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诈宋

更新时间:2021-04-02 18:43:46

诈宋 已完结

诈宋

来源:万读作者:月如弓分类:历史主角:安维轩,竹儿

《诈宋》这部小说吸引不少的读者,作者是月如弓,主角是安维轩竹儿,作者文笔精炼,所描绘的主角安维轩竹儿之间感情真挚,非常值得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诈宋》内容:亏心事做多了,被雷劈到穿越,面对南宋这个全新又真实的环境,他坑蒙拐骗,他巧言令色,他两面三刀,他口蜜腹剑……但他还揣着一颗被雷电鞭策过、改过自新的心,且看主角如何耍奸使诈置权贵于股掌之中,平步青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岁李巧娘与家人失散流落街头,恰好为丁胖子遇见,丁胖子见这李巧娘生有几分资色,巧言骗至府中,欲逼良为倡,未想这李巧娘贞烈,竟跳楼而亡。

人命关天,丁胖子自是不会等着吃官司,连夜将李巧娘抛尸于河中,抹去家中痕迹,更是让手下封了口,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无人知晓,却没想到今日被抖了出来。

之前对家中闹鬼的说法、林道士、安维轩二人开坛做法,丁胖子还是半信半疑,现下竟然将李巧娘的旧事翻了出来,心中又怎能不相信。

越想心中越是害怕,此时的丁五看林道士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呼号道:“道长,不……仙师,您要救我全家老少一救呐……”

“道长,还请移步府中……”王三心中亦是害怕,忙道:“快开中门,有请二位道长大驾光临!”

“这鬼魂本是被|逼而死,怨气甚重,贫道……”林道长摇头欲拒。

“道长,只要你能将其驱走,花多少钱我也愿意!”丁五忙道,哭丧着脸强颜赔笑道:“道长,杀一救十,这可是大功德呐!”

“也罢!”林道士一挥袍袖,走在前面:“毕竟逝者己去,虽有冤屈但不能牵累无辜之人,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便管了这桩闲事。”

扮做道僮的安维轩随在林道士身后亦步亦趋,心底暗暗偷笑不己。

“道长说的极是……”听林道士答应,丁五点头如啄米。

“只是……”行走间,林道士话说到一半停下脚步,目光投向丁五,神情犹豫:“只是……这桩事本是你以前做的恶事,正所谓因果报应,贫道答应与你,颇有助纣为虐的愧疚之感……”

丁五忙不迭的说道:“道长您放心,待此事事了,在下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时必为三清祖师重塑金身,修葺观宇,从善如流……”

……

“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散了罢!”

见林道士与扮做道僮的安维轩被丁五请进宅中,王三与手下恶汉忙将围观之人驱散。

……

丁家正堂,丁五与林道士分宾主落座,安维轩于林道士身后垂手而立。

下人奉上茶水,丁胖子亲自端到林道士的面前,忙不迭的拍着马屁:“道长法力高强,定能让那厉鬼魂飞魄散。”

“怕是极难?”林道士啜了口茶水说道。

丁五心惊:“莫非道长不是那厉鬼的对手?”

“那鬼魂岂是我师父的对手!”安维轩适时插嘴:“那厉鬼惧怕我师尊,只要我师尊在居士府上,她便不敢出来做崇,你丁家自会无事……”

“嗯?!”林道士轻挑眉头。

“是徒儿多嘴了!”扮作道僮的安维轩忙低头认错。

丁胖子大惊:“若道长离去,这厉鬼岂不是又要祸害我们丁家?”

林道士以手抚须,笑道:“居士放心,贫道只需画些符箓,遍贴于居士家中,不管是那厉鬼还是其它妖邪,有此符镇压皆不敢进入居士家中。”

“那劳烦道长了!”丁胖子这才放下心来,又犹豫道:“那在下岂不是一辈子都要闭门不出?”

“无妨,贫道与你祈上桃符护身便是!”林道士言道。

“可…在下还是不大放心!”丁五知道自己亏心事做的太多,起身拜道:“在下求道长大发慈悲将那恶鬼除去,不然的话在下寝食难安,这府中上上下下也是提心吊胆,哪日那恶鬼又来搅闹,又该如何是好?”

“是啊,道长。”旁边的王三也是跟着说道:“小的也替我家主人求道长除去这恶鬼,免得这鬼为再为祸人间。”

“二位居士所言也是实情!”林道长眯起眼睛,以手拂须做沉思状,依在做下决断:“这终究只是权宜之计,非长久之长!”

丁五心喜:“这么说,道长您同意了……”

“上天有好生之得!”看了眼二人,林道士摇头苦笑。

王三忙拜道:“小的替我家老爷谢过道长!”

林道士未曾言语,以手掐指,算计半响道,开口道:“贫道料那女鬼不会善罢干休,今夜便会来寻贫道的晦气,贫道今日夜间守株待免,摆下拘魂大阵,若那鬼魂敢来便将她拘住,让她形神俱灭!”

“道长的大恩大德,在下永世难忘。”丁五大喜,向林道士礼拜道,又向下吩咐道:“快快置办酒席,老爷我要为道长洗尘!”

“居士只需备些粗茶淡饭便可,荤腥会污了贫道的一身清气……”林道士俨然一派世外高人派头。

“原来道长吃素!”丁胖子谄笑:“素酒,素酒,道长总是能喝些的罢!”

