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青春 > 王子骑白马

更新时间:2021-03-28 00:06:13

王子骑白马 已完结

王子骑白马

来源:万读作者:BLUE安琪儿分类:青春主角:花小意,安羽希

这是BLUE安琪儿所写的一部青春校园风格的作品,在作者的笔下主角花小意安羽希形象饱满的很,很让人惊喜,剧情也比较好看,小说《王子骑白马》讲述的主要是:“花小意”平民小丫头,因为从小喜欢安羽希的关系,决定考入威廉音乐学院去找他,但是因为身份等级的不同,在贵族王子小姐中求生存,简直就是在水深火热中沉浮啊。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在这所贵族学院里,总是撞在恶魔的枪口上。上帝,你一定要可怜可怜她,快赐给她一位英勇无畏又俊美无比的骑士吧,最好纯洁得像天使一样。什么?MYGOY!为什么恶魔与骑士长得是一模一样的?眼看光了?拼命地揉一揉。呜呜…是真的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到底哪一个才是她心中最爱的骑士呢?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不一定是唐僧,哇哇哇,还有可能是恶魔!嘿嘿,当然啦,骑着白马的,也许还是带着洁白羽翼的天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啊,地在哪里啊,快生出个缝来吧。

全场轰然大笑,而花小意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像一张白纸一般,光线穿透,万里无云。

“小意,真有你的!你把写给安羽希的情书,发到金教授手上了,不过,这实在是太搞笑了……哈哈哈。”

露露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她的裙角。

小意低下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

“好,我们现在就以这个为题,请你现场写首诗好啦。如果写得好,这次就饶过你开小差……”

金教授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坐在前排的安羽希点头,轻轻地拉开琴盒,站在讲台上,拿出那把纹身精致的小提琴。

他在讲台上站定,只是轻轻的一个动作,优雅得连风都倾倒,还未开弓,先有声,如痴似醉。

花小意仿佛已闻到一阵清芬的花香,以及满园的玫瑰,朵朵绽放出优美的韵律。

花小意远远地看着他,泪涌了出来,终于明白——先有你,才有蝴蝶的翩跹;先有你,才有玫瑰的馥郁;更是因,先有你,才有王子骑白马。

琴音缭绕,推开往日情怀,馀音空灵,似初阳薄雾,摊开柔纱……在轻袅……

安羽希开始拉琴,不想知道为什么,只想拉琴,望着那位站在远处的女生拉琴。

他只知道,在拉琴的时候,会有蝴蝶从眼界内飞过。

淡色的琉璃,在阳光底下,飞翔而过,如同一只敏感的精灵,洒下朵朵花瓣,色泽淡若兰堇。

他现在所想的,所做的只是想尽快带离这种尴尬的境地——他不想,她受到周围任何人的伤害。

花小意随着他的琴音,在童年记忆和现实之间,整个思绪跟琴音走动,轻轻地念:

美丽仙林

一泓春季的迷漓色彩

这是一个最适合做梦的地方

我在安吉拉的琴声中凝望

天空下他英挺的身姿

那么

公主与王子开始邂逅

传说

邂逅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

需要修炼500年

当我们追寻一场远古的浪漫时

500年恰好是前世今生

琴音,渐起又回落,如瀑布的冲刷与飞溅……淋了一身……也畅怀一生……

是风揭开了

那一页书扉

牵动了我心湖上的斑痕

又在轻拂中悄然隐退

春来夏往秋尽冬临

漫漫的等待

千年一见的惊鸿

月柔斜照水幽空明

我袭一身轻纱红袖飘香

在原地站立成一棵月桂树

如果

神话中的达芙妮

与太阳神阿波罗

注定遗憾终生

在恸黯的天地间

无缘邂逅

那么

即便无人来欣赏和赞叹

我的芳华

即便岁月如白驹飞逝

直至香消玉殒

我也依然为你封存

一叶清香

……

…………

小提琴的余音,还绕着四周不肯散去,似泉水的汩汩流淌,涌进心底。

花小意明明瞧见安羽希的脸上那一抹柔和的微笑,刹间跌进她的心湖,泛滥成灾,如一根天堂的羽翎,飘荡在水面,击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不断地四处扩散开来……

安羽希,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你说会送我一双水晶鞋的。

安羽希,你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事吗?窗帘后的我们,风穿过你我之间,徘徊的花香,以及秋季明媚的阳光,一只蝴蝶飞进我们的眼界。

琴音止,而掌声落。

教授带头鼓掌,接着全场哗啦啦的一片喝彩。

“做的诗不错,请问花小意同学,你的这首诗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我只是跟着琴音念出来而已……”

“好,那我再提问一个关于今天的课题——音乐家与诗人之间有何区别?”

“呃,区别?”

开玩笑,花小意真是头大啊,又不是学音乐的,她怎么会知道啊?

