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科幻 > 星际迷宫

更新时间:2021-03-23 19:21:38

星际迷宫 已完结

星际迷宫

来源:腾文作者:灰色恐惧分类:科幻主角:冷傲,觉罗

《星际迷宫》是很多朋友在找的一部科幻类的小说,作者是灰色恐惧,主角是冷傲觉罗,全文阅读之后发现故事情节设定充满新意,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以下是《星际迷宫》全文内容:星际探索者--是人类进入宇宙时代后,才出现的一种全新职业,类似以前歷史当中记载的探险者,主要以在宇宙中发现有价值的新星球,然后转手卖掉这些星球的资料来获利,而九星探索者小队,在所有星际探索者当中,都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老资格队伍,从成立到现在,足有近百年的歷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冷傲慢慢的从晕迷当中醒来,当他醒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疼,第二个感觉还是疼,全身上下无处不疼,而且还是疼入心非的疼法,差点没让他再次晕过去。

靠著多年在宇宙中流浪的毅力,冷傲挺了过来,没有再次晕过去,可疼苦感一点也没有减弱,反而有越来越强的感觉。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可能是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几年,疼苦感总算慢慢的减弱了下来,一直到一点也感觉不到疼苦為止,但因為痛疼时间太长,冷傲对身体的感觉已经完全失去,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

刚刚松了一口气,心想这要命的痛疼感总算是过去了,可没想到,念头还没落呢!一股比刚才还要猛烈好几倍的痛疼感突然在头里出现了。

这股痛疼感和刚才的不太一样,就好像是有一个什麼东西正在吞吃自己的脑部似的,搞得冷傲心里是又疼又乱。

随著痛疼感的加强,冷傲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越来越木,有一股怪怪的感觉,也正是这种感觉的出现,使得本来已经强到足以让他晕过去的痛疼感,好像轻了不少。

随著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好像自己的脑子已经被吃了一半似的,搞得冷傲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脑子里空白一片,眼前也一阵阵的发黑,随时都有再次晕过去的可能。

就在冷傲认来自己好像已经晕过去的时候,一道很热很热,热到了几乎快要把冷傲身上的肉都烤熟的热流,突然从冷傲的胸口出现,飞快的进入了脑部。

这股热流一进入脑部,冷傲马上就感觉自己脑袋一激凌,刚才那种木木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同时脑袋里面还传来一声很响亮的啸声,从这股啸声当中,冷傲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股不干和惧怕。

这股啸声起得快,消失得也快,当啸声消失的时候,冷傲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一下子就不疼了,不光不疼了,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明感,舒服极了。

等这股舒服感消去后,冷傲的注意力转回自身,也开始回想起刚才是怎麼回事了?我不是被那道白光罩住了吗?那现在怎麼样了?

一想到这个,冷傲有点急了,从那根短刺对白光的忌讳程度来看,那道白光一定不简单,而自己则被白光正面击中,那百分之八十会受伤,死是不太可能了?如果真的直接就被干掉,现在也不会有精力去想这个那个的,只是伤有多重?这才是冷傲现在最关心的。

这个时候,那股热流也消失了,不过,并不是回到胸口后才消失的,而是直接就消失在了冷傲的脑袋里,就好像被冷傲的脑袋吸收了似的。

脑袋不疼了,冷傲就想动动身子,从醒来到现在,他的身体一直都处於感觉不到的程度,使得他心里十分的不安,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伤成什麼样了。

可不管他从脑子里下达多少命令给四肢,身体都好像接受不到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可把他急坏了,却又没有什麼办法,只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给身体下命令,想让它动起来。

功夫不付有心人,经过几千几万次的重复下命令,冷傲终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只是感觉很怪很怪,到底哪里怪!他暂时还分不出来,只是感觉和以前的身体不太一样了。

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冷傲总算能控制部份身体,但眼前却一直都是黑黑的,哪怕是用力睁大双眼,也无法看到任何一点东西,而且身体可以轻微活动后,冷傲在试著活动身体时,发现自己现在被困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身体哪怕只是活动一小点,也会撞上周围的东西。

