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青春 > 糖果之吻

更新时间:2021-03-26 22:55:46

糖果之吻 已完结

糖果之吻

来源:万读作者:戴小妮分类:青春主角:千羽傲,蓝舞葵

《糖果之吻》是作者戴小妮成名作,这是一部青春校园类的小说,里面的主要角色是千羽傲蓝舞葵。文章中关于千羽傲蓝舞葵之间的情感描述有很多,非常的细腻,情感饱满,下面是《糖果之吻》的内容:神啊!请你来告诉她,她蓝舞葵到底是做了什么坏事要这样惩罚她?先是莫名其妙的遇到所谓的CJ怪盗,然后又差点被大家认为她是这家伙的绯闻女友,他竟然还一脸不爽的想要搞“谋杀”!他不就是个小痞子而已嘛!可是却为什么三番四次的来找她的麻烦?!竟然还将他手中的那个极其神秘宝贵的精灵石交给自己保管!虾米?看似慵懒无良的怪盗小痞子竟然说,她很有可能是精灵石的——上一世恋人?!有没有搞错,她竟上一世是跟一个石头恋爱的?!嚣张美型痞少年、风度翩翩的优雅帅哥、整天带着一张面具不肯示人,却声音好听之极的诡异少年……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团一样缠绕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千羽傲的声音,蓝舞葵不禁有些吃惊。

他们才刚刚通过电话啊,这家伙怎么这么就来找她了?!

根本没心情再去管那个磷的事情,蓝舞葵连忙走向门口,扭动把手将门打开。

“你干嘛来我家?”蓝舞葵双手环胸,不悦地凝视着眼前的俊逸少年问。

“刚刚干嘛扣掉我电话?”比蓝舞葵脸上的脸色还要难看,少年冷冽地质问着。她是第一个敢扣他电话的人诶!

“我喜欢。”怒气还没有完全消去,她瞪了少年一眼,说。那小脸上带着一丝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孩童般得气焰。

少年没说话,只是眼眸一直睥睨着她,突地,他身子往前一步,凑近她,蓝舞葵本能地往后躲,身体愈来愈倾斜,眼看着即将跌倒,霍然,少年伸出手一把扶住她的纤腰,温热的手掌透过衣服将温度传递到她的腰上,蓝舞葵脸蓦地一红:“嗬!千羽傲!你个流氓,给我放手!”

“流氓?”他挑了挑眉骨,似乎对于她说的这个词,并不感到生气。

银白色的碎发随意地搭在眼帘上,遮住他眸子一边的色彩,她甚至可以听到他心脏的跳动声,两个人的距离,彼此此刻挨得好近好近,而且,现在还是在自家门口……

“蓝舞葵,你好像忘记了,我一直以来就是个小痞子。”

“咳……”

“呵呵……你的脸,好像红了。”

他说着,突地用食指指了指她的侧脸,蓝舞葵如梦初醒,脸上一阵羞赧,想也没想便立即推开跟前的少年:“千羽傲,你个混蛋!这里是我家门口!给我离开!”

“嘿嘿,你生气干嘛?”

“你离开!”她说着,转过身欲关掉门,少年却偏偏要跟她做对似得,手径直抵住她即将关上的门。蓝舞葵毕竟是个小女生,力气怎么可能有千羽傲的大?僵持不到五秒钟,门便被少年轻松推开。少年轻笑一声,走进来,蓝舞葵撇过头,气愤的要死,不愿意与少年说话,然而,少年还未完全走入客厅,他便顿时止住了脚步,神情也变得有些紧张:“蓝舞葵……你拿到了精灵石了吗?”

“精灵石?”

蓝舞葵挑了挑眉,对于少年的这句话充满了疑惑。

他为什么突然问起精灵石?

不好!该不是,他得知了什么吧?

“那个……你……你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她讪讪地抚着手臂问,眼眸里,闪烁的满是恓惶。睿智的少年一下子便看出来了,瞳孔剧烈一缩:“你的房间里,有一股精灵石的味道。”

“啊?!”蓝舞葵倒吸一口冷气,她的房间里,竟然会有一股精灵石的味道?嗬,这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可能的啊!除非是……磷!

