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

更新时间:2021-03-24 21:58:38

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 连载中

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

来源:奇热作者:芙岚分类:言情主角:晋婉莹,轩辕曜

《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是作者芙岚成名作,这是一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面的主要角色是晋婉莹轩辕曜。文章中关于晋婉莹轩辕曜之间的情感描述有很多,非常的细腻,情感饱满,下面是《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的内容:她是二十世纪著名的医科圣手,一朝穿越成古代不受宠的越王妃,刚睁眼就惨遭验身,惨不忍睹。 王爷不疼,侧妃陷害,一个现代二十四孝好青年被迫开启了宫斗副本?但晋婉莹会怕?且看她医术在手,天下我有。 婚宴送孝服! 婚后断幸福! 人欺我一尺,我还人十杖,侧妃,你可还敢来战? 王爷:“王妃好是善妒,不让侧妃侍寝,是想独占本王吗?” 晋婉莹冷笑,转身就把和离书怼到某王爷的脸上,挑眉轻语,“王爷,签字吧!妾身买的面首已经在路上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儿说什么傻话。”轩辕曜安慰几句,扭头对晋婉莹露出厌恶不悦来,“你如此斤斤计较不识大体,有什么资格掌家,又有什么资格做本王的王妃!”

晋婉莹冷哼,心道:当谁稀罕呢!

寒侧妃闻言心下得意,顺势搂住轩辕曜的腰身,娇声道:“王爷宠爱,妾身明白,只是妾身不想和姐姐有冲突,惹得您心烦......”

轩辕曜顺势将她揽住,动作温柔小心,但垂眸那一瞬,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转瞬即逝。

下一刻就冷冷逼视晋婉莹:“你到底闹够了没有!天天找香寒的麻烦,到底有什么企图?”

晋婉莹敏捷地捕捉到轩辕曜的不耐,却拿不准是冲谁的。

闻言,她蹙眉反驳:“我是王妃,她是侧妃,她的嬷嬷欺负了我的丫鬟,我难道还不能反抗?”

“晋婉莹......你如今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轩辕曜莫名冷笑一声,“来人,把膳食堂的人都叫过来。”

晋婉莹让他那一眼看得浑身不自在,干脆转过头不理会。

很快,下人们跪了满堂。

晋婉莹扫了一眼,沉声问:“今日张嬷嬷打了环儿,谁看见了就站出来......这里自有王爷做主。”

寒侧妃柔声一笑:“大家都别怕,听王妃的。实话实说,王爷在呢。”

轩辕曜一语不发,气压却很低,吓得众人更不敢说实话,只含含糊糊道:“那时大家都忙着备膳,未曾看清。”

如今掌家得宠的都是寒侧妃,下人们自然不敢轻易得罪。

晋婉莹问了一圈,都快要灰心了,环儿害怕主子受罚,哭着跪下来恳求道:“你们明明都看见的......我不求给自己讨公道,只是不能让小姐跟我受委屈......求你们说句实话吧。”

院子里静了半晌,末尾忽然有个瘦弱的小丫鬟站出来,“奴婢......奴婢瞧见了,是张嬷嬷不愿给月利,叫了几个婆子......一起动的手。”

环儿哭着抱住相熟的好友,“珠儿......谢谢。”

张嬷嬷脸色一变,“你们两个贱丫头,分明是受人指使,联合起来害我......”说着还疯了似地,要站起来扭打珠儿。

珠儿和环儿被嬷嬷吓得不敢动,晋婉莹正要上前,却见一道黑影闪过。

轩辕曜面带怒容,一脚踹翻张嬷嬷:“狗奴才!主子都还没死呢,容你一个老东西放肆。”

“王爷,张嬷嬷的行为明显就是恼羞成怒,珠儿的证词也证明了环儿的清白。”晋婉莹趁机补充道,“现在,寒侧妃该不会还想颠倒黑白吧!”

轩辕曜都罕见得发了怒,寒侧妃脸色也跟着变白:“妾身不敢。”

“来人,把张嬷嬷带走。”轩辕曜冷冷看着晋婉莹,语气莫测,“你想留下来,亲眼看看她的下场吗?”

晋婉莹想到之前被杖杀的两个丫鬟,背后一寒,连忙摇头:“我相信王爷会赏罚分明的。”

轩辕曜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院子,未曾再看寒侧妃一眼。

“王爷......”寒侧妃还从来没有见过轩辕曜这么对她,瞬间连笑都装不下去了,“晋婉莹,你以为这样,就能博得王爷的注意吗?”

“哟,白莲花变色了?”晋婉莹笑着补上一刀,“王爷这么信任你,把原本应该给本王妃的掌家权,统统都给侧妃,实在劳烦你费心了。”

她微微一笑,“只是本王妃身为丞相千金,家风严谨,看不得这乱尊卑的事儿,寒侧妃真懂规矩,以后除了把月例按时送到我院中,其他事儿就不麻烦你亲自来了。”

“你......”寒侧妃咬牙,“你当我是什么,还由得你差遣!”

晋婉莹把环儿和珠儿拉起来,讽刺地说“我是妻,你是妾,妾同奴。你再受宠,也管不到主子头上。”

说完,也不管她什么反应,潇洒地带着丫鬟离开。

回到院中,主仆俩还有说有笑。

环儿率先开了门,忽然脸色一变,“王......王爷。”

晋婉莹脚步一顿,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活阎王怎么在这里?秋后算账?

“你先出去。”轩辕曜把环儿赶走,目不转睛地睨着晋婉莹,“你是想等本王,亲自请你进门?”

晋婉莹红唇一抿:“王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她刚踏入房门,身后的门无风自动,砰的一下关上,吓得晋婉莹心口一跳,下意识要回头。

轩辕曜身影如风,突然一把掐住晋婉莹的脖子,将人压在门上,冷声说“你不是晋婉莹。”

晋婉莹被掐住脖子,无法呼吸也不能讲话,将心一横,狠狠出手打在轩辕曜手肘下方两寸的位置。

轩辕曜整条胳膊瞬间一麻,再也使不上力气,晋婉莹顺势挣脱了他的桎梏。

“你到底是谁?本王的王妃性格懦弱,胆小怕事,本王在了解不过,你到底是谁,潜入王府有什么目的?”

轩辕曜眯了眯眼眸,眼底渗出骇人的寒意,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人全全看穿。

“咳咳咳......”

晋婉莹紧紧揪着领口,剧烈咳嗽着,险些肝肠寸断。

只差一点,她就被掐死了。

深深吸了口气,晋婉莹压下所有情绪,原主那么懦弱,不被怀疑才不正常。

晋婉莹不说话,轩辕曜火气莫名的又瞬间窜了起来,他缓缓的蹲下身,抬起晋婉莹的下巴,声音冰冷如铁:“说,本王问你话呢!”

晋婉莹被迫和他对视,看着这么冰冷无情的一张脸,心中也是疑窦丛生。

原主虽说是替嫁,性格却并不惹人讨厌,可为何轩辕曜每次见到原身的态度,却总是充满侮辱和厌恶?

“王爷,咳咳......想让我说话,也该放开我才是!”晋婉莹一开口,刚刚受伤的嗓子顿时又是一阵干痛。

轩辕曜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狠狠甩开她的下巴:“说!”

晋婉莹缓缓起身,看着轩辕曜:“以往的时候,总是以为妾身只要不惹王爷生气,王爷迟早有一天还是会正眼看看妾身的,但是现在看来,王爷恨不得我直接死掉才好,既然如此,我也就死了这条心,求王爷给一纸休书,从此不见,也算彼此清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