一个全密封的小地方?可為什麼自己没有窒息的感觉,宇宙防护服还穿在身上吗?有可能!因為现在对身体的感觉十分迟钝,冷傲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还穿著宇宙防护服。

既然宇宙防护服还在起作用,说明身上并没有重伤,不然的话,宇宙防护服一破,那可就有多少能量都不够用,根本不可能维持这麼长时间不缺氧。

心微微放下一些后,冷傲就把心思转回到身体上,為什麼这麼长时间?身体还是无法回復正常的知觉呢?难道是那道白光,有著特殊的作用?百分之八十是了!未知文明的东西,肯定和人类的不一样,也许它们的武器就是这种作用吧?

一边努力的活动著身体,一边用力的回想著在遇到那道白光前的情景,想试著找出自己被关在什麼地方,只有清楚了自己被关的地方,一会儿逃出去后,才有机会逃命,免得在不清楚情况下,一逃出去,就再次遇上那帮蛋,从新被抓起来,那可就冤透了。

自从进入这个奇怪的宇宙空间后,就一直想遇到一些智慧生命!唉!没想到,遇是遇上了,可结果却是这样,早知道就不盼著遇上它们了。

身体越活动越灵活,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都无法感觉到手和脚的存在,难道四肢在那道白光当中,发生了什麼意外?冷傲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瘫痪啊?在这种地方,要是瘫痪了,那可就和死亡没什麼分别了。

在活动身体的时候,难免会撞到那个一直困住冷傲的小笼子,本来冷傲没想过,现在就打破这个牢笼逃出去,怎麼也要四肢回復正常后,才有可能啊!可没想到,随著他活动的频率和幅度的增大,那个牢笼居然开始出现裂痕。

裂痕出现的时候,冷傲当时都有点傻眼了,这是关人的牢笼吗?怎麼这麼不结实?不过,不结实才好呢!也免得一会大费手脚的去破坏这个牢笼了。

借著从那个裂缝里射进来的光芒,冷傲努力的活动著头部,他想看一眼自己现在的身体到处怎麼了?这麼长时间,对四肢一直都没有任何感觉,这让他心里十分的不安。

可这个牢笼实在太小了,再加上那个裂缝里射进来的光也有点弱。怎麼活动头部,都无法看到自己的身体。反但是离那个裂缝越来越近,几乎可以看清外面的情况了。

再用点力,把眼睛贴到那道裂缝上,刚想向外看,突然就被一股奇怪的感觉给震惊了,自己贴到裂缝上的眼睛,居然可以感觉到那个裂缝处的质感,这怎麼可能,自己的头部应该被宇宙防护服严严实实的包裹著,怎麼会感觉到质感呢?

这可把冷傲吓坏了,连外面的情况都没得及看,全身就是猛得一震,一直困著他的那个牢笼,在瞬间就被挣得四分五裂,冷傲也彻底的回到了外面。

离开那个牢笼后,冷傲都没有心情去看那些蛋是否还在附近了,直接就低头向自己的身体看去,一是看宇宙防护服还在不在?二是看自己的手脚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现在都没有任何知觉。

哪成想,这一眼差点没直接让冷傲晕过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他那个已经习惯了一百多年的身体,而是一个长著白色鳞片,像蛇但又比蛇大上好几倍的身体,难怪感觉不到四肢了,这个身体上,根本就没有长四肢,没有的东西,去哪里感觉得到。

怎麼会这样?冷傲一边在内心狂喊著,一边疯狂的扭动著身体,希望可以发现这只是幻觉,不是真的,自己怎麼会变成一条蛇呢!

疯狂了好一会儿后,冷傲才慢慢平静下来,事情出了,就算无法接受,也要接受,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平静下来后,冷傲打量起了四周的情况,自己还在那个短刺和蛋交战的地方,只不过,短刺和那些蛋都已经不见了,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到是有一大堆的蛋壳,看样子,好像是那些蛋里面孵化出了什麼东西。

再看一眼自己刚刚从里面出来的那个小牢笼,妈的,还真是一个蛋!当冷傲看到那些蛋破损的样子时,他心里就有一种感觉,现在证实了,自己果然也是从蛋里跑出来的,难道那些蛋里出来的,都是和自己现在一样的‘蛇’?