“不忙,还请居士拿来纸笔!”林道士摆手:“贫道还需居士置办些物事,用以捕捉那鬼物!”

丁五喜不自胜:“道长尽管吩咐,在下一切都按道长的吩咐去办。”

不多时笔墨纸砚被送了上来,林道士缓缓下笔。

看着林道士书写,丁胖子在旁轻声念道:“雷击桃木、纯毛色黑狗血、牛眼泪、白公鸡、雄黄、朱砂、童子尿……”

“这童子尿便不用了……”林道士随手勾去“童子尿”三字,指着安维轩说道:“我这徒儿三世的童阳之身,最为辟邪。”

……

丁五手下人办事倒也利落,林道士开出的东西,下午便置办的齐全。

法坛设于丁家大院内,拷鬼棍、桃木剑,镇魂铃、天篷尺、镇坛木等一干法器一应俱全。

入夜,丁宅灯火通明,丁家上下严阵以待,丁胖子带着一干爪牙在法坛下方观望着。

此时的林道士身着阴阳大氅立于法坛正中,扮做道僮的安维轩随在一旁。在二人周围插着一十八杆黄|色幡旗,幡旗之上书有符箓,依林道士言这十八杆幡旗,便是那拘鬼幡阵。

吴中五月,正值梅雨时节,方才还漫天星斗皓月当空,一阵风吹过,便将月亮遮了起来,更刮的幡旗猎猎摆动。

这风不仅来的是时候,还因为太湖小气候的原因,更带着几分凉意,使的丁五等人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机时来的极好,林道士向安维轩递了个眼色,安维轩会意,低声道:“各位注意,那女鬼来了。”

感受到这阵风中带有的凉意,又听安维轩言,丁五等人面上俱有惊慌之色。

“各位莫要惊慌,有贫道在此,那鬼物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桃木剑横于身前,林道士高声道,又与安维轩吩咐道:“拿出纸偶!”

安维轩应了声是,取出一个黄纸扎成的女性人偶,置于法坛正中,借着火烛可以看到那纸偶的身前还写着“李巧娘”三字。

看到这写有“李巧娘”三字的纸偶,丁五等人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又是一阵带有凉意的微风拂过,林道士抓住时机左手执桃木剑于身后,右手中食二指直指眼前虚空,道:“生死由命,天道轮回,皆有天定,你这孽障不去转世投胎,却来阳间做崇……”

在丁五等人看来,自己虽看不到那鬼物,但那鬼物显然正在与林道士对话。

片刻后,只见林道士眉头紧挑,一脸怒色:“若姑娘你依旧执迷不悟,便休怪贫道下手无情……”

话音落下,只见林道士右手持剑,蘸起符水,口中念道:“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咒文念毕,只见林道士伸手向前一抓,随即扔在那写有“李巧娘”三字的纸人之上,同时手中宝剑劈落在那纸偶之上。

待林道士拨出木剑,借着烛光可以看到那写有“李巧娘”三字的纸偶之上血渍斑斑……

收起桃木剑,林道士长叹口气,与丁五说道:“贫道不负居士所托!”

见那纸偶上血迹斑斑,本家一众人欢呼雀跃,丁五更是满心欢喜,施礼道:“道长辛苦……”

……

虽是如此,做了太多亏心事的丁五还是不大放心,请林道士又画了许多避鬼驱邪的符纸。

于是乎,不一日的光景,丁家门里门外楼上楼下黄|色纸符飘动,煞是壮观,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便溺蚤气。

……

丁宅门前,林道士稽首道:“此间事情己毕,贫道便不再叨扰居士了!”

安维轩随在林道士身后,看着丁宅随风飘动的符纸很是辛苦的保持着一脸平静,忍的很是难受。

“道长何必急着离去?”丁五将林道士送到门口。

“俗世呆的久了,会蛀了贫道的心神!”林道士淡然道。

“道长不愧是世外高人。”丁五拍马道,说话间一沓交子塞入林道士手中:“这是在下的些许敬意,还请道长收下!”

林道士推辞:“贫道乃方外之人……”

“这是在下敬拜的香火钱,道长万万要收下呐……”丁五强塞到林道士手中。

“既然如此,那贫道便替三清祖师收下了!”将交子收于怀中,林道士又言:“贫道离去前,还要多言一句,劝施主一心向善,免得日后再有此祸!”

“道长教诲,在下谨记心中……”丁胖子忙道。

就在安维轩欲离去之时,那丁家门房手里拎个瓦罐一脸谄笑着跟了过来,支支捂捂的想要说些什么。

“你有何事?”鉴于之前这门子狐假虎威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安维轩自是不需给他什么好脸色。

那门子谄笑着说道:“小的听说小道爷您是三世童子之身……”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安维轩没好气道。

看着安维轩的脸色,那门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小的想向小道爷求些尿液洗浴,除去身上的阴秽之气,还求小道爷行个方便!”说话间几张交子塞与安维轩手中。

“徒儿,他为阴气所蚀,你便依了他罢……”林道士替安维轩做主:“为师在这里等你片刻!”

这世上还有花钱买尿淋的,安维轩琢磨着那门子递来的交子怎么也有几贯,本着有钱不拿是傻瓜的原则,顺从的向着林道士应了声是,却又像是不情不愿般地接过瓦罐去了茅房便了一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