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青春 > 1号魔王甜甜爱

更新时间:2021-03-27 02:03:31

1号魔王甜甜爱 已完结

1号魔王甜甜爱

来源:万读作者:戴小妮分类:青春主角:唐秋秋,师恩

在众多小说中,《1号魔王甜甜爱》是青春校园小说中很典型的一部,作者戴小妮文笔细腻,所描绘的主角唐秋秋师恩三观很正,拒绝俗套,《1号魔王甜甜爱》小说内容主要是:Oh,Mygod!你是否跟一只影子谈过恋爱?你是否看到过一个影子因为吃醋而跳脚的样子?你是否试图抱住他的身子却发现他像是流沙一般的快速消失?如果你说NO,那么你落伍了!请不要怀疑,我们的女主角——唐秋秋,确是在跟一只影子谈恋爱!阴差阳错地拨通了那个神秘电话,又阴差阳错的出现一个超级美型恶质少年,他嚣张跋扈,却唯独不能见阳光。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真相一点点的被揭开——终于,她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影子王”——影魔殿下!她难道要跟一只影子谈恋爱?天,上帝是有多么的不喜欢她,就算以前对她那么恶毒,她也都忍了,可是这次,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风拂过绿叶,绿叶飘曳风中。

学院的每一处,都是一道秀丽的风景线,那众人的欢笑声,更是震耳欲聋,仿若欲将整个世界都感染了一般。

唐秋秋独自走在后花园的小径上,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有宥佯学长跟槿依幂。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了变化,譬如,她之前跟宥央一向合不来,可是他却莫名地救了自己,再到现在,槿依幂跟宥佯学长两个人走得那么亲近……

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在吃醋呢,还是怎么了?

如果是在吃醋,可是她的心里竟然连一点酸酸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担忧,担忧宥佯学长跟宥央他们两个会因此受到伤害,或者成为敌人。

唐秋秋叹息一声,她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

还没有影子的事情,她就担心成这样了?

唐秋秋自己也觉得她实在是太敏感。

好多的事情,她明明不需要想那么多,她现在想的自己脑袋都要炸了,又有什么用呢?

唐秋秋正思忖着,忽而,只看到前方不远的树丛里,躺着两抹身影,那隐隐绰绰的身影,看着好生熟悉?

唐秋秋眯着眼睛,走了过去——

“唉,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唐秋秋真相?反正……她也不会泄密的。”

“可是她对宥佯的感情自己都分不清楚,我怎么能告诉她?”

“你难道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她了吗?她在你手里,就是一个棋子的作用?”

“难道不是吗?”

棋子?棋子……

唐秋秋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两抹身影是师恩熙跟宥央?!

他们在讨论她吗?

嗬!

可是……

为什么说什么对宥佯学长感情不感情的?而且,什么棋子啊?

唐秋秋听的糊里糊涂的。

“可是老大,她终究是无辜的啊!”

师恩熙辩白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但很快地,一声低沉的男声便响彻打断了他的话:“无辜的人这世界上那么多,难道我都要一一照料过来?更何况,她说她喜欢宥佯,既然喜欢他,就应该接受他的一切与他一起承担。”

“但是……”

“别再但是了,师恩熙,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喜欢她?”

“我没……”

“那就闭上你的嘴巴,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在我做事的时候说三道四。”

宥央说罢,师恩熙果然不再发出一个音节了,然,躲在后面的唐秋秋却小脸变得惨白惨白的。

她刚刚从他们的谈话里隐约听懂了什么,好像是说什么宥佯学长跟她,然后宥央又是别有心机的在接近她,利用她……

唐秋秋捂着嘴巴,避免自己惊讶地叫出声,她慢慢移动步伐,朝着身后倏地快速倒跑而去。

风呼呼地划过她的脸庞,尽管是细小的微风,她却还是感觉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一般划着她的脸。

她现在觉得很诧异、很梦幻,她唐秋秋,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被人利用,而且,是她身边还算亲近的人!

嗬,她果然是引狼入室,又或者,从一开始她拨打影号店的电话就是一个错误!

