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重生 > 重生之倾城药后

更新时间:2022-05-13 19:46:07

重生之倾城药后 已完结

重生之倾城药后

来源:悠书阁作者:楚灵分类:重生主角:唐绣瑾,杨菱

《重生之倾城药后》是一部从名字就很吸引人的小说,本文的作者是楚灵,主角为唐绣瑾杨菱。向大家推荐这部小说的理由主要是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充满看点,主要内容如下:前世她天真懵懂,却被心上人利用,万般折磨不够,还被受哄骗的亲子刺死。重活一世,她发誓要将这一切改写!前世负她,她必夺其志;前世辱她,她要加倍索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那日起,唐绣瑾便安心呆在房中,日日研究那药典。

草药买了许多回来,她甚至开始在自己的院中种植。

前世唐绣瑾不过是个养在深闺的女子,最多读读诗书,却从未发觉自己有什么过人的才能。

这些时日日日研究药草,不知是不是因为亲身试过许多药的缘故,唐绣瑾竟发觉自己对药有股特殊的悟性。

但凡是她见过、尝过的,下一次便能轻易分辨出来,也能清楚地记得属于那药草的药性。

她便越发地痴迷此道,便是杨菱珊的冷嘲热讽也一概不理。

这一日,唐府来了个贵客。

沈管家匆匆忙忙赶去西苑的时候,杨菱珊正在花园中采摘新鲜花瓣用以制做蔻丹。沈管家经过她身旁,不小心撞到了她,杨菱珊皱着眉怒道:“走这么快做什么?我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这里,你看不到么?”

沈管家抱歉道:“因来了个贵客,大人和夫人都不在府中,一时匆忙赶去西苑,这才不小心冲撞到了表小姐,还望表小姐海涵。”

杨菱珊道:“贵客?又是我爷爷的门生么?”

沈管家阅人无数,自杨菱珊来了府上便清楚了她的脾性,况且那日他也是在场的,一时没有多言语,只道:“回表小姐的话,是睿王。”

杨菱珊惊讶道:“睿王?”

管家点点头。

杨菱珊朝西苑的方向看了一眼,转了转眼珠子,道:“这可真是不巧,姨父姨母眼下都不在府中,西苑那里你也不必去了,方才我才去过,绣瑾忙着看书呢,说是谁都不许打扰。如此,便只好由我去接待了。”

沈管家惊讶道:“表小姐去?”

杨菱珊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小环,面上神情倨傲,道:“我是先丞相的孙女,难道不够格接待你一个二品官员家中的客人?”

“不敢不敢。”沈管家立刻作揖致歉。

杨菱珊面上越发的得意,道:“你且先去前面伺候着,我回房换身衣服。”

事已至此,沈管家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看了一眼西苑的方向,因被杨菱珊盯着,只得掉头去了前面。

“睿王?”杨菱珊面上浮起了笑意,这睿王她是听说过的,当朝圣上的幺弟,自小便得盛宠,只是不知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她想着想着,转头回了东苑。

沈管家命人奉上了上好的茶水和糕点,不久之后便见到了杨菱珊的身影。

杨菱珊是有分寸的,今日没有耽搁太久。她换了身桃红色的裙装,虽没有唐绣瑾那般过人的姿色,但人靠衣装,看着倒也娇俏可人。

“菱珊见过睿王。”她盈盈拜倒,嘴角攒着的笑几乎晃花了沈管家的眼。

厉韬道:“起来吧。不知这位是?”

沈管家刚要开口,便听杨菱珊道:“王爷不记得我了?”

厉韬面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

杨菱珊道:“昔年我同爷爷一同进宫中玩耍,曾与王爷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爷爷还曾盛赞过王爷。”

“哦?你爷爷是?”

杨菱珊捂嘴矜持一笑,道:“我爷爷,便是陈国的上一任丞相,杨宗元。”

厉韬心道,那又是哪年的陈年往事?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只作恍然,道:“原来是杨丞的孙女。那时杨丞退隐归乡,我听闻……姑娘如今是借住在唐大人府上吗?”

