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穿越 > 白鹿尧

更新时间:2021-04-07 05:01:46

白鹿尧 连载中

白鹿尧

来源:万读作者:花景灵分类:穿越主角:康笙,白鹿尧

主人公叫做康笙白鹿尧的小说是《白鹿尧》,是作者花景灵最新出的一部穿越重生类的小说,主角情感真挚,文笔优美,是值得阅读的一部小说,以下为大家介绍《白鹿尧》主要的内容:她是一国的王后,注定命运多舛。康笙与鹿尧五百年的羁绊,相爱却要相杀。四十九千人的性命换不回挚爱的重生,鲜血茫茫,白雪皑皑,血将雪,残了一地的殷红。她怨恨死去,誓道与他至死方休。这一世,她成了人,要嫁予平凡普通的人,可是大婚之日,有人告诉她,她的丈夫死了,紧接而来的是离奇的失踪。“娘子,更深露重,该早些休息了。”她回头错愕得瞪大眼睛,一张俊俏得脸映入她的眼睛。一场灵魂的劫难,正式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那夜之后,一连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举家上下忙活着钱秀灵的生辰,钱千亩更是邀了不少的宾客,张灯结彩,人来人往,钱府内外,好不热闹。

钱秀灵待在房间里,细细得描着眉毛,看着镜中的自己,青丝盘髻,珠钗别发,双眸清澄透亮,盈着丝丝灵动。一身绿萝裙,带着少女该有的稚气。钱秀灵摸了摸自己的眉毛,忽然,额头好像有什么红色的印记若隐若现,钱秀灵定睛瞧了一下,额头光洁白皙,什么也没有,只当是个错觉了。

“小姐,我们该出去见宾客了。”

钱秀灵点点头,出了房门。今日府里的热闹大老远钱秀灵就感觉到了,走在廊里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前厅人声鼎沸,远远瞧见她爹正和别人在厅里说的正尽兴。

“秀灵儿啊,看看这是谁啊?”

钱秀灵还未走到的时候,钱千亩就看见了她,一脸的笑容。

“秀灵儿啊,见过付员外,这可是你未来的公公。”

钱秀灵得礼的弯了弯腰,声音轻柔“见过付员外。”

钱秀灵再一打量,付员外浓眉大眼,只不过上了年纪的面孔多了几道细细的皱纹,挑着两条刚毅的大刀眉。一脸和蔼可亲,正笑咪咪得看着她。

“今日正好,君洋也是来了的,正好钱小姐可以见见。”

钱秀灵微微一笑,钱千亩接过了话茬“真真好事,我也是许久没有见过君洋了,你喊来,让我见见。”

付大沥捋捋胡须,向旁喊了一声君洋。

钱秀灵目光移了过去,对于她的未婚夫她还是颇为好奇的,是俊是丑,今日倒是能一睹风采了。只见付君洋一身白衣,面如冠玉,眉头压得低低的,眼眸深邃不见底,黑色的瞳仁好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深渊。笔挺的身姿得站在她的不远处,给人的感觉却是压抑的,但是觉得付君洋隐隐让她感到熟悉。

付君洋的脸上没有表情,察觉到钱秀灵的目光,回望了过去,带着浓墨的色彩,钱秀灵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君洋见过钱员外,钱小姐。”

付君洋彬彬有礼得做了个揖,脸上依旧没什么神情。

钱千亩赞许道“君洋真是一表人才啊,不错不错。”

“谢伯父。”

付君洋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钱秀灵的身上。

“今日略备薄礼,还希望钱小姐收下。”

付君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佩,通体殷红,像极了一块骨头,血仿佛还在玉佩里面流动。

“这是什么东西?”

钱秀灵皱了皱眉毛,没有立即伸手接过。

“这是一块割魂的骨头,叫做骨魂玉,可以保佑你。”

付君洋淡淡得解释,走到钱秀灵的身后直接帮她戴上了。钱秀灵摸着脖子上凉凉的玉佩,总是觉得别扭。

“最好不要拿下来。”付君洋看着钱秀灵不适应的模样说道“它可以保佑你。”

付君洋说完就转身走掉了,看着付君洋修长的背影,钱秀灵竟然觉得心里惴惴不安。

随着钱秀灵生辰开始,她也不去想这么多了。席间载歌载舞,竹丝管乐。

突然一道轰鸣声如雷贯耳的劈下,外面下起了瓢泼的大雨,天空黑压压的像是要塌下来。

康笙坐在书房里,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

龙麝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大王,听奉阳关守门大将回报,梅瑶邪逃了!”

康笙冷着一张脸,皱起眉头问“她怎么会逃?!”

“好像是他搞得鬼,索性只是谈了梅瑶邪!”说到这个,龙麝松了一口气。

康笙的心咯噔一声,急忙追问“魅仙王那边怎么样?”