唐秋秋一路朝前奔跑,一直跑到了自己的家里,唐秋秋瘫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喘着气,那小脸因为奔跑的关系,所以红扑扑的。她现在大脑感觉像是死机一般,再也运作不了,只觉得,现在用力地呼吸,全身都是痛的。

唐秋秋抬起头,就是在这个沙发上,宥央每天端着一杯咖啡,优雅地喝着咖啡一边翻着他手上书本的一页一页,那些画面,仿若还浮现在眼前,犹如放电影一般,可是唐秋秋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不过都是一场梦,一场很长很长的梦而已。

她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但是她知道的是,他们要对宥佯学长不利。

难怪一开始,宥央对宥佯学长的态度就那样的冷淡,原来他们两个人有渊源,可是,她不允许,她不允许他们对宥佯学长不利!

想着,唐秋秋站起来,快速朝着他们两个人的屋子分别走去。

她要帮他们收拾东西,从今天开始,搬离她的家,再也不想见到他们那两张罪恶的嘴脸了!

唐秋秋想着,推开宥央房间的门,走进他的房间,那黑白的装潢附和了他沉默而冷淡的个性,唐秋秋心里轻哼一声,拿起隐藏在门后的行李箱,开始为他打包收拾。

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只有几套衣服,想必他自己也知道,他在这里住的时间不会很长,唐秋秋深吸一口气,一股脑的将他衣橱里的衣服全都拿了下来,咚咚地塞进了他黑色的旅行箱内。衣服装好之后,唐秋秋将目光转移到书桌上,唐秋秋抿了抿唇,走过去,桌子上面有几本书,她也都毫不留情地将书放进了他的旅行箱内,拉开桌子下面的抽屉,唐秋秋正欲也都拿起来统统放入他的抽屉里,然而,她却瞥见了一个皮质的小本子,正安静地躺在抽屉里,那皮质的小本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日记本。

日记本?

唐秋秋的心一下子跑到了嗓子眼,她该不该去伸出手拿起它?

唐秋秋眨着眼睛,一下子心慌了。

那日记本,看样子记载了宥央许许多多的秘密,或者,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就记录其中呢?(PS:偷看日记簿是不对的事情哦,小朋友千万不要模仿)

唐秋秋想着,将那笔记本拿起来,却发现那笔记本是上着密码锁的,唐秋秋望着那上了密码锁的日记本,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密码,是什么密码?

要不,试一试?

唐秋秋想着,先输入了他名字的字母,可是显示的是错误,唐秋秋又输入了师恩熙的名字,发现还是错误……

三个小时过去了。

唐秋秋将所有她可以想到的密码都试了一次,却都是无用之功,唐秋秋彻底的灰心了。

算了,不看也罢!

唐秋秋正欲将手中的日记本放到宥央的箱子内,突地,这时一双白皙的手霎时间扣住了她的手腕,那强大的力度令唐秋秋手中的日记本瞬间掉落在地,唐秋秋吃痛地闷哼一声,还未说话,对方不悦而磁性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谁准你偷看我笔记本的?!”

“呃……我……”

她抬起头,迎上跟前少年的眸子,只见宥央正拧着眉满是气恼地凝视着她,唐秋秋刹那间来了底气,用力地挥开他抓住自己的手:“你弄痛我了!”

宥央瞥了一眼他抓着她手腕的手,那点点的猩红刺痛了他的眼,他默默地放开了她的手,唐秋秋垂下头,深吸一口气,脑海里重复着他与师恩熙今日谈话的场面,一时间,她的怒气不比他的少。

“偷看你的笔记本怎么了?总比你偷偷摸摸的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强啊!”

“唐秋秋,你说什么呢?”宥央的眉头因为她这话而蹙的更紧,甚至形成了一个川字形。

“我说什么?”她冷笑一声:“我说什么你很清楚才对,现在来装什么呢?来装好人吗?”

“唐秋秋!你再说一次?!”

“我再说一百次也是这样!”

