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武侠 > 金钗风云

更新时间:2021-04-06 02:29:24

金钗风云 连载中

金钗风云

来源:万读作者:红颜知己分类:武侠主角:李月蓉,李峰云

《金钗风云》这部小说属于武侠仙侠风格,作者是红颜知己,其中的主要人物是李月蓉李峰云。通过作者的描绘,我们了解了一个发生在李月蓉李峰云身上全新的故事,下面为大家详细介绍:江湖传言,十大门派,掌门怕自己的生平决学失传,在一个岩洞里秘密写了自己的决学武功,谁要能得到,但可挣霸武林,进洞的图案被李峰云秘密收藏,最后打造了一把中空金杈,把图藏了进去,交给了女儿李月蓉。李峰云死后,月蓉遭到了追杀,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阮家相救,从此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的江湖分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山朦胧之中,被一阵低微的声音惊醒,他生来智慧过人,幼小便务旁学,心思甚是机灵,人虽醒来,却是不肯稍动,悄然启开双目望去。

只见王小玉微微对他一笑道:“兄弟,现在快到衔市了”,只是声音十分低微,显是怕惊醒了月蓉。

王小玉看到阮山已醒道:“兄弟你醒了,一路上没敢打扰,只是前方是街市”。

阮山这才完全清醒过,

阮山只见王小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似乎刚哭过。

阮山知道她伤痛表姐的伤事,但却又极力逃避着不愿使伤痛之情、落在阮山的眼中,不胜悲苦中,忽然盈盈一笑,更见凄凉情态。

阮山爬起身来,就要去摇喊月蓉,王小玉却伸手拦住了他,柔声道:“兄弟你要干什么?

阮山道:“我要……看看月蓉姐伤事如何。”

王小玉道:“不用啦,你如这样怕月蓉受不了,现已天色过午,只怕你腹中早已饥饿,咱们下车进些食物吧。”也不容阮山答话,一掀车前垂帘,牵着阮山走下车去。只见阳光耀目,耳际间水声淙淙,马车停在一片树林旁边,一株老树根旁,三块大青石上架着一只铁锅,锅下枯枝高烧,阵阵香气,扑入鼻来。王小玉拉着阮山,坐在老树根上,笑道:“表姐以前,常教我烹饪之术,你看姐姐的手艺如何?”

原来那车中运着受伤的月蓉,王小玉怕惹起仇人,露了马脚,势将引起麻烦,不敢在店中食宿。

两人匆匆食过一顿野餐,阮山赞不绝口,夸奖王小玉烹饪的手艺。

王小玉收了锅碗,扶着阮山登上马车,就林中几株大树之上,划些记号,才要登车而去。

突然只见前方来了二十多人,为首的骑着一匹枣红马是位中年大汉,走到王小玉的马车根前,宾宾有礼。

中年大汉道:“这车中可有李月蓉小姐,我张中,特来拜会。“

王小玉神色大变暗暗想道,怕什么来什么,顺口问道:“不知你何门何派,为何挡住我们去路”。

中年大汉好像发觉了王小玉的反常道:“姑娘不必惊谎,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今路过本地是我荣幸,闻月蓉小姐已身受重伤,多亏手下人寻的一棵千年人参献于小姐做疗伤之用”。话刚说罢命令手下把一个盒子送了上来。便转身告辞而去。

王小玉看那中年大汉走远了,心感奇怪,便打开盒子一看果然一棵上等山参。

这时阮山问道:“姐姐可认得此人”。王小玉道:“不……不认得,但仿人之心不可无”。

阮山道:“也许人是一片好意也说不定”。

王小玉道:“你还小不懂江湖险恶”。

说罢两人一同上了车,这日傍晚时分,到了一个大镇之上,但见人马往来,十分热闹。

阮山腹中饥饿,但这几日来一直和王小玉食宿在荒野,虽然不解,想她必有用心,也不敢提出饥饿之事,强自忍下饿火,可是两匹拖车健马,几日来未得好食,体力大感不支,嘶叫一声,卧了下去。

王小玉一皱眉头,低声说道:“兄弟,咱们吃点东西再走。”

阮山喜道:“我早就有些饿了。”

两人下了马车,找了一座客栈,王小玉吩咐店家,带着两匹马去,好好的饲喂,和阮山找了一处靠窗的位子坐下。

大街上突然间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两匹疾奔快马,急驰而过。

马上两位姑娘,都佩带着兵刃,寒冬天气,跑得两匹马汗水淋漓。

忽见那当先一匹马上的女子,陡然一收缰绳,急行如飞的奔马,陡然人立而起,长嘶一声,停了下来,江南文风鼎盛,女子多不善骑,眼看此人骑术如此精湛,街上行人都不禁喝起彩来。

