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武侠 > 逆天圣王

更新时间:2021-04-06 23:37:26

逆天圣王 已完结

逆天圣王

来源:万读作者:SSD分类:武侠主角:何子阳,诗韵

这是SSD所写的一部武侠仙侠风格的作品,在作者的笔下主角何子阳诗韵形象饱满的很,很让人惊喜,剧情也比较好看,小说《逆天圣王》讲述的主要是:南宋时期朝廷腐败,社会动乱,老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民间经常发生一些命案,民间有一个叫阳判官的人,经常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私下处决一些杀人越货的人。在民间传为佳话,可是官府和一些作奸犯科为眼中钉,肉中刺到处追查他,甚至买通杀手杀他,一度他的人头竟然价值连城。何子阳最后修道成仙,几百年后因孙珊下落不明他选择转世投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效果却是良好的。虽然地段狭窄的不至于只能单人对战,但起码何子阳可以似一敌五了。这种比以一敌二十要强得多吧?

再加上何子阳本身就用得是软剑的优势,更加让敌人难以近身。

“哼,雕虫小技!”看到何子阳总是可以利用好周身的条件,对方乞丐有所不服,一个大锤便向何子阳砸下!

何子阳惊了一下,瞬间躲过。但紧接着又是一把长剑直刺而来。

何子阳来不及闪躲,用软剑一挡。

当!

声音清脆而有响亮,仿佛一道寒光从两把兵器中射出。

这一次的缓冲,让何子阳有着足够的时间去躲过对方的长剑,可是对方却不那么容易躲避他的软剑了。毕竟,江湖上使用软剑的人虽然不少,但却也不是能够经常遇到的。那名乞丐根本没有和软剑对敌的经验,只长剑与软剑相交碰的时候,软剑一个弯曲,便将那名乞丐的剑划了一道大口子。

这是何子阳第一次成功地伤到对方。

但何子阳根本来不及去体会这种成功的快感,对方这二十余人速度非常快。刚才的长剑刚刚躲过,紧接着又是一双刚叉向自己刺来。

唰!

不知何时,何子阳左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铁爪,就像手套一样戴在了手上。刚才那一声破空之音,正是这个铁爪所发现来的。

只见,何子阳时而用软剑格挡对方的兵器,然后用铁爪去袭击敌人;时而用铁爪来做护盾,拿软剑来刺向对方的下体。

总之,不停变换的招式着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不一会儿的功夫,二十余名的敌人已经被何子阳伤得过半。每个敌人的伤势,都是由何子阳这种出其不意的新招所造成的。

“娘的,看来他是拿出真本事了。咱们也别藏着!”看到自己人数受伤过半,那名之前和何子阳说话的大胡子乞丐一发狠,开始做起了指挥。

就在何子阳不明所以的情况下,那群乞丐突然全部后退,每个人都站在了不同的位置之上。

“列阵!”大胡子乞丐一声大吼,顿时其余的乞丐开始回应起来。一时间,整座小庙里吼声滔天!

“这是……”何子阳吓了一跳,打过这么多年的架,还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阵仗。但不管怎么样,何子阳都知道这个阵仗不是闹着玩儿的。

于是,何子阳也准备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

“月影天罡剑!”一个专门针对软剑使用者的神秘剑术。其含义就是利用软剑的不定向特征,使用出向月亮那般,时而圆,时而弯的变换景象。这套剑法是何子阳的必杀技,也是他一身武学当中,最为厉害的一种功夫。

要不是因为总用一种武功会被外人出穿的话,何子阳真希望每一次战斗都能用出这套剑法。之前担心对方会认出自己就是阳判官来,所以一直都是用着其它剑招。但这下子好了,敌人都开始列阵了,要是何子阳再矫情地不拿出绝招来,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用了。

铮!

没有拔剑的动作,但却随着何子阳的运气,手中软剑发现铮铮之音。

“小子,拿命来吧!”对方已经列阵完成,一声爆喝就要向着何子阳冲来。

但敌快我更快。何子阳岂能让敌人先冲来?要知道,自己所站的位置可是狭窄之地。如果敌方没有阵法的话,也就算了,要是有略而来,何子阳可不敢冒这大险。

一个箭步,何子阳率先冲了出去,与二十几人的队阵来回穿梭。

当、当、当!唰、唰、唰!

一时间,兵器交集的碰撞声还有兵器划破衣服的摩擦声不绝于耳。只见,何子阳在众人之中快速地挥舞着手中软剑,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随着每一次的击打,软剑似直、似弯,时而如同铁鞭一般,在何子阳的身前、背后挡住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攻击。

所谓月影,如同阴柔似水,变化无常;

所谓天罡,如同坚韧无摧,勇往直前。

月影天罡剑,正是取意为弯中有直,柔中带刚的道理。正如易经所说,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并进之理。

几个回合下来,场中已然四溅血花。本来孤身寡人的何子阳,竟然没有落下哪怕半招。反而人数从多的乞丐一伙人,却个个显得伤痕累累。

“小子,没想到你既然这么厉害!”数个回合过后,乞丐一伙人见自己的攻击无效,果断地收手。

而此时的何子阳,也开始气喘吁吁。刚才大量地消耗体力,让何子阳此时面部苍白。

“我说,你们也伤着了,我也累着了,不如我们就算打合吧!”何子阳大口喘着粗气,一口一个言合地说道。

“哼,你小子别想逃。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死!”大胡子乞丐捂着依然还在出血的伤口,也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我说你们跟我到底有什么仇啊?”何子阳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没招他没惹他的,至于不死不休么?