她双手掐腰,气鼓鼓地朝着他低吼着。

他真的以为她是傻子?真的以为她可以一直被他蒙在鼓里,任由他当成棋子一样的利用戏弄吗?

她唐秋秋不是傻瓜,她不是傻瓜!

“师宥央,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就是别有目的!你是想伤害宥佯学长,是不是?你上次所说的任务,就是这件事!对不对?”

她的怒吼,引来了下面的师恩熙。

师恩熙走进来,不解地望着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一时间有些没有弄清楚原委:“呃……这是怎么了?”

无视他的问话,宥央开口:“你怎么知道?”

“很好,你承认了对吧?”

她轻哼一声,对于他的承认,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鹰隼般的眸子内射出一抹迫人的寒气,唐秋秋抿了抿唇,道:“我怎么知道的?这对我真的很重要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察觉出来什么呢?现在,我只知道,宥央,你是一个骗子,你是一个大骗子!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听我解释。”他伸出手,扣住她的肩膀,认真的说。

见她此刻如此激动,他知道,他是瞒不住了。

然而,站在门口的师恩熙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也像是听明白什么了。

莫非,是唐秋秋她发现了老大的秘密?

“解释?好啊!你解释吧!”唐秋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宥央轻轻地闭上眼眸:“唐秋秋,你相信上一世吗?”

“嗬!问我这个做什么?”她不解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没说话,沉默不言,唐秋秋咬了咬唇,想了想,回答道:“相信。我相信人的灵魂是不灭的。”

“我给你讲个故事。”他颇为无奈地叹息一声,那一声的叹息中,夹杂着众多无奈。

“以前,有一对恋人,她们是青梅竹马,一向相爱,那女生叫槿岚伊,男生,叫赫连晟,他们在朋友圈里,公认为最甜蜜的恋人,然而,那个叫赫连晟的男生出身低微,家庭背景很好的槿岚伊父母一点也不赞同他们的交往,多次干涉他们,可是槿岚伊却一点也不害怕,她甚至不顾四周亲人的反对,也要坚持跟他在一起。那时候,有一个暗恋槿岚伊的男生,他是学校里极其出众的大人物,他的四周有无数女生在追他,可是他却一点也不为所动,他的心跟眼睛,只在槿岚伊的身上,他曾经多次劝阻槿岚伊与那个男生分手,因为他曾经看到过那个赫连晟跟朋友去打架甚至做其他更多不良的事情,他怕,他害怕槿岚伊跟那个男生在一起会受到伤害,可是槿岚伊没有听。一年过去了,马上就要到高三分别的日子,槿岚伊那日很高兴,因为她以为她可以跟赫连晟去上大学了,只要她们一起去上大学,就再也没有人管她们了。可是那日,她被赫连晟骗到了学院的后花园里,本来她很高兴的在等他,谁知道,赫连晟却带了一大堆人来,说要令她还债,槿岚伊很爱那个男生,所以她将她身上全部的钱都给了那些人,她后来曾经跟他说过,不想让他再做错事了,她们两个人一起去考大学,然后赚钱养家,结婚生子,那男生答应了,然而又是几天过去之后,槿岚伊却发现了一件事,那个赫连晟竟然开始不接她的电话。槿岚伊像是发了疯地一样去找他,可是找来找去,她最终却在一家酒吧里看到他跟另外一个女孩子搂搂抱抱,槿岚伊气急败坏地跑过去给了他一巴掌,直到那一日,她才知道,原来赫连晟在高二的那一年就认识了那个女生,他对她的感情,其实也只不过是青梅竹马,根本没有任何的爱情。槿岚伊心里很难受很难受,她跟他闹了好多次,也求和了好多次,可是赫连晟却不曾理会,但是他怎么会知道,她的世界里,只有他啊!为了跟他在一起,她不惜抛弃父母家庭,不惜抛弃她可以考名牌大学的梦想做一个有抱负的人,她只想跟他在一起,然而,他却用那种残忍而血淋淋的事实教育了她,教育了她不能再轻信任何一个人,不能再傻瓜般地一味交出自己的真心……可是,已经晚了,她早已经把真心交出去了,她还能怎么办?后面的日子里,槿岚伊自暴自弃,她甚至连大学都不去报道了,家里面的人,为了她,也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父亲,也因此而得了重病躺在手术室内。终于,有一天,就在那个一直爱着槿岚伊的男生去她家找槿岚伊的时候,他发现,她一个人倒在浴室的浴缸里自杀了。血,蔓延了一地,那手腕上的伤痕是那样的长,血,一滴滴地往下落,仿若是最美的血玫瑰,在地上汇集……那女生被宣告死亡,在男生为她收拾遗物的时候,他发现了她的遗书。那封遗书,很短,只有十几个字,可是,他却一直都铭记于心——赫连晟,我爱你。无论我生还是到死,我愿意拼了命地爱你。爱赫连晟,似乎已经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了,甚至是占据比例很大的那一部分。然而,在她死后,那个叫做赫连晟的人却迟迟都没有来看过她一次,他觉得很可悲,因为槿岚伊的房间里百分之八十的东西全都是关于他们两个人的,然而,赫连晟呢?他却并没有真心真意的对她好一生一世,反而,害得槿岚伊离开这个世界,酿造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悲剧……”