杨菱珊面上浮现出淡淡的愁色,抬袖遮眼,面上悲容一片,道:“那时归乡途中遇了山贼,爹爹和娘请都命丧贼手,爷爷也因此一病不起,不久之后就离世了。只将我托付给了姨母,是以我如今接住在此处。”

厉韬道:“可惜,真真是可惜了。唐大人是杨丞的女婿,姑娘接住在此处倒也是个好事。逝者已矣,姑娘如今过得可好?”

杨菱珊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强忍泪水,勉强笑道:“是我不好,光顾着说这些陈年往事,怠慢了王爷。王爷今日来得不巧,姨父姨母都不在府中,王爷可是有什么事吗?”

厉韬看了看外面,空空荡荡再无一人前来。他也不急,只道:“无碍,今日本王来此并非为了唐大人。我听闻唐大人有一个千金,不知今日是否在府上,可否一见?”

杨菱珊愣了一愣,随即眼中浮现出些许恼怒神色,被她垂着的眼帘遮盖了。“王爷找妹妹,是有什么事吗?”

沈管家站在一旁,他不知这个睿王为何会突然来此,但听他话里的意思,是为了自家小姐而来。当下道:“小姐她……”

“妹妹她,此刻不在府中。”杨菱珊抢先道。

沈管家目露疑惑,但受了杨菱珊一个眼神,也便退到一旁,不再言语了。

杨菱珊对厉韬盈盈笑道:“实在是不巧,妹妹今日随姨母一同出门了,不知王爷怎会认得妹妹?”

此女虽为杨丞之后,但言行皆不大得体,既然人不在府中,厉韬便不欲再与她多言,起身道:“既然唐小姐不在,那本王便不打扰了,本王还有些事,他日再来拜访。”

说罢,转身就走。

杨菱珊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干脆利落,一时愣在原地,忘了该如何反应。

听着沈管家在旁说话,她才反应过来,勉强笑着对厉韬道:“虽不知王爷找妹妹所为何事,但我会代为传话,王爷慢走。”

厉韬点点头,转身就走。

沈管家出门送人去了,留下杨菱珊一人站在花厅内,紧紧咬着牙。

唐绣瑾,又是唐绣瑾。她究竟做了什么,竟会引得睿王特意来府上?

她本就不是个能容人的人,当下去了西苑。

西苑之内,唐绣瑾正蹲在新辟的地旁侍弄药草。这些药草前几日才种下,其中不乏珍贵品种,是她四处搜罗所得。这几日她简直是来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充满了新奇与新鲜。

蹲着身子有些久了,骤然站起便有些头晕不适。她扶着院中那棵银杏树站了片刻,刚刚适应了那眩晕感,睁眼便见到面前站了个人。

杨菱珊。

她此刻显然是不怎么愉悦的样子,虽穿着鲜艳,但脸色黑得媲美锅底。唐绣瑾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步,道:“姐姐怎么来了?”

杨菱珊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没好气地道:“也不知你整日在想些什么,侍弄些花花草草也便罢了,竟还开始养这些药草,看看你这装扮,哪里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

唐绣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她今日穿了件暗色裙装,方才在地里,所以鞋子上沾了些泥土。杨菱珊这分明就是在迁怒,她自然不会当回事,淡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杨菱珊看了她一眼,越看越是来气。也不知这几日唐绣瑾究竟怎么了,原先对她总是一副巴结讨好的模样,得了什么好玩意也要先送来给她,这几日倒好,跟换了个人似的,淡漠中透着冷静,再无先前的半分影子了。

她越是这般无所谓的样子,杨菱珊便越觉得她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想起方才来访的睿王,她心中豁然开朗,定是因为勾搭上了睿王!

她气不打一处来,不自觉语气中多了几分厉色,对杨菱珊道:“我是你的姐姐,姨母不在时,自然要管束着你些。你倒是说说,你与那睿王是如何相识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