蓝舞葵瞬间了然,可是,千羽傲对她的逼问却愈发犀利:“精灵石呢?在哪?马上给我。”

一提到精灵石,千羽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失去了以往那慵懒的痞子气,多了几分严肃以及吓人,蓝舞葵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身子处于本能的往后走,直到她的身体被少年逼到了墙角,她无路可退,蓝舞葵深呼一口气:“我……真的不是我的事!”

她跟他的距离此时挨得比刚刚还要近,仿若只要轻轻挪动一下脚步,两个人便可以彻底地挨上,鼻尖与鼻尖、眼眸对眼眸的距离绝对连两毫米的距离都没有。

少年吐气如兰:“在哪?”

“好了!别问她了,是我。”

蓝舞葵正脸色涨红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忽地,一声略带玩味的男声响起,尔后一束耀眼蓝光在房间内射出,磷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沙发上。

他耷拉着脸,瞅着地板,一副被抓到的表情。而千羽傲看到了他,显得似乎有些错愕。

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千羽傲想着,飞快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蓝舞葵,见她一脸可怜巴巴,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不禁觉得更加奇怪。

少年挑了挑眉毛,走到磷的旁边:“怎么是你?”

“唔……你还说呢!精灵石被卖到了soul⑧号店。”

“soul⑧号店?”

千羽傲的眉毛挑的更加高,目光也随之疑惑的看向了兀自站在墙角的蓝舞葵。

接收到少年炙热的目光,蓝舞葵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

嗬,干嘛他们看她啊!真是的,讨厌……

她无奈地笑着,走到两个隽秀少年跟前:“咳咳……那个……那个,不是我啦!是我朋友啦!”

“上次我在soul⑧号店看到你,也是因为这个吗?”千羽傲蹙住眉,问。

“是……啦……”

最后那个啦字,她几乎是完全不好意思讲出来的,拖拉着说出这个字,却遭到两个少年一致白眼。

“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个小丫头真的是想气死他!如果她早点告诉他,说不定他可以直接进去将精灵石偷了出来,这下子可好。

谁都不知道soul⑧号店的店主人是谁,只是传说,他是一个身份神秘、整天带着面具不敢示人的少年,他的身份离奇古怪,还有人传说,他在一场大火里丧失自己原本的容貌,变得丑陋不堪才拿一张面具遮住自己的丑颜的。

但是,这些毕竟都是传说,不足为信。

“唔,人家怕你会谋杀我嘛……”她说着,再次缩了缩脖子。

千羽傲算是彻底被这小丫头打败了。

无奈地扶额,看向旁边的磷:“那你又是怎么回事?不跟精灵石在一起,守护它,为什么又独自出来行动?”

“咳……你问我,我问谁?”

他再次扔去一记卫生眼,千羽傲被呛住了,脸色极其难看,蓝舞葵在旁边望着,倒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外人了。

不过,看他们两个如此熟络的模样,蓝舞葵心里暗暗推定,他们肯定是认识的,而且关系相当不错。

“那个……现在精灵石在soul⑧号店,那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磷睥睨着蓝舞葵,又是一记冷哼。

蓝舞葵吐了吐舌头:“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要得理不饶人啦!”

“我们必须要在血魔成功之前,寻到精灵石。一是避免遭他毒手,二也是为了大家着想。”

千羽傲井井有条的分析着,旁边的磷闻声也相当赞同的点头,然而,只有蓝舞葵是一脸的迷茫。

“咳咳……我弱弱的问一句,这个跟血魔有什么关系?”

“血魔想找到精灵石这件事我跟你讲过,其实,他现在自身的修为,是靠吞噬别人身上强大能力以及那些人身体内隐藏的能力修炼而成的。你懂吗?”

“你是说……他吃人?!”蓝舞葵诧异地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千羽傲,她本以为他是说笑话的,可是在看到少年那极其严肃的脸色,她终于知道了,他……并不是说笑的。

“嗯。我怀疑,他这几次找你,并不因为你接触过精灵石,很有可能,你的身体里也蕴藏着什么能量。”少年说话同时,目光一直放在她的脸上,然而蓝舞葵的眸子却是越瞪越大——

“嗬!这怎么可能呢?!我只是一个普通小人类而已!不要什么事都跟我扯上关系,我受之不起!”

她下意识地跳起来反驳着,少年没说话,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旁边的磷也坐在沙发上一直观看着蓝舞葵,似乎是想要发现什么。

最终,少年摸着下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认为,她的身体里蕴藏的能量,真的是我们看不见的。血魔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她,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她就是精灵石上一世的情人呢?”

