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全部言情小说

  • 娇软小夫人一撒娇,偏执程总拿命宠
    娇软小夫人一撒娇,偏执程总拿命宠

    作者:垂丝海棠雨分类:言情 连载中

    程家是京市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世家大族的优良品质程砚南都有,学识渊博,进退得宜,是京市有名的金龟婿。但他也是个疯子,不听长辈的安排,对养妹揣着不可告人的想法。陆知娴只是程家保姆的女儿,怕老夫人寂寞送进程家的小玩意儿。不被关心,不被在乎,谁都能踩上两脚。直到订婚那天,被程砚南狠戾地捏着下巴道:“我想要的就必须得到!”“程砚南,你疯了,我是你妹妹!”“呵…你只是程家的下人,我的宠物。”

    小说详情
  • 先婚后爱:软萌甜妻哪里逃
    先婚后爱:软萌甜妻哪里逃

    作者:俞枝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一场意外,方允熙和沐家最不能惹的掌权人沐亦辰有了交集。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纠葛,却没想到,因为继母贪慕虚荣,她摇身一变,成了沐家最尊贵的少夫人。人尽皆知她尊贵荣耀,却不知她受尽折磨。丈夫不喜,情敌侮辱,闺蜜背叛,让她逃无所逃。在她绝望无助之际,沐亦辰的哥哥就像一束光照亮她黑暗的人生。却没想到这也是一场重头到底的欺骗。就连自己的孩子,她都保不住。方允熙只觉得可笑,自己这辈子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笑话!感受着

    小说详情
  • 不吃醋,不作妖,林助理人间清醒
    不吃醋,不作妖,林助理人间清醒

    作者:弄月分类:言情 连载中

    林汐以为,洛宴沉对她忽冷忽热,是因为他性格多变的缘故。直到她看到了那个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弟弟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傻傻地被骗了整整三年。民政局门口。林汐认真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是洛宴沉?不是洛宴森?”男人顿时冷脸,扣住她的后脑便给了她一个霸道的吻,“现在确定了没?”

    小说详情
  • 惨死重生,我彻底黑化
    惨死重生,我彻底黑化

    作者:发财起起分类:言情 连载中

    前世,成亲六年,我将陆星尘视作黑暗中的一道光。为了陆星尘,我甘愿平凡,把陆星尘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直到深夜敌人侵袭国公府,为了保护他的白月光,亲手把我推出去送死。那一刻,我彻底死心,也终于明白:无论我做什么他都把我看成尘埃,比不上他的白月光一点。为了他,我付出了孩子,甚至生命。再睁眼,我重回到陆星尘假惺惺地端来‘补药’的那一天。抬手,一巴掌甩到陆星尘的脸上。我冷笑:“陆星尘,我们和离!”这

    小说详情
  • 闪婚后,顾总又又又掉马了
    闪婚后,顾总又又又掉马了

    作者:尉迟鸢木分类:言情 连载中

    季清霖为了完成奶奶的心愿,与一个素不相识,同样为了完成爷爷心愿的男人结婚了,殊不知这个男人乃是江北第一豪门顾家的掌权人。他们婚前签下协议,待一年后便以感情不和为由离婚。于是领完证后,两人就各奔东西。原以为,等时间一到便恢复对方的自由身。谁知,老人忽然开口要来探望,为了不露馅,两人无奈开启了同居生活。同居后的第一天——季清霖:有言在先,同居归同居,咱们还是各过各的。男人:好。后来,他们睡到了一张床上

    小说详情
  • 掌上锦心
    掌上锦心

    作者:帘霜分类:言情 连载中

    姜锦心前世毁了整个静王府,自己也油尽灯枯而死!这一世醒来手撕忘恩负义的养兄,一道诏书,让软饭硬吃的渣爹颜面尽失,一朝真相被撕开,天下震骇!只是这一位殿下,别靠太近!上一世,姜锦心无意救了裴珏煦的性命,他瞎了!这一世,姜锦心有意救了裴珏煦的性命,他又瞎了!如果注定这位一定要瞎,她希望是一万年!呵!

    小说详情
  • 暴君崽崽三岁半:我被五个爹爹狂宠上天
    暴君崽崽三岁半:我被五个爹爹狂宠上天

    作者:秋梨酒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一睁眼,萧云栖穿书成了三岁半的可怜七公主,还意外发觉一家子都是反派。暴君爹萧彻寒喜怒无常,性情暴虐,百姓们叫苦连天,恨不得他去死!大皇兄表面温柔内心狠辣,谈笑间,杀人无形。三皇姐性情暴戾,路过之处宫女瑟瑟发抖。四皇兄阴郁古怪,亲手杀母,无人敢靠近。五皇兄喜好毒物,最喜欢拿人来试毒。刚穿过来的萧云栖麻溜的想跑,却意外发觉自己的性命竟与暴君爹紧密相连?想起书中暴君爹中毒早死,他们一家都会被凌迟处死的结

    小说详情
  • 前夫,认输吧!我身价千亿你高攀不起
    前夫,认输吧!我身价千亿你高攀不起

    作者:六月星光分类:言情 连载中

    陆知薇和沈矜墨做了三年契合无比的夫妻,白月光的出现将婚姻的平静彻底打破。陆知薇不哭不闹,丢下一纸婚约,回归豪门继承亿万资产去了。男人哪有搞事业香。赛车场,她是最炫酷的Queen。凶杀案现场,她是最优秀的侧写师。名利场,她是运筹帷幄的陆家大小姐。沈陆两家势同水火,知晓她身份那天,沈矜墨才知她是陆家派来的卧底,图身图心图谋不轨。不甘被骗的沈总开始夜夜纠缠,以泄心头之恨。谁知这位云州之王,不是在碰壁,就

    小说详情
  • 禁爱!裴总别乱来,夫人已水泥封心
    禁爱!裴总别乱来,夫人已水泥封心

    作者:沈听筠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上一世,江奈然为了得到裴寂的青睐,几乎付出所有,最后被裴寂关进地下实验室,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重活一世,江奈然彻底清醒,果断跟裴寂划清界限,专心搞起事业。直到江奈然身边追求者不断,裴寂才意识到自己早就喜欢上她了。于是,裴寂无所不用其极,赶走江奈然身边的追求者。江奈然怒了:“裴总,我已经成全你跟江轻羽了,你还想怎样?”裴寂冷笑:“招惹了我,还想全身而退,你休想!”

