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其它 > 同安堂

更新时间:2021-04-27 22:22:21

同安堂 已完结

同安堂

来源:万读作者:北帝南望分类:其它主角:阿琬,阿浦

《同安堂》是非常低调的一部其它类的小说作品,很容易让人错过。看过之后不得不说,作者北帝南望的文笔和构思能力真的很强,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主角阿琬阿浦的形象也很完美,以下是小说内容介绍:故事发生在风光旖旎的江南水乡。一户世代行医的人家,靠着独门医术和勤恳经营,赚下万贯家财。可是天不佑人,战争降临,大难临头,打破了原有的温馨与宁静,由此上演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故事以女主人公的情感为主线展开,描写她与四个男人的感情纠葛和一个女人的恩怨情仇,情节跌宕起伏、千回百转,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后半部虽情节平稳,但重在一个情字,描写女主人公在等待中对爱情的渴望,对友情的珍视,对亲情的追忆和怀念,使人沉浸在情感之中“不能自拔”。该书涉及爱情、励志、女追男、三角恋、悲欢离合、恩怨情仇和世道变迁。可贵的是,该书歌颂了新时代,具有主旋律倾向,并引导人们在沉重的情感思考中,体会个人与家国命运。该书对爱情的描写,尤其令人荡气回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宅的生活平静而温馨。独享这一方天地的是黄家大小姐阿琬。她是唯一不受生意所累的人。无论前堂怎样喧闹,她都可以不闻不问,想她喜欢想的事情,做她喜欢做的事情,俨然一个局外人。

她喜欢读书,记日记,偶而绣花,有时去听阿婆讲故事,体验阿婆带给她的母爱。

她的多愁善感较其他女孩要甚,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增无减。她生活在完全的童话世界里,一部部浸着她泪水的小说陪伴她度过少年时代,慢慢地,她长大了,她的心中又多了一个世界 —— 爱情。

阿琬对阿浦的爱恋,源自孩提时的感情,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式的。爱是不能够问为什么的,理智在爱情中基本没位置。爱上一个人,有时是势不可挡的。当第一个爱的念头产生时,其后所有想法,都是惯性的,基本不受理智控制。这就是青涩女孩对爱的理解。

吃过午饭,两个姑娘送别阿浦。她们站在遇仙桥上,目送阿浦的背影渐渐远去。阿琬不时把目光投向渐行渐远的阿浦,与闻远谈话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所有这一切,闻远看在眼里,明了于心间。

她用肘触了阿琬一下,“喂,小心魂让人勾了去。”

经闻远一说,阿琬醒过神来,方才感到一丝不好意思。不过她马上镇定下来,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王顾左右而言他了。

遇仙桥上春光无限,初春的太阳照在桥上,春意融融。空气柔和极了,像有无数个绒毛亲吻脸颊一般,令人十分惬意。两位姑娘流连忘返,对遇仙桥充满了无限眷恋之情。

“看眼神,我知哪个少女怀春,哪个少年钟情。”闻远用小说里的经典对白“戳穿”阿琬,说完她用调皮的眼神注视阿琬。

“哪个像你?恋爱专家!看眼神就知人家怎样。”阿琬回敬她。

阿琬称闻远为恋爱专家,是有缘由的:闻远和阿琬一般大,恋爱却谈了有三个年头了。阿琬常这样调侃她。

阿琬见闻远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心下想,这才不愧是闻远。若她看不出,才枉与她做了这许多年的朋友。阿琬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她想,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回敬道:

“清江一曲柳千条,

二十年前旧板桥。

曾与美人桥上别,

恨无消息到今朝。”

阿琬吟诵刘禹锡的《柳枝词》,然后对闻远察言观色,看她作何反应。

阿琬吟诵这首诗,是有用意的。三年前,鲁风考上燕京大学,两位姑娘为他送行。在粹鲜楼吃完饭,就是在这遇仙桥上,他们交谈着,释放激情,展示浪漫,依依不舍。那时,闻远与鲁风才刚刚确立恋爱关系。

闻远见阿琬说中了自己的心思,莞尔一笑。是啊,分别三年,对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是够漫长的。头一年,鲁风还能够正常回家探亲,寒暑假回来两次,与家人和闻远相见。最近两年,不仅见不着他人影,而且连书信也断了。为这,闻远大为感伤,阿琬不知劝慰过她多少次了。

“这么久没有消息,他在做什么?阿琬不禁问。

“谁知道呢。他说电话里说不清楚,说是要当面向我赔罪,请求我的谅解。”

阿琬和闻远走下遇仙桥,重新回到同安堂。

后宅立刻喧闹起来,一改正月以来清冷的景象。平日里阿娇忙于生意,难得清闲,很少与阿琬和闻远在一起玩耍。正月里便不同了,她们相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好不开心。后宅飞出一连串响铃般的笑声。

“阿娇姐,新的一年,你该找婆家嫁人了吧。”闻远打趣阿娇道。阿娇不言语,只是笑。“听黄老伯跟阿婆说,新的一年,要把你的婚事当头等大事来抓,你就等着嫁人吧。”闻远笑呵呵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闻远只是一席玩笑话,却勾起阿娇一连串联想。她把先生选徒与要她嫁人联系起来,——先生选徒由来已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她以为先生选徒非她莫属。几年前,先生与吴泰伯约定,要他的孙子来做徒弟,阿娇的自信心颇受打击。她晓得先生选徒,她并非首选。后来泰伯的孙子反悔,不给先生做徒弟了。她想,这回该轮到自己了,她耐心等待。最近她听说先生加快了选徒的步伐,她内心充满期待。“可又生出了要我嫁人这档子事,这不明明是嫌我碍事,要把我一脚踢开,另觅他人吗!”她内心充满了纠结和愤懑。

“不!我不嫁人,我要一辈子守在同安堂。”她略带情绪地说道。

闻远道:“此话当真?你果真要一辈子不嫁人吗?”见阿娇不言语,又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有到了年龄不嫁人的。你若不嫁人,会害得阿琬无辜等你,白白耗费她的青春的。”

阿琬在一旁,并未参言,听罢闻远一席话,忙笑着说道:“你们说话,别扯上我嘛。”

阿琬和闻远是学堂里的洋学生,阿娇则整日忙于生意。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发展友情。她们既是亲情无限的姐妹,更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彼此都能走进对方的内心世界。

她们不再谈论婚嫁,转换话题说些轻松愉快的事儿。一会儿,阿娇就忘掉烦恼,不再想那烦心的事儿了,尽情地和姐妹们说笑起来。

姐妹们来到园子里,在浓烈的春光下,荡起了秋千。

姑娘们荡秋千, 清脆的笑声时常飞出墙外,传到街上。墙里佳人笑,墙外驻足听。墙里开花墙外香。墙里佳人笑无意,墙外行人听有情。

有诗为证:

花退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而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首词是姑娘们后宅生活的真实写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