶和爹爹都这样对她,就连说亲这种重大的事,都如此草率的决定,我哪怕死也不怕,可我怕别人苛待我的阿景!”荣氏越说越激动,眼泪落得也愈发快了。

“村里人都知道我是下嫁给梅老二的,我娘家在镇上是富户,嫁过来的时候啥也没图,就图你梅老二这个人,每天累死累活我都认,可我是个做娘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阿景被人欺辱!村长,阿景那么瘦那么小……”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梅老二有些心虚,他知道管氏是个什么人,但也没太往心里去,哪怕事到如今也觉得是荣氏过于小题大做,是荣氏的错,便嘟囔着:“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嘛,嫁给林癞子怎么了,林癞子有钱,过去就是享福的,反正我不和离,你要休书我就给你……哦,但是重新写休书的两文钱你要自己出,我可不负责!”

“畜生!你说什么呢!”

村长见事情愈演愈烈,有些难收场了,只能骂一声梅老二表达自己现在的怒火。

他刚想好言拒绝荣氏和离请求的时候,梅景就往门外跑去了。

“呜呜呜,叔叔婶婶们救命啊,帮帮我和我娘吧,我们不能再和阿奶和爹爹一块过日子啦!”

“阿奶和爹爹会打死我们的,呜呜呜……”

小小的身子踉跄,胳膊上的紫青伤痕还没来得及遮住呢。

跑出去,就落入了那些围观听戏的村民眼里。

“哎呀,阿景丫头手上咋那么多伤啊?”

“还能咋,管氏那恶妇你不是不知道,她打的呗!”

“天可怜见儿的,这一个疯傻的女娃被打成这样,也难怪荣氏闹和离了。”

刚刚他们还觉得是荣氏不懂事儿,不懂做人妻子的本分呢。

现在看来,恐怕是滩烂泥,也要因为这些事儿被折腾得扶上墙了。

被赶出门外的管氏看到梅景这死丫头作妖,新仇旧恨又上头了,直接挣脱那钳制着自己的俩个婆子,黑着脸冲上去,抬手就往梅景脸上打:“你这个赔钱货,老娘养你那么多年你现在就这样报答的是吧?好好好,我送你去见阎王爷,让他把你的疯病换回来,你这死娘玩意儿,敢跟老娘作对,看我不打死你——”

“哎呀!阿奶杀人啦!”

梅景尖叫一声,她手里可是时刻拿着菜刀的。

此刻看到管氏甩下来的手,立刻就用菜刀格挡了。

“啊——”

管氏好死不死,一双大手拍在了菜刀的刃儿上。

顿时,刀刃划破了皮肤,管氏的手掌被割出好大一条道子,正哗啦啦的流血呢。

梅景心里别提多痛快了,可这时候弱者才是最有话语权的,便立刻扔下菜刀,摔在地上抹着眼泪,“呜呜呜,阿景是不是做错什么了?阿奶你没事吧?呜呜,阿景知道错了,阿景帮你呼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