自己跟这个金教授上辈子有仇啊,没事,老抓着她不放啊。

“是的,他们当中的区别?”

露露又拉了拉她的裙角,窃窃地说:“就说不知道……”

小意白了露露一眼,说不知道,我不是更丢人吗。

”音乐家与诗人最直接的区别就是……就是……一个用‘手’说话,一个用‘嘴’说话。”

花小意一急,终于,满脸通红地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结果,全场的人都爆笑出来。

“这是什么答案啊,太可笑了……笑死人了……”

“这个答案实在是太幼稚了……”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学过音乐啊……乱讲什么啊……”

……

…………

此刻的露露,笑出的声音是最响亮的:“哈哈……我都跟你说了,就说不知道,瞧你说的是什么答案啊。快点坐下,小意,坐下啊……”

现在的小意,真想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突然间,前面的人好吵,她们在说,一直在说:

……

“哼,竟然回答出这么幼稚的答案,这么笨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安羽希呢?”

“是啊是啊,快点走开,太不要脸了,根本就不配写情书给我们的安羽希王子……”

“真是丢人啊,听说她就是败家女花小意呢!”

前面几排的女生都回过头,仇视着她。

“哼,就是这个败家女,惹火了我们安希浩王子,真是的,天天摔坏我们王子的东西,太过分了!”

前面的人群越来越激动,说的话也像刀光一样寒冷。

“她怎么还有脸写情书给我们的安羽希王子呢,真是一个扫把星啊,赶她出去!让她滚出这个学院!”

“出去!出去!出去!……”

……

…………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四周全是这种嘲笑的声音,秋天吹的风,真的好冷,好冷,好冷……

此刻的花小意难受极了,只感到:四周模糊一片,脚底冰凉,直冒冷气;双脚不停地打颤,双臂止不住地发抖;而脸上却如火山暴发,异常的灼热,眼眶内升腾起阵阵的雾气,凝聚成小水珠,顷刻间,便要滴落下来……

安羽希心里翻起一阵阵的秋水,不再安静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开始鼓掌,在鼓掌——为了那位少女,垂直的黑发,蓝色的裙袂。

只是突然间的,那双蓄满水的眼睛,哗啦啦的下雨,涨满秋池,瞬间把他淹没,不能呼吸。

儿时的记忆里,他曾给对一位小女孩说:“花小意,你这么好骗又柔弱,所以一定要找个勇敢的骑士来保护你。”

低下头的花小意,只听见,前台有人在鼓掌,在此时此刻一片倒喝声中鼓掌,那声音清脆得如春季里的###第一记响雷,雨后春竹抽节般的轰鸣响亮!

四周都静了下来,只有那一角阳光照耀下,那轩长鹤立的雪色英姿,俊美柔彻,高贵优雅得让人感叹不已——安羽希,他竟会在此时鼓掌!

接着,从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中逸出如泉水咏唱,明澈清透的音调:“她说的意思是——音乐家以‘手’来谱写,弹奏人生的乐章;而诗人用诗词来‘歌颂’赞美乐章般的人生。两者,虽是用不同的手法,但表达出来的目的却是同一个意思,也就是异曲同工。”

大家都被他的言语中牵引,没有人再发出嘲笑的声音。

所有人的眼光都离不开他,仿佛世界上所有的聚光灯都集中在他身上,又或许,他是挥动着羽翼,带着光环的天使。

安羽希——360度无死角的光环,阳光正好迷澈,天生就是用来仰望的。

他微微地笑了,像朵雪花瞬间的绽放,定格在花小意的眼界里,微扬的嘴角继续诉说:“从中折射出,今天的课题:肖邦——寂静的独思——钢琴诗人,在钢琴曲中谱诗做词,同时,也在诗词中弹奏心曲。钢琴这个乐器之王,在历史中###第一次变成了倾诉个人心境的最佳乐器。钢琴独奏心语——秘密、敏锐、清灵、倾诉,在细腻的倾诉表达中碰触了灵魂,从肤至骨,从骨渗髓,接着通达灵魂的至高点。”

他的眸光,透着独特的神采,继续说道:“用现今的批评术语来解释,就是肖邦的心境透过钢琴有意识,有目的地回避了‘奢华宏大’的喧哗富丽,转向了更为自由灵活,轻巧秘密的独思表白,这一种细腻的钢琴私语,更加细微洞察的升华成‘内心独白的绝唱’就像一只一生都在寻找着荆棘树的荆棘鸟。”

安羽希在说到“荆棘鸟”的时候,整个星眸都被点亮了。仿佛他周身的一切人和物全是黑白的,只有他是唯一的灿烂所在。

花小意在心底里开心地笑了——果然是留过学的,学问就是不一般。而且羽希哥哥,从小就很聪明哩,自己是他身后的跟庇虫,他去哪,她就跟到哪,永远像他的小影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