“嘶!磷,你开什么玩笑!”

蓝舞葵倒吸一口气,她怎么可能上辈子是跟一个石头谈恋爱的?!这拍电视剧呢还是写小说呢?太瞎了吧?

“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不还剩下十六天?”千羽傲犹如什么都知道的模样,他看向磷,只见少年一脸苦恼地点了点头:“唔……是啊,还有十六天。”

“这期间,我会去⑧号店探探究竟,等到时机成熟,我就会动手。”

他一字一句的道,磷赞同地点了点头:“现在好像也只有这样了呢。”

两个少年意见一致,千羽傲的目光却瞥到了一语不发的蓝舞葵,见她正垂着头,望着地板,嘴巴里面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千羽傲皱了皱眉,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臂:“喂,蓝舞葵?”

她似乎还沉浸在适才磷的那句话里面,少年感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喂!蓝舞葵!“

他大喝一声,蓝舞葵由此缓过神:“啊!怎么了?!”

嗬!她怎么刚刚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呢?是她的错觉嘛还是怎么的?

她懵懵懂懂的样子,特别好笑,千羽傲脸上一直憋着笑意,而坐在沙发上的磷也是如此,一阵隐忍

“哈哈!我就跟你说,我先走了,明天学校见!”

他带着笑意说着,径直转身离开,门被咚地一声关上,蓝舞葵依旧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呃……”

她好像还没有理清所有思绪,只是脑子里一直都是磷的那句话,说她可能是上一世精灵石的恋人。蓝舞葵正傻兮兮的想着,蓦然,身后传来磷的讥讽声:“你该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是精灵石的恋人吧?哈哈,你怎么可能是呢?”

“去你的!”她回过头,愤愤地瞪了少年一眼,少年却视而不见,又是一束光自他身上射出,紧跟着少年摇身一变,再次成为了一块小石头,安静地睡在了沙发上。

皎洁的银白色月光透过玻璃洒在蓝舞葵的身上,由此,拖长了她的影子。可是不知道怎么了,蓝舞葵的心,却咚咚地跳个不停。

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她觉得磷那句不温不火的话可以轻易地使得她的心骤然涟漪横生?

这,究竟是怎么了呢?

蓝舞葵越想越奇怪,索性,她想不明白直接就不想了。

“唔,蓝舞葵,别再想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她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脸,令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嗯!蓝舞葵,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睡觉,知道吗?好好睡一个觉,然后明天起来高高兴兴的去学校啦!”

晨光熹微,蓝舞葵揉了揉乱糟糟的鸡窝头,挂着两个熊猫眼自床上爬起来。谁知,刚一起来,目光却对上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等她许久的少年眼眸。蓝舞葵倒吸一口气,她没有想过,一大早就碰到了磷!!!啊啊啊!!!

蓝舞葵张大着嘴巴正欲大叫,只见磷只是轻轻地伸出一个手指,一点,她就像是受到人操控似得,幽幽闭上了嘴巴。

蓝舞葵眨着眼睛,满是惊恐地凝视着眼前仿佛已恢复元气的少年,突然之间,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垂下头扫视全身,发现身上完好无损,这才顿时松了一口气。

见状,磷耸了耸肩,自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她一步步走来:“哎!你该不是以为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吧?”

她没说话,却飞去一个卫生眼。索性,少年也不再自讨没趣,看着她悻悻下床,拿过床头柜上准备好的校服正准备进卫生间换上,倏地,少年如同一阵风一样地飘到她跟前,那双澄澈的眸子闪烁着诱人的魅惑光芒:“你是不是要去Dazzle学院啊?带我去一起去呗!”

“带你?”

蓝舞葵闻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身侧的磷,一脸的疑惑。

嗬!她没有听错吧?要她带着他一起进入学院?

可是,他也不是Dazzle学院的学生啊。

仿若看出了蓝舞葵心底里的疑惑,磷淡淡一笑,蓝舞葵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少年已经摇身一变,又变成了原先那个可怜巴巴的小石头,躺在床上极其的安静。蓝舞葵好半天这才回过神,咽了一口口水。

“你想这样进去?”

她话音未落,磷又重新变成了一个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坐在她的床上,妖孽般的眸子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感到动魄惊心的光芒。

“怎么了?我还可以为你保驾护航啊,万一,你再遇到血魔……”

少年一脸狡黠,蓝舞葵却立即插嘴:“呸!说什么呢你!”