等等!自己刚刚出来的那个蛋壳里,好像有东西,冷傲本来打算移开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个很细很小,但又很亮的小光点。

那是什麼?冷傲有点好奇的扭动身子,想走过去看看,可没想到,刚刚一移动身子,马上就来了个嘴啃地!

无语了,冷傲看了看自己那没手没脚,圆圆长长的身子,一时忘了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人类,还想著用脚走路!可现在已经没脚了,不摔才怪呢!

平静了一下心情后,冷傲从新站起来,开始试著用现在这付身体在地面爬行,站著走了一百多年,好不容易人到中年,结果却变回了原始动物,落个爬行的下场,唉!是应该说自己倒楣呢?还是应该说自己命不好?

摔了好几次后,冷傲才找到使用现在这个身体爬行的正确姿势,好在和自己出来的那个蛋壳相隔本来就不远。

爬到那个蛋壳附近,冷傲看到了那个正发著光的东西,一块几釐米大小的晶体,成不平均的棱形,样子怪怪的,而且里面还有著很强的生命气息,这股生命气息和刚进入这里时,那些蛋的生命气息很相似。

本来生命气息在冷傲的眼里都差不多,根本不可能分得这麼清,可拥有了现在这付身体后,不知道為什麼,冷傲也同时拥有了一股很奇怪的眼神,居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股生命气息的存在和流动方式,再结合自己以前见到的那些蛋的生命气息,很轻易的就判断出,这两股生命气息一模一样。

如果放在平时,冷傲一定会查觉到自己的改变,可放到现在,这点改变,相比换了个身体而言,已经太轻微、太轻微了,轻微到了几乎完全无法引起冷傲注意的程度。

想起自己已经没了手的事实,冷傲苦笑了一声,再向前爬了一点,接近到那块小晶体,用尾巴轻轻碰了碰那块小晶体,没有发现什麼不对。

张开嘴,轻轻把那块小晶体叼了起来,放到自己身前的地方,头低下去,仔细的看起了这块小晶体。

里面除了一股很浓厚的生命气息外,还有一条很轻很淡的影子,在里面不停的游动,认真辨认了好一会儿,冷傲认出来,里面正在游动的那个影子,好像是一条龙。

龙可是人类当中赫赫有名的一种生物,但只限於传说当中,因為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任何资料能证实这种生物的存在。

冷傲看著里面那不停游动著的金色小龙,心里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股亲密感,这股感觉来得十分突然,但十分强烈,不知道是因為那条龙的身形和自己现在很相近,还是因為在这个陌生之极的宇宙空间里,见到了一种自己以前就听说过,而且对其有著莫大好感的生物,哪怕它只是一个影子。

看清里面的一切后,冷傲想把它收起来,才猛得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蛇,而且还是身无寸物的蛇,想把这麼大的一块晶体收起来?放到哪里啊?

苦笑了一声,冷傲开始打量起了自己的身体,从发现自己变成蛇后,他一直就对自己的身体有著一股排斥感,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看过,自己现在的样子。

自己的身长大概在一米到一米一之间,身上长满了白色的鳞片,头部看不到,不知道长得什麼样子,但尾部和身体到是看得很清楚,尾部和冷傲认识当中的蛇不太一样,有点像一根刺,尤其是尾尖那个地方,十分像是冷傲带进这条船的那根短刺,身体上到是没什麼特殊的地方,只是胸口处有一块很奇怪的鳞片。

為什麼说这块鳞片很奇怪,因為其他的鳞片都是平滑的表面,只有它上面,有著一个很淡很淡的花纹,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后,冷傲认出来了,这不是自己戴了好些年的,那根从一颗奇怪星球上找到的,项链上的花纹吗?

那是一根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做出来的项链,刚找到的时候,自己和队员们还带著它去未知物品鉴定所鉴定过,可没有发现它有什麼价值,但又说什麼都鉴定不出来它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同时因為它上面的花纹十分好看,自己比较喜欢,在和队员们商量后,把它留了下来,给自己当个纪念,一带就是这麼些年,从来也没有拿下来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