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武侠 > 神武仙侠传奇

更新时间:2021-04-05 18:32:53

神武仙侠传奇 连载中

神武仙侠传奇

来源:万读作者:何处是归宿分类:武侠主角:陆文谦,曲灵儿

这是何处是归宿所写的一部武侠仙侠类的小说,小说名叫做《神武仙侠传奇》,故事主角是陆文谦曲灵儿。发生在陆文谦曲灵儿身上的故事充满传奇,人物形象也很生动,下面是《神武仙侠传奇》内容介绍:平凡的出身,不平凡的故事。神武仙侠传奇带你称霸人间,纵横七界。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郎有情,妾未必有意。这里有人间的争霸,神界的继承,鬼界的恐怖,妖界的悬疑,人生的哲理。耐心读下去,你会有惊喜。新手上路,多多关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理昭彰终无尽,命运轮回又一旬,妄自菲薄非长计,气宇雄纠定乾坤。

虽是黄昏,已是烛笼莹黄点缀着大街小巷。

陆文谦自从认识白香后,被支的滴溜乱转,根本无丝毫闲暇时间。

刚刚忙完回到屋中,失忆之情油然而生,正欲用药。

“砰”白香破门而入。

“傻秀才,走呀跟本小姐出去逛街”

“我不去”陆文谦黯然“不去也得去,你是本小姐的佣人,没资格抗议,哼,跟我走。”

“唉”陆文谦无奈,顺手把药藏了起来,腰横背轩辕剑,跟随白香出了去。

街上人,往来穿梭,熙熙攘攘甚是热闹。

白香正不愧是女生,一连气差不多逛遍了整条街道,但是买的东西并不多。

“秀才,帮忙看下哪件衣服好看,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我哪会看呀”陆文谦傻傻的道。

白香哼了一声,继续挑选。“这件黑的怎么样”白香挑了一件中性的披风式衣服问道,陆文谦看了一眼,有些公子气质的白香道“好看”。

“秀才你试试这件”白香扔了另一件黑色的披风过来。“算了吧,我不需要”陆文谦道。

“别废话了,叫你试就试,不要娘娘唧唧的”陆文谦换上黑衣服。

“嗯嗯,还不错,这件比你那件好看多了,就穿着吧”白香笑眯眯的说。

陆文谦起身去结账。

“秀才你干嘛,回来我结账”白香道。

“我自己带着钱了。”陆文谦道。

“你现在给我做工,回头我会在你的工钱扣的。”白香笑道。

陆文谦索性由着她,因为陆文谦打心底就不喜欢余人争逐打卦。

不多时,两人走到街道岔口处,看见一家楼阁,富丽典雅,门上高挂一方金字大匾“香茗阁。”

左侧木柱书五个大字“陆羽摇头去”。

右侧镌“卢仝拍手来”。

“陆羽是谁?卢仝又是谁?”白香狡捷的问。

“陆羽是我叔伯,卢仝这得掌柜”陆文谦胡说道。

白香白了一眼,牵着陆文谦走到阁楼之上。

楼上大窗通亮,视野开阔,幽静少人,真是一少有的清静地。

靠窗的八仙桌边坐着一素衣男子,目若朗星,面如傅粉,唇红齿白,头戴逍遥巾,左手持念珠,右手端杯品茗,桌上压一纸扇,好似出世神仙般。

陆文谦和白香挨着他的一张靠窗桌,坐了下来,点了壶碧螺春欣赏着窗外潺潺溪水。

再看白香俏美的脸庞,陆文谦也难免心中悸动,四下观察转移注意。

不多时又有四个甲胄着身的官兵进来了,胸章都是太极章,各自持刀枪剑戟,大咧咧的坐那也点了壶碧螺春,乌七八糟的聊着什么。

随后茶妓提长嘴壶上了来,“这了这了美妞。”刀兵喝道。

“对不起官爷这壶不是您的是人家那两位客官的茶”茶妓抱歉道。

“我说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剑兵伸手拉茶妓的胳膊拦进怀里猥琐道。

“对不起官爷请自重,我们这是茶社”茶妓语气委婉推开官兵。

“茶社怎么啦,我们就是来喝茶的呀”另外两个官兵也上了手。

陆文谦本不在意饮茶早会儿,晚会儿,本来品茶就是消磨时间,品味生活的一种心境,现在全被扰乱了,再看素衣男子虽有怒意,却也未发作。

“住手,你们几个杂碎兵”陆文谦还未回过神来,白香已经冲了上去。

“呵呵呵呵,本来就一女的哥四个,觉得无趣,怎地还有往这送的,我们可就不客气啦”官兵笑呵呵的道。

“本姑娘今天就要了你们的杂碎命。”白香怒冲冲的到,五人战在一处。

茶妓居然躲到了素衣男子身旁。

白香出门逛街不曾带兵器,四个官兵虽剑未出鞘却手中有器械,白香一女流,没多久招式渐,体力渐衰。

“死秀才,傻秀才,蠢秀才,呆秀才,你在干嘛呢,本姑娘白疼你了”

陆文谦早已怒气攻心,另外这段时间怨气无处发泄,哪还按捺的住,只是想在旁边分析一下他们各自的路数而已。

此时白香以被一官兵抓住了香肩,陆文谦纵身一跃,反手倒抓轩辕剑,向上一挥,官兵的手被齐肩斩断。

“啊啊啊”官兵倒地呻吟,白香看见自己肩上的手也不禁失声。

那三个官兵见势不好各自抄起武器,拿出看家本领,枪似繁星点点闪,戟如秋水处处寒,刀光如轮不停转,陆文谦虽是运气混沌诀,也占不的半点上风。

“凝神聚气,意守气海,其气者若道也,道生一,一生二,分阴阳,二生三,三生万式”一洪亮的声音在厅堂响起。

陆文谦转身一瞥正是那素衣人,在旁指点。

陆文谦顿省,使出混元剑,脚踏混元步,一时间竞招招不尽,步步不穷,往来循环,无丝毫破绽。

“书曰其势者,可分,亦可合,分则生万,合则归一,能用一者天下鲜能敌也”素衣人继续敲击道。

陆文谦气聚气海,原地一转,剑画一圈,万道剑影,却是一招,三人应声倒地而亡。

“你不忍心?”素衣人看昏死过去的独臂兵道。

“人生在世皆不易,何况他以被废,愿能改过自新。”陆文谦黯然道。

“秀才你虽是心好,但春风吹又生,你有君子之腹,保不住人家小人之心他日报复。”白香不满道。

“公子性仁侠,岂知仁分大小乎?”素衣人道。

“愿闻其详”陆文谦道。

“你今日放他一生,是一念之仁,得放一生灵。倘他日后为祸,受涂炭的又岂止一人?不过,这种小角色,也不重要,愿公子日后提防一日纵敌,数世之患,行大仁就要舍小义。”素衣人道。

“谢高人指点,铭记于心···”

正话语间,独臂兵醒,暗拣宝剑刺向白香。

陆文谦抢步上前搂住白香一个转身中了一剑推开白香,白香捡起大刀拦腰把独臂兵砍成两半。

陆文谦倒地不醒。

“秀儿,去叫人找医师来,顺便叫几个人来清理一下”素衣人道“是,掌柜”茶妓应声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