嘶,她可不想再遇到血魔了,光是想一想他们昨天所说的那句话,她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呵呵,那怎么样,你带我呗?”他像是吃定了蓝舞葵肯定会带他去Dazzle学院,因为他知道,蓝舞葵其实还是挺胆小怕事的。

只见蓝舞葵歪着头想了想,尔后这才慢悠悠地点头:“好吧,我带你去,但是你要保证,不准闯祸!”

她指着他的鼻梁,一字一句的说。

少年颔首,毕恭毕敬:“当然……”

“嗯,那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儿去学校。”蓝舞葵说着抱着衣服重新打开卫生间门,走了进去。可是在关上门的那一秒,蓝舞葵的心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没理由地咯噔一下,仿若,是要出事的征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磷所愿,蓝舞葵将他放在了自己的书包里。

而某少女怕再次迟到,也顾不得吃早餐,便飞一般地赶到了Dazzle学院。

正在学校小道上安然走着的蓝舞葵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幸好,还有十分钟才上课。

蓝舞葵轻呼一口气,倏尔,只听得身后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跟着,蓝舞葵捕捉到地上的另一抹影子,顺势回头望去,只见宫以葎正微笑的看着她,蓝舞葵倒吸一口冷气:“啊!葎!”

“怎么了?”

看到蓝舞葵小脸煞白,宫以葎有些不解,蓝舞葵悻悻地摇了摇头:“没……没什么,就是你快吓死我了……像是鬼一样,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说着,她感到惊悚地缩了缩脖子。

宫以葎牵唇一笑,那双深邃如大海般灿烂而迷离的眼眸因为笑的时候也微微地眯了起来,显得极其的俊逸而阳光。

“呵呵,不是吧?我有那么吓人吗?”

“咳咳……”她挠了挠头又摇头。

“走吧,我们一起去学校吧。”他看着她说。

“嗯,好。”

蓝舞葵点了点头,脚步加速地朝着前方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磷在的关系,她怎么都觉得自己身后的书包沉甸甸的。

宫以葎与蓝舞葵肩并肩走着,也许是因为清晨的关系,空气质量特别的好,学校两边的榕树笔挺的站着,一排鸟儿时不时地掠过两人的头顶,柏油马路上浮现出一副好看的“阴影画”。

“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心事似得?”少年犹如看出了什么,挑了挑眉,侧过身凝视着一脸沉重的蓝舞葵问。

“啊?没啊!我没什么心事。”

蓝舞葵讪讪摇了摇头,应付着宫以葎的话。其实,如若说她没什么心事是不可能的。她的身后,毕竟还藏着一个磷呢!嗬,且不说这家伙重的要命,直到现在,她还在担心宫以葎会不会发现什么呢!

两个人的脚步很快地便接近了班级,大多数学生也早已提前到来,蓝舞葵跟宫以葎的步伐才刚刚迈进教室,便听得一阵喧闹声在沸腾——

“啊!你看!这不是蓝舞葵吗?她怎么跟葎少一起进来啊?”

“真是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中,就勾引我们家葎!”

“就是、就是!可恶!”

四周一阵流言蜚语,蓝舞葵的眉头不由得因此而紧紧地蹙了起来。她本来是想着默不作声地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她却感到书包后面一阵地震动,蓝舞葵一惊,像是想到了什么,用一只手摁住了那欲打开的书包。

嗬!这个磷不是给她找事呢嘛!

想着,蓝舞葵急匆匆地回到座位上,她感受到了周遭充满鄙夷的目光,可是她现在没有心情想那么多,因为她身后的磷兀自还在蠢蠢欲动。

见状,宫以葎的脸立刻冷了下来,带着满是不悦的目光扫视全班,一时间,班级上的人没人再敢说话,仿佛是被宫以葎身上的气场震慑住了一样。

宫以葎一步两步地朝着座位走去,而当他要坐下来的那一刻,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扫过蓝舞葵紧紧摁住的书包。那双明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但仅仅是一瞬间,便消失殆尽。

班级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蓝舞葵低着头,心噗通噗通地不停的跳了起来。

唔,刚刚差一点就闹出事了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课铃在这一刹那准时打响,老师踩着厚厚的高跟鞋走了进来,那一声一声咚咚的声音震撼人心。

蓝舞葵正坐在位置上思索着该怎么把磷这个麻烦解决掉,忽而,只听得台上的老师道——

“今天我们班级又转来一位同学哦,而且是一个很神秘很神秘的大帅哥!呵呵,第五同学,你进来吧。”

教室大门被瞬间打开,一束耀眼的阳光由此折射至蓝舞葵的脚面上,然而,蓝舞葵没什么心情去看新来的转校生,她现在脑袋都快痛死了,哪还有心情去管什么帅哥不帅哥的?

