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总裁 > 我的纯情俏总裁

更新时间:2021-11-22 18:25:59

我的纯情俏总裁 已完结

我的纯情俏总裁

来源:追书云作者:子衿我心分类:总裁主角:叶辰枫,黄天歌

《我的纯情俏总裁》是子衿我心所写的一部总裁风格小说,在子衿我心的笔下,整部小说的主角叶辰枫黄天歌形象更加的完美,每一个人物仿佛都有了灵魂,下面是《我的纯情俏总裁》的内容:最强天狩者叶辰枫回归都市,三年流离颠沛换的满路桃花运,我以我鲜血卫亲人,我以我神功斩万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番云雾,黄天歌蛾眉上汗水露露,浑身都带着醉人的红晕,迷人极了。

她靠在叶辰枫的身旁,满面羞涩,眼眸紧闭,美若天仙。

“我……”

叶辰枫张嘴,可却被黄天歌用手捂住了嘴。

黄天歌此刻声音中带着一丝软糯:“不要说话,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庆幸我现在还能做我想做的事,他们谁都无法制止我!”

“我会帮你!”叶辰枫笃定地说,不知不觉地用手环抱黄天歌的小蛮腰。

“哈哈……”

她眉眼如画,可瞬间冷如刀锋,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惊心动魄的媚态都带着冷意,红唇一吐发出一阵冷笑。

黄天歌玉脸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泪痕,随后深吸口气,她定了定神,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和情绪。

随即黄天歌回到床铺上,别人都在酣睡,这让她稍稍安心。

“漂亮姐姐,你是要成为我的妈妈了吗?”囡囡忽然爬起来,来到黄天歌的床铺上,因为满心期待,声音反而有些颤抖。

“我……”

黄天歌玉脸刷一下红的发烫,她愣在当处,根本无从回答,难道她真是那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人吗?

可是她的命运却掌控在父亲手中,回去就要奉父命成婚了,她不喜欢却毫无办法。

或许刚才就是一种变相的报复,在受人摆布的命运中,努力挣扎,也可在自己老去之时有一份回忆——曾经年轻过疯狂过。

可此时,面对这个孩子的询问,她却无法回答。

“漂亮姐姐,你身上有爸爸的味道,你告诉我是不是要成为我妈妈了,囡囡好想要妈妈,妈妈可以给囡囡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做好多好吃的,囡囡真的好羡慕有妈妈的孩子。”

囡囡趴在了黄天歌的身上,小脑袋不停摩挲,这是一种深沉的依恋。

黄天歌玉面着泪,纤手轻抚囡囡的脸蛋儿,喏喏轻声:“囡囡,姐姐不能,姐姐……”

囡囡粉嘟嘟的小手在黄天歌脸颊上轻轻擦拭,异常肯定地说:“只要姐姐想就可以的!爸爸好厉害的,跟着爸爸就没人能从囡囡身旁夺走姐姐。谁来惹姐姐,就让爸爸把他打跑。”

“囡囡,有你,真幸福!”黄天歌双臂环抱囡囡,豁然间春暖花开,巧笑盼兮,玲珑生爱意。

夜深沉,小女孩累了,姑娘也累,两个人相拥而眠,心里从未有过的踏实。

等到她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层被子,抬眼便看到那个男人斜倚墙面,目光落在自己这个方向,似乎一夜都是如此,更似乎亘古未变。

有一种爱叫做你睁眼便能看到我在等你,莫过如此。

“爸爸,和姐姐睡,比和你睡舒服!”囡囡言语楠楠,蓬蓬黑发散落,小手微攥不停揉蓬松睡眼,憨萌可爱。

黄天歌起身无言,一张玉脸轻带羞意,至细微处显希冀,有意无意间眸光掠过这个男人的脸颊,似乎想要把这个男人烙印在脑海。

若可以,她希望一世不忘。

叶辰枫双臂支开,环抱囡囡,在她额头轻吻,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精致和田玉梳,珠光于暗处流转,宝气内敛。

见叶辰枫为囡囡梳洗,性格清雅的黄天歌惶然,没来由红唇张开,带有无形媚惑:“我来!”

叶辰枫眸光热烈而不灼人,认真地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她不知两人命运线已然交织在一起,而他知。

“好!”

叶辰枫欣然点头。

黄天歌自小有一个梦,便是妈妈再为她梳妆,而今她亲手为囡囡梳妆,也算变相的实现了自己的梦。她以为自此想念不如相忘于江湖,这次梳妆也算作给他们父女的礼物。

“囡囡真漂亮!”青纯的眼波传情,黄天歌在囡囡额头轻吻,只是不知这是叶辰枫所吻过的地方。

“漂亮姐姐,爸爸说女儿端坐小轩窗,妈妈给梳妆,囡囡等了好久今天才等到。这是爸爸送我的玉梳——一世梳香,我把它送你,看到它你就会想起囡囡。囡囡也会在等你为我梳妆,让爸爸给你画娥眉。”囡囡双手捧着梳香奉上,目光灼人而诚挚。

“原来它叫做一世梳香!真好!”黄天歌声音顿挫,心里压着沉石,想要却无法接受这一把梳香,因为她害怕!

“囡囡回来!”叶辰枫抱回囡囡,她已经泪眼摩挲,小小的身体嵌进叶辰枫的臂弯,将头颅埋进叶辰枫的脖颈间,轻轻啜泣。

剩下四目短暂相望,然后又一次无言。

“或许他心中已经把我浪女,昨晚不过是寻求刺激罢了,日后相忘于江湖,这一世梳香,断然不会赠与我!”

黄天歌躺下,心中怅然想道,不经意间,泪痕又一次挂在脸庞。

再漫长的旅途也会到达终点,宰欢畅的宴席也终将散去,或许这就是人生。

当黄天歌醒来,双眸若水,恍然间却发现对铺已经人影空空,再想,也只能从脑海中追寻。

她现在彷徨,等待和期待同样令人恐惧。

背着包,慢慢走在车站长长的空间,说不出的落寞。

当她拿出车票出站的时候,手伸向包里,她忽然愣住了……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世梳香!

想起了那个小女孩最殷切的期盼,还有那个浑身伤痕男人的音频笑貌。

她疯一般跑了出去,茫茫人海,却孤独的吓人,那对父女或许已经随着人流消失。

又一次泪眼婆娑,凝视前方,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涌上心头。

丢下了压在一世梳香下的纸片:“等你来梳妆,为你画娥眉。”

却装在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