    小说详情
  • 春醉长安
    春醉长安

    作者:钱多多君分类:言情 连载中

    前世,柳长安是宁国公府的婢女,却被主子小姐诬陷偷盗,毁容烂脸。家破人亡后,她才知道,她才是宁国公府的千金小姐,假千金柳清如和她的姨娘,偷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一切。她的生父、祖母、兄长撇她如鄙,爱假千金如眼珠,把她捧成太子妃,而她,做过婢女,败坏国公府名声的她,被逼出家,一刀抹喉,尸骨不存。重生后,柳长安步步为营。弃祖母:不爱我的,我不爱。抛生父:贬爵抄家,你流放去吧。救母亲:父亲养外室,换了你的儿

    小说详情
  • 一等尤物
    一等尤物

    作者:晚凝分类:言情 连载中

    五年感情,沈轻虞亲眼看着秦宴礼搂着别人,说想结婚。她闻言,不吵不闹,直接拖着行李箱,转身让位。身边朋友纷纷打赌她这一次什么时候回头。所有人都知道沈轻虞爱秦宴礼,爱到没有尊严没有骨气,每每说走,到最后却总是乖乖求饶。然而,这一回,一周又一周......被认为会回来的始终没回来,说放下的却放不下......秦宴礼,游走于声色犬马之间,对女人游刃有余,却不料,有一日,有一人却如刮骨之刀,差点要了他的命!

    小说详情
  • 逼嫁老头?我转身给豪门三宝当后妈
    逼嫁老头?我转身给豪门三宝当后妈

    作者:七颗橙子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为了给继父还清巨额赌债,江念被亲妈逼着嫁给一个五十岁的有钱老头。江念忍无可忍,和一个带着三个拖油瓶的陌生男人闪婚了。婚后,所有人都嘲笑江念没脑子,上赶着给人家当后妈,等着看她的笑话。殊不知,江念成了全家的团宠。三宝:妈妈,夏夏用零花钱,给你买了漂亮裙子。二宝:妈妈,小烨用零花钱,给你买了漂亮包包。大宝:妈妈,阳阳用零花钱,给你买了护肤品。陆安屿:老婆,我的工资卡给你,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小说详情
  • 穿成国公老夫人后我把不孝儿孙全踢了
    穿成国公老夫人后我把不孝儿孙全踢了

    作者:李三爷分类:言情 连载中

    秦韵穿书了,开局就是抄家流放?看着这满堂不孝儿孙,秦韵觉得这一大家子一点都不冤老大家的,贪赃枉法,纵奴行凶,招惹抄家祸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却自诩清流,妄议储君,唾弃金银老三家的,被白莲花媳妇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里全无长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间丢了,杳无音讯。嫡长孙养的金尊玉贵,不肯和全家共进退,宁可跪着也要上门当赘婿大孙女被养的柔弱不堪,毫无主见,被退婚后,整日以泪洗面,寻死腻活好好好

    小说详情
  • 妇科挂号,豪门前男友为我看诊
    妇科挂号,豪门前男友为我看诊

    作者:金玉糖分类:言情 连载中

    向晚和沈逾白的爱情,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彼此的不甘?向晚不知道,沈逾白也不知道。可当向晚盛装出席,挂了妇科号,只为了勾引他,沈逾白知道,他完了。从此,一场成年男女间的游戏互相展开。她主动入局,却被迫承受。他们彼此猜忌,互相试探,伤痕累累,一别两宽......可兜兜转转,他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向小姐,你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吗?”向晚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身边有人了!”沈逾白眼睛红了:“向晚,当初说好了

    小说详情
  • 便宜夫君养成首辅后,我坐等休妻
    便宜夫君养成首辅后,我坐等休妻

    作者:三妖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丈夫当着你的面行凶,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许宁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还被渣男抛弃的可怜虫,为了报复渣男,使诡计嫁给了清水村的瘸子书生。她一睁眼,就看见她的便宜丈夫正用石头杀人。目睹了整个过程......她是该装死?还是真死?便宜丈夫又穷又瘸又可怜,可他长的好又嘴甜......嗯......也不是不能原谅......面对穷的叮当响的破家,许宁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赚钱养家,治好瘸子的腿,送他去书院,然

    小说详情
  • 重生后我冷眼旁观,竹马跌落深渊
    重生后我冷眼旁观,竹马跌落深渊

    作者:木几分类:言情 连载中

    两小无猜的竹马,高三那年爱上我们班的转校生。我想尽办法破坏他们,让他专心应对高考,弄得学校人尽皆知。他们的爱情被扼杀在摇篮里。后来,他追求我,成了我男朋友。三年时间,他弄垮了我家的公司,逼死我父母。打断我拉小提琴的手,送我到会所上班。他说,蔡佳死在会所,也赐我同样的死法。而后冷眼看着我被一帮男人,拉进会所最黑暗的房间里,受尽折磨而死。再睁眼,我发现,我重生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