倒是四周,一阵阵的掌声跟花痴的叫喊声不断地充斥在她的耳朵里,几乎要把她的耳朵吵爆。

蓝舞葵烦恼地正要捂住耳朵,忽而只听得讲台上传来一阵极其熟悉而动听的男声:“大家好,我叫第五邪,请多多关照。”

第五邪?!

蓝舞葵倒抽一口冷气,迅即抬起头,下意识地找寻那一抹神秘叵测的身影。当她的视线与讲台上的他的目光交汇的那一秒,蓝舞葵只觉得她的心像是狠狠地往下沉了一下。

真的是他啊!蓝舞葵捂住嘴巴,感到极其惊讶,而坐在她旁边的宫以葎也像是发现了她脸上的讶异,侧过头,迷茫地看着她:“你认识他吗?”

“嗯!”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只见依旧带着面具的第五邪慢慢地朝着她走过来,蓝舞葵眨着眼睛,就这样傻兮兮地看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周围一时间怨恨、妒忌的目光更为剧烈。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错觉,这种画面,她隐约之中觉得好熟悉。

“我们又见面了。”

他笑着伸出手,她还不晓得握上去,旁边的宫以葎却是一脸的警惕:“第五邪?”

他的目光一直在第五邪的身上来回扫视着,尤其是在那张银白色的修罗面具上,停留了许久。

他用面具遮挡着,令人看不清他的脸庞,可是,他却看到了他的那双眸子,那双眸子几乎聚集了所有寒冷,他只要随随便便的一个眼神,就可以令人完全的窒息,他眼眸里蕴藏的犀利,更是常人根本看不到的。

这个少年,身份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样简单。

“你好。”

他微微一笑,那高大而俊逸的身影使得周遭花痴声音源源不断。

宫以葎皱了皱眉,却没有回应着示好。

第五邪倒也没说些什么,目光只是淡淡扫过宫以葎,在蓝舞葵的身上停留一秒,他放下手,朝着她云淡风轻地一笑,朝着最后面走去,一副与世无争的态度。

但是宫以葎却清楚的看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看到第五邪的眸子也像是他之前一样,在蓝舞葵的书包上停留一秒,不,准确的说连一秒钟都没到便飞快移走。

他……

宫以葎的心里隐约地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得,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宫以葎转过身,看向发呆地蓝舞葵:“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啊?!”

蓝舞葵的思绪全都停留在他刚刚的“又见面了我们”的那句话上,宫以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又问了一次:“我说,你怎么跟他认识的。”

“咳……”

她回过神,眨巴着眸子,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那次奇幻的经历,正在犹豫着,只听得讲台上传来老师严肃的声音:“好了!同学们,现在我们要上课了哦!专心点,不准在下面交头接耳。”

蓝舞葵极快地闭住嘴巴,不再说话,见状,宫以葎自知也问不出什么来,便不再继续问蓝舞葵了,可是他的余光,却总是若有若无地瞥向最后面第五邪的座位。

不可能是他的错觉吧?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身上有来自于黑暗王国的味道……怎么,可能是错觉呢?

下课铃打响,众人如释重负。

蓝舞葵收拾着桌子上的那些杂物,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忽而,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磁性的男音:“蓝舞葵……”

“啊?”

顺势回头望去,正好看到那张闪烁着光芒的银色面具,蓝舞葵抬起头,对上少年澄澈而明亮的眼眸,心不知道怎么的,在这一瞬间像是突然停止了一样,咚地一下。

“方便带我参观下学校吗?”

他微笑的望着她问,那脸上贵族般的优雅笑容,让蓝舞葵简直无法拒绝。蓝舞葵点了点头,忽然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蓝舞葵将目光看向身侧的宫以葎:“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了,刚刚紫冉说有事找我。”他摇了摇头,目光在他桌子上的手机停留片刻。刚刚他接到了宫紫冉的一条短信息,说是有急事找他,看样子,很棘手似得。

所以,他也没有了心情再去管这个第五邪。

“嗯,好,那我们先走咯!”