唐秋秋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

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宥央眼角渗出的眼泪,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个丧尽天良的赫连晟,就是宥佯学长吧?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宥佯学长的上一世是那么对残忍,他既然不爱槿岚伊,为何不早点与她说清楚,反而令她越陷愈深?甚至在她死后,他都不晓得来看一眼她?

他让她余心何安?

唐秋秋被震惊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她扭过头,拼命地抬起头来,去看外面的世界,不想令自己落下眼泪,可是她发现,她还是做不到。

“赫连晟,就是现在的宥佯,而就是那个暗恋槿岚伊的男生,就是我……槿岚伊,是槿依幂的姐姐,亲姐姐,所以……”

宥央垂下头。

所以,他亲手创立了影号店,收集那些影子为他办事,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令龙宥佯亲自去看看槿岚伊的坟墓,让他为她道歉,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是人……他是影子,他是做了槿岚伊很久很久的影子,为的,就是一直守护着她,他要看到天上的她心安,不然,他不会罢休。

“这……”

“现在你明白了吧?”

说话的同时,他再度抬头,望向她,那其中的认真跟真诚一点点地渗透着唐秋秋,唐秋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他说的这么直白,她怎么会不明白?

可是……

她还是有些没有缓过神,准确的说,是有些无法相信,因为无法相信学长是那样一个人,是那样一个极其可怕的人……她从一开始进学校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一直到现在,突然被告知这个事实,她有些没有转过弯。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我对他,百分之百没有任何恶意。”

宥央说罢,看向站在门口的师恩熙,又看了看旁边的几个箱子,少年抿了抿唇,接着道:“如果你想让我们走,我们不会死赖着的。”

唐秋秋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过身,那意思再显然不过。

其实,她不是真正的想赶他们离开,她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让自己一个人静一静,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想法。

“好。”

宥央点了点头,左右手分别拿起旁边的两个箱子,又给了师恩熙一个眼神,师恩熙连忙也跟着拿起两个箱子,宥央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出了房间的大门,师恩熙尾随其后,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恋恋不舍地目光在唐秋秋的背影多停留一秒钟,可是很快地便又移开。

他,是影号店的人,不能对人类有任何的感情,否则就是悲剧。

影子,最可怕的就是有感情。

因为如果一旦有了感情并且与对方真心相爱,那么他注定是悲剧,因为他的生命会变得很短暂,像是流沙一般飞快地消失,再也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他们是依靠月亮跟太阳生活的人,没有了月光阳光,他们就是不存在的虚幻的人了。

平时,他们可以储存月光跟阳光的能量,以至于平时不让任何人发现,可是,在那即将消失的几天里,你身体里所有的机能都在一点点地消退,直至,你再也没有能力站起来的时候……

