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历史 > 朕就是昏君杨广

更新时间:2021-09-13 17:59:33

朕就是昏君杨广 连载中

朕就是昏君杨广

来源:腾文作者:刀光分类:历史主角:杨广,张出尘

《朕就是昏君杨广》是很多朋友在找的一部历史类的小说,作者是刀光,主角是杨广张出尘,全文阅读之后发现故事情节设定充满新意,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以下是《朕就是昏君杨广》全文内容: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可谁还记得那个开创科举,沟通京杭大运河的隋炀帝!现代青年被系统怼到将死的隋炀帝身上,带着返老还童的神秘系统,见证了不一样的历史。什么!朕文治武功远超秦皇汉武?不!朕就是那个贪恋酒色,穷兵黩武的昏君杨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广已经回到江都。

只是换了匹劣马,马前还横着一个破麻袋。

萧立业在杨广的四周乱窜,挡着兵士的视线,一脸的局促。

回到了麒麟阁,杨广直接将破麻袋随意扔到软塌上。

这才对萧立业开口笑道:“她就是李渊的三女儿,平阳郡主,李渊要是称帝,她就是平阳公主。”

萧立业一愣,匆忙开口:“陛下,末将可什么都不知道,末将还要回去操练兵士,这就告退了!”

说完,就已经急匆匆跑掉了。

杨广嘿嘿一笑,这小子,倒是有点小聪明。

只是得让这些人慢慢接受他的习性,否则各个都是谨小慎微的相处,那得多难受!

那不真成了孤家寡人了吗!

再看看软塌上的麻袋,脑袋计较起来。

太原那位忠厚的长者吗,这回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应对!

也怪这李秀宁太招摇,真以为李家势大,就没人敢动她了吗!

一个女子,整天带着一群土匪东奔西跑的,随便抓个流寇,就能知道她现在在哪,下一步要干嘛……

突然,门外多了几个宫女,并未禀报事情,却也始终徘徊不走。

“什么事!”杨广皱眉问道。

几个宫女齐齐躬身,“启禀陛下,皇后娘娘安排我们守护这里,保护陛下安全!”

杨广想着一下,这是萧后安排的,看来是知道了自己彻夜未归的事,萧后病重,倒是一直没见过。

再看看几个宫女,虽然也一样模样俊俏,身段姣好,但眉宇之间明显多了几分英气。

这就是宫中的高手?

宫里的高手倒是极多,像之前的杨义臣就是出自宫中,可惜已经战死了。

略一计较,就迈步走了出去。

到了一宫女面前,突然一个大巴掌。

明显可见,那宫女脚跟一晃,眼神稍一挣扎,就立刻立在原地未动。

而杨广却楞在当场,这触感……

他只是想试试几人身手而已啊。

稍一细想,嗨,这是天子身份惹的祸,那宫女明显能躲开,只是没敢躲而已。

或许,她还会有些别的想法……

杨广悻悻收回了手,只是之前还恋恋不舍地揉了揉。

有些尴尬的开口:“朕就是试试你们身手怎么样!”

“奴婢知道……”那宫女脸色红晕,轻声开口。

杨广俯身认真打量她几眼,这还是个少女,身段好,长相好。

这能出入宫中的女子,果然都是精挑细选的。

房里的李秀宁还不能碰,那是他的筹码,但她们,却是可以为壮大皇族做贡献了!

“随朕进来吧,朕要沐浴!”看看床榻上的麻袋,“将这个关到暗室里,小心点!”

一个破麻袋直接被摔进了麒麟阁的暗室。

杨广仰躺在浴桶中,六个少女走了进来。

“陛下,奴婢之前真是来保护陛下的……”

杨广嘿嘿一笑,“嗯,贴身保护!”

杨广感受着新加的600气运值,心里满是畅快……

昏君不上朝,日子就是舒服!

……

与此同时,几百个士卒已经找上了瓦岗寨。

程咬金还在醉酒,听说有人诬陷他,二话不说提着斧子就砍杀了一通。

瓦岗寨抢的女子多了,谁知道这些人是来要谁的!

等听明白是怎么回事,酒顿时醒了大半,回山扛起老娘就跑,没人知道他逃到了哪里。

李密恨得要死,好好的一场和谈,就这么让程咬金给毁了,要女人,你这混球倒是说啊,用的着这么犯浑吗!

可程咬金又是单雄信的人,他根本不敢派兵去抓,瓦岗寨,已经经不起再分家了。

而太原城里,那个以忠厚长者自居的李渊,却是已经焦头烂额。

拿着密信的手渐渐颤抖。

脸色慢慢涨红。

李建成人在一旁,焦虑地问道,“父亲,到底怎么了!”

李渊却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喷的李建成满头满脸。

颤颤巍巍说道:“平阳,让程咬金那混人给抢了,给我调兵,告诉李密,让程咬金放人,否则就踏平瓦岗!”

李建成大惊,三妹被那混人抢了!

瓦岗寨不是有意要投靠吗,这次过去,就是为了谈判吗,已经答应了李密的王爵,他难道还不满足!

可关键是,和柴家的联姻怎么办!

瓦岗寨事小,关陇贵族事大。

“父亲,我们要先考虑柴家的发难,万一柴家背后的关陇贵族转去支持别人,就会坏了我们的大计,其余草寇不足为虑,但王世充却有足够的政治资本……”

李渊怒不可遏:“我自然知道,调兵瓦岗,就是要给柴家一个交代,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

“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建成匆忙问道。

李渊看看自己这个长子,什么都好,一直只做他的助手处理内务,就是脑子笨了点。

没有世民的大局观,没有玄霸的勇武,也没有元吉的锐气。

叹了口气:“瓦岗寨几经变故,程咬金要是真这么浑,早都被人干掉了,现在留在瓦岗寨的,哪有什么傻子,这时候敢冒犯我们李家!”

“父亲的意思是有别人的搞鬼,那样的话,最可能就是王世充了!”李建成恍然大悟道。

“不管是谁,我们也只能逼问瓦岗寨,这是对柴家的交代,也是给关陇贵族的一个姿态,只是秀宁……哎!”

李渊说着,又想到了最疼爱的三女李秀宁,想到她被人掳走,无论是被谁,以她的美貌,结果都已经注定。

一时间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喉咙渐渐发痒,噗的一下,又是一口鲜血!

而远在关陇的柴绍则已经疯狂。

他和李秀宁不是普通的世家联姻。

而是彼此欣赏,两情相悦。

现在李秀宁被程咬金那混人掳了去,还能保住清白吗!

李秀宁那样的刚烈女子,失了清白,还肯苟活于世吗!

怒火蹭蹭直涨,直指瓦岗程咬金。

而家族的怒火则是扑向了太原李家。

婚期将至,竟然还让李秀宁东奔西走,去和瓦岗寨一群草莽谈判收编。

李渊脑子是进水了吗!

就算李密是世家出身,懂些规矩,但他能控制住手下那些混人吗!

王伯当一死,李密就已经被废掉一臂,瓦岗势力已经分家。

否则以李密的野心,怎么可能考虑投靠李渊。

难道他也是脑子进水,生死大战打出的交情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