蓝舞葵笑了笑,尔后朝着第五邪点头示意,转身带头朝着前方走去。第五邪跟着走了过去,然而,在越过宫以葎的那一秒,少年的嘴角,却悬挂起一丝令人察觉不到的弧。

中午的时光,阳光总是最温暖的。尤其在这种天气里,更加的暖人。

阳光斑驳地投射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树叶随着风不断的舞动,地上的阴影也随之不断地摇摆。路的两旁,笔挺的站着一排排的榕树,榕树下,开满了漂亮的朵朵小花,不远处,甚至还可以听到喷泉的流动声。

蓝舞葵走在前方,目光却总是时不时地看向后面的第五邪。

说实话,她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她对于这个少年的身份以及他突然转学过来一直都存在着疑惑。

“上一次……”她幽幽开口,少年却霍然打断了她:“这里很美呢,传说的Dazzle学院真的名不虚传。”

“嗯,是啊,我第一次见到这里,也喜欢上了呢。虽然嘛,教育不是特别的好,而且秩序还有些乱,可是学校的风景跟绿化可是弄的相当不错。”

蓝舞葵点着头附和,少年微微一笑,脚步跟了上来,目光在她的脸颊上快速扫过。蓝舞葵留意到了,脸颊不禁莫名染上一丝绯红。

少女下意识地撇过头,可是却在下一秒,听到了少年低沉仿若会令人迷失心智的嗓音:“不过,这里再好,终究黑暗也会吞噬。”

“啊?”

她眨了眨眼睛,不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什么?”她问。

少年摇了摇头,眼眸里,却满是掩饰:“没、没什么……”

他的掩饰,令她觉得更加奇怪,但是,蓝舞葵知道,既然他不想说,她也无法再开口问。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脚下的路因为他们好像变得平坦了许多,蓝舞葵轻轻地呼吸着这美妙的空气,就在这宁静的时刻,骤然,只听得前方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蓝舞葵的脚步戛然而止。她并不是好奇什么,只是,她隐约的听到了她所熟悉的声音掺杂在里面——

“给他道歉!快点!”

“道歉?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你打伤了他,不应该给他道歉吗?”

这声音……貌似,像是那家伙的?

想着,蓝舞葵迅即跑了过去。

蓝舞葵站在一棵树的后面,诧异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画面。

只见千羽傲带着几个男生正跟一大群高年级的男生在吵架,而他们中间站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四眼书生”。从他们刚刚的谈话之中,蓝舞葵像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应该是千羽傲又发挥他那“雷锋精神”,看到这个男孩子被欺负,尔后叫了他的朋友一起来为他讨公道。

这家伙也真是的,难道他没有看到那些高年级的学长人比较多吗?他们才四五个而已,而那些人呢?起码有十几个呢!

唔!这个笨蛋!

蓝舞葵正心里暗自腹诽,蓦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喘息声,少女一惊,回过头望去,只见第五邪站在后面正一脸好奇地瞅着她。

蓝舞葵朝着他讪讪一笑,继续扭头观看。

说实话,她知道,千羽傲的身手不错,但是,现在并不是势均力敌,他很有可能受伤的!

蓝舞葵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忽然开始担心起这个家伙来了。

“唔,千羽傲,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她低低地念着,却全然没有看到,站在她身后的第五邪,那双如同大海般深邃的双眸染起一丝玩味的光彩。

他似乎是在看什么好戏一样。

画面重新转至前方——

其中一个高年级学长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直接伸出手推搡了一下千羽傲。千羽傲旁边的兄弟自然不干,几个人眼看着扭打在一起,千羽傲被两个男生摁着,一连挨了好几拳,一直躲在树后面的蓝舞葵心一凉,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不还手?!

蓝舞葵紧紧地蹙住眉,想也没想,便迅即跑了出去,大喝一声,那气势宛若武侠小说之中的潇洒女侠:“都住手!”

“呃……”

本来正扭打在一块的几个少年闻声立即住手,千羽傲迅速回过头望去,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蓝舞葵会出现!

千羽傲惊讶地眯起眸子,不可置信地低声呢喃起来:“蓝舞葵?嗬!你怎么来了!”

“你们几个学长欺负学弟不觉得丢人嘛!”不顾千羽傲的问题,蓝舞葵掐着纤腰,气冲冲地望着眼前那几个学长道。

“嘿嘿,哪来的小学妹?哈哈!千羽傲,你的女朋友啊?”其中一个看似带头的学长仰着下巴看向千羽傲,问。

千羽傲没说话,薄唇紧抿,俊逸的脸上虽然被打了好几拳显得有些红肿跟乌青,但是兀自不影响他的帅气,反而为他平添了几分桀骜不驯。

“小学妹,怎么,你想为他们出头啊?”

其中一个少年挑着眉毛,笑嘻嘻地望着她,那脸上有些猥琐的笑容,令蓝舞葵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可是一想到适才他们仗着自己人多便欺负千羽傲的画面,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对!我就是想为他出头,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他们几个,你们好意思嘛?!”

“哟呵!怎么,你想做点什么?”

一个男生坏坏地笑着走近她,试图勾起她的下巴。蓝舞葵一怔,眼看着他的手朝着自己伸来,本想反抗,却不知道为何,此刻四肢竟然僵硬住了!这时,只听得一声痛呼响起,紧跟着一只手臂将她拉到了身后:“你怎么又这样不管不顾!我都说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千羽傲侧着头,朝她低吼着,她自当没有听到,努力地抬起头,眼眶却是红红的。旁边的第五邪看到了,嘴皮子动了动,正欲说些什么,只见那几个男生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将他们几个人团团包围住。

第五邪蹙住眉,眼眸里闪过一丝清冽,他讨厌人多的地方,因为这样会让他很不适应。

“这是我的事情,与她无关。”千羽傲见他们是真的急了,连忙欲把蓝舞葵保出来,可是那几个人却根本不信他的话,冷哼一声:“与她无关?哟!没想到千羽傲你小子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家伙呢!”

语气里面,满是讥诮,蓝舞葵听着,双手不禁暗地里悄然握了起来。

她不想听到有人说千羽傲的一句坏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反正,她就是不想。

千羽傲眉头紧紧锁起。

该死的!难道是逼着他出手吗?

他本来不想再在学院里惹事,但是这些人竟然要将蓝舞葵也掺和进来!他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想着,少年松开扣住蓝舞葵的手臂,压低声音朝着蓝舞葵说了一句:“自己小心点。”尔后便快速转过身,伸出一记拳头凶悍地朝着那个带头的男生打了上去。

一时间,场面再度变得混乱不堪。蓝舞葵急得要命,求助似得看向旁边的第五邪。

啊啊啊!现在怎么办啊?!

接收到蓝舞葵的目光,第五邪犹豫了一秒钟,终究还是走了过去。

没办法,她的目光像是有魔力一样,让他无法铁下心……

不知道他究竟是有什么魔法,只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那些人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的逃走了,第五邪调整好自己脸上的面具,悻悻地朝着蓝舞葵的方向走了回来,蓝舞葵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急忙把目光放到了千羽傲的身上,发现他的嘴角只是有几块乌青,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大碍,蓝舞葵蓦地松了一口气:“唔……你怎么又打架啊!老老实实的会死啊!”

她白了他一眼,千羽傲没说话,目光却紧紧锁定在第五邪的身上,尤其是他脸上的那张极其精致的银白色修罗面具,更加勾起他的好奇心。

如若他刚刚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男人他偷偷地使用了一种魔法,至于那种魔法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是,他讶异的是,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还会使用魔法,并且跟蓝舞葵认识?

想到这一点,他极其的不解。

第五邪犹如是看出了他眼眸里的疑惑,淡淡地抿唇一笑:“你就是千羽傲?”

“你认识我?”少年挑着眉毛问。

“怎么会不认识,传说之中的神秘CJ怪盗,你明明有那么好的身手,为什么刚刚不用?”

“你……”

听到对方一下子便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千羽傲的眼眸瞬间凛冽了下来,而站在一旁的蓝舞葵也根本没有想到,第五邪竟然会知道千羽傲的身份。

这一切,突然显得诡异起来。

“你到底是谁?”千羽傲一步步地朝着第五邪走过来,他像是在仔细感受着什么,可是,除了魔法的味道,其他的,他什么也察觉不出来,那么,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第五邪。”

他缓缓报出自己的名号,而千羽傲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目光却不由得一暗。

第五家族的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