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恐怖降头术

更新时间:2021-09-14 20:09:22

恐怖降头术 已完结

恐怖降头术

来源:腾文作者:七色鱼分类:灵异主角:顾宇,张露

为大家推荐一部叫做《恐怖降头术》的小说,故事的作者是七色鱼,主角是顾宇张露,这是一部灵异类的小说,全文故事设定很有作者自己的风格,下面是全文内容介绍:只不过为了帮助好朋友,却让顾宇深陷降头术的恐怖之中,再也无法自拔一次次的生死考验,一次次的惊心动魄,顾宇的命运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这鬼面娃娃真的这么灵验吗?”我问。

小芳呵呵一笑,回道:“去年我闺蜜托人请回一尊,花了十万块,才一年时间,她连影视学院都考上了,还在选美大赛中夺了冠军,你说灵验不灵验?”

“不过这种东西呢,需求量大,懂得这种术法的降头师并不多,想要请一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又想起了曹晓萌……

小芳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我没认真听,她最后非常笃定的告诉我说,只要我能帮她请回一尊鬼面娃娃,价钱方面我说多少就是多少。

我心动了一下,问她,你说的可算数?

“算数算数!”小芳连连应着。

第二天我接到桑金打来的电话,询问我身上的降头怎么样了,我被那东西折磨的苦不堪言,只好把一肚子苦水倒给桑金。

我问桑金能不能求求他舅舅,想想办法,毕竟这种事可是关乎到我生命的大事,桑金停顿了一下,说道:“顾宇,其实这次打电话给你,就是我舅舅的意思。”

他的意思我大概听懂了,大概是说他舅舅思来想去,不想罔顾了一条人命,于是决定犯忌救我。

我很是感恩戴德了一番,第二天我便辞去了工作,买机票直飞t国。

只是这一次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t国经历这样一番生死考验,也正因为此,我和降头,和降头师,便再也分不开了。

到了t国之后,桑金邀请我住进他家里,他说旅馆人多嘴杂,我中降头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桑金家是一栋三层小洋楼,顶层还有一个阁楼,整栋楼风格古朴陈旧,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产物。

他说这栋楼我哪里都可以去,唯独顶层的阁楼不要去,那里供奉着家里的长辈,最好不要打扰。

我把桑金的话记在心上,就在小楼住了下来。桑金几乎每天都要外出进货,我只能等他空闲的时候,让他带着我去见他舅舅。

那日下起了大暴雨,桑金和曹晓萌外出,没有按时回来。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总感觉心里发毛。

这时候,一个女人的叹息出现在耳边,我心里一紧,偷偷睁开眼睛一瞧,只见一个满身苍白的女人,正坐在床边发呆呢!

她侧身对着我,留着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了半张脸。屋里没有开灯,随着屋外忽明忽暗的闪电,女人时而出现,时而隐没在黑暗里。

我屏气凝神,却并没有显得太害怕,因为这不是第一次见她了,我知道,她就是一只跟在我身边的女鬼,那只惨白手臂的主人。

她叹息着,声音无比哀怨,等了好一会儿,我见她起身,缓缓朝外面走去。又过了一会儿,竟然从外面传来了声音。

是女人做那事儿时发出的呼声,我又好奇,又心动,忍不住起身走了出去。可我一开门,脚下就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仔细一看,竟然是曹晓萌抱着的鬼面娃娃。

我吓了一跳,曹晓萌视若珍宝的娃娃,怎么会跑到我门口来的?我将娃娃捡起来看了看,就在我碰到它的时候,女人的叫声消失了。

娃娃脸上罩着无比恐怖的面具,古怪的很。如果只当做一张恐怖面具还好,可一想到这面具很可能是用女人的面皮做的,我就不寒而栗,直接将娃娃扔到了地上。

稳定了一下情绪,我原想将娃娃捡起来还给曹晓萌,可一低头才发现,被我扔在脚下的娃娃不见了。

我去,难道它还长了脚,还会跑?

我越发觉得不可思议,此时,二楼再次传来女人的声音,我便大着胆子,朝二楼走去。

二楼什么也没有,声音又从三楼传来,我上了三楼,才发现那声音是从阁楼传下来的。这次传来的是女人的笑声,尼玛一声接着一声,笑得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上次见鬼还有张露在,这次可就我自己啊,我有点不敢上了,但是那女鬼仿佛看透我心事一般,居然说着,来呀,上来呀之类的话。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也不知是被她勾引的还是怎么,双腿全然不听使唤,一步步朝阁楼走了去。

上去后才发现阁楼很黑,压根也没有什么祖先的牌位,到处还结着蜘蛛网。在那蜘蛛网密集处,我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坐在那里。

光从背影看,这女人身材极好,一头黑发披肩,她正缓缓的捋着自己的头发。我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不等我反应过来,女人竟然缓缓地将头转了过来。

随着一声炸雷,我清晰的看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她居然没有脸皮!

我惨叫一声,差点吓昏过去,连滚带爬的朝楼下滚去。也不知是幻觉还是身上的降头作祟,我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嘶吼,回头一看,那个白衣女鬼正向我爬过来。

我简直快崩溃了,越是害怕越是想要看清楚,就在我第二次回头的时候,我真的看清楚了,她不止没有脸皮,连脚也没有。

她就那么拖着带血的双腿,一步步朝我趴着,喊叫着,仿佛是在向我求救,身后的地板被她拖出一道道血痕。

到了楼梯处,我身子一倾,头晕目转,也不知怎么直接滚到了二楼,就在我心脏被吓停掉的那一刻,二楼的灯啪的一下亮了起来。

“顾宇,你这是怎么了?”我看见曹晓萌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鬼,有鬼,阁楼有鬼!”我瑟缩成一团,曹晓萌走过来朝楼上看了一眼,扭头道:“谁叫你上阁楼呢,不是说过,不能去吗?”

“可是,我真的看见一个女鬼,没有脸皮,好恐怖……”

曹晓萌一脸镇定的往沙发上一坐,开口道:“她可不是什么鬼,她叫小蜜,是我的朋友。”

朋友?尼玛,跟鬼做朋友?我的心脏还不能恢复,只能狠狠咽了口唾沫,傻乎乎的看着曹晓萌。

只见她悠闲地点了根香烟,对我笑道:“顾宇,你不是很想解掉你身上的降头吗?只要你求我,我就满足你。”

“什么?”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曹晓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