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悬疑 > 生死绣

更新时间:2021-04-07 20:50:56

生死绣 已完结

生死绣

来源:万读作者:三木分类:悬疑主角:李文,刘梦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部叫做《生死绣》的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三木,主角是李文刘梦。本文的作者想象力很强,带我们领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下面是《生死绣》介绍:我叫李文,乃是生死绣传人。我家的门前曾有九棵大树,八棵边堆着坟包。奶奶死的那一天,九棵大树同时倒了,将八个坟包里的棺材都掘了出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年噩梦,一朝黄仙,杀我子孙,屠我身体,饮我鲜血,食我骨肉......”

随着她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我已经听不清了,但从她前面话语中的意思大概能了解到一些信息,鬼魂和黄鼠狼说的是一件事!

刘梦体内的黄鼠狼魂的子孙被屠杀过,似乎不止是杀害了他,还饮血食肉......

想到此处我一阵头皮发麻,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而刘梦究竟做了什么,会招惹上有如此残暴经历的阴祟?

电脑屏幕上的刘梦又哭又笑,她的脸对着摄像头,仿佛那笑容就是给我看的,笑得我浑身发毛,心神颤动。

我咽了口吐沫,平复着心情,庆幸自己在一夜间多次死里逃生。

哆哆嗦嗦地想要去摸放在床上的那盒烟。

结果摸到的是一只手。

我撇过头去看,廖甜甜已经进入了梦乡,睡得很死。

我笑了笑,嘟囔道:“幸亏是睡着了,不然还不得说我故意占她便宜?”

边想着,我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对劲儿,我摸到的那只手并非细嫩光滑,反而如干枯的树皮一样,满是裂纹!

我心中一惊,眼睛看着前方的墙壁,手还搭在那块“老树皮”上。

难道...不会吧......

我的头发一根根地竖立起来,冷汗簌簌的向外冒,瞪圆了眼睛,呼吸不畅。

“我是生死绣的传人,什么魑魅魍魉,阴魂邪祟都得让我三分,我不怕...我一点都不害怕......”

我快速地的说着,一点点,一点点的扭过头去。

眼睛却眯起来,生怕看到脑海中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

目光顺着被挪到廖甜甜的脸上,猛地松了一口气,那张脸光滑白净,睫毛长长,高鼻梁,嘴唇还在轻轻地吧唧着......

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深呼吸一口气。

“奶奶的,今晚的事儿太多了,自己吓自己,好悬没给自己吓死!”

这个时候廖甜甜从梦中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懦懦的问道:“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啊,我找一下烟。”

“你找的是烟,还是我的半张脸?”

她的话说的我一懵,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时候,她猛地转过了头,我看到廖甜甜从被窝中坐起了身体,瞬间褪去的汗水再次流了下来。

我看到她的脸,半张是属于她自己的,另半张脸是完全不属于她的,苍白的头发,枯树般的脸皮,一道道皱纹沟壑纵横,眼皮耷拉着,仿佛一个将死的老太太!

瞬间,属于她的左半张脸被吞噬,整张脸都变成了老太太,深紫色的眼眶里面挂着无神的眼睛,正在看着我!

“我去你大爷!”

惊叫着我从床上栽倒了下去,眼看着廖甜甜从床上升起,漂浮在空中,而她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寿衣!

我嘴巴张着,从嗓子眼里艰难地蹦出声音,“你别过来——别过来!”

老太太飘在空中,嘴角咧起的是诡异的笑容。

她在冲着我笑!

我拼命地向后退去,已经一万次后悔接了这个单子,在这栋别墅里的——没有一个正常人!

“你给我滚蛋啊!我可是学生死绣的,小心我让你灰飞烟灭!”

我兀自的说着,那穿着寿衣的老太太飘在空中,对我笑,她的笑容在我眼中从诡异渐渐变成了慈祥。

对,是慈祥的笑。

我心中一动,刘梦是双宿阴仙,廖甜甜是寿衣老太太的鬼魂在身。

我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让我碰上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刘梦和廖甜甜合伙故意把我找来想要害死我?

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我打消了,从两人的举止来看,并非是有如此心机的女孩儿。

难道是同行害我?

我胡思乱想着,发现飘在空中的寿衣老太太并没有下一步的举动,似乎并非是想要加害于我。

一瞬间,我想到了,这是“黄仙招魂”!

我曾听在哈尔滨的一位出马仙讲过,黄仙一双眼蛊惑人心,不止能让活人鬼迷心窍产生幻觉,对于鬼魂也能够欺骗。

说是哈尔滨曾经有一家供奉黄大仙,极为虔诚,而他家的小子却是个傻子,一直找不到媳妇,于是家人就去求黄大仙。

结果没几天在那家的门口出现了一个晕倒的女人,长相俊美,那家人救了女人,女人醒来后却失忆了,那家人心想儿子还没有找媳妇儿,就先收留了她。

没想到那女人后真的爱上了那家的傻儿子,结婚,还生了一个孩子。

在生孩子的第二天,女人就消失了,再也没有见过。

后来有人说,女人就是被黄大仙迷了心窍,但能够迷到让她愿意为傻子生孩子,黄大仙定有千年的法力,操控一个人长达两年之久,想想就可怕。

此事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没有忘却,无论是真是假都让我对黄仙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轻易不愿招惹上这类邪祟。

此刻面前的寿衣老太太,怕也是被黄仙招来的。

我看着她慈祥的笑容,想来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于是壮着胆子将床上的背包拽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一根红色的线,前段是针。

“生死一绣,送往归阴,阴阳两别,望自珍重!”

喊着话语我鼓足了气冲到床边将老太太扑倒,翻身将她压住,针快速刺进了她的后脖颈,一点点用血刺出一幅图案——钺。

春秋时期以钺驱邪,不至于伤害她,毕竟我是纹身师,常年利用阴阳图案换人生死,对于鬼魂结仇不如结个交情。

寿衣老太太似乎知道我的举动是在帮助她,挣扎了几下后便放弃了,任我在她的脖颈上将图案刺完。

最后一针落下后,老太太猛地窜起,脸上挂着微笑。

慢慢地,干枯老朽的脸变回了肤白貌美,廖甜甜倒在了床上。

我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套纹身法只是帮助鬼魂离开,如果她不想仍可能伤害我,与外面的那位不一样,也算我幸运碰到了个好商量的主。

廖甜甜还在梦乡之中,什么也不知道。

我已经没有了半点力气,蜷缩在床上,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