“少说废话,受死吧!”说着,大胡子乞丐就要冲上来。

“等等等等……”何子阳一副受惊的样子,道,“这样吧,你既然不想合解,那咱休息一会儿总行吧?我也这么累了,你们伤得那么重,总要包扎一下吧!”

大胡子乞丐转头看了看他的同伴,一个个地捂着伤口,甚至连自己的身上也是剑伤不断。哼了一声后,便带着众人开始疗伤起来。

看到他们的样子,何子阳偷笑不止。你说这些傻蛋,生死拼命之间哪还有中场休息一说?无论是哪他们言合,还是说要休息一会儿,只不过是何子阳的一个幌子罢了。那是因为何子阳一个人战二十余人,眼下可能占了优势,但时间一久,何子阳必然会第一个体力不支。到那时,想不死都难了。

于是何子阳小歪脑筋一动,所谓兵者诡道也。什么欺瞒诈骗,平时那些正人君子所不耻的东西,在生死之战时,都是胜利的手段。

其何子阳的真正用意,是这样的……

砰的一声,就在众多乞丐还在自我疗伤的情况下,一个烟雾弹炸在众人中间。顿时,四处浓烟弥漫。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何子阳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挨个点了穴道。

“姓何的,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大胡子乞丐开的头,其余的小乞丐也纷纷开始谩骂起来。

“哼,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你们就正人君子了?”何子阳一句话,让众多乞丐们哑口无言。

“老实交待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脸色一正,何子阳也没有心思跟他们做过多的口舌之急,他只想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

“哼,你别想知道,要问,就问我们的尸体吧!啊!”语毕,大胡子乞丐一口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瞬即死亡!

“哼,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是谁的!啊!”又一个小乞丐咬舌自尽。

紧接着,二十余人全部咬舌自尽,其速度之快,堪比何子阳的轻功身法。这一下子,何子阳顿时懵了,不带这样的。

当!

“门外有人?”正准备检查一下尸体的何子阳,突然听到门外有什么声音。于是想也不想地冲了出去,只见,一个身影向远处跑去。

“休跑!”何子阳一个箭步跟上,不知道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人,会是这些乞丐的同伙么?

只是,追了许久后,何子阳意外地发现对方是个轻功高手,自己不仅没有追上,而且还给追丢了。这回才想起还留在破庙里的尸体,得赶紧回去检查一下,看看他们的身上有没有何线索。

只是,没想到何子阳回到破庙后,那些咬舌自尽的乞丐们,竟然一下子全不见了……

“难道,那个人是在调虎离山?”看到破庙之中,那些已经死透了的乞丐们竟然就这样消失了,不得不引起何子阳的怀疑。

第一,何子阳并不认识他们,他们却为何要跟自己生死相对,不死不休?

第二,何子阳问他们的身份,他们不回答也就算了,却以死相博,最后弄得咬舌自尽;

第三,自尽也就算了,为何还会有人设计出调虎离山之计,将自己引走之后,却把这些尸体带走?

“到底是谁要追杀我?”何子阳想不明白,也想不透。眼下之计,何子阳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地,也忘记了自己想要去查的案子。一心之下,除了是谁要追杀自己的事情外,什么时候仿佛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也对,如果不将追杀自己的幕后元凶给找出来,可能连他睡觉都睡不踏实。

就在这时,何子阳突然听到天空中噼啪之声。抬头一看,是烟火?不对,是信号!

这是何子阳师门的独传寻人信号,而能发出这个信号的人,何子阳知道是谁。正是他一年前新收的徒弟——杨轩。

要说这杨轩,何子阳还真就有点觉得对不住他。想当年,自己在外寻找案件去破的时候,这小子可没少帮自己的忙。后来见自己的武功厉害,说什么也相缠着自己当他师傅。

结果,何子阳收了这个徒弟了,却不知道如何去教他。最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杨轩这个便宜徒弟给带回了自己的师门,由自己的师兄弟来传他武功,而自己却一个人依然潇洒在外,寻找着自己的乐事。当然,何子阳的爱好没有别的,除了喝点小酒外,就是喜欢破案。案子越大,何子阳就越觉得兴奋。

就这样,一年到头也不回去一赶的何子阳,根本就没有教给这位徒弟多少武功。所以说,要面对这样的一个徒弟,何子阳的压力是很大的。说得直接点,就是见到人家自己都觉得惭愧。

但何子阳知道,这小子要是没事儿的话,是不可能用这种师门信号来传叫他的。之前两人约定好的,只要一见到这个信号,就在第二天中午,附近最大的城市中最大的酒楼里,找间最大的包房中见面。

之前何子阳就已经了解过,此处附近最大的城市乃是丰宁城,据此还有很远的路。如果明早再走,根本在中午之前赶不到。于是,何子阳摇了摇头,看来这一宿觉是睡不成了。

忍着困乏,何子阳在连夜赶路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丰宁城中最大的豪华酒楼。

天字房内,一名身穿白色丝绸,手拿红玉宝剑的年轻人一边泯着小酒,一边在那哼着小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