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玄幻 > 走江湖

更新时间:2021-09-14 20:36:14

走江湖 连载中

走江湖

来源:腾文作者:小书生分类:玄幻主角:傻强,柳曼妮

《走江湖》中的主角是傻强柳曼妮,作者是小书生,这是小书生得意之作,故事情节创意满分,细节处的描绘也很生动,以下是《走江湖》全文内容梗概:做局者,是为骗,但骗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就是打着算命的幌子,这种称谓神棍,也是千门中的一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过了一年,师爷得知白老师真的入狱了,而且被判了死刑,一年后就被枪毙了。

听完师爷的话,二叔也明白了了一个道理,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如果当时师爷要不是一时起了善心救了倒在大雁塔下的男人,他已经死魂散西北了,也就是说,你做了坏事,如果不积德的话,早晚会得到报应的。

从此以后二叔从来不没有敢忘了这一点。

而且事实证明,报应这种事情是真的存在的,尤其是这行那更是彰显的淋漓尽致。

最让二叔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得了脏病的兄弟,全身烂的没有一个好地方,那段时间二叔负责给他送饭,离十米远那股臭味都让人无法忍受。

那个兄弟弥留之际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报应啊。

二叔问过师爷,为什么不明令禁止让兄弟们别去那种地方呢?

师爷告诉二叔,这种事情挡不住的,这是人的本性,如果你要是挡住他们,那他们迟早都会反。

而且干这行的图的是什么啊?不就是一个潇洒嘛?

事实也正是如此,每次分红的时候,兄弟们都会去消费一番。

不过二叔却不谙此道,但是兄弟都去,也会逼着二叔去。

人就是这样,你不会吸烟的时候都给你递烟,好像是带人学坏有成就感是的。

二叔要是不去,就会显得不合群,毕竟这是一个团体的营生,你不能搞的很特殊。

第一次去那种地方,去的是堂口的买卖。

也就是水堂的堂主宝儿姐的场子。

初次见宝儿姐,二叔魂都丢了。

当年的宝儿姐三十来岁,浑身散发着成熟美的气息,她总是喜欢穿一身旗袍,把丰满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的。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就跟会勾魂是的,二叔从来不敢正眼看她,每次一看她就会脸红。

兄弟们给二叔引荐了宝儿姐。

“这就是傻强兄弟啊?这半年没少听你的名字,还真是一表人才啊?有相好的没,没有的话,姐给你介绍一个?”宝儿姐的手搭在二叔的肩膀上说道。

当时二叔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了,深深的低着头,闻着宝儿姐身上的香味感觉呼吸都苦难了,她就从来没有离女人这么近过。

“宝儿姐,我们傻强可还是第一次呢,你可得好好的照顾照顾啊。”旁边的兄弟打趣道。

“呦,真的假的啊?那我可得验验货,要是真的还是个雏的话,那我可得给个红包呢。”

宝儿姐说着话居然靠在了二叔的身上。

哪怕我二叔后来跟我讲这个的时候,明显都有些羞涩,但是我却读出了另外一种感觉,似乎是甜蜜,也更像是享受。

二叔吓的急忙说道:“宝儿姐,我堂口还设有事,我,我先走了。”说着话二叔就要跑。

“回来,瞧你这点出息,不过你倒长倒是挺讨喜的,姐姐我喜欢,第一次见面怎么着也得送你点见面礼啊,这把扇子赏你了。”宝儿姐随手把手里的扇子扔给了二叔。

不用看扇面二叔就知道这扇子的贵重,这扇骨是顶级湘妃竹的,这么好的料子,扇面也绝非凡品,二叔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傻强,好福气啊。宝儿姐送了你这么贵重的东西还不赶紧谢谢宝儿姐。”旁边的兄弟看着都开始眼热了。

“不,不,宝儿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二叔很好奇,为什么宝儿姐一上来就送了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拿着吧,回头我还有事求你呢。”宝儿姐说着话,直接把扇子塞进了二叔的手里。

二叔没有办法只能接着了,但是二叔愣是坐了一个晚上,什么事都没干,一段时间也成了兄弟们的笑柄,后来喝花酒这种事情也就不在带着二叔了。

临走之前宝儿姐还特意交代,以后让二叔有事就尽管找他,这个弟弟,她认下了。

对于宝儿姐的意外示好,二叔诚惶诚恐,但是对于这样的女人二叔觉得还是离得越远越好,不过没过多久,二叔就不得不去找宝儿姐了。

后来的半年,二叔每次出去摸尖都收获颇丰,所以慢慢的二叔也就不用出去摸尖了,开始在城里摆摊了。

这对于整个堂口来说可算是破天荒了,因为还没有人能在入行三年就可以单独摆摊呢,而二叔入门才一年。

因为摆摊要是搞砸了,那就可是影响到整个堂口的生意的。

出去摸尖,要是漏局了,没准还得挨一顿轻者一顿臭骂,重则一顿毒打也是有的。

但是摆摊可就不一样了,如果要是没算准,顶多来人不给卦钱也就是了。

有了自己的摊位,慢慢的积攒名气,有了一定的客源就可以转进室内,坐堂算卦了,那就更舒服了。

不过这也给二叔惹来了很多的麻烦,二叔的一帆风顺让人起了嫉妒之心。

毕竟堂口里都是一堆骗子,这些人心眼一个比一个的活泛。

跟二叔一起进堂口的人,甚至还有好多比二叔早的,师爷也没说让他们在城里摆摊,怕的就是砸了招牌,而二叔才来一年却已经当了先生,而谁都知道照这样发展下去,二叔迟早会坐堂,甚至还有可能当堂主了。

但是二叔万万没有想到,第一出来阴自己的,居然是山猪。

山猪比二叔进门早了一年,而且二叔进门的时候,就是由山猪教他规矩的,对于二叔来说,他也算是二叔的半个师父。

二叔也很感激他,出去摸尖的时候,有的人家不禁会给钱,甚至还会给一些吃的,那年头日子过的清苦,所以二叔每次胡来,把钱会交到柜上,但是吃的都会跟山猪平分了,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对二叔起了嫉妒之心。

一天下午,二叔正要收摊的时候,一个人一屁股坐了下来,身上带着酒气

这人二叔认识,是这一片混的,平时靠着收保护费为生,平时大家都叫他二愣子。

“喂,算命的,你算的准吗?”二愣子坐了下来,很不客气的说道。

二叔知道,通常这样的人,并不是来算命的,而是那算命的逗乐的,就算你说的对了,他也不会承认,算命的就怕遇到这样的人。

但是卦摊也开了一段时间了,也没见他来闹过,平时保护费自己也是一分没少的给了,怎么今天就进门了呢,二叔当时心里就起疑了。

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说准,也不能说不准,于是二叔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你想要算点什么啊?”

“你是算命的,那你就算算,我想要算点什么吧?”这人上来就给二叔出了一个难题。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