那一秒,你的生命,意味彻底的结束了。

师恩熙叹息一声,加快速度地跟着宥央离开了。

整个房间,霎时间冷清下来。

原地,只留下唐秋秋一个人,她僵硬的背影,任由阳光撒下温柔而浪漫的光芒,可是她此刻却一丝一毫的心情都没有,她的大脑里,只留下适才少年说的那些话——

“赫连晟,就是现在的宥佯,而就是那个暗恋槿岚伊的男生,就是我……槿岚伊,是槿依幂的姐姐,亲姐姐,所以……”

这些关系,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可怕……可怕到,甚至已经让她失去了辨别能力。

唐秋秋身子顿时一软,瘫坐在地上,她现在觉得脑袋晕晕的,眼睛前也是黑黑的,有一种昏过去的冲动,她真希望,一辈子就这样地昏过去,再也别醒过来了……

这真的是令她意料之外,太意料之外了……

夜晚,群星闪烁,月光银白皎洁。

唐秋秋抱着阿狸枕,从床上坐起来,起身,一步步地朝着阳台走去。

她坐在阳台的一个小凳子上,仰头去看那墨色而沉重的天空。

她还可以回忆起,就在这里,少年所唱的那首歌,那首歌是那样的动听……

“泛黄的老照片留住我们的童年却留不住我们的现在跟未来

你笑着说对不起要分手结果却又哭着回来

爱情的这条路,我们彼此伤感

交叉的路口前我分不清你的脸

任由泪水一次次沾湿你我的手

我默默地望着霓虹灯

挣扎开你的拥抱

早已回不去

又何必太认真

你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请神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越来越拿你没办法

你爱像小孩子一样窝在我的怀里让我宠着你

是不是该长大了

已经十八岁了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该放手了

这次换我对你笑着说再见

我们,再也不见

就像现在

永远都不再见面

最后的青春被我们深深地埋在了大海中的漂流瓶

如若有一天我们看到

还能否记得起之前的青春跟爱情

那以前自以为会撼动山河感天动地的爱情

再见了

一切都再见了

你的笑容你的脸庞你的围巾你的帆布鞋你的一切

一切,再见了

再见了爱情

再见了青春

再见了过去的你

我们终于再也不见……”

这首歌里面,她最喜欢的,就是那句歌词——

你笑着说对不起要分手结果却又哭着回来。

这句歌词,写的特别特别的好。

令她一听,便就像是有了感触一般。

唐秋秋闭上双目。那一刻,他的吻,温柔似水,虽然似乎只是一个恶作剧,可是她却一直铭记在心。

她的初吻啊,就被他这么开玩笑似得强吻走了,然而,她非但没有觉得愤怒,事后还觉得甜丝丝的。

唐秋秋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一定是我疯了……但是,宥佯学长……宥央……槿依幂……槿岚伊……嗬,好多的关系。”

她平时就是一个笨笨的小丫头,就连考试的时候那些不规则定律都记不住几条,她怎么可能理清这么复杂的关系?

“唐秋秋……有些事情,你当作不知道不也好?”

她自言自语地问自己,可是,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一阵凉风顺势拂来,唐秋秋打了个寒颤。

或许,有些事情,注定是逃不掉的。

哪怕她再用力地想要逃脱,最终,也要面对事实。

这就是上帝给她们的难题,必须要跨过去,只有跨过去了,才可以海阔天空。

但……

这次的事情,涉及那么多人。

尤其是对于宥佯学长的感情,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应该怎么办。

她只是单纯的喜欢宥佯学长而已,现在却出现了这么多的事,弄得她的大脑都是木呆呆的。

算了,现在仅剩的一条路,便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不过……

今晚,师恩熙跟宥央那家伙不在这里,她怎么多少觉得有些不太习惯了呢?

晴朗的天空,白云犹如棉花糖一般漂浮在人的头顶上。

四周一阵鸟儿清脆的鸣叫声,唤醒人清晨时的慵懒。

唐秋秋拿着手中沉沉的书包,垂着头一步两步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只听得哐当一声,唐秋秋的身子往后反射性地跳了两下,等她再度抬头时,映入眼帘的,却是师恩熙那闪烁着魅惑笑容的脸。

唐秋秋倒吸一口冷气。

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见他们两个人呢!他们怎么这么早来找她啊?!

