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棺材匠

更新时间:2021-09-03 16:40:42

棺材匠 已完结

棺材匠

来源:腾文作者:农夫仙拳分类:灵异主角:陆九,陈慧敏

《棺材匠》是农夫仙拳所写的一部灵异风格小说,在农夫仙拳的笔下,整部小说的主角陆九陈慧敏形象更加的完美,每一个人物仿佛都有了灵魂,下面是《棺材匠》的内容:我叫陆九,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是爷爷带我长大。爷爷是个木匠,乡里邻间哪家要起木活都来找爷爷。人说:九佬十八匠,木匠当称王。别看老头七老八十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但动起手利索得紧。爷爷虽然平时表现的很精神,但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西去了。说也奇怪,建房打家具这些寻常木工,爷爷都不怎么教我,而我这些年在爷爷手里就只学会了一个木工那就是打寿材寿材,又叫棺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白布下是一具惨白的尸体,脸上布满了瓷器一般的裂釉纹路,那张看起来柔美的脸庞充满了异样的凶煞。

李梦玲说过她姐姐至少是一个星期前死的,然而现在这具尸体却一点尸斑都没有,除了那犹如要裂开的相貌,其余的看上去就和睡着了似得。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我看向陈老头问道。

陈老头盯着那尸体,叹气道:“麻烦啊,麻烦,你丫头是狠了心的要去报仇了。”陈老头说着走到一边去,点着一根烟抽起闷烟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看向陈老头,他倒是一言不发的跑去那里抽闷烟了,我们这还稀里糊涂的。

“那丫头,不想走啊。”陈老头听了我的话后回了一句说道。

我看向他问道:“怎么说。”

陈老头叹气,让李家人现将李梦玲的尸体摆到了棺材旁边,李梦月等人照做后也赶忙凑过来,李梦月更是焦急道:“陈老师傅,我姐姐到底怎么了?”

“这丫头怨气太重。”陈老头回头指了指那纸桥上遍地碎纸屑说道:“我老头子是扎纸匠,我们这行有一门扎鬼纸的能力,用这个能力来和鬼神沟通。”

“那桥,那些小鬼都是我扎鬼纸,扎出来的。因为先前陆小子说是有哭丧猫来哭丧,我就把准备好的鬼纸搞出来,准备请几个鬼神护佑李梦玲那丫头的轮回路。”

“请鬼神帮忙,那是要打点的。”陈老头将怀里的纸钱掏出来说道:“这一堆纸钱是我用来送鬼神的,哪想着,小鬼收了,牛头马面收了,到黑白无常这点着你家姑娘给毁了。”

“这,怎么说?”李梦月的父母大惊失色。

陈老头叹了口气说道:“你家姑娘还不想走,她要报仇,才会毁了我和鬼神之间的交易,但是她也不想想,那些人能用这种办法杀了她,她一游魂野鬼就算怨气再大,又怎会斗得过那些人么。”

陈老头话刚说完,顿时一阵狂风大作,瞬间就将李梦玲尸体上盖着的白布吹了起来。

我看清了那尸体完整的身体,顿时只觉得不寒而栗。

那李梦玲的尸体穿着白色的殓服,但透过那白色我却看到她身体上,那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好似什么符咒一般。

那根本不是什么符咒,而是身体即将裂开一样出现的血丝,如今却成了黑色的。

李梦月的母亲当即就哭了出来,趴在李梦玲的尸体上哭喊道:“闺女啊,你就不要再犟啦,安安心心的走吧,你斗不过他们的。”

李梦月的母亲哭的伤心,最后陈老头示意她丈夫去把她拉起来,捡过地上的白布将李梦玲的尸体盖住。

随即陈老头转过身来说道:“如今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李梦月眼带哀伤的问道。

“强行把她葬了,而且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下葬,而是将她直接封印起来。”陈老头说道。

我心中有些不爽。

这事情李梦玲本就没错,被人害了还不许报仇了?