“魅仙王还没醒。”

康笙稍微松了口气,突然想起曾经的梅瑶邪曾是她身边的丫鬟,如今魔道已堕,仙身已毁。只怪她当时心软不肯杀她,现在逃了出去,怕是会出事。猛得站起身子往外走去。

本来好好的生辰是要放烟花庆祝的,可惜了,大雨从早上下到傍晚,一直都不放晴,黑压压的一片,大好的时光全都浪费了。钱秀灵叹息一声,怕是今年的生辰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了。

今年的这个生日过得是极其无聊的,大雨一直下,怕是没有要停的样子,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宾客都陆陆续续告辞了。钱秀灵趴在桌子上,只觉得生闷。

“小姐,差不多都走光了,我们回房间好了。”

钱秀灵点了点头,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钱秀灵站了起身,正想开口说话,猛得自天际打了一道轰鸣的雷电,电光火石般的照亮了外面的夜景。雨接着下得更加的凶了,啪嗒啪嗒,站在门口也能被雨水贱湿一身。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直直落在钱府的正前方,隐约,钱秀灵好像看见敞开的大门口站了一个人。她也不敢确定,与大门口她可是隔了一道水幕。

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一切。钱秀灵一看大门口,惊得她软在了地上,门口确实站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红装,一头白发,嘴唇红得滴血,脸色苍白的可怕,银色的瞳孔中带着杀气,犹如暗夜修罗。

那女子静静的站在大门口,死盯盯着钱秀灵的方向,叫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白鹿尧,我是来找你的。”

女子轻启红唇,笑了。

迈开步子准备走了进来,钱秀灵的心顿时揪在了一块。

门口,金色光芒形成的一堵墙挡住女子的去路。女子发怒,开始去撞击光墙,但是任凭她狂野的攻击,光墙仍是纹丝未动。

“哼!难道鹿尧姑娘忘记梅瑶邪了吗?”

梅瑶邪眼神一转犀利无比,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钱秀灵也能感受到锋利无比的目光。

钱秀灵咽了咽口水,喊道“巧儿,别让我爹我娘来,快去让他们去房间待着。”

巧儿不明所以“小姐,为什么啊?”

钱秀灵呵斥道“叫你去你就去!”

巧儿看着钱秀灵反常的模样,点点头,跑走了。

梅瑶邪在大门口不停得撞击,覆盖钱府的豆杀阵摇摇欲坠。钱秀灵抿着唇,心悬到了嗓子眼。

“哈...”

伴随着梅瑶邪的一声怒吼,豆杀阵化成千万得金色沙粒随风散去,钱秀灵这会还没缓过神来,再乍眼一看梅瑶邪,纤纤玉手已经掐住她的脖子,从原地提了起来。只见她面色苍白狰狞,露出大快人心的表情。钱秀灵惊恐之下,喘不过气,又是踢又是踹,憋红了一张脸快要断气。

“救命...”

钱秀灵艰难得从嗓子眼挤出这两个字。绝望的闭上眼睛,眼角流下一行痛苦的泪水。

眼泪,清澈而晶莹,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都是通过眼泪可以表达出来的。记住了吗?阿梅。

一张熟悉而温暖的面容浮现在脑海,梅瑶邪只觉得脑子一片混沌。头痛欲裂起来,忽得松开了钱秀灵,梅瑶邪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钱秀灵如获大赦得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钱秀灵回头看去,梅瑶邪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邪恶之气,一脸苍白,一脸清泪。痛苦使她躬起身子,一颤一抖,叫人看了心生怜悯。

梅瑶邪躺在地上,声音嬴嬴弱弱“鹿尧姑娘...”

钱秀灵心生不忍,虽然还是害怕,但还是凑到梅瑶邪的身旁,不敢靠近。

“这样就好了...”

梅瑶邪凄然一笑,冰凉得有同雨季凋零的落花。

“你很痛苦是不是?”

钱秀灵大着胆子问,干脆心一横,抱着梅瑶邪坐了起来。

“你不怕我吗?”

“不怕。”

钱秀灵摇摇头,本来她是应该怕的要死的,可是现在跟梅瑶邪挨的近了,竟然没了刚才的感觉。反而隐约觉得她很熟悉。

梅瑶邪阖动嘴唇,想说话,嘴边却流出了血,苍白的唇上一抹殷红。

“当我知道你到了人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大王的爱情结束了。”

钱秀灵听不懂,还是静静得聆听。说道“其实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你当然听不懂...”梅瑶邪凄凉笑笑“鹿尧姑娘,这辈子就离康笙远远的,束竹已经死了,回不来了。”

梅瑶邪说的明明是无关钱秀灵痛痒的事情,她的心却是好痛。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钱秀灵。”

“小心那个人!”梅瑶邪仿似鼓足自己最后的力气,紧紧抓住钱秀灵的手腕。最后...

“秀灵...”

梅瑶邪喃喃念着,银色的瞳孔里最后的光熄灭了,黯然如一潭死水。静静的合上眼睛靠在钱秀灵的怀里。

泪水,无声得淌满了钱秀灵的脸蛋,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这么难过?

“梅瑶邪...”

钱秀灵抱着梅瑶邪,静静的坐在地上,久久没回过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