唐秋秋眨了眨眼睛:“你们两个人……在干嘛?”

她诧异地扫过宥央跟师恩熙的两张脸,师恩熙耸了耸肩,正欲说话,突地,被宥央的声音打断:“唐秋秋……我不是想来说服你什么,但是我请你不要妨碍我的任务,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你截住我,就是要跟我说这句话?”

她挑高声音,不可置信地凝视着跟前的男生。

嗬,他什么意思?!她唐秋秋是那种人吗?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啊!可恶!混蛋!大混蛋,大大大混蛋啊!

“我……”

宥央脸上浮现出一丝窘迫。

或许真的是他不太会说话,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啊。

“算了,既然你要这么以为,那就这么以为吧。但是,我唐秋秋不是一个多管闲事又八卦多舌的人。”

她说罢,抿着唇正欲离开,突地,他伸出手,扯住了她的手,唐秋秋一怔,这时,四周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经过他们的身边,带着一丝暧昧的目光看向他们,唐秋秋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起来了。

嗬,这家伙就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师宥央!”

她低吼着他的名字,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我只是想为昨天吼你的事情说一声对不起。”

“放开!你现在只要放开我,就是对我最好的道歉!”

她的脸,红的跟一个富士苹果一样。

啊啊啊!!真的没脸见人了!

“呃,我……”

宥央还未说一句话,她便已经大力地挣脱开他拉住自己的手臂,快速地跑走了。

啊啊啊!!她现在好郁闷好郁闷啊,这家伙怎么这样啊!

唔……

她的清白,她的清白!

本来学校里的人都传闻她们两个人有关系,现在来这么一出,她怎么见人啊?!

然而,只顾往前奋力奔跑地唐秋秋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她的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双满是愤恨的眸子正在恶狠狠地凝视着她,仿若是在看自己最大的敌人一般,带着一丝深入骨头的恨意。

“唐秋秋!”

唐秋秋本来正在飞奔着朝着班级赶去,谁晓得旁边突然传出一声喊她的声音,唐秋秋立即停下脚步,侧过身望去,只见槿依幂朝着她笑吟吟地走过来,那笑容甜蜜无比,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唐秋秋看在眼里,却觉得有些逼人的冷。

唐秋秋挑了挑眉,不解地看向槿依幂:“嗯?怎么了?你怎么不去上课。”

“我有点事想找你谈谈。”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令人无法拒绝,唐秋秋指了指教学楼,又看了看她:“呃……可是现在在上课……”

“就耽误你五分钟,好吗?”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半分敌意,唐秋秋抿了抿唇,心里暗暗地想:或许她真的是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呢?

“好吧……”

她点了点头,跟在槿依幂的身后朝着旁边的小道走去。

唐秋秋不知道槿依幂到底要带她去哪,但是唐秋秋被她带着左拐右拐,弄得她自己也懵了,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唐秋秋蹙住眉,打量着四周,这里看起来像是花圃园?呃……不是说……这里不能有人进来的吗?

“这里是……”

她话音未落,槿依幂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秋秋,我喜欢宥佯学长!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可是,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

“什么?”

她不解地望着跟前的槿依幂,不知道她怎么忽然就说了这样一大堆的话,然而,唐秋秋完全没有注意到槿依幂眸底闪烁的邪佞,她现在,只是对于槿依幂的那句话,深感疑惑。

什么啊?!她喜欢宥佯学长?可是后面那句话是怎么回事?呃……她怎么对她了?

她给她说清楚啊!

“槿依幂,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唔,我知道,秋秋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学长,我们公平竞争好不好?”

“呃,我……”

槿依幂喜欢宥佯学长?!嗬!怎么回事,她不是宥央的女朋友吗?而且,槿岚伊不是她的姐姐吗?她不是应该很恨宥佯学长?