陈老头见了我的表情说道:“陆小子,你别这个表情,这李梦玲现在怨气冲天六亲不认,只晓得报仇,不然你真以为她死了后会找家人的麻烦?她现在早就没得什么理智了。”

“就按陈师傅说的做吧。”

李梦月的父亲叹了口气,安慰着自己的老婆,看向那李梦玲的尸体道:“女儿,别怪我们。”

从他眼中能看出些许不舍,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就像陈老头说的,现在的李梦玲失去了理智,单纯的只想要报仇,但现在连仇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报的了仇,最后只会伤害到李家一家三口。

当下陈老头盖好李梦玲的尸体,让李梦月的父母去将外面等候的工人全部叫进来,抬尸体。

我不明白一具尸体怎么要这么多人来抬,直到陈老头让我上前去搭把手我才发现这李梦玲的尸体发生了变化。

我们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个个脸都憋红了才将李梦玲的尸体放进三阴棺里,那尸体放下的瞬间“砰”的一声,就像是放了一块千斤石一样。

“乖乖,这么重,等哈要几个人才抬得起这口棺材?”一个人忍不住说道。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李梦玲冤魂作祟,让尸体变得沉重无比,有陈老头在她放肆不得,只能采取这种办法来阻挠我们将她下葬。

那三阴棺最后由十个人才抬起来,最后不得已,李梦月的父亲出去外面的村子扔下两万块钱借了一辆拉砖块的货车才拖着出了李家大宅。

李梦玲是要葬在李家的祖坟中,那墓穴是早就准备好的,当时我看到那墓坑里全是水,坑壁周围是钢板,才明白过来在打棺材的这段时间,李家在找其他人修筑李梦玲的坟墓。

李梦玲的棺材最后沉在水中,陈老头让人用一块十厘米左右的钢板将整个墓坑盖住,最后才填土,那墓穴里全是水外面还有钢板形成了一个密封的空间,自然是头不见日,尾不触地。

成了一个无天无地之所。

但昨晚了这一切还没完,陈老头让李梦月的父母打发工人,自己则骑着车离开了半个小时,随后拿着一大摞纸来。

一天的时间,我们亲眼看着那一张张纸在陈老头手中变成了惟妙惟肖的人形,有佛陀,神仙,有神兽。

无论什么样的东西,在陈老头一双巧手下都变能很快成型。

最后这些纸人被陈老头放置在坟墓周围,我发现陈老头用来糊纸的浆糊有些不一样,一般的浆糊都是米做出来的,但陈老头这浆糊却是红色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血红色的浆糊就是陈老头这扎纸匠最重要的东西。

“完工。”

陈老头将最后一个纸人放在李梦玲坟墓的后方,吐了口气点起一支烟来。

“就这么放,不怕风吹了?”我看向陈老头有些惊讶,毕竟那些纸人摆放的太随意了。

陈老头看着我哼了一声:“你就算拿打火机克点都点不起来,还风吹了?”

这话说的我有些不信,不过一想到先前那些古怪的纸人,我也不敢说什么大话出来。

陈老头看向李家人说道:“你家这丫头现在倒是被封起来了,不过你们这几年还是要小心看着,确定没得什么事情了之后再说,每隔两年就开一次墓往墓里面灌水,千万不能让棺材和地气接触着。”

“谢谢,多谢两位师傅了。”李梦月的父母不断道谢着,还邀请我和陈老头去李家吃饭,不过陈老头推辞了,我也就没跟着去。

最后我拿到了三万块钱的报酬,而陈老头更是拿到了十万,不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陈老头显然要比我牛逼的多,三万块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出了李家大门,我见陈老头抽着烟好像在特意等我是的,走过去问:“老倌,你这是要跟我好好地说哈?”

我看着陈老头,他说的阴人已经完全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想知道除了三阴棺之外,我这棺材匠还能打出什么奇异的棺材。

陈老头一听扔了烟头对着我淡淡道:“你真的想认得?”

“当然。”我点头道。

陈老头一笑:“小伙子安生日子不过,尽是想搞些事情。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先提醒你一句,做了阴人可就没办法回头了。”

“不是你说呢,我本来就是阴人?”我笑道。

陈老头也笑了:“走,去老头子我那里,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我当下心里一阵兴奋,急忙跟上。

我和陈老头都以为这李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无论是我和他都没想到,这一切才只是刚开始,那李梦玲的怨气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陈老头的家就距离我在的村子不远,我们出了老乌山,搭汽车来到了陈老头住的小县城,陈老头开着间扎纸店,卖些清明时祭奠死人的纸钱之类的东西。

不过恐怕这些人都想不到,这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糟老头还有着扎鬼纸这神奇的手段。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