彩声未绝,忽又传出惊叫之声。

原来后面一匹健马,不料前行之人,陡然停了下来,急马狂奔,收势不及,连人带马撞了上来。

只见那当先停马女子,百忙之中,突然回身一掌,直向急奔的健马推去,众人惊叫声中,那健马急奔之势,竟被那女子一掌给挡了下来。

彩声雷动中,两位女子齐齐翻身下马,望了那黑篷马车一眼,目光四处扫射。

只听一个女子说道:“在这里了。”松开手中马缰,大步行入店中.直对王小玉走了过来.抱拳一礼。

王小玉神色镇静,微微一耸柳眉,道;“你们急什么呢?”

那女子似乎很尴尬微微一笑,放缓脚步行来,垂手而立,低声说道:

“我见得姑娘留下暗记,匆匆追来……”

王小玉手一摆,道:“什么事,等会儿再说不迟。”

那女子心中似是有甚急话要说,但却轻咳了一声,硬给咽了下去。

这时,另一个女子.已拴好两区健马,跟入店中,恭恭敬敬对着王小玉施了一礼.走了过来。

阮山打量了那两个女子,都在二十岁左右,粉红色紧身小袄,长长的头发,两人都显的十分漂亮,一个背上斜斜背着一柄长剑,别一个手拿着一把长枪,神态严厉,气度不凡,但对王小玉却似有着深深的畏惧,执礼甚恭。

那当先入店,身背长剑的女子,似是憋不住胸中的话,忍了一阵,低声说道:“姑娘的行踪已然败露,强敌即将跟踪而至。”

店中客人虽有好奇之心,但见那两个佩带兵刃的女子,神态严厉,只怕惹来麻烦,不敢多看。

王小玉神情微变,大眼睛眨了一眨,缓缓说道:“你们快用酒饭,咱们尽快登程。”

两个女子腹中似甚饥饿,招来酒饭,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一餐饭匆匆吃完,算了酒钱,牵过马匹,立时启程赶路,那佩长剑的女子接替了王小玉,扬鞭驰车,手拿长枪的女子,紧紧随在车后。这几日,王小玉一直驭车而行,阮山和月蓉在车里,因为月蓉不能动,一路上从没醒过,也可说是阮山一个人闷在车中,此时两个人对面而坐,阮山不禁多瞧了两眼王小玉,只见她娇靥泛愁,柳眉微锁,凝目沉思,似是正在思忖一件重大之事。

轮声辚辚,车行极快,片刻间出了市镇。

王小玉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凝在阮山的脸上道:“兄弟……”

阮山微微一怔,道:“什么事?”

王小玉道:“咱们行踪已然败露,恐已难免要有一场生死难卜的恶战。兄弟不是江湖中人,犯不着和我们冒此凶险,姐姐之意,先把你送往一处安全所在,不知兄弟意下如何?”

阮山摇头接道:“不行,我要和姐姐在一起,纵有什么凶险,我也不怕。唉!我爹爹早已告诉我,难活过十二岁,我今年十二岁了,也不过还有几天好活,早死几天打什么紧。”

王小玉本想强逼他离去,但转念想到表姐信中之言,要好好善待于他,此子先天之中暗带缺陷,纵然授以上乘内经功心法,亦不能在短期内疗治好他与生俱来的暗疾,两年之内,绝不能使他大悲大喜,情绪激动,能度过两年时间,内功基础深奠,当可挽救他生命免早亡。

转念一想如若强行撵他下去,势必大伤其心,岂不害了他的性命,表姐的信中交代,岂可有违……

这时阮山看到王小玉沉思不言,忍不住说道:“姐姐,你在想什么?”

王小玉道:“兄弟定要随我同行,必须答应我三件事情。”

阮山道:“什么事?”

王小玉道:“不论遇上什么凶险之事,未得我允许,不许你接口插言,轻举妄动。”

阮山道:“我不言不动就是。”

王小玉道:“第二,不论你看到了什么悲苦、高兴之事,都不能大哭、大笑。”

王小玉接着道:“第三件,无论我们遭遇什么事,那怕我死了,兄弟也不要大悲大痛,江湖之事本就如此”。

阮山觉得奇怪问道:“这为什么?”

王小玉道:“不要问为什么,你如不肯答应,我就立时派人送你回去。

阮山道:“好吧!我答应。”

王小玉道:“你好好坐着休息。”我先出去一会,话说罢她一掀垂帘,跃出篷车。

这时阮山听到车外传进谈话之声,只是声音太过低微,听不清说的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