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悬疑 > 你好,我的鬼君大人

更新时间:2021-04-08 01:15:16

你好,我的鬼君大人 已完结

你好,我的鬼君大人

来源:万读作者:清卿飞雪分类:悬疑主角:何青玉,白柳

这是清卿飞雪所写的一部悬疑灵异类的小说,小说名叫做《你好,我的鬼君大人》,故事主角是何青玉白柳。发生在何青玉白柳身上的故事充满传奇,人物形象也很生动,下面是《你好,我的鬼君大人》内容介绍:一次诡异的化妆经历,让她落入了一个男人的手中。一步步进入圈套,她发现原本平凡的自己,身上竟隐藏着这么多未解之谜。锁魂青玉,古道迷阵,鬼母血玉,每一件,似乎都与它没有关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是真的有鬼,他一定会感受到桃木带给他的威胁。”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谁在说话?”我往四周看去,整个客厅除了我和白柳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这句话很熟悉,好像谁和我说过……对,我想起来了,是道士给我桃木的时候说的!

“你听到什么了?”白柳还是笑着,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这块桃木是谁给你的?你……是不是要防着我?”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幽深诡异,像是一根巨大的钉子,从我的头顶一穿到底,贯穿我的身体,把我钉在原地。

我没有回答,过了好久,也可能只过了一瞬,我浑身紧绷,惊恐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桃木?”

难道真的像道士所说,只有鬼才能感觉到桃木的存在,白柳真的是鬼?

白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一步步走到我的身旁,几乎贴在我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他的双手在我身上不停摸索着,我一下也不敢动弹,连颤抖都压抑不住。

“你就这么怕我?”白柳的手终于离开我的身体,语气戏谑。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手中拿着的,正是道士给我的那块桃木。

“做工还不错,要是放到市面上去卖,怎么也能卖个几百块。”桃木被白柳拿在手中把玩,突然,他的话锋一转,笑容变得邪肆,一阵浓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你以为,一块小小的桃木,真的能够奈何得了我?”

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承认他是鬼了吗?

我犹如五雷轰顶,越想越害怕,甚至觉得我知道了他的秘密,可能要命不久矣,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想要与他拉开距离。

接着,白柳却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你是不是傻啊!”他忍俊不禁,以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我,好像在说我老婆是个傻子我该怎么办。

“啊?”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之前的恐惧和压迫感随着他的笑声烟消云散。

“你的桃木就在口袋里,都快掉地上了,我能看不到吗?”白柳撇撇嘴,一副看智障的表情,“难不成,你以为你老公是瞎的?”

我回想了一下,桃木确实随手放在了上衣口袋,而且鬼都怕桃木,现在桃木被白柳拿在手上,也恰恰证明了他不是鬼。

“呼,真是吓死我了,耍我就这么好玩吗?”我松了口气,白了他一眼,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你快来扶我一把,让我坐会儿,我腿软,走不动……”

与白柳并排坐在沙发上,白柳仍然不老实,把我搂在怀里,我因为浑身被吓得没劲儿,只能任由他动手动脚。

我又想到了一个疑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东西是桃木的?”

要不叫道士告诉我这是桃木,我都不知道。

“我小时候在农村待过,那边有个神婆,整天用这东西做法驱邪,我经常去看热闹,时间一长,自然也就认得了。”白柳的回答无懈可击。

我放下心中疑惑,暗笑自己想得太多,白柳提议要不要看看电视,我心想反正也没有事情可做,就同意了。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他找了一个恐怖片。

“你为什么喜欢这种片子?”我捂着眼睛,只敢透过指缝看向屏幕,时不时被吓得惊叫。

真是太丢人了,天知道在殡仪馆上班的我为什么会这么胆小。

“不找一个恐怖点的,你怎么可能乖乖让我抱着。”白柳笑容恶劣,紧紧搂着我,“被老公抱在怀里,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

我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心里却冒出一丝甜蜜来。

单身二十一年的我第一次觉得,有个老公宠着的感觉,好像也不坏。

晚上,我找到吴妈,打算找一间客房住。

白柳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围着一条浴巾,懒洋洋地倚在门框上。

“你和我一个房间。”

“那个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我连忙拒绝。

“你是我老婆,不跟我一起睡,还想和谁睡?”白柳语气强硬,不用拒绝。

我还想再做一下最后的挣扎,吴妈也在一旁帮腔道:“对啊,少夫人,您是小少爷的妻子,理应与小少爷同房。”

于是,我只能与白柳躺在同一张床上。

虽然白柳家的床很大,也很软,但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生怕白柳和昨天一样,再次强要了我。

我一个女人,没什么力气,肯定是反抗不过他的,而这里是白家,又是他的地盘。

白柳把我搂在怀中,我心惊胆战,生怕他什么时候就会进一步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恨我?”

“什么?”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强要了你的身子,让你和我结婚。”白柳的声音有些发闷。

原来他说的是这件事,他能够问出来,说明他对我,可能也存了一些愧疚吧。

“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我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办法对他,亦或是对我进行欺骗。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紧绷了起来,搂着我的力气也加大了几分。

他这么在意我的看法吗?我有些诧异,但还是继续说道:“不过,你给了我养父母的手术费,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一直都想当面感谢你。”

我握住他环在我腰间的手臂,转过身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白柳认真地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神色间竟有些局促,然后把头扭到一边。

“睡觉吧。”他说道。

我看不到他的脸,却发现他的耳朵竟然微微透着粉红。

是害羞了吗?意外的有些可爱。

这一晚,我们相拥而眠。

早上,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白柳已经不在我旁边了。

我走到客厅,发现他依旧坐在沙发上看书。

“少夫人,吃饭了。”吴妈把早餐端上桌,是我习惯吃的豆浆油条,只有我一个人的分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