怎么事情一下子变得这么乱啊。

唐秋秋觉得这就像是一个大毛线球,乱得一发不可收拾,把她的脑袋也弄痛了。

“槿依幂,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唐秋秋还未将一句话说完,突地,只见槿依幂的眼眸直勾勾的看向她的背后,唐秋秋一怔,心底里忽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她急忙转身往后看去,只见宥佯正朝着她们两个人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然而,他的目光全然都不在唐秋秋的身上,而是放在了槿依幂的身上。

唐秋秋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宥佯学长……”

只见槿依幂像是一个娇羞的小女孩一样垂下头,也不敢去看宥佯。

宥佯走过去,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那双眸子内涌现的情愫叫作……温柔。

唐秋秋咬住唇,不解地打量着槿依幂,却霍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槿依幂她把自己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让宥佯学长知道她的心意?可是……

她的疑惑还未说出口,宥佯便已经开口打断了她的话:“秋秋,对不起。”

这对不起的三个字,仿若一把刀子一般,狠狠地划在了她的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三个字,说的,是如何如何得轻松?

然,他对槿依幂的好感,她不是没有看见,只是觉得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太残忍……

她一直都那样深深地喜欢着宥佯学长,她从来都没有如此认真的喜欢一个人,哪怕她知道,她不够格,不够格跟宥佯学长近距离地接触,更不够格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她还是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去接近他。

虽然她心底里始终都知道,在宥佯学长身边的人,更配他的人,都是像槿依幂一般的女生,可是她还是想努力地去试。

她就是不甘心,可是如今,他亲口说的三个字,好似把她的心彻底地掰开了一般,那些碎片洒在地上,红彤彤的,犹如最灿烂的血玫瑰。

唐秋秋垂下头,哽咽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便掉头就跑掉了。

在她转身跑走的那一瞬间,她没有看到槿依幂那双澄澈的眼眸逐渐变得邪魅起来——

她才不要唐秋秋跟宥央走得那么近,她不配,她一点也不配。

她要让唐秋秋知道,她就是一只丑小鸭,再怎么努力,也是变不了白天鹅的!

唐秋秋心情糟糕透了。

先是宥央他们的事情,再是槿依幂跟宥佯学长宣布恋爱关系,她觉得她现在身体好沉重啊,哪怕是她想跑,都跑不起来。

曾经,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想要令自己不伤心不落泪,那么就一直拼命地往前跑,只有这样,你的心才会不痛,反而变得麻木。

但如果她都失去了跑步的力气该怎么办?

眼泪犹如脱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一颗不争气地往下掉,洒在土地上,她顿时没有了去上课的心情,现在,唐秋秋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她早就应该明白宥佯学长跟她是不可能的,她早就应该明白了,她不能再做梦,不能再做梦了!

唐秋秋身子忽然一软,瘫倒在地上,那粗糙的柏油马路划破了她的肌肤,刺骨般的痛蔓延在唐秋秋的身体内,唐秋秋抿住唇,抬起手,努力地抹着脸上的眼泪,血跟眼泪融合在一起,却显得好凄凉,好凄凉。

等等……不对。

突地,唐秋秋的身子颤栗了一下,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宥佯学长跟槿依幂?!她们……

槿依幂不是宥央的女朋友吗?她记得,上次她偷听她们说话的时候,好像……好像……

宥央说什么任务,然后她……

莫非槿依幂不是真心喜欢宥佯学长的?!纯粹只是为了报复?

槿依幂、槿岚伊……

唐秋秋觉得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不,不,这太科幻了,这太小说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学长他……

她自己没什么,但是,她不想宥佯学长被人欺骗感情的同时还什么都不知道,被她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唐秋秋蓦然惊悚地瞪大了眼眸,不成,她要找宥央问个清楚,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

想着,唐秋秋拼命的撑着地努力地站起来,朝着宥央的班级飞快奔去,不理会双腿的麻木跟无力,她只知道,她不能让学长受到伤害,不能让他受到伤害,上一世的事情是上一世的事情,